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92 揚眉吐氣

“怎么找到你的?哈哈哈!”白眉老者大笑,笑聲極盡歡快,目光透露猙獰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他攤開手掌,露出一只蠱。
  正是至親血蟲。
  至親血蟲晶瑩剔透,宛若紅瑪瑙。仿佛一只蟬,此刻一陣陣的發光,蟬首直指古月一代。
  “師兄你雖然搶了我的機緣,暗算我,盡奪蠱蟲,但我也掌握了秘法。因此就合煉了這只至親血蟲。你知道它是怎么合煉的嗎?呵呵呵,是用你兩個親生兒子的心血。你的兩個兒子才只有五六歲,實在太年幼了。心血不盛,我只好把他們倆養做藥人,每隔月抽他們的心血,這樣花費了我數十年的時間。積累的心血足夠了,這才合煉出這只蠱來。”白眉老者侃侃而談,語氣得意至極。
  “哦,對了,你的那兩個兒子不久后也都死了。哈哈哈,合煉出至親血蟲后,我用它找你多年。但這天下太大,你杳無蹤跡,至親血蟲盡管是五轉,但是范圍始終是有限的。最終,我垂垂老矣。只好用存息玉葬蠱,以死求生,封閉自己。不久前,我不得已破冰而出,最后一試。竟然無意間找到你,師兄,你知道我當時有多么欣喜若狂嗎!”
  “至于那個鐵血冷,呵呵呵,的確是我用一封信箋指引過來的。看到他,就想起我們的曾經的樣子。只是讓人懷念啊……想當年我們師兄弟兩個,一起殺魔道賊子,號稱正道雙鶴,風頭無兩。”白眉老者說著,一臉的回憶神情。
  他神情悠然,語氣柔和,但越是回憶,雙眼中森寒的殺機越是旺盛充盈。
  這白眉老者,來自中洲,號為天鶴上人。
  昔年,他以五轉的御鶴蠱,駕馭萬獸王級的鶴王成名。能駕馭萬獸王,就意味著掌握一只上萬規模的龐大獸群。
  這樣的力量,足以讓他可憑借一人之力,掃平一家山寨。
  天鶴上人和古月一代,皆師承中洲仙鶴門。在數百年前,乃是師兄弟,親密無間。斬殺魔道蠱師,攜手并進,默契至極。
  一次追殺魔道蠱師的途中,他們發現一處傳承。
  這傳承就是血海老祖布置的傳承之一。但若是一般的傳承,也就罷了,不至于師兄弟反目成仇。
  然而,這傳承地點中的寶物,珍貴萬分,可令人得道升天,由凡成仙!由不得師兄弟二人不心動。
  傳說中,血海老祖留下數十萬道傳承,遍及天下。但真正的目的,卻是掩藏其中幾處真寶。這幾處真寶,乃是藏著他的當家蠱蟲,真正的手段。
  師兄弟遇到的這處傳承,便是血海老祖的真寶傳承。
  天鶴上人先行一步,得到傳承。重利熏心,古月一代便實施暗算,盡奪蠱重,企圖殺死天鶴上人,卻并未成功,被他逃走。
  古月一代見事情暴露,只好隱姓埋名,四處逃竄,防備師門的追殺。輾轉數十年,他未尋到壽蠱,只好在暮年,立足在南疆的青茅山,改頭換面,自姓古月,創建了古月山寨。
  天鶴上人尋人未果,仇恨滿腔,仙鶴門亦對血海真傳抱有巨大興趣。在師門的幫助下,天鶴上人只好利用存息玉葬蠱,自我沉眠,吊住一絲性命。
  這存息玉葬蠱的手段,當然也屬于外道。和古月一代化身僵尸,極其類似,都屬于旁門左道,茍延殘喘。
  化身僵尸,是以死代生。存息玉葬蠱是吊住性命,并非真正的增長壽命。
  這世間唯有一種方法,增加壽命。就是方源前世那樣,消耗壽蠱,從根本上增加自身的壽命,這才是正道。其余途徑,皆有弊端,不被天地認可,屬于無奈之舉。
  “師兄!你這個無恥之徒,卑鄙的小人!當年你暗算我,可想到今天?哈哈,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于讓我找到了你。今日我不僅要讓你斷子絕孫,千年謀算成空。還要搶回屬于自己的機緣!這一天,我已經等得太久了!!”
  天鶴上人回憶結束,仰天長嘆,殺機凜然。
  但他還未真正動手,古月一代就搶先一步!
