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90 三戰白凝冰

“月霓裳!”刀氣壓來,方正嘶吼一聲,狂催蠱蟲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他全身涌出一股月藍色的迷霧之光,迅速蔓延,覆蓋周圍蠱師的身上。
  但就算這樣做了,也難掩眾人臉上的絕望。
  “掙扎是沒有用的。”白凝冰藍色的雙眸中,閃爍著殘酷和冷漠的光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砰!
  眾人腳下的地面忽的隆起,近乎爆炸似的,土泥飚射飛濺。
  蠱師們慘嚎,四處跌滾。
  煙塵中,一個巨型蜘蛛,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  五轉蠱蟲的氣息,讓人心悸不已。
  似乎鋼鐵打造的蜘蛛上,一位少年黑袍黑發,昂首站立著。
  “終于到了地面!”方源握拳,眼中綻射精芒!
  “嗯?”隨即,他就看到了半空中,正劈砍向他的白凝冰。
  巨大的冰刃,帶著呼嘯聲,向他砍來。
  “方源,你終于來了!”白凝冰一直平靜冷漠的臉,在微微一愣后,徹底動容,透露出興奮和戰意。
  方源冷哼,冰刃還未及體,冰寒的刀風就刮得他連忙微寒,黑色長發向腦后飄飛。
  他猛地抬手,鋸齒金蜈!
  砰!
  冰刃和鋸齒金蜈狠狠一撞,僵持中,金蜈的鋸齒瘋狂轉動,大量的冰屑飛濺。
  咔嚓嚓。
  冰刃表面很快就出現裂紋,迅速遍及冰刃全身。
  “開!”方源斷喝一聲,他身具兩豬之力,力量上完全蓋壓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只能松手飛退,冰刃斷裂,冰屑四散濺射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又開始發瘋,猛地撒開六條腿,向白凝冰殺去。
  蠱蟲智力低下,但有天生的敏感,能分辨出哪個對象更有威脅。白凝冰的氣息,讓千里地狼蛛將其當做了大敵,死死鎖定。
  白凝冰雙手一揚,飛射出一排冰錐。冰錐打在千里地狼蛛的身上,紛紛崩碎,千里地狼蛛更加狂暴,嘶吼一聲,載著方源猛地一躍。
  刷刷刷!
  三對漆黑的螺旋鋼足,如弩箭攢射,直朝白凝冰單薄的身軀扎去。
  感受到危機,從白凝冰的空竅中,忽然飛出一線雪光。
  雪光暴漲,顯露出白相仙蛇蠱,懸浮于半空中。
  白凝冰哈哈大笑,縱身一躍,騎在白相仙蛇的背上,俯視方源:“有意思!有意思!方源,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!!”
  “哥,哥哥……”方正從地上爬起來,臉上被飛來的冰刃割開一道血口。他臉上帶著血污,望向方源,神情極為復雜。
  “對方竟然也有五轉蠱?”白家族長目光一沉,緊張起來。
  “方源,你真的出現了!五轉的蠱……那不是千里地狼蛛么?”古月博的全部注意力也被吸引過去。
  戰場中,兩位年紀相反的少年,遙遙對峙。
  一位白袍銀發藍眸,騎在白相仙蛇之上,手持冰刃。如冰仙降凡塵。
  一位黑袍黑發黑眸,站在千里地狼蛛背,鋸齒金蜈在手,嗡嗡噪動。如魔神現世間。
  兩人的對峙,不知吸引了多少的目光。
  白凝冰一臉狂熱,豎起冰刃,大喊道:“這將是我這一生最精彩的戰斗。來吧,方源,讓我們大戰到死!”
  “哼。”方源盯著白凝冰,用余光觀察四周。
  這是三族大比武的戰場!
  想不到千里地狼蛛居然將他帶到了這里……
  他可不想和白凝冰死纏爛打,耗在這里。不管鐵血冷,還是古月一代哪方獲勝,都要來尋他的麻煩。但如果不把這白凝冰擊退,怎么能逃脫?
  只能一戰!
  轟!
  白相仙蛇和千里地狼蛛撞在一起,白蛇纏繞,黑蛛扎刺,相互糾纏。
  在兩蠱的背上,兩道身影騰挪閃動,冰刃在空中劃過一道道光影,鋸齒金蜈轟鳴,時而收縮,時而伸展。
  山石崩裂,雷霆般的炸響接連不斷。
  冰錐正中方源,被天蓬蠱的白光虛甲所擋。血刃射中白凝冰,造成豁大傷口,但轉瞬間就染上一層冰霜,填平傷口。冰霜化為血肉,白凝冰恢復如初。
  “果然是北冥冰魄體!”熊家族長看到這一幕,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十絕體乃是傳說中的天資,他沒有想到今生竟然能親眼目睹。
  “呵呵呵,方源居然妄圖和白凝冰抗衡,他必敗無疑!”白家族長獰笑。
  “這可未必……”一旁的鐵若男撇撇嘴。
  “十絕體,一定是十絕體。這樣的激戰,若是丙等資質,真元早就不夠用了!方源,你果真是古月陰荒體啊!”古月博暗暗捏緊雙拳,神色激動萬分。
  “這就是哥哥真正的戰力嗎?原來哥哥真的是十絕體,一直隱藏著!”方正微微張口,一臉的失魂落魄。
  事實擺在眼前,那么他先前的驕傲又算什么?
