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78 黑白灰

曾經,在方正心中,方源如一座高峰,高得無法攀登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曾經,方正以為,這座高峰的陰影,將籠罩他一生。
  但生活帶給了他意想不到的轉機。
  方源的頹廢,讓方正看到了他的軟弱。方正心目中的高峰,坍塌了。
  然而——
  原來這只是哥哥的一場表演,一場戲?
  原本心中已經倒塌的高峰,此刻卻仿佛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霧。
  “哥哥,你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呢?”
  方正這才發現,自己原來根本就看不透自己的親生哥哥。
  方源心機深沉,城府太深,如此演技,還有殺人的殘酷,都讓他感到無以倫比的陌生。
  這種陌生中,有夾雜著一股就連方正也不想承認的畏懼。
  這種該死的感覺,又回到他的心中。
  他極力想擺脫這種畏懼,這使得他下意識地跟上鐵若男的步伐。
  “鐵姑娘,謝謝你讓我發現了真相,看到了我哥哥的另一面。幫助你就是幫助我,你說吧,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的。”方正誠懇地道。
  鐵若男點點頭,又搖搖頭:“該了解的,我基本上都了解了。現在的問題是,方源的酒蟲是從哪里來的呢?”
  “你說的對。這點很蹊蹺。以哥哥當時的情況,還沒有繼承父母的遺產,同時資質只有丙等,剛剛開始修行。他從哪里弄來的酒蟲?”方正也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這種情況,無非主要有兩種原因。一種是別人資助,第二種則是遺藏傳承。誰會對一個丙等資質的人投資?如果是遺藏,那又是什么?”想到這里,鐵若男不由地停下腳步。
  遺藏傳承……遺藏傳承……
  她的腦海中,這個詞不斷地浮現著。
  她陷入沉思當中。
  “如果是有遺藏傳承的話,那一切就說得通了。首先,酒蟲的來源可以解釋。其次,賈金生被人刺殺的動機,也有了!”鐵若男怦然心動。
  一直困惑她的主要問題,就是殺人動機。
  殺人總是要有動機的。
  方源展露出酒蟲,賈金生要收購。但酒蟲的價值還稍顯薄弱,并不足以構成殺人動機。
  但如果,生性吃不了一點虧的賈金生,執意想要收購方源的酒蟲,然后跟蹤他,發現了一處密藏傳承的話……
  方源會怎么做呢?
  “呵呵呵呵呵。”鐵若男笑出了聲。
  方正投來奇怪的目光。
  鐵若男回首:“我要查閱古月一族的歷史正典!”
  方正搖搖頭,攤手:“歷史正典保存在家族禁地當中,外人怎么能隨便查閱呢?”
  “那么你能進去嗎?”
  方正搖頭:“非得家老身份不可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啊……這可怎么辦?”鐵若男皺眉。
  “鐵姑娘,也許老身可以幫你。”陰影中,走來一獨臂老嫗。
  不是別人,正是古月藥姬。
  她仍舊是藥脈家主,但是自從卸任藥堂家老之職,被古月赤鐘取代,又自斷一臂,今日的權勢早已經縮水得不成樣子了。
  但對于權勢的追求,已經深入了她的骨髓。她深深的明白,和古月赤鐘合作,只是暫時之計。唯有先將漠脈扳倒吞并,才有本錢可能奪回藥堂家老之位。
  要將漠脈吞并,只要扼殺他們的希望即可。
  而這個希望自然就是古月方源。
  “鐵神捕,實不相瞞,老身關注你們已經很久了。請跟我來吧,我帶你們進去家族禁地。呵呵呵,若換做平時,那里可是守衛森嚴得很。但不巧老身現在就負責守衛禁地。”古月藥姬陰笑幾聲。
  她當然希望借刀殺人,但如果方源無辜,她也絕不吝嗇一些栽贓誣告的手段。
  地下溶洞的一間密室內,鐵若男看到了記載著古月一族歷史的秘典。
  從一代開始,古月山寨剛剛建立,到期間輝煌鼎盛,再到如今略顯落魄。秘典中記錄了這數百年間,大大小小的歷史事件,詳盡得很。
  “這個一代族長,來歷神秘,孤身一人創立古月山寨。極可能是個魔修!”鐵若男翻開前幾頁看了,語出驚人。
  “這也沒有什么。很多魔道蠱師,闖蕩累了,都會選擇開枝散葉,創立家族。幾百年后,就由黑洗白,這些家族后人就成了正道人士。這樣的情況,其實有很多,不足為怪。”一旁,鐵血冷開口道。
  “那么他之前的罪錯,就這樣一筆勾銷了嗎?”鐵若男神情不忿,“這些魔道蠱師犯下罪孽,等到一定時候,自己累了,就定居下來,安享晚年。這豈不是太便宜了他們?”
