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86 春秋不出

血湖中,兩強對立!
  “縱然是五轉血鬼尸,終究也不過是一頭僵尸。塵?緣?文?學?網古月一代,你已經不是活人,體內充盈死氣。空竅也已經死了,雖然能存儲真元,但一分少一分,用一成少一成。再不能自我恢復。”巨傀冷聲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雖然真元不能自我回復,但那又怎樣?吾照樣能通過元石,汲取真元力!汝身上有傷,居然還敢來擾吾……受死吧!”古月一代暴喝。
  剎那間,血霧狂涌,血浪滔天,從血湖中飛出一大股蟲群。
  赫然是五轉血滴子!
  同時,一支支的刀翅血蝠群從山壁洞頂飛來,從血湖深處鉆出,集結起來,紛紛向巨傀殺去。
  龐大的蝠群,約有上千頭,一下子就匯成了大軍。
  它們雖然只有三轉,屬于肉搏型的蠱,但數量一多彌補了質量,就算是五轉蠱師鐵血冷,也要為此頭疼。
  但這遠遠還沒有結束,古月一代意識徹底蘇醒,在他的召喚下,一支支新的血蝠群,不斷出現,朝這里匯集。
  他在這里經營了近千年,有不可告人的企圖計劃。早已經把這里經營成了老巢,占據強大的地利優勢。
  血蝠群法度森嚴,排布在空中,不斷盤旋,宛若精銳大軍,將巨傀包圍起來。
  血河蟒不再掙扎,反而盡量收縮蟒身。這反倒讓鐵血冷隱隱忌憚,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。
  蠱的力量雖然強悍,但智慧低下。有無蠱師主持血蝠群大軍,其效果有天地云泥之差的。
  “古月一代剛剛出場,就將局面扳回來,有壓制鐵血冷的趨勢。他地利優勢極大,以逸待勞,鐵血冷又有傷在身,恐怕有些不妙。”
  方源已經縮到這處山壁的洞口中,借著陰影,暗暗觀察戰局。
  “但鐵血冷行走南疆多年,身上負傷,仍舊還敢入這魔穴,必有憑借。不管如何,接下來必將有一場劇烈的激戰。搞不好這方地界,都要塌陷。我該不該留在這里觀戰?留下來十分危險,這是地底深處,說不定就被活埋。若留下來,坐山觀虎斗,漁翁得利的幾率有多大?”
  方源腦經急速轉動,思索利弊。
  他現在修為只是三轉初階,觀戰風險極高,很可能一場碰撞的余波,就要令其重傷。
  但真若是漁翁得利,讓方源笑到最后,那利益就大了去了。畢竟是五轉蠱師,若有所得,可省去百年苦功積累!
  “高風險高利潤……”方源長嘆一聲,打了退堂鼓。
  局面早已經不在他掌控之中,留下來的風險太大了。
  鳥為食亡,人為財死。這種事情,他前世五百年,見得多了。
  他生性謹慎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況且他知曉無數秘辛,許多未暴露的傳承地點,都有豐厚利潤,何必在這里拼命?
  正當方源要離去,忽然一支血蝠群從大軍中分離出來,向他飛來。
  這支血蝠群有近百只,方源連忙轉身速退。
  “吾族小輩,休要擔心。那洞中設下機關陷阱,又有地下猛獸盤踞。這些血蝠群可保你安危。”古月一代的聲音遠遠傳來。
  方源聞言,逃得更快。
  古月一代輕咦一聲,未料到方源年紀輕輕,如此滑溜,竟然看出自己的惡意。當下,心念一動,又有一支近百頭的血蝠群,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他這一分心,讓鐵血冷覷得一絲不算破綻的破綻。
  天地宏音蠱!
  吼——!
