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87 時間長河唯一條春秋蟬做舟來渡

水幕天華蠱,只有四轉,一經使用,就化為一面巨大的圓球水罩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水罩防御卓越,甚至可擋五轉蠱的攻伐。但它有個巨大的弊端,那就是無法移動,無法停止。水罩內外隔絕,就算是水幕天華蠱的主人,也不能自由出入。很多勢力,都采用水幕天華蠱用來護城。
  方源對春秋蟬并不熟悉。
  在前世,他剛剛成功合煉了春秋蟬,就被正道圍殺,根本沒有時間試驗把玩。那時候,春秋蟬也不是他的本命蠱,這點特性也沒有顯露。
  到了今生,他修為低微,更不敢亂放春秋蟬出來。
  春秋蟬隸屬天下奇蠱之一,本來就極其神秘,根本沒有使用者的任何心得、經驗,流傳在世上。
  況且,蠱蟲一達到六轉及以上級數,都是天下唯一,僅有一只。旁人若要合煉出來,只有前一只死了,才能有成功的可能性。否則百分百失敗。
  這一來二去,便導致方源到如今,才知道這個特性。
  “重生非易事,春秋藏災厄啊。春秋蟬的恢復速度越來越快,就算是甲等修為,擁有海量資源,恐怕修為增長速度也跟不上它的速度。蠱師的空竅,早晚有一天要被春秋蟬撐破!”
  方源暗暗咬牙。
  重生雖然美好,但擁有春秋蟬,就相當于半個十絕體。天生就被架在絞刑架下,時間一到,就要行刑!
  “不能外放春秋蟬,難道只能催動它,再次重生么?”方源深深皺眉。
  這似乎是唯一的辦法了。再次重生的話,春秋蟬將重新陷入虛弱狀態,同時方源也能變相地脫離這里的險境。
  但以上情況,看似理想,其實大有問題,風險巨大。
  首先,不能確保重生次次成功。
  方源重生過一次,也時常回味唯一的寶貴經驗。
  他結合地球上的觀念進行理解——世界是三維立體的空間,時間就是一個軸,貫穿古往今來。沒有時間,空間是靜止的。一切事物的運動,都需要過程,即意味著消耗時間。
  世界唯一,不存在平行空間。動用春秋蟬重生,就是從時間軸的后半段上一點(即未來),跨越到前半段某一點(即過去)。
  但方源在“未來”的老邁身軀,在“過去”那個時間是不存在的。
  受到天地大道的約束,身軀不能帶到過去,只能自爆。自爆產生的能量是動力,而春秋蟬蘊藏著時間法則的碎片,如同孤舟。載著方源的意識,從“將來”重生到“過去”。
  意識并非如人的身軀那般,不是純粹的物質。但嚴格來講,這股“未來”的意識,在“過去”那個時間點上,也是不存在的。
  但事情巧妙之處,就在于此!
  “未來”的意識,會引導蠱師改變自己,進而影響周圍,然后影響漸漸擴展到整個世界。這就是蝴蝶效應。
  當蝴蝶效應產生,世界就和原來不同,“未來”的意識,也就有了存在的意義,得到大道天地的承認。
  有人說過,歷史如同一道長河,在上游改變一個事件的結果,下游就會變得面目全非。
  這個神奇的蠱之世界,就如同一道長河中的水。絕大多數的人,只能從上游到下游,順流而行。而方源的意識,卻依靠春秋蟬,從下游逆流到上游。
  當他在上游做出改變的時候,下游的河水也發生了變化。但河水仍舊是那道河水,蠱師世界仍舊是蠱師世界。只是歷史轉了一個拐角,變成了另外一種可能的結果。
  這樣形象比喻,就可以容易理解。
  然而,春秋蟬還未恢復完全,只能相當于一艘有漏洞的破船。
  方源的修為只有三轉初階,自爆后的動力,和前世六轉有難以想象的巨大差距,根本推動不了春秋蟬,逆流時間長河過多的距離。
  “我若自爆重生,未必能成功。說不定破船就擱淺在長河當中,讓我的意識記憶,都被無情的時間沖刷,化為烏有。若要提高成功幾率,那么最好是等到空竅極限。盡量拖延時間,讓春秋蟬恢復更好,破船上的漏洞更少。同時自身修為增加,自爆之后,也能提供更多的動力進行逆流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春秋蟬這事變化,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。但他向來謹慎,早留了一手準備。
  身后血蝠群飛來,方源卻將心神沉入空竅。
  空竅中充斥黃綠光芒,春秋蟬氣勢磅礴,白銀真元海如鏡子般平靜,四周竅壁光膜卻呈現出不支的危險絲絲裂紋。
  其他所有的蠱,都被春秋蟬的氣息,鎮壓到了海底。
  方源意念調動之下,一只蠱頂住壓力,緩緩飛出海面。
  這蠱形如骰子,正正方方,通體灰白,堅硬無比。
  正是當初,方源利用強取蠱,強取了白凝冰空竅中的一些蠱蟲,將其奪到了手中。
  這蠱是消耗蠱,用一次就消失。但作用非凡,一旦用了,就將蠱師空竅中的底蘊和潛力完全榨干凈,令蠱師的修為,在瞬間達到同轉的巔峰。
  “石竅蠱,爆。”
  方源心念萌動,石竅蠱頓時炸開,形成一股灰白石粉,如煙似霧,瞬間彌漫在真元之海上。
  空竅四壁原本是光膜,但被這灰白石粉一沾染,光芒頓時黯淡下去。石粉附著在光膜的表面,光膜漸漸增厚,從光質變成石質。
  幾秒之后,方源的空竅四壁皆增厚數倍,化為沉重厚實的石竅。
  春秋蟬的黃綠光輝,仍舊變幻不定,但它的氣息卻是暫時可以承受了。
  方源原本只是三轉初階,乃是淡銀真元,真元如水,銀光淡淡。但這一刻,他修為暴漲,從初階一舉躍升到三轉巔峰,擁有雪銀真元!
