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89 驚變

(ps:先前兩章有些錯漏,用了石竅蠱后,蠱師的空竅也將失去回復真元的能力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也就是說,現在的方源本身已經不能回復真元。只能依靠天元寶蓮,以及元石了。謝謝書友的熱情指正,感激不盡!)
  夕陽晚照,天邊紅霞似火。
  白凝冰白衣雪發,立在山坡上。落日的余暉,映照著他的雙眸,似乎暗示著他即將要逝去的生命。
  “這樣美的落日,我不知還能看幾次……這個天地的精彩,我只見識了其中的點點微塵,真是可惜啊。尤其是身邊周圍,還有些礙眼的家伙在吵鬧。”
  白凝冰心中冷哼一聲,將目光抽回,掃視身邊一圈。
  古月和熊家的聯盟,剩下的上百位蠱師,都集結起來,將白凝冰牢牢包圍住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若主動退出這場初試,我們可留你性命!”
  “不錯,你若識得好歹,我們不妨大發慈悲,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  “你們白家的蠱師,已經被我們干得差不多了。剩余的那些,也被我們狙擊阻擋。白凝冰你不要寄希望于援軍了。他們是不會來的!”
  以方正、熊驕嫚、熊林、赤城四人為首,青年蠱師們你一言,我一語,企圖瓦解白凝冰的斗志。
  但這些話,白凝冰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  “一群老鼠居然跑到大象面前來亂叫,真是可笑至極。”白凝冰冷笑一聲,目光環視一圈,流露出輕蔑之色,“你們這些人,只有古月方源有些意思。可惜他還沒有出現。呵呵,你們一起上吧。”
  白凝冰說著,凝出冰刃,以手撫摸寒氣四溢的透明刀鋒,竟看也不看周圍一眼。
  “這人太狂妄了!”
  “哼,居然不把我們放在眼里。”
  “兄弟們一起上,每個人發出一擊,十個白凝冰都要被打成肉泥了!”
  蠱師們一陣鼓噪,卻沒有人真的魯莽動手。
  白凝冰雖然只身一人,但氣勢驚人,讓眾人皆心生膽怯之意。
  “大家稍安勿躁,不要聽白凝冰挑唆。我們沒有練習過,配合并不默契。一旦同時動手,反而內耗嚴重,讓他撿了便宜。”熊林喝道。
  “那我們誰先動手呢?”赤城問。
  雖然和熊家聯手,抗衡白家。但這個聯盟并不親密無間,誰先動手,危險性就越大。先動手的一方,也得防備另一方撿便宜。
  “無妨,就讓我先來罷。白凝冰,說實話,我早就想會會你了。”熊驕嫚抱臂,邁出一步。
  她吹出一記響亮的口哨,哨聲剛落,從遠處就傳來獸群奔騰之聲。樹林中很快黑影重重,顯現出來,是兩百多頭的黑熊!
  當先一只黑熊,比同類體型要龐大一圈,是百獸王級的黑熊。
  狼潮是兇險,也是機遇。熊驕嫚因此晉升三轉,馭熊蠱級數也上升到三轉,可駕馭熊類的百獸王!
  這是熊驕嫚的底牌。
  “大姐頭威武!”
  “天吶,居然有這么多頭熊。”
  “有這些熊,還有我們上百人,呵呵,白凝冰這次死定了!”
  熊家的蠱師們一陣騷動,興奮。古月一族卻神色復雜得多。這熊驕嫚自熊力死后,成為熊家當仁不讓的第一俊杰。反觀古月一族,青書死后,漠塵也隕落。方源雖然晉升三轉,但他的資質,只有丙等,難以寄予厚望。
  “幸好我們家,還有甲等資質的古月方正!”許多蠱師看向方正,這般想著,也就心安了許多。
  尤其是這一次三族大比武,方正似乎變得更加成熟,攻勢凌厲,許多白家蠱師都死在他的手中。方正這樣的表現,讓許多的族人都感到欣慰不已。
  這才是甲等天才應該有的擔當的樣子!
  “大局已定了!就算是三轉巔峰,再有才情,也不會是上百人的對手。青書大人,這一次就讓我為您報仇!!再然后,如果哥哥出現的話……”方正目光緊緊盯住白凝冰,思緒在腦海中翻騰。
  “區區一只百獸王罷了,真是無聊的把戲。”看著熊群沖向自己,白凝冰好整以暇,悠然游然,打了一個哈欠。
  他的全身都隱隱散發出白色的寒氣。
  “北冥冰魄體……快要支撐不住了么。”白凝冰已經感到大限將至,他的身軀已經達到了某種極限,過不了多久,他就要死亡。甚至就在現在,他已經覺察到身軀在面臨崩潰,渾身的血肉都有向冰霜轉變的趨勢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白凝冰仍舊平靜如常。他目光沉凝,望了一眼夕陽余暉之后,緩緩轉頭,面現沖來的熊群。
  “既然你們找死,那我就大發慈悲地成全你們罷。也許這樣,能給我的生命,增添上一分精彩。”他輕輕地嘆息一聲。
  不遠處,三家族長和一干蠱師佇立著,一片沉默。
  “終于要開戰了!把白凝冰殺掉,就是最大的勝利!”熊家族長暗暗興奮。
  “哼,被暗算了。居然聯手起來對付我……呵呵呵,你們太低估白凝冰了。接下來等著大吃一驚吧。”白家族長面沉如水,心中謀算。
  古月博則一臉憂色。
  直到如今,方源、鐵血冷一個都沒有出現。
  三族大比武雖然重要,但他卻越發的心不在焉。
  “古月陰荒體……如果方源真的是這樣的資質,那么一定要保住他,帶他進入血湖墓地去!”想到這里,古月博不著痕跡地瞟了身邊的鐵若男一眼。
  這個鐵家少女,背景深厚,但已經被古月博帶在身邊,隱隱掌控住。
  鐵若男對自己的情況,毫不擔心。她也相信自己的父親,現在她一門心思想要逮到方源。
  方源到底是什么資質,只要用心,就能檢測出來。若真是十絕體,那么他的嫌疑就是最大!