  鐵血冷幽幽嘆息一聲:“若男。年輕的時候,我也和你一樣,認為這個世界黑的就是黑的,白的就是白的。但當你見得多了,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其實是灰色的。有時候黑的能轉成白的,白的能轉變成黑。有的黑未必比白陰險,有的白可能罪孽更深。”
  “而且魔道蠱師,也有他們的苦衷。正道蠱師掌握控制著修行資源,而魔道蠱師卻勢單力孤,只能靠一些偏激的方法去做。像一代族長這般,能回頭是岸的例子,已經是好的。至少他不再為惡,由黑轉白,為正道貢獻了一份力量啊。”
  鐵血冷勸慰著,但少女鐵若男卻顯然并不信服。
  她搖搖頭,斬釘截鐵地道:“父親,你這樣同情魔道蠱師,是不對的。白就是白,黑就是黑。犯了錯,就應該受到懲罰。違了法,就應該得到治理。否則公道何在,正義何在,律法何在?”
  “這不是同情。有人的地方,就有利益。有利益的地方,就有犯罪。只要人存在著,犯罪就不會終止。我的孩子,你會漸漸地發現:一個人的力量,實在太過于弱小了。”鐵若男語氣滄桑而又悲涼,“罷了,現在對你而言,說這些還太早,你還是專心破案罷。”
  “是,父親。”鐵若男撇撇嘴,對鐵血冷蒼涼的話語有些不以為意。
  人年輕的時候,總以為自己能改變世界。但當人長大之后,才會漸漸發現,自己保持本色,而沒有被這個世界改變已經算得上偉大的成功了。
  少女繼續翻閱,忽然手上動作一頓。
  “四代族長……花酒行者?酒……酒蟲?”她雙眼驟亮!
  ……
  電流閃爍繚繞,尖銳的牙齒如刀刃,閃爍著寒光。
  一只狂電狼猛地向白凝冰撲去,狼爪在空中劃出一道光影。
  白凝冰一動不動,藍眸中狂電狼的爪子越來越大,但他卻沒有一點躲閃的意思。
  忽然一道白虹,從他腹部空竅電射而出。
  光虹一爆,白色的光芒揮灑如雨。光雨中,優雅的白蛇顯現,長長的銀須如仙帶飄蕩。
  面對這只五轉蛇蠱,前一刻還囂張狂吼的狂電狼,頓時蔫了,想要撤退。
  但白相仙蛇張開嘴,輕輕吐出一股云霧。
  白霧似慢實快,罩住狂電狼。
  狂電狼被這霧氣遮蔽視野,急得后躍騰挪。但不管它如何移動,這股白霧如影隨形,一直都罩在他的身邊,使其擺脫不得。
  白相仙蛇蠱的能力,就是這團迷津霧。罩住之后,能使強敵不辨方向,視野一片白色茫茫。
  電狼這種野獸,向來是視力強大,聽力孱弱。狂電狼同樣如此,此時最得力的感知器官被遮蔽,焦急得連連嘶吼。騰挪中,撞斷了許多樹木山石,顯得越加狂暴。
  吼!
