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82 血湖墓地

“沒有人在!”將屋子都翻遍了,古月博也沒有找到方源的身影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他心中像是壓了一塊巨石,方源失蹤了,鐵血冷也不見了。這些線索很容易讓他聯想到一塊去。
  “說,方源在哪里?”古月博臉色陰沉如水,向剛剛趕來的鐵若男爆喝。
  “方源在哪里,我怎么知道?”鐵若男態度強硬,面對四轉強者,她絲毫不怵。
  “哼,鐵血冷為何不見蹤影?鐵家丫頭,你能給我一個解釋嗎?”古月博一邊說著,一邊向鐵若男步步逼近。
  少女神情微楞,事實上,這事情從一開始就透著蹊蹺。
  原本的計劃,她和父親將在明年到來這里。當時,鐵血冷正在著手查探另一個案子,忽有一日從天而降一只白鶴。
  白鶴銜著一份信箋,交給鐵血冷。
  鐵血冷看了這封信之后,忽然就改變了計劃,暫時放下手中的案件,趕往青茅山這邊來。
  若非這封信,鐵家父女不可能這么早來到此處。
  作為女兒,鐵若男自然了解自己的父親。一般而言,只有重大案件,才會令鐵血冷如此選擇。
  然而,令她不解的是,青茅山的這個案件,卻只是賈金生之死。
  賈金生的死,雖然牽扯到賈家家產之爭。但嚴重程度,只是普通一般,遠遠沒有達到受神捕如此重視的程度。
  對此,鐵若男一直保有疑慮。
  而如今,鐵血冷又神秘失蹤,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知會一聲。
  他究竟去了哪里?又去做什么事情?
  “父親,你有傷在身,千萬要保重身體啊。”鐵若男心中很擔憂。
  這樣的情形,其實在之前也發生過幾起。每一次,都是鐵血冷面臨強敵,無法分心照顧鐵若男,因此獨自去戰斗。
  他身上的傷勢,就是之前類似情況下,被強敵重創。
  “父親雖然受傷,但他到底五轉強者。尋常的四轉蠱師,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。父親,我相信你,我等你回來!”鐵若男眼中閃著光,在心中為自己鼓氣。
  古月博一步步逼來,少女抬起頭,昂然目視古月族長:“解釋?你想要解釋,我就會給你嗎?”
  古月博臉色更加陰沉:“小丫頭,你嘴還挺硬。看來只有把你擒拿了,用你來換我族的方源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鐵若男反而笑起來,“古月族長,你真敢動手嗎?我的叔叔就是當今的鐵家族長,你想要和我們鐵家交戰嗎?”
  古月博腳步頓止。
  他心中焦急,險些忘了。
  鐵家!
  那可是超級家族,傳承有數千年,屹立不倒。鐵家山寨中矗立的鎮魔塔,關押著無數魔道蠱師,是正道巨頭的象征。
  古月一族不過是中小型家族,比不過賈家。而賈家卻也不過是新興家族,根本不能和鐵家相比。
  就算在整個南疆,鐵家也是舉足輕重的一流勢力,是底蘊深厚的龐然大物!
  鐵若男又聲音放緩:“古月族長,我不是來與你為敵的。請您相信我的誠意。父親去了哪里,我并不清楚,我也不會走的,不會偷偷逃走。鐵家只有戰死之鬼,沒有逃走的懦夫。我不僅不會逃走,還要抓住殺害賈金生的兇手!”
  “方源未必是兇手!”古月博皺起眉頭,眼露兇光。
  “但他也可能是!”鐵若男雙目一瞪,英氣勃發,在這點上她毫不退讓。
  雙方怒視良久。
  鐵若男道:“方源現在失蹤,很可能是潛逃,嫌疑更大了。但我絕不會使無辜之人蒙冤!”
  “哼,但愿如此。”古月博拂袖而走。
  一刻鐘之前……
  汩汩汩汩。
  元泉漩渦此起彼伏,一朵蓮花仿佛虛影,在泉水中時隱時現。
  一塊塊的元石被方源投入進去,使得天元寶蓮的形影越來越清晰。
  “先前同窗聚會,供奉上來的一萬元石,再加上古月漠塵分期供給的四萬元石,都已經投入進去。怎么這天元寶蓮,還未顯出實體?”
