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91 鶴災

碧藍的高空中,浮云朵朵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蠱師老者騎在白鶴之上,凌厲如刀鋒的白眉之下,雙眸透射出深沉的殺機。
  “呵呵呵,這份仇,就從你的子孫后輩身上,開始算吧。”他笑起來,俯視下方的戰場,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指,往下輕輕一指。
  座下的白鶴,頓時仰起修長優雅的脖頸,發出一聲嘹亮悠長的鳴叫。
  聲音在廣闊的天宇中擴散,余音裊裊中,無數的應和聲傳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聲音?”方源正催動著地聽肉耳草,此刻率先聽到,頓時心中一驚。
  鶴唳聲綿延不絕,此起彼伏,氣勢磅礴恢弘。這不是一兩百只鶴群,也不是兩三千只飛鶴一起鳴叫,至少有一萬頭的飛鶴,才能形成這樣的效果。
  “難道有什么鶴群在遷徙嗎?”莫名的,方源感到一陣極度的不妙。
  鶴唳聲也吸引了場中眾位蠱師的目光,紛紛仰頭望去。
  “天空中那是什么?”
  “聽聲音,應該是有大型的飛禽族群在遷徙。告誡所有蠱師,不要胡亂出手,招惹麻煩!”白家族長正說著話,忽然聲音一滯。
  他的眼眶慢慢撐大,就看到天空中出現一只、兩只、三只……成千上萬只的飛鶴,密密麻麻,向這塊地面俯沖殺來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趕緊戒備,防御!”
  “還是快逃吧,這飛鶴有上萬只,必定有萬獸王。”
  “狼潮剛去,又有鶴災嗎?老天爺,我青茅山真是多災多難啊……”
  蠱師們一片嘩然,無不心中震動,斗志動搖。
  好不容易將狼潮抵抗過去,現在卻出現了鶴災。青茅山三大家族,俱都傷亡慘重,哪里有力量來對付這樣龐大的鶴群?
  飛鶴收縮翅膀,如漫天箭雨一般,暴射而下。
  爆喝聲,驚惶聲,慘叫聲一齊爆發,各色光芒涌動,月刃、水彈、鐵刺等等反射蒼穹。
  一陣短暫而激烈的抵抗之后,蠱師們死傷大半。
  這飛鶴長喙如鐵錐,翅膀每一次拍擊都有野豬沖撞之力,足爪尖銳能裂石。普通的飛鶴就很難纏,更何況鶴群當中,還有大量的百獸王級的飛鶴,千獸王級的飛鶴也不在少數。
  家族抵御狼潮,擁有歷史積累下來的豐富經驗,更關鍵是有堅硬的山寨可以依托防守。但在此處,山野空曠,哪里有什么防御建筑?
  幾乎第一波攻擊,蠱師就減員了一半。
  飛鶴長喙刺穿心臟,鶴爪抓破頭顱,鶴翅一拍,人就吐著血,遠遠地拋飛出去,渾身骨骼碎裂。
  方源也遭到攻擊,他雙眼皆是白茫茫的一片,只有靠地聽肉耳草,來躲避攻擊。
  “方源,支撐住!”這時,他的身后傳來古月博的喊聲。
  方源感到很納悶。
  這古月博是怎么了,剛剛叫喊自己的時候,語氣就不對勁,竟然有一種維護自己的意思。現在又特意趕過來,支援自己。
  方源雖是老謀深算,但也做不到料事如神。這般倉促間,哪里能想得到鐵若男會將自己認成十絕體呢。
  古月博乃四轉強者,圍攻方源的飛鶴卻是普通猛禽,輕易間就被古月博擊殺或者驅散。
  “方源,是你嗎?”古月博來到迷津霧外。
  方源腦海中思緒電轉:如今處境危險至極,依托在古月博的身邊,可極大地增加存活幾率。便當即回答道:“是我。”
  古月博聽出是方源的聲音,頓時心中一塊巨石落下:“很好!方源,曾經的事情我們就不提了,不管如何,家族都會護你周全的。我們回山寨,我護著你撤退!”
  他卻不知,山寨對方源來講,更是龍潭虎穴。
  但鶴災和山寨相比,前者近在咫尺,不逃就死亡。后者還稍遠一些,不到火燒眉毛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也不猶豫:“族長請帶路,我盡量跟上!”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只巨鶴從天而降,白眉老蠱師端坐在鶴背上,聲音冰寒:“誰都逃不了,都給老夫死在這里罷。”
  方源看不見,卻聽到身邊的古月博驚呼一聲:“五轉蠱師!”
  顯然,古月族長有偵察手段,能判斷陌生人的修為。
  方源不由地心中一震:怎么又出現了一位五轉強者?小小的青茅山,也不是什么名山大川,鐘靈毓秀之地。怎么一個個的五轉強者,接連出現呢?
  “難道說,和古月一代有關?”方源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。
  他心中砰然一動!
  若是尋常的鶴災,他已經沒有機會。野生的飛禽難以利用,他自身修為雖然高達三轉巔峰,但對比五轉,卻實在有限,難以破局。
  但現在卻有一位五轉蠱師,給他帶來無限危機的同時,又帶來一絲破局的希望。
  如今青茅山這局,三位五轉蠱師是關鍵中的關鍵,其他人皆是陪襯。
  只有五轉蠱師,才能對付五轉蠱師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心中就下了決議。
  是時候了,必須賭上這一把!
