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88 前人開道后人跑路

血蝠群中,只有一只雄蝠,其余皆是雌蝠,受到雄蝠的指揮命令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雄蝠和雌蝠之間,外形相似,差別并不大。但方源前世對這種刀翅血蝠蠱,熟悉到了骨子里,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,他就能分辨出來。
  沒有了雄蝠,這群血蝠陷入混亂當中。
  方源趁機,揮動鋸齒金蜈大殺特殺。
  片刻功夫,二十多只刀翅血蝠皆殞滅,可謂戰果累累。
  但劇烈的激戰,也讓方源空竅真元消耗巨大。
  “該撤了!”方源果斷撤退,拔腿就走。
  當身后的血蝠群反應過來時,方源已經逃出百步之遠。約有二十多只刀翅血蝠,仍舊向方源追殺而來,剩余的則各自飛散。
  “呼呼呼……”在狹窄的山洞中,方源喘著粗氣,一邊狂奔,一邊催動天元寶蓮。
  經過剛剛一戰的消耗,空竅中只剩下雪銀真元,同時低落的真元海面,正緩慢而決絕地回升。
  時間拖延得越久,方源的戰力就恢復得越快。
  突然,方源背后雷翅猛地一扇,沖力帶動方源的身軀,差點讓他一頭撞到洞壁上。
  雷翼蠱被血狂蠱污染,已經達到某種的極限,開始出現不受操縱的跡象。
  “過不了多久,雷翼蠱就會化為一灘血水,成為新的污染源頭了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再不遲疑,連催三次,這才讓不聽話的雷翼蠱,脫離他的后背。
  “去吧。”方源毅然舍掉雷翼蠱,拋向身后。
  身后的刀翅血蝠群,旋即將雷翼蠱團團包圍,然后一擁而上,將雷翼蠱斬碎。
  這么一阻,也算為方源爭取了些微喘息的時間。
  待到方源被刀翅血蝠追上,他空竅中的真元,已經回復到將近一半。
  雪銀真元比淡銀真元,要耐用許多倍。方源此時的戰力,已經超出初階良多。
  他朗笑一聲,揮動鋸齒金蜈再酣戰。
  殺了**只刀翅血蝠之后,剩下的皆轟然飛逃。
  “可惜我沒有鐵手擒拿蠱這類的蠱蟲,刀翅血蝠蠱飛得太快了,飛翅如刀刃鋒銳,實難徒手捕捉。若是能捕捉兩三只,也是好的。”
  方源收起鋸齒金蜈,轉身就向山洞深處走去。
  他奪了天元寶蓮,卻被血水卷入下來,這肯定是古月一代的手段。
  古月一代利用血鬼尸蠱,變成了飛僵。空竅已死,再不能自我回復真元。除非動用元石補充,否則空竅中的真元用多少,就多少。
  但他若是有一株天元寶蓮的話,很大程度上,將彌補他的這個弱點。
  因此,在不久之前,他特意調動兩群刀翅血蝠,飛向方源,企圖將他捉拿。好在方源見機不妙,及時轉移,同時鐵血冷也間接地幫了他一個忙。
  “不曉得鐵血冷和古月一代的戰斗,進行得如何了。”方源目光沉凝。
  不管是哪方勝利了,都要找他麻煩。
  鐵血冷要抓他歸案,而古月一代則覬覦他摘取的天元寶蓮。
  雖然刀翅血蝠群潰散了,但方源的危機并沒有解除。
  “必須盡快逃離青茅山,越快越好!”方源咬牙,他不可能再回去,只有順著這個山洞向前走,看看是否真有出路。
  這山洞明顯是有人為跡象,但過去很久了,有些地段都發生了小塌方。
  方源埋頭前進,遇到這些塌方,只能動用鋸齒金蜈。
  鋸齒金蜈本來就是地底生物,善于鉆洞,此時發揮極大用途。
  方源本身也有兩豬之力,挖開泥土,繼續前進。
  這大大拖慢了他的速度,三四個小時之后,他走到了山洞盡頭。
  一塊剛硬的石壁,完全擋住了他的路。
  就算是用鋸齒金蜈,也鉆不破這山壁。
  “難道這山洞早已經被古月一代封死?”方源心中一沉。
  ……
  砰!
  雙方對掌,熊家蠱師如破麻袋一般,高高拋飛,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。
  噗。
  熊家蠱師吐出一口鮮血后,當即陷入昏迷。
  天空中,太陽當空照耀,灑下熱烈的光輝。陽光透過樹野,斑駁的光點映照在白重水的肥臉上。
  這位白家的年輕精銳,得意地一笑:“哼,熊家蠱師又怎樣?敢和老娘我拼力氣!”
  她邁動肥胖的“嬌軀”,正要上前補上一刀,順便收刮銘牌,忽然一道月刃襲來。
  砰!
  白重水身軀一轉,張口吐出一記水彈。
  水彈和月刃在空中相撞,雙雙爆炸。
  以方正為首的三位蠱師,從樹梢上跳躍下來。
  “古月家的,這人可是老娘我的戰利品。”白重水瞇起了雙眼,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。
  方正充斥血絲的雙眼,緊緊地盯住白重水:“這樣又如何?現在你是我們的獵物!”