  每一次,方源和白凝冰激烈的對撞,都讓他的心弦狠狠地顫抖一次。
  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微小,哥哥方源高大的身影,又將他遮蔽。
  “這是何等的戰斗!難以想象,居然只是兩位三轉蠱師在爭斗。”
  “我看錯了嗎?方源竟然如此生猛?和白凝冰單打獨斗,都不落下風!”
  一些幸存下來的青年蠱師們,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  戰場上情勢忽然發生轉變。
  白相仙蛇和千里地狼蛛拼得兩敗俱傷,它并非白凝冰煉化,只是被北冥冰魄體的氣息吸引罷了。
  白相仙蛇張口吐出一團白霧,籠罩住這片戰場。然后身軀一抖,將白凝冰抖落下去,轉身就飛。
  “這大仙……”看到這一幕,白家族長大吃一驚,看著臨陣逃脫的白蛇,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  這霧乃是迷津霧,能遮蔽視野,如影隨行。方源被白霧罩住,雙目皆云白茫然一片。
  但他并不慌亂,視覺雖然受阻,但他有其他四感——味覺、聽覺、嗅覺、觸覺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方源耳廓參須飄飄,很快就聽到聲音,判斷出方圓三百步的情形。
  電眼蠱!
  白凝冰眼中電芒閃爍,然而電眼蠱只是三轉,雖能窺隱破形,但在這五轉仙蛇的云霧中,徹底受到壓制。
  “該死!”他狠狠地咒罵一聲。
  冰錐蠱!
  數十道冰錐,無差別地向四周噴射。
  方源耳朵一動,就聽出了冰錐破空的聲音,連忙翻身到了千里地狼蛛的身側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冰錐打在千里地狼蛛的身上,后者發怒,朝著冰錐打來的方向沖去。
  “我可不陪你玩了。”方源翻身而下,毅然舍棄千里地狼蛛,依靠地聽肉耳草,向戰場外脫離。
  這千里地狼蛛已經被血狂蠱污染,不久就要化為一灘血水,還是舍棄了為妙。
  那白凝冰現在就是個定時炸彈,殺了他就會令其自爆,更是不能亂碰。
  一直觀戰的眾蠱師,就看到一團云霧當中,忽然分出來一小塊,向東南方的戰場缺口飄飛而去。
  這團云霧中,正是方源。
  迷津霧如影隨形,除非被驅散,否則將一直罩著方源的視野,持續到迷津霧自行消散。
  方源雙眼仍舊白茫茫的一片,但他擁有地聽肉耳草,索性聽聲辯位。
  秋風吹動樹葉,山水潺潺流淌,鳥兒鳴叫,猛獸呼吸,都是聲音。惟獨山石無聲,因此磕磕碰碰。
  “冰刃風暴!”身后忽然傳來白凝冰的爆喝聲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風聲驟起,寒氣四溢,空氣溫度陡降,白色的冰風暴頃刻成形,比原先還要龐大一倍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竟一時間也被逼開。
  “那團迷霧中,應該就是方源!快攔住他!!”一旁,鐵若男大叫著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要走,古月山寨就是你的家啊!”古月博急了眼,起身欲追,卻被其他兩位族長相阻。
  “怎么?古月族長,你要破壞協約,親自下這戰場嗎?”熊家族長抱臂冷笑。
  “哼,這場就算我們古月一族認輸了。誰敢再擋我,我就動殺手了!”古月博看著方源越走越遠,焦急萬分。
  “你這是在恐嚇我嗎?我可不怕你,古月博。”白家族長一臉陰沉,同時甩了一個顏色給身邊的蠱師。
  那蠱師會意,立即開始調配身邊的人手,企圖追殺方源。
  “不能讓逃了,我去去就來。”鐵若男趁此良機,忽然動身,她身后長出一對漆黑的鐵翅,飛在半空中,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但就在這是,忽然射來一團綠影。
  五轉——山丘巨傀蠱!
  這蠱外形如一塊青銅面具,形式古樸,留出雙眼和嘴巴三個洞口。青銅面具染血,不顧驚駭的鐵若男,自行往少女的臉色一罩。
  “父親!”看到血跡,鐵若男下意識地驚呼一聲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只巨大的鐵手也飛了過來,一把抓住鐵若男,然后停也不停,就飛向遠方去。
  這個突然的變故,讓眾人盡皆側目。
  “看來鐵血冷兇多吉少了。呵呵,近千年不見,師兄啊,你還真給師弟我帶來了一些驚喜呢。”在上百丈的高空中,一位蠱師老者俯瞰著這一切,神情冷漠。
  他一頭白發,雙眉皆白,此刻坐在一只巨鶴身上,右手掌攤開,放著一只至親血蟲蠱。
  這蠱晶瑩剔透,宛若紅瑪瑙。形如蟬,此刻隱隱發光,指向古月山寨的方向。
  “師兄啊,你就算躲到這里來,也要被我找到。當年你奪我機緣,這一次我要十倍百倍地奉還給你!”
  白眉老人咬牙切齒,說到這里,臉上流露出深重至極的仇恨之色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