  “族長大人,一代先祖已經在地底復蘇。我們回到山寨就安全了!”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耳邊頓時傳來古月博的驚叫聲。
  他的震驚反而讓方源心中一定。
  “這種事情,我怎么可能亂說。只有去了山寨,才能保住一命。”方源接著道。
  古月博也是有決斷之人,當即拽著方源,向山寨方向飛奔而去。
  但飛鶴不斷地飛來,阻擋在路上。百獸王級,千獸王級,接連涌現。
  古月博浴血奮戰,力護方源,漸漸舉步維艱,陷入到飛鶴的重重包圍當中。方源被古月博護住,倒暫時安全得很。
  時間一到,迷津霧自行消散了。
  方源掃視戰場,只見戰場中橫尸遍野,極為慘烈。蠱師犧牲巨大,但鶴群也折損了許多,除了人的碎肢斷臂之外,就是黑白相間的鶴尸。
  “這不是鐵喙飛鶴嗎?”方源心中詫異。
  別人認不出來,皆因這飛鶴并非南疆本土飛禽。但他卻知道,這鐵喙飛鶴乃是源自中洲。
  “嗯?萬獸王,五轉強者!”旋即,方源看到半空中,巨鶴緩緩浮動雙翅,漂浮著。在它的背上,坐著一位白眉白發的冷酷老者。
  方源將目光收回,再看身邊的古月博。
  這位古月族長,已經渾身是傷,滿身是血,拼死奮戰。很多次明明可以躲閃,但是為了方源的安危,寧愿自己硬抗而受傷。
  “族長!如今局面不妙至極,蠱師們各自奮戰,被飛鶴切成各個小塊,遲早要被吞并。我們只有集合他們的力量,擰成一股,才有望沖出重圍,回到山寨!”方源對古月博道。
  “你說的有理。”古月博目光重重一掃戰場,隨后高聲呼喊,“諸位,大敵當前,我古月山寨中卻有制敵的手段。速速來與我匯合,一起沖殺出去!”
  聲音在戰場中回蕩,頓時吸引了無數的目光。
  “什么?古月家還有制服五轉蠱師的底牌?”
  “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!”
  “兄弟們,沖出去,和古月族長匯合!!”
  蠱師們本來已經絕望,此時卻從古月博的話中,看到了一絲希望。
  在死亡的威脅下,這些曾經敵對的蠱師們聯手起來,很快就匯合到了一處。
  “古月家……呵呵。都是師兄你的后人吶。”巨鶴上,白眉老者冷笑,正要指揮鶴群攔截,但轉念一想,卻止住了這個打算。
  “不妨就讓這些人逃回去,更方便一網打盡。這些都是他的后人,待會激斗之時,也能讓他投鼠忌器一些。但是這三個四轉蠱師,卻有干擾戰局的能力,不能留著,先殺了再說!”
  想到這里,白眉老者怪嘯一聲,屈指一彈,三道白色光圈飛射而出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?”熊家族長首先中招,被這白色光圈一罩,整個人速度暴降,堪比蝸牛爬路。
  其余兩位族長,亦是如此。
  “方源,你快走。古月族人聽命,誓死保護方源的安危,只有他知道那個手段!”古月博嘗試了數種手段,都解開不了這光圈,只得大叫一聲,反身直面白眉老者。
  方源回首,深深地看了一眼這位古月當代族長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,我們來護你!”立即就有一大批的古月族人,匯集到方源的身邊,將他牢牢護住。
  治療的光波,以及增加速度的旋風都加持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身后傳來轟鳴聲,在玄奇而殘酷的命運下,原本看彼此都不順眼的三位族長,此刻卻緊密地團結在一起,和神秘老者展開生死大戰。
  這場戰斗的結果,沒有懸念。
  三位族長接連戰死,白眉老者拂拂衣袖,穩坐巨鶴之上。飛鶴大軍漫天蓋地,緩緩地向古月山寨壓去。
  古月山寨中一片混亂,傳來凄凄的哭聲。
  大量的竹樓倒塌,廢墟間一排排的死尸鋪上白布,傷員發出痛苦的呻吟,就地躺著。治療蠱師忙的滿頭大汗。
  家主閣塌陷了大半,廣場上已經積滿了一層血水,這樣的異象令族人十分恐慌。
  鐵血冷和古月一代激戰,引發了山體動蕩,自然就波及到地面正上方的山寨了。
  留守在山寨中的古月藥姬,沒有等來古月博,卻等到了這批三族殘軍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她寒聲喝問。
  方源沒有說話,因為身后空中蜂擁而來的飛鶴,已經是最好的解釋。
  “這?!”
  “天吶……”
  “難道我古月一族,要在今日隕滅了嗎?”
  一時間,古月山寨大亂。
  “師兄,師弟我千里迢迢,特意趕來看你。你怎么不出來迎接呢?”白眉老者高居鶴背上,語氣充滿了冰寒的殺機。
  他余音未了,山寨廣場上,血水陡然噴涌十米高度,朱紅的棺材豎直地冒出來。
  化身為血鬼尸的古月一代,就站在棺槨當中,血紅的雙眼死死地盯著白眉老者。
  “你竟然也沒有死……你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?果然,剛剛那個蠱師,是受你的指引!”古月一代恨聲問道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