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85 古月一代五大飛僵

這洞口并不大,原先應該是被赤土掩埋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但這一次,血湖不斷地掀起滔天血浪,導致周圍四壁的赤土受到沖刷而傾塌,沉入湖水當中。
  因此,洞口才顯現出來。
  不管如何,這洞口似乎是個希望。方源立即轉變方向,向這洞口游去。
  轟!
  半空中,又傳來一聲劇烈的炸響。巨大的氣浪沖擊周遭,方源被狠狠地向前推了一把。
  “該死!”他咒罵一聲。
  大量的赤土倒塌下來,又將這洞口掩埋。
  鐵手擒拿蠱!
  半空中,鐵血冷深吸一口氣,瞧準時機,右手緩緩伸出。
  在他面前,空氣陡現一陣陣漣漪,一只黑鐵巨手顯現出來,似緩實快地按住血河蟒的尾巴。
  血河蟒極力掙扎,蟒身鱗甲沾水,滑不溜秋。
  鐵手抓握不住,滑過蛇鱗,讓其逃脫,迸發出一陣金紅色火星。
  但鐵血冷戰斗經驗豐富,也不氣餒,忽的微微后仰,鼓起腮幫,對準血河蟒猛地一吹。
  呼!
  一股漆黑的火油,如瀑布傾瀉。在半空中,又化為一道龍形,張牙舞爪地纏上血河蟒。
  油龍蠱!
  血河蟒大怒,咆哮撕咬。
  黑色油龍體型并不遜色血河蟒,但終究只是四轉,且不是實體,不一會兒就被血河蟒撕破絞爛。
  鐵血冷反而一笑。
  畜生就是畜生,如果是蠱師親自操控,便會看出這種經典而平常的戰術。但血河蟒到底只是被煉化,雖然有蠱師的意志在身,但卻沒有常人的智慧。
  油龍被滅,空竅中的油龍蠱也遭到反噬。
  鐵血冷并不在意,停止催動油龍蠱,又開始催動火龍蠱。
  他爆喝一聲,雄軀一震,從空竅中射出一道火苗似的蠱,很快就形成一條火蛇,纏繞在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火蛇飛出去,越變越大,眨眼之間,就長了鱗甲,伸出鷹爪、鹿角、馬臉、利齒。成了一條巨型火龍。
  這火龍蠱也只是四轉,但和血河蟒戰斗,卻令血河蟒痛得嘶吼。
  皆因先前油龍被滅,大量的黑油沾染在血河蟒的蛇軀上,此刻和火龍糾纏,頓時蟒身著火,炙烤血河蟒。
  除了蛇軀,黑油還漂浮在湖面上。此刻被點燃,鮮紅的血湖上燃起沖天的火海,空氣溫度迅速攀升。
  火龍并非是血河蟒的對手,屢屢遭受重創,身軀越來越小。但每當如此,它就鉆入火海中一滾,身軀便又回復幾分雄壯。
  在這火海中,火龍有地利優勢。
  血河蟒和火龍纏斗片刻,蛇軀一直被灼燒,空氣中都傳出焦肉的味道。
  血河蟒生性狂暴,一旦受到壓迫,必會爆發出強力反擊。但此刻,它卻不得不選擇退縮。舍了火龍,一頭扎進血海深處去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擁有能夠創新的智慧。在鐵血冷的戰術下,兩只四轉蠱,就將五轉的血河蟒戰退。
  但蠱是天地之精,蘊含天地密碼,法則一角。血河蟒的能力,便是超強的自我恢復力。
  它沉入湖底,血水不斷滋養它,極快地愈合它身上的創傷。火龍蠱有地利,它更有地利。只要這片血湖長存,它就是打不死的小強。
  方源的處境,更加兇險。
  血湖表面浮起的火焰,不斷蔓延,熊熊燃燒,火舌舔舐,在他身上炙烤。
  天蓬蠱的壓力更大了。最緊要的還不是這點,而是方源呼吸越加困難。
  火焰燃燒,消耗大量的空氣,這處地下空間,本來就屬于半封閉性質,空氣難以補充。方源漸漸感到窒息。
  “油龍蠱、火龍蠱雖然在相互配合下,可以戰退血河蟒。但到底是暫時的,只要有大量的血水,血河蟒的恢復力十分可怕。等它再沖上來,狀態又恢復巔峰,恐怕火龍蠱就不是對手了。不對,這點太淺顯,鐵血冷不可能不知道。那么他……”
  方源沉浮在燃燒的湖水中,思緒電轉。
  想到這里,他心中一緊。
  若他所料不差,鐵血冷戰退血河蟒,就達到了戰術意圖。
  鐵血冷想要贏得充裕的時間,而常常有一種情況需要如此,那就是接下來的殺招,需要醞釀。
  果然,就在下一刻。
  鐵血冷懸浮在空中,忽然伸開雙臂,嘴里發出深沉的吼叫。
  原本蓋壓四方八極的正氣,被他收斂起來,全神貫注地將五轉真元灌入到青銅面具上。
  青銅面具逐步發亮,起先只是微光,但幾個呼吸的功夫,就綻放出刺眼至極的碧光,宛若太陽碎片。
  碧光照耀四周,如君臨天地。一時間赤土、血胡、火海,都被染上一層古樸的碧綠之色。
  碧光中,蘊含著一股奇妙的力量。
  在這股力量的牽引之下,山石開始震蕩崩塌。
  洞頂處,一塊塊的巨石崩落,向青銅面具飛去。四周的赤壁,也有大量的土石,由下而上,緩緩飛升。
  鐵血冷的神情,已經被青銅的光籠罩。大量的山石匯集到青銅面具周圍,相互凝練在一起,形成人形。
  泥石不斷匯聚,石人越來越大。
  從起先的一米,瘋長到三米……五米……八米……最終達到十八米!