  “用了石竅蠱,等若是斷了前進之路,空竅中潛力都被榨干,很難再跨入四轉了。不過,修為增加,空竅轉為石壁,比先前堅實厚重了數倍,倒可以暫時支撐住春秋蟬的壓力!白凝冰也是想要利用石竅蠱,來應對北冥冰魄體的大限吧。可惜十絕體比春秋蟬還要麻煩,潛力近乎無窮無盡,就算是一時轉化為石竅,但很快竅壁就會復原了。”
  這時,刀翅血蝠群已經撲殺過來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抽出鋸齒金蜈,邊殺邊退。
  幸好這山洞空間狹窄,方源仗著天蓬蠱的防御,以及鋸齒金蜈寬大的身軀,盡力堵住血蝠群,令它們不能包圍自己。
  這就令它們的威脅大降。
  一時間,山洞中砰砰作響。
  鋸齒金蜈的拍擊,以及刀翅血蝠撞在白芒虛甲上,速度過快扎進山洞墻壁的聲音,連成一片。
  方源空竅中的真元,急劇消耗。
  血蝠群雖然有近百只,但沒有蠱師在臨場操縱,反而內耗很大,形成不了默契的配合。實際情況是,方源只需要同時對付三十四只。
  但這數量,也不是他能抵擋,只能邊戰邊退。
  比較尷尬的是,他雖然躍升到三轉巔峰,但空竅中還存儲著初階的淡銀真元。單單依靠丙等資質的空竅,自我產生的雪銀真元速度實在太過于緩慢。現在的情形,也不允許方源取出元石在手上,分心去汲取天然真元。
  消耗元石,快速回復真元,這個方法不能應用于實戰之中。
  在生死較量中分心分神,這是自取其辱,極其愚蠢,等若自己找死。同時,汲取天然真元的效率也大大降低。
  這個法子,只能用在平時修行,或者是利用脫離戰斗的短暫間隙,來快速回復真元。
  萬幸的是,方源在不久前,獲得了一株草蠱——天元寶蓮。
  天元寶蓮,能產出元石,十分珍稀。但事實上,這個效用只是它本質能力的一種表達。
  天元寶蓮,號稱“移動元泉”,本質上的能力是可以產生天然真元。這些真元,凝聚濃縮在一起之后,就形成元石。
  方源擁有一株天元寶蓮,沉在空竅真元海內,就如同空竅中,出現了一道極微型的元泉!
  天元寶蓮的秘方,是元蓮仙尊所創。
  只有達到九轉層次的蠱師,才被天下共尊,若在正道,則稱為仙尊。若在魔道,則稱為魔尊。
  數千年的元蓮仙尊,號稱古往今來,真元回復第一人。在這個方面,凌駕于其他仙尊、魔尊,究其原因,正是因為元蓮之功!
  方源擁有的天元寶蓮,還只是三轉級數,剛剛煉得,最為低等。但已經能為方源,源源不斷地提供天然真元。
  這天然真元一出現在空竅中,就被方源的空竅自動煉化,成為雪銀真元。
  方源倘若汲取元石中的真元,還得分出一部分的心神。但這天元寶蓮本身就是他的蠱,他催動天元寶蓮,就像是舞動手指那般簡單輕易!
  方源且戰且退,有了天元寶蓮的幫助,他在真元回復方面,已經能和乙等資質的蠱師媲美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他忽然爆喝一聲,突然改變戰斗風格,一頭沖入血蝠群中。
  鋸齒金蜈暴動起來,銀邊鋸齒嚓嚓狂轉,砍中一只龜縮在后方的刀翅血蝠。
  這血蝠,比尋常同類,要精壯一些。乃是這只血蝠群中唯一的雄蝠,被古月一代煉化。操縱它,就能間接地操控這支血蝠群。
  這一擊方源暗暗蓄勢,用心觀察良久,以無心算有心。古月一代也不在現場,立即就收到了奇效。
  雄蝠當場被劈殺,絞成一堆血泥。
  剩余的雌蝠,頓時轟然崩散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