  巨傀張口,發出震撼九天的吼叫。剎那間,形成磅礴浩瀚的聲浪,沖刷四野八極,如雷霆轟鳴。
  離得近的刀翅血蝠蠱,在第一時間就被這股雄渾之音震殺,紛紛掉落下去。
  較遠的血蝠群,也被震得七葷八素,在空中胡亂上下飛竄。
  原先還密集的血蝠大軍,在頃刻之間,就分崩離析,短時間之內再難有作為。
  天地宏音蠱高達五轉,又是群攻利器,最擅長對付血蝠群這樣的攻勢。先前鐵血冷用了,威力不顯,是他故意克制。如今借助巨傀之身,這才爆發出天地宏音蠱的真正力量。
  就算是漫天的血滴子,也被震爆了無數。彌漫的血霧消退,還一片清明。
  聲浪排擊周遭山壁,整個空間,整個山體都在劇烈震蕩。
  以巨傀為中心,血湖水面都被擠壓向下,整個血湖形成碗狀。血水漫過洞口,向里面傾瀉。
  但在此之前,就有聲浪波及過去。
  方源也因此遭殃,白芒虛甲一陣閃爍,險些崩潰。為了抵抗住這股聲浪,空竅中真元驟然降低一成有余。
  聲波在狹窄的山洞中回響,方源雙耳不住地嗡鳴,一個趔趄,差點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不過這股聲浪,也對他不無幫助。
  追趕他的兩撥血蝠群,第二波已經湮滅,第一波則被聲浪震得七葷八素,一時間在山洞中亂撞亂飛,無法追擊方源。
  機不可失,方源趁機奔跑,和血蝠群拉開距離。
  這波血蝠群距離聲源最遠,很快就回復過來,撲扇著兩對翅膀,重新展開追殺。
  血蝠群有近百只,皆是三轉,方源實難抗衡,只得埋頭逃跑。
  先前覺得山洞漆黑,不知通向哪里。但當他眼睛逐漸適應后,這山洞情形也能朦朧看清。
  還都是赤土散發的微光之功。
  雷翼蠱雖然已經變得不靠譜,但好歹也能增加一點助力,被方源極力催動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雙方速度差距較大,距離很快就被拉近。
  “距離差不多了,是該使用春秋蟬了!”方源咬牙,眼看著血蝠群不斷逼近,只能出此下策!
  刀翅血蝠蠱只是三轉,六轉蠱的氣息能將它們死死的震懾住。但鐵血冷和古月一代,就在不遠處。
  春秋蟬一出,勢必將引發一陣異象,動靜太大,足以引發他們倆的注意。
  但方源也是無奈,眼下情形,只能寄希望于他們雙方戰斗膠著,無法分心他顧。
  吱吱吱……
  血蝠群迫近,已距離不到百步遠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心中念道一聲:“春秋蟬,出來吧!”
  一秒,兩秒,三秒……
  方源發愣,立在原地,春秋蟬穩居空竅中央,巋然不動,散發著絢爛多姿的黃綠之光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方源心中大驚。
  ……
  遠處的天空蒙蒙發亮。
  黎明到來了。
  山坡上,古月博以及白家、熊家三位族長,并肩而立。
  “雖然真正的三族大比,還在明天。不過預選賽還是少不了的。二位,時間剛好,可以開始了么?”熊家族長微笑著道。
  白家族長冷哼一聲,沒有理他。
  “那就開始罷。”古月博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。他將目光轉移下去,看向山坡下聚集的蠱師們,仔細搜尋,卻仍舊沒有發現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這令他心中的擔憂更深了。
  這些蠱師皆是三十歲之下的年輕面孔,相互站著,形成三個涇渭分明的團體。
  放眼望去,三家實力一目了然。
  熊家蠱師最多,他們主動撤離,保存了大量的戰力。古月家和白家的人數偏少,但白家陣營中有一位白凝冰,只他一人,就將白家的整體實力,拉高到三族之首。
  熊家族長大喝道:“此次比試,范圍方圓百里,時間持續到晚上,太陽落山便結束。交手不論生死,但也希望你們克制。你們的手中都分發了一塊銘牌,收集到三十塊銘牌者,方有資格參加接下來的三族大比!下面開始!”
  生死激戰,只要符合標準,人數不限,方圓百里都是比試場。甚至就連中途參入,都被允許。
  這不是一場公平的比試。但三位族長都沒有意見或者抱怨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生存,靠的是拳頭,是實力。實力強,那就有資格占據更多的利益。實力弱,那就自認倒霉,低調行事,暗暗積蓄力量,變成強者罷。
  ……
  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,方源卻感到像兩三年那般漫長。
  他額頭滲出冷汗,春秋蟬竟然催動不出,這是怎么一回事?
  春秋蟬是他的本命蠱,關系重大,高達六轉,是最終底牌,居然不受自己控制!這個情況太嚴重了,讓方源必須去高度重視。
  昏暗的山洞中,他瞇起了眼睛。
  心中的慌亂只維持了不到半秒,他就強自鎮定下來。
  腦海中思緒如電光頻閃,他心神沉入空竅,春秋蟬并無異狀,仍舊在不斷地快速復原著。
  但任憑方源如何調動,它仍舊只是穩居中央,身軀都不帶一絲顫動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!”方源恍然大悟,“這春秋蟬一旦成為本命蠱,居于空竅,就不能再移動分毫了。”
  蠱是萬物真精,有無窮奧妙,可謂千奇百怪。
  蠱蟲養、用、煉,三方面博大精深,常常在這些方面有著特殊標準。
  在“養”上面,蠱蟲都只食用特定食料。“煉”方面,亦有各種要求。
  在“用”上,那竹君子非得一生都不撒謊的蠱師,才可催用。而要用正氣蠱,非得蠱師心存正義。
  又比如留影存聲蠱,用一次就死亡,影像附著在石壁上持續一段時間。
  春秋蟬一旦被煉化,居于空竅,就不能再移動。這點特性,令方源聯想到一只著名的蠱——水幕天華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