  方源凝神,透過水晶墻壁,望著元泉中央,心中有些疑慮。
  天元寶蓮十分珍貴,往上晉升,達到六轉后,其價值完全不輸給春秋蟬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前世,也只聽說過,沒有接觸過。
  因此今生,是他第一次接觸,難免有些疑慮。
  但他很快就撫平了心緒,失笑一聲:“一共五萬塊元石,已經綽綽有余了。我這是患得患失什么?縱然煉化失敗又如何?呵呵呵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他再不猶豫,深吸一口氣,縱身一躍,就撞上水晶墻壁。
  這墻壁,乃是通塹蠱所化。
  方源撞上去,如跳入水中。墻壁上蕩起一陣漣漪,頃刻間將其吞沒。
  泉水頓時從四面八方,包裹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在水中睜開雙眼,卻看不見天元寶蓮。
  天元寶蓮還未采摘之前,只能透過水晶,人的肉眼才能看到。
  方源對此早有預料,也不驚奇。他先前已經預估了距離,甚至計算了光線折射的因素,按照記憶往前方伸手一抓。
  這一抓,仿佛是變魔術一般,無中生有,變出一株蓮花。
  這蓮花藍白相間,花瓣閉合,飽滿如燈,充滿圣潔氣息。但它自有意識,雖然被方源抓在手中,卻隱隱抗拒。
  但這也沒有什么!
  春秋蟬的氣息泄露一絲,就讓這三轉花蠱瞬間被方源煉化。
  天元寶蓮入手!
  泉水中,方源嘴角翹起一絲微笑。
  他意念一動,天元寶蓮就化作一道藍白相間的光,射入他的空竅當中。
  沒有了天元寶蓮,元泉中此起彼伏的無數漩渦,頓時轟然消散。原本充滿生命力的泉水,此刻仿佛成了一灘死水,再不起一絲波瀾。
  “元泉被廢了,此處不可久留,我得趕緊趁機遠遁。”方源神情轉為凝重,然而正當他想要原路返回之時,異變突生!
  在元泉深處,忽然爆發出一股耀眼的血芒。
  一股巨大的吸力,陡然而生,讓方源淬不及防之下,被轉入到泉水深處去。
  泉水陡然變紅,轉為血水,將方源牢牢包裹,向下拽去。
  天蓬蠱!雷翼蠱!
  危難時刻,方源心中大吼一聲,渾身亮起一層白光虛甲,同時背后瞬間生出寬大的雷光雙翼。
  雷翼連振,帶給方源一股向上的動力。但這血水層層裹來,吸攝力越來越大,根本難以抗衡。
  呼……
  耳邊一陣水流急速涌動之聲,方源被一股巨力拽著,順著水道,急速向下。
  就在他一口氣將盡的時候,周圍壓力忽然一空。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總算不至于缺氧而亡,然后他就發現自己正從高空往下落。
  他下意識地拍動背后雙翅,但雷翼蠱卻極其萎靡。
  原本強健的雙翅,此刻疲軟無比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沉,極力在空中維持平衡,減緩下降速度。
  這是一處地下空間,并不黑暗,充斥著紅光。方源從約有十五米的高空往下落,在他的下方,竟是一片地下湖泊。
  但這地下湖水,并不是尋常的透明之色,而是殷紅一片,宛若血水。
  不,就是血水!
  刺鼻的血腥味,隨著方源不斷降落,撲鼻而來。
  這情形怎么看,怎么詭異。保險起見,方源不想輕易地落入這血湖當中。
  鋸齒金蜈!
  他召出鋸齒金蜈,手掌套入金蜈口器當中,將其作為鞭子一甩。
  金蜈身軀伸至最長,尖銳的尾巴狠狠地扎進一旁的山壁上。
  方源心念操縱下,金蜈又收縮身軀,如此一來,便帶動他的身軀,落在了山壁之上。
  這山壁有些光滑,很不好落腳。但方源靠著鋸齒金蜈,勉強找到一處坎坷的斷面,將腳跟立在上面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鬼地方?”暫時安穩住了身形,方源立即打量周圍環境。
  按照方位計算,這應該是更深的地底,地下溶洞的下方。
  “怎么有會有這樣一個地方?”方源心中訝異。前世他層次不夠,未有接觸到高層秘辛。
  事實上,這便是血湖墓地,葬著一代族長棺槨的秘禁之地。就算是家老,也只有一兩位知曉這秘密。
  方源俯視,這血水湖泊,映射著漫天的紅芒。面積比山寨還要大,透著詭異和恐怖之氣。
  而在洞頂,上百個洞口,不斷有水流沖刷下來,帶著地下河道中的扇貝、烏龜、蛇魚等等野生動物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一股股的水流從壁頂洞口,時斷時續地傾瀉而下,砸落在血湖里。
  血水翻騰間,無數的魚蝦撲騰著,落入血湖。幾個呼吸之后,它們渾身的血液都被抽盡,成了干尸,隨著血色浪花,在湖面上時隱時現。
  而血湖便更增一分殷紅之色。
  方源瞧著,瞳孔微微收縮。若是他落到這血湖當中,縱然有天蓬蠱的保護,恐怕下場也堪憂。
  他細細瞧著,除了新鮮的干尸之外,血浪中還時不時泛出一些骨頭。
  有細碎的魚骨,龐大的熊骨,以及明顯是人的骨架。
  這是一片龐大的葬地,詭異,血腥。
  血湖波濤翻滾,沖刷周圍墻壁。鮮紅而發亮的血水,滲透進周圍的泥土當中,使得周圍的泥土都被染成一片赤紅,形成赤土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