  它忽然張口咆哮,吐出一道藍光霹靂。
  霹靂正巧朝白凝冰電射而來,但白凝冰卻毫無閃躲之意。
  咔!
  霹靂正中白凝冰的胸膛,將其擊穿。
  白凝冰緩緩低下頭,霹靂劈出來的大洞,令他能從前面,看到后面。
  但很快,這大洞傷口就開始結冰。一層層的白冰將傷口覆蓋,很快冰霜消解,竟然變成了血肉。
  “這才是北冥冰魄體的真正的強大之處啊。我即是冰,冰即是我。對于普通蠱師而言的致命傷,對我而言,幾個呼吸就能恢復。”白凝冰心中感嘆著,然后慢慢舉起自己的右臂。
  他的右臂原本是斷了的,但現在卻靠著北冥冰魄體,已經恢復如初。
  “白相仙蛇蠱,也是感知到了北冥冰魄體的氣息,而主動鉆入我的空竅之中。北冥冰魄體,能吸引水行蠱蟲主動來投!如此強大,卻又如此弱小啊!”
  白凝冰仰天長嘆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沒有壓制修為。北冥冰魄體越來越強大,但他亦感到死亡之期也已經臨近。
  “大仙還是沒有動靜嗎?”這時,白家族長走過來,關切地問道。
  白凝冰搖了搖頭:“這蛇蠱并沒有承認我,只是被我北冥冰魄體的氣息吸引,將家從元泉搬到我的空竅里面。只有當我身處險境,有性命之危時,它才會出來守護我。”
  但白相仙蛇并沒有被白凝冰煉化,因此這種守護效果,也極為有限。
  就比方剛剛狂電狼的霹靂電流,速度太快,白相仙蛇反應不及,白凝冰就被劈中了。
  說到底,白相仙蛇,并不是防御蠱。
  方源前世中,江凡和吞江蟾也是類似這樣。江凡雖然得到了五轉吞江蟾的協助,但最終他仍舊被蠱師刺殺身亡。
  白家族長嘆息,對此他感到萬分的遺憾和惋惜。但他也沒有辦法了,能做的他都做了。
  “對了,三族協商的結果已經出來了。熊家寨實力保存了大半,不能輕侮。最終三家決定,舉辦一場三族大比武。以此結果判定賠償方案。這場比武,只有三十歲之下的蠱師才能參加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了。”白凝冰點點頭,“我已經預感到,我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。能有一場比武,真是令我開心。謝謝你,族長大人。”
  “哪里。我也是為家族考慮。”白家族長臉色訕訕。是他提出的這個提議,目的也是最大程度壓榨出白凝冰的價值。
  但白凝冰的感謝,卻也是真心實意。
  白相仙蛇蠱毫無動靜,意味著他無緣一代先祖的傳承。但有生就有死,何足道哉?
  白凝冰已經尋到了自己的路,他早已經不再恐懼。只是心中還有一場約戰,放不下。
  “方源,三族大比,你會來的吧?不要令我失望啊。因為現在的我,真的很強很強……”
  (ps:正常更新了,早上8點,下午14點,各一更。前次三天假期放松了一下,的確很有效果。同時這本書的第一大章也進入尾聲,魔道艱辛,面臨著各反面的圍剿和壓力,方源如何闖出來,敬請期待。有人問,這么多字了,怎么還在新手村啊。這點我要澄清一下,在我心中毫無新手村的概念。再者,誰規定就一定要出新手村?只是大多數人那么寫罷了。這一大章名字叫:“魔性不改”,寫的不止是方源的魔性,還有許多人的魔性。因此有各個人的成長,成長過程中各種思想的碰撞。這些內容可能不切合網文的流行態勢,但無所謂了,這正是我要寫的。也許第二章,大家看起來會爽很多罷。在我的布局中,第二章的節奏會明快很多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