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83 血海老祖

“等一等,赤土?”
  方源看到這里,心中猛然一動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他伸出手來,抓住身邊石壁,用力一扣,就扣出了一塊赤土。
  這赤土質地松軟,散發著微微紅光。方源又輕輕用手一捏,毫不費力地就將其捏碎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他恍然大悟。
  記得第一次,他進入石縫秘洞,就發現秘洞中全是這樣的赤土,散發著微光,根本不用其他照明。
  他當時就覺得古怪,因為青茅山的土,都是青黑色的土。他原以為這是花酒行者的布置。但現在看來,源頭應該是這片詭異的血湖。
  方源感到越加不妥,前世五百年積累的人生經驗,已經沉淀得近乎成直覺。
  “這地方不僅古怪,而且危機四伏。我現在時間緊迫,該如何離開這里?”方源抬頭看向洞壁,壁頂的洞口足有數百,聯通著元泉的洞,究竟是哪個?
  方源一陣遲疑。
  水能流淌進來,并不代表地下河道就寬敞得能過人。
  “而且……”方源面色凝重,試著震動背后雙翅。
  這雷電之翼,卻不像先前那般如臂使指。原本幽藍的電流雷光,此時摻雜著絲絲詭異的猩紅之色。透露出一種虛弱和強大并存的矛盾感覺。
  雷翼蠱這狀態很不可靠,極可能在飛行中掉鏈子,令方源從空中墜落。
  嘩……
  血湖中,一股暗流莫名涌動起來。
  來自五轉蠱的龐大氣息,從血湖里滲透而出。
  “那是……”方源瞳孔猛縮,只見一條長長的黑影,在血水中漸漸顯現。
  它長達四十多米,直徑有六米多的粗細。
  這是一條巨大的蟒,棲息在血湖深處,如今聞到方源身上的血肉氣味,似乎要出來狩獵!
  “該死的……”方源心中一陣緊迫。
  此刻,他長發黑袍,靠著鋸齒金蜈戳穿山壁,勉強吊在松軟的赤土上。和偌大的血海相比,仿佛是一只黑色的螞蟻。
  數百的黑點,也從湖水底部出現,上升,宛若魚群游弋。
  嗖嗖嗖……
  它們速度比巨蟒更快,須臾間就飛出湖面,顯露出身形來。
  這卻不是魚,而是蝙蝠。
  這些暗紅色的蝙蝠,雙耳尖長,長有兩對翅膀。一對主翅較大,一對副翅稍小,在主翅的下方。
  它們沒有腳爪,但兩對翅膀邊緣,都是尖銳鋒利,堪比鋼刀。
  “三轉——刀翅血蝠蠱?”方源心中頓時升騰出一個答案。
  看著這些刀翅血蝠群,殺氣騰騰地向自己撲來,他腦海中首先浮現的卻是那段影像。
  在留影存聲蠱的影像中,花酒行者渾身浴血,重傷瀕死。
  月影蠱是絕不可能造成那樣的傷勢,但這群刀翅血蝠,卻非常吻合。
  “難道說,花酒行者曾經來過這里?事實上,是被這里的刀翅血蝠所傷?”一時間,方源思緒電轉。
  花酒行者的死因,一直是個謎團。但現在看來,極可能就在于此了。
  “刀翅血蝠……”方源心中喃喃,對于這種蠱,他其實一點都不陌生。
  這種蠱,雖然只是三轉,但極易喂養,只需要血液即可。
  在他前世,他建立血翼魔教,就是以刀翅血蝠為標志。以魔教資源,足足供養了有近萬頭刀翅血蝠蠱,兇威赫赫,播撒恐怖。
  更準確的說,他就是以刀翅血蝠立業的。
  在前世的三百多年后,他誤打誤撞,得到了血海老祖的一處傳承。依靠刀翅血蝠群,以及自身的五轉修為,成為一方霸主。
  這血海老祖,乃是七轉魔道蠱師,惡名昭昭,殺人如麻,載于史冊,遺臭萬年。
  他原先是凡人,機緣巧合下成了魔道蠱師。一路從最低層攀登,用了八百多年,成為魔道巨擘。
  他的資質并不高,空竅內真元有限。對合煉蠱蟲,一直都有狂熱的研究興趣。
  野生蠱,有天然意志,自身能汲取空氣中的天然真元。但當野生蠱被蠱師煉化,身軀被人的意志主宰之后,它們就失去了汲取周圍元氣的能力,只能吞吸蠱師空竅內的真元。
  血海老祖一直想要研煉出,能夠被蠱師煉化,卻又能有吸納自然元氣的蠱。
  正道蠱師們,對此十分恐懼,極其擔心血海老祖研煉成功。先后組織了數次正道包圍網,來圍殺他。
  血海老祖最終沒有成功,但他也沒有完全失敗。
  他探索出了刀翅血蝠、血滴子、血狂蠱的合煉秘方。
  三轉的刀翅血蝠蠱,是他最初的成果。極易豢養,但仍舊需要蠱師來提供真元。不過這刀翅血蝠群,乃是一個十分特殊的集群。蠱師只需要操縱其中唯一的雄蝠,就能間接地號令其他所有的雌蝠。
  血狂蠱是他的第二成果。此蠱無形無體,乃是一團血氣,依附在其他物體上才能存活。此蠱高達四轉,效用十分奇特。但凡蠱蟲沾染了它的氣息,便能時不時的吸收自然元氣。但它卻有極大弊端,受到血狂蠱影響的蠱蟲,都會漸漸的不受蠱師操控。一段時間之后,就會化為一灘血水。
  血滴子則是血海老祖的最后成果。這蠱高達五轉,比前兩者無疑更加成熟。它養用合一,以戰養戰,吞噬蠱師鮮血來繁衍分化。已經完全不需要主人來提供真元。
  可惜的是,血海老祖創造出血滴子之后,終究在輾轉亂戰中,被正道圍攻,力竭戰敗。
  他受到無法治愈的致命傷,在重重包圍中血遁逃離。
  正道人士擔心他臨時反撲,危及自己,沒有追擊的心思,看著他逃之夭夭。從此之后,這些正道人士每次回想,都后悔不迭當時輕易縱敵的舉動。
  血海老祖自知必死無疑,開始廣布傳承。利用臨死前有限的時間,他以七轉蠱師之能,竟然布置了數十萬個傳承密地,地點遍及中洲、南疆等地。
  他在死前曾怪笑:“血道不孤,遺毒萬世!”