  山丘巨傀蠱!
  頂天立地的巨人,降臨血湖戰場。
  它雙足立在血湖深處,湖水只達它的腰側。它身軀極為雄壯,雙臂上能跑馬車,拳頭上能站大象。
  它的臉面古樸,是放大版的青銅面具。
  “火龍來。”它開口道,聲浪震天蕩地。
  在火海中翻滾的火龍,便飛上去,如蛇般纏繞在巨傀的右臂上,龍頭擱在巨傀的右肩頭。
  又飛出油龍蠱,化作一道漆黑油龍,纏上巨傀的左臂,將碩大的龍頭搭在它的左肩上。
  左右雙龍,山丘巨人,如巨靈天神降臨!
  方源極力向洞口游去。剛剛山泥飛聚,形成巨傀,導致原先遮蔽洞口的赤土消失,重新顯露出那洞口來。
  這戰場越來越兇險了,洞口也隨時會被重新掩埋,方源不敢久留。
  火海漸漸熄滅,血湖中突地掀起滔天赤浪。
  血河蟒從湖地發出進攻,纏繞住巨傀,滑行而上。巨大的蛇頭如沖城撞錘,對準巨傀的臉面。
  這一擊勢大力沉,正要被撞實了,巨傀的大半個腦袋都要被擊爛。
  “鐵手擒拿!”巨傀一喝,空氣破開,飛出一只鐵手,抓捏蛇頭。
  轟的一聲巨響,鐵手被毀,血河蟒的攻勢也被一阻。
  鐵血冷贏得喘息之機,巨傀雙手一前一后,抓捏住血河蟒的身軀。
  油龍和火龍伺機而動,攀上血河蟒。雙龍合并,形成熊熊熱焰,炙烤血河蟒。
  血河蟒痛得連連嘶吼,極力掙扎。但這一次,鐵血冷豈容它輕易逃離,巨傀雙手如鐵鉗,死死地制住血河蟒。
  血河蟒逃脫不得,蟒身被烤的焦黑,傳來肉糊的焦味。它激發了兇性,索性不逃了,修長的蟒軀重新纏繞在巨傀的身上,開始猛力收縮,展開絞殺攻擊。
  巨傀雖是山石凝造,但本身赤土松軟,被血河蟒力絞,腰間很快就縮水了一圈。
  咔崩崩的聲音中,碎石迸濺。
  在死亡的刺激之下,血河蟒爆發出巨大的力量。
  方源終于一只手攀上洞口邊緣,巨傀忽然傳來幾聲咳嗽。
  鐵血冷舊疾復發了!
  巨傀雙手一陣松動,血河蟒嘶叫一聲,蟒身猛地先前竄動一大截。
  巨傀雙手收緊,血河蟒將蛇口長得巨大,露出尖銳的蛇牙,蛇頭瘋狂搖擺前夠,但就差那么短短一截。
  血河蟒奮死反擊不成,漸漸力竭,眼看著就要被燒死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血湖中央突的升騰起氤氳的血霧。
  “血狂蠱!”方源眼中閃過一絲忌憚,連忙登上洞口,向深處轉移。
  血霧迅速地彌漫開來,血湖表面的火焰徹底熄滅。
  血湖中央,出現一個漩渦。
  漩渦越來越大,起先只是在中央地帶,但很快擴散,漩渦邊緣觸及到周遭四壁。
  “哼,古月一代,你終于忍不住了嗎……”巨傀一聲冷哼。
  漩渦最中心,忽的巨浪噴涌,高出湖面十米。
  血浪中,一個豎直的大紅棺材,緩緩上升,顯露出來。
  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干澀又奇詭的聲音,從棺材中傳出,讓人聽了寒氣陡生。
  “小輩,敢壞吾大事,自己找死,吾就成全汝!”話音未落,棺材蓋就砰的彈射出去,一具干癟的枯尸,顯露出來。
  他赤面獠牙,一頭紅毛如血,深深的眼眶中,雙眼如將要熄滅的火炭。
  他沒有皮膚,紅色的條條枯瘦肌肉,依附在白骨上。顯得干瘦而又精悍。
  “小輩,汝身上憂傷,居然還敢來挑釁吾。今日汝必死無疑!!”干尸說話,卻不見嘴巴動彈,乃是腹部發音。
  他口口聲聲都是“吾”、“汝”,這是近千年前的古人用語習慣。
  “五轉血鬼尸蠱!難道他真的是一代?”方源心中詫異,卻不吃驚。
  在這個神奇的世界上,活了數百年的蠱師,大有人在。除去用最正統的壽蠱增添壽命之外,一些歪門邪道,亦能讓人長存于天地。
  就比方說二轉游僵蠱。
  這蠱用久了,就令蠱師徹底化身僵尸,只要定時吸血,就能活動自由,茍且長存。
  眼前的古月一代,就是用此法門。
  血鬼尸蠱乃是游僵蠱晉升到五轉的一個重要分支。和修羅尸、天魔尸、夢魘尸、病瘟尸并稱為五大飛僵。
  壽蠱難尋,一代就轉身為血鬼飛僵,自葬于此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