  地面上的血水,忽然如激流噴涌,狼潮上揚,頃刻間有滔天之勢。
  腥臭的血氣味道撲面而來,濃稠的血水中,成千上萬的血滴子嗡嗡地飛射而出,密密麻麻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一片翅膀煽動聲中,無數的刀翅血蝠蠱,亦是飛騰而上,漫天蓋地,向半空中的鶴群殺去。
  鶴群頓時大亂。
  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蠱皆比鐵喙飛鶴要小得多,戰斗中占盡便宜。
  天鶴上人大怒,咆哮一聲,催動胯下的飛鶴之王,徑直地朝古月一代俯沖過去。
  “快退!”有蠱師驚呼。
  風聲呼嘯,萬獸王的沖撞,威勢實在是太驚人了,仿佛隕石落地,教人生出驚畏之心。
  但忽然間,一道血浪沖天,潛伏著的血河蟒在血浪的掩護下突襲。它張開巨口,一口咬住鐵喙飛鶴王修長的脖頸,同時身軀纏繞,想要將飛鶴王拖入地面上的血泊里去。
  天鶴上人冷哼一聲,他對血河蟒也有了解。血水對于血河蟒來講,是無上的恢復品,萬不可讓它接觸。
  因此,他心中意念一動。飛鶴王伸出鐵爪,死死地扣中血河蟒,同時雙翅一振,沖天飛走。血河蟒和鐵血冷一戰,身上還殘留累累傷痕,力氣也多有衰竭。被飛鶴王就這樣帶上了高空,漸漸脫離了山寨。
  “納命來!”天鶴上人怒吼,身化一道白虹,仍舊撲向赤棺中的古月一代。
  古月一代一步踏出棺材,蓬的一聲,背后忽然展開雙翅。這對翅膀,寬大有力,好似蝙蝠翅膀,一片黑色。
  僵尸蠱乃是最經典的一系列蠱蟲,在天下廣為流傳。二轉游僵蠱,三轉毛僵蠱,四轉跳僵蠱,五轉飛僵蠱。血鬼尸乃是飛僵蠱之一,自然可以飛天!
  古月一眼眶中燃燒著熊熊的血焰,雙手張開,猙獰險惡如魔爪。他一振雙翅,倏地沖天而起,轟的一聲巨響,在半空中和天鶴上人對拼一記。
  兩個拼的半斤對八兩,各飛退一段距離后,穩住身形,又再次殺向對方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雙方在半空中大戰,身影不斷碰撞,五轉之威凜然。一陣陣的余波,令竹樓塌毀無數。
  戰至片刻,古月一代大叫一聲,身化血影重重,攻勢凌厲,暴漲數倍。
  天鶴上人眼冒玄光,如飛刀斬擊,仙劍鉆刺,一個個破了血影。
  古月一代又吐出血霧,天鶴上人催動蠱蟲,形成一具光圈罩體,抵擋住血霧侵襲。
  又片刻過后,天鶴上人到底是垂垂老矣,年老體弱,力道衰弱下去,被古月一代漸漸壓制,落入了下風。
  “數百年過去了,你還是沒有長進啊!”古月一代大聲地嘲笑道。
  “該死的混蛋!”天鶴上人氣極怒罵。他沒有料到古月一代變得如此之強悍,不管是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蠱,這本來都是他的。
  一想到這里,他就更加暴怒。
  “哼,是時候動用底牌了!”天鶴上人暗暗冷哼一聲,白花花的眉毛輕輕一挑,就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眉尖突然瘋長,形成兩束長眉,長達數十米。一左一右,如靈蛇出洞,迅速至極,將古月一代纏繞住。
  古月一代掙扎不成,爪撕不斷,這眉毛看似脆弱,卻是堪比精鋼鐵索,又帶著韌性。被這一纏,就仿佛是老樹扎根。
  “竟然是揚眉吐氣蠱!”古月一代的語氣首次發生變化,又驚又怒。
  這揚眉吐氣蠱,吐的不是普通的氣,而是元氣。將蠱師空竅中的真元,以元氣逸散出去。但此蠱并不常見,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。
  天鶴上人此時用了,不只是古月一代的真元在消耗,他自身真元也在消耗。
  揚眉吐氣蠱,如同一座橋梁,溝通兩人的空竅,致使真元對耗。常常是被修為高深的蠱師,恃強凌弱的手段。一旦用在修為更高深的蠱師身上,就是自尋死路了。
  但此時情況,又有區別。
  天鶴上人和古月一代同為五轉巔峰,但古月一代化身僵尸,空竅已死,再不能自我恢復真元。天鶴上人雖然垂垂老矣,壽命無多,但空竅卻有生機,真元仍舊具備回復之能。這就擊中了古月一代最大的軟肋。
  天鶴上人真元還在徐徐回復,古月一代空竅里的真元,卻是用幾分,少幾分。
  古月一代拼命飛退,但白眉相應拉長,仿佛無窮無盡。同時,天鶴上人也在欺近。
  古月一代嘶吼一聲,心念一動,招來血滴子,刀翅血蝠蠱,企圖斬斷白眉,卻難有作為。白眉堅韌至極,就算斷去幾根,也旋即續上。
  空竅中的真元不斷消耗,這般下去,古月一代絕對有輸無贏。他到底是梟雄人物,被逼上絕境,索性一咬牙改變戰術,將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蠱盡朝天鶴上人招呼過去。
  天鶴上人要分心催動揚眉吐氣蠱,被這樣漫天攻擊,只能狂催防御光圈,被動防守。
  白色光圈搖搖欲墜,天鶴上人心中一沉,照著趨勢下去,大為不妙。
  恐怕他還未將古月一代的真元耗盡,他的光圈就要被攻破,被古月一代殺了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