  這時樹林另一側,又有腳步聲響起。
  幾個人影走出來,卻是熊家的天才少年熊林,他的光頭反射著陽光,看著耀眼炫目。
  “呵呵呵,這局面就有趣多了!”白重水哈哈大笑,但下一刻,她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兩邊人馬一起展開攻勢,將白重水打得措手不及,團團包圍。
  白重水吐出一口鮮血,臉色難看至極:“怎么?古月家的,你們居然和熊家這樣卑鄙的家伙們聯手?”
  方正面無表情,殺意騰騰,一言不發,向白重水逼近。
  熊林則嘿嘿一笑:“此戰關系到今后百年的三族大局,實話告訴你,古月家已經和我們熊家建立了聯盟。白重水,今日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  “呸!”白重水吐出一口血水,她昂首不屑地掃視周圍,“老娘死了又何妨?嘿,聯手……是害怕我族的白凝冰罷。沒有用的,這才是初戰,接下來還有個人演武。你們兩家有誰是白凝冰的對手?我們白家注定是第一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所以我們決定,就在這場初戰時,就一起聯手,將白凝冰干掉啊!”熊林哈哈大笑。
  ……
  嗡嗡嗡……
  鋸齒金蜈的銀邊鋸齒,在石壁上劇烈磨絞,山洞中回蕩著陣陣噪音。
  這石壁堅硬厚重,出現得十分古怪。方源滿頭大汗,輪番動用鋸齒金蜈以及血月蠱轟斬,如此半天功夫,也只碾磨了半米之距。
  “難道真的是絕路不成……咦?”方源心中一動,忽然感覺到石壁中存有一股生機。
  他連忙動用地聽肉耳草,貼著石壁傾聽,石壁另一側真的藏有神秘生物,但是氣息很虛弱。
  半個小時之后,方源挖開一個洞口,神秘生物顯露原形。
  它全身都是漆黑,散發著金屬光澤,如鋼似鐵。不管是胸板還是背甲,都是粗硬的線條,彰顯霸意。它有三對觸腳,每一對觸腳尖端,都是螺旋形態。讓方源不由地聯想到,地球上的電轉。
  “原來是千里地狼蛛!”方源恍然大悟,立即聯想到花酒行者。
  方源心中的迷霧頓時消散了大半。
  當初花酒行者,為了栽培天元寶蓮,來到古月山寨。但在最后關頭,被古月一代阻止,施展手段,將其拽入到血河墓地。
  花酒行者同樣是五轉強者,必定和古月一代展開了一場激戰。
  古月一代經營了數百年,占據地利,花酒行者不敵,只能逃遁。
  他利用千里地狼蛛開辟出這條山洞,出了戰場之后,卻已經重傷難治。在生命的最后關頭,他匆忙留下傳承,進行最后的報復。企圖讓后人摘取天元寶蓮,破壞掉古月一族的根基。
  這就解釋了花酒行者,之所以渾身浴血,滿身都是傷痕的原因。
  但千里地狼蛛,為何在這里沉眠自我封印,卻仍舊是個迷。還有古月一代,到底有什么圖謀,也是個疑問。
  “這些疑問,現在都只是細枝末節,還是先離開這里再說!”方源伸出手來,真元一吐,就將千里地狼蛛煉化。
  這堅硬的石壁,其實是千里地狼蛛陷入休眠沉睡,自我包裹的石繭。它虛弱至極,如同方源從地藏花中取出酒蟲。
  因此,雖然是五轉蠱,但卻被方源輕易煉化入手。
  方源丟了雷翼蠱,正犯愁自身移動方面,又有短板。此刻,卻得到了千里地狼蛛,堪稱柳暗花明。
  這千里地狼蛛,屬于坐騎之類的巨型蠱。本身以土為食,容易養活。
  方源將雪銀真元灌注過去,千里地狼蛛便漸漸復蘇,氣息開始強大起來。
  它開始進食,就地吞噬大量的泥土。
  當狀態恢復到一定程度,擔心夜長夢多的方源便跳上它的背,驅動它立即前行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雖然只恢復了一部分,但終究是五轉蠱,三對觸角輪番交替,速度很快。
  再加上石繭碎后,之后山洞又顯現出來。
  這條路就是當初,花酒行者逃跑開辟的。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前人開道后人跑路,極大地方便了方源。
  唯一令方源焦慮的是,坐騎類的蠱蟲任何行動,都會消耗蠱師的真元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是五轉蠱,三轉真元根本支撐不起。每隔一段時間,方源都得停下來,坐在千里地狼蛛的背上,一邊催動天元寶蓮,一邊汲取元石,提取天然真元。
  這雙管齊下,再加上丙等資質本身的回復能力,方源空竅的真元回復的速度,變得相當迅猛。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驅動千里地狼蛛前進,停下來回復真元,遇到小塌方,就直接鉆過去.。如此過程循環往復,方源漸漸地遠離血湖墓地,向著地面靠攏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