  ……
  “該死的!”方源心中咒罵,趴在千里地狼蛛的背上,緊緊地貼住它,防止被甩下去。
  他原本想借助花酒行者開出的道路,輕松前行。
  但好景不長,沒有多久,千里地狼蛛就開始發瘋了。
  它開始汲取空氣中的元氣,化為己用。同時,三對觸腳輪番開動,挖出新的地道,在地下胡亂沖突。
  這令方源明悟過來。
  這只千里地狼蛛,曾經在花酒行者的指揮下,和古月一代展開激烈大戰。
  戰斗中,它已經被血狂蠱污染。
  花酒行者靠著千里地狼蛛遠遁,又匆匆改造出山體秘洞,留下傳承后,抱憾而亡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失了主人,更加不受操縱,瘋亂中回到了當初逃跑時,挖開來的那條地道中。
  死亡即將降臨,但幸運的是,千里地狼蛛自我封印起來,陷入沉睡,延緩死亡保存了一線生機。
  數百年后,方源來到這里,挖開石繭,令它重新蘇醒。但當初血狂蠱的問題,并未被根除。時間一長,又重新復發了。
  方源身處地底深處,單靠他自己的力量,根本不能逃到地面上去,必須借助千里地狼蛛的能力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開始發狂,變得越來越不受操縱。方源也只得騎在它的背上,賭一賭這個運氣。
  不過好在這才剛剛開始,千里地狼蛛發狂的頻率并不高,方源對它還殘留著一些控制能力。
  雖然控制的程度越來越小,但總體上,仍舊大體上掌控著正確的方向。讓千里地狼蛛盡量地向地面鉆去,只是能到哪個確切的地點,就不是方源能夠掌握的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西天殘陽如血,碎尸斷肢幾乎隨處可見。
  白凝冰傲然挺立在這片戰場上,腳下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冰霜,且冰霜邊緣不斷地向外擴張。
  僅剩下三十位不到的蠱師,緊緊地靠在一起,似乎想能從彼此的體溫中尋找到一絲安全感。
  熊群早已經全滅,甚至就連熊驕嫚也被白凝冰一刀梟首,嬌麗的頭顱飛出老遠去,脖頸血噴如泉。
  熊林被白凝冰的冰錐洞穿全身,古月赤城被凍成了冰雕。冰棺中,他還保留著死前極力躲閃的動作,臉上盡顯驚惶、恐懼、震撼的神情,栩栩如生。
  方正渾身傷痕累累,卻不留血,而是被冰霜凍住了傷口。
  他喘著粗氣,難以置信地看著白凝冰,剛剛發生的一切,簡直像是一個噩夢!
  白凝冰明明是三轉的氣息,但表現出來的戰斗力量,已經近乎四轉!!
  “哼,雖然和他很像,但你不是他。太無趣了……”白凝冰看著方正,一步步走去。方正能活到現在,也是白凝冰故意的結果。
  蠱師們頓時騷動,士氣已經低落到了極點,若不是他們知道自家族長正在不遠處觀戰著,早就崩潰,逃之夭夭了。
  “可惡,可惡啊!為什么戰力相差這么多,我可是甲等資質,就要在這里被終結了嗎?”方正咬緊牙關,心中咆哮。
  “死吧。”白凝冰縱身一躍,跳至半空中,高舉冰刃。
  斬!
  冰刃劍身猛地膨脹,放大了五六倍,帶著無可抵擋的氣勢,狠狠地劈向眾人。
  “我要死了!”
  “啊啊啊……”
  面對這一刀,許多蠱師都崩潰了,發出絕望的哭號。
  “該死的,竟然成了這樣!”熊家族長面若死灰。
  古月博蠢蠢欲動,卻被白家族長冷笑著,阻攔住:“古月族長,任何人都不得插手。你是要言而無信,違背協約嗎?”
  古月博瞇起雙眼:“白凝冰只是三轉,不可能有這樣的戰斗力量。你這是在公認作弊!”
  “作弊?呵呵,實話告訴你們,我族的白凝冰乃是北冥冰魄體!”白家族長大聲喝道。
  “什么?十絕天資!”一時間,古月博和熊家族長盡皆驚詫。
  “報——!啟稟族長,忽然發生莫名地震,山寨中許多竹樓倒塌,地面滲出血水。人員傷亡不大,卻十分恐慌。”一位古月家的蠱師疾奔而來。
  “竟然有這等事!”古月博面色驟變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