  他此言一點都不假,此后無數蠱師因此受益,魔道大昌。
  不管是刀翅血蝠蠱,還是血狂蠱,血滴子,都極容易豢養和繁衍。也許在某個不起眼的山谷,在蹩腳落魄的村莊,在無人的沙漠,在山道旁,就留著血海老祖信手布置的兩三只蠱。
  這些蠱,容易豢養,對真元需求不高,極容易被資質普通的蠱師所用。
  在這樣的世界中生存,朝不保夕,有哪個蠱師不渴望更強大的力量呢?血海老祖留下的蠱蟲,就代表著一種全新的力量。
  這種力量快捷方便,比其他蠱蟲,無疑更受歡迎。
  力量本身是沒有罪過的,用之善則為善,用之惡則為惡。但世間又有多少人,能有堅定的心性,能把持得住憑空暴漲的力量?
  就像男人有錢,常會變得花心。暴漲的力量,必滋養出先前未曾有過的野望!
  因此,許多蠱師得到血海老祖的傳承之后,成為了大殺四方的魔頭。甚至還有許多原先的正道人士,也因此改換了陣營。
  血蠱的傳承,帶給全天下極大的動蕩和危害。
  血海老祖布置下的一個傳承中,往往只有兩三只蠱。但這些傳承,就宛若星星之火,稍不留神,就會燎原!
  幾乎每隔一段時間,都會有掌握血蠱的魔道蠱師,出來作亂。這些人有的失敗了,只在山寨中就被撲殺。有的暫時成功了,形成大勢,毒害一方。
  不管暫時成功的,還是失敗的,亦都會在某個困頓之時,不甘地留下新的血之傳承。
  因此,血禍綿綿不絕,不僅沒有因為血海老祖的死亡,以及正道的全力剿殺而衰落,反而更加昌盛,大有底蘊深藏,無法根除,永遠不斷的趨勢。
  以至于正道人士都常痛聲大罵:“這些該死的血蠱師!我明明記得,已經殺了一波又一波。但稍微不留神,再抬頭一看,不知從什么地方,又會冒出新的一茬!”
  到如今,血海傳承已經被公認為,是全天下最普及,數量最多的傳承。沒有之一!
  嚴格意義上講,方源前世也是受了血海老祖的遺澤。
  “前世,我在四百年之后,才找到一處血海傳承,開始稱霸。今生我若收服這些血蝠,等若提前了四百年的功夫啊。”
  血蝠沖來,方源臨危不懼。
  他有春秋蟬,六轉氣息足以讓這些蝙蝠不戰自潰。唯一需要忌憚的,就是那只隱藏在血湖中的五轉蛇蟒。
  “但這情形,又有些不對勁。當初血海老祖布下傳承,往往只是兩三只蠱。怎么這里,卻有上百只的刀翅血蝠?難道……那個傳聞是真的?”
  傳聞說,血海老祖故布疑陣,雖然設了數十萬道傳承,但真正要傳下的只有幾道。
  這幾道傳承中,藏有血海老祖最得意的幾只蠱蟲,或者研究的心得,或者合煉的秘方。
  “難道這里,便是血海老祖真正傳承之地?”方源自然而然地想到這里,心頭怦怦直跳。
  他思緒電轉,雖然想了一大堆,但外界時間卻無多少流逝。
  刀翅血蝠群紛紛向他殺來,方源面色平淡,他長發黑袍,攀在山壁上,正要喚出春秋蟬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異變突生!
  “果然啊,這里藏著血禍!”一個低沉堅定,如鐵石般的洪亮聲音,從洞頂傳來,然后在血海上嗡嗡回蕩。
  神捕鐵血冷!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一個數字bug,原本“在前世的四百多年后,他誤打誤撞,得到了血海老祖的一處傳承。”已經改為“在前世的三百多年后,他誤打誤撞,得到了血海老祖的一處傳承。”謝謝書友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”的指出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