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93 神捕后手

天鶴上人滿臉猙獰,雙眼陡現兇光,忽然出手,灑下一蓬鳥翅箭雨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箭雨并未射向古月一代,古月一代轉化為血鬼尸,本身防御卓越,難有攻效。
  鳥翅箭雨噴射而下,無數蠱師被洞穿身軀,頃刻死去!
  同時,天鶴上人雙眼迸發白光,兩道白色光柱掃射山寨,所到之處,竹樓絞碎,街石崩解。照在人的身上,肌肉白骨如雪遇陽光,一片消融。
  五轉蠱師出手,瞬間造成大量傷亡。
  慘嚎聲,驚叫聲,絕望的呼喊聲連成一片。
  一道鳥翅箭羽,向方源飛射而來。方源信手抓住身邊一人,遠遠拋去。鳥翅箭羽洞穿此人頭顱,就此卡住。方源順勢一滾,又躲開一只鐵喙飛鶴的抓擊。
  三轉和五轉差距過大,難有作為。就算是白凝冰此刻,也在不斷躲閃。他每受一次傷,北冥冰魄體回復一次,卻也令他距離死亡大限更進一步。
  五轉蠱師,已經站到凡間的巔峰。
  “住手!”古月一代大叫,看著底下蠱師被大量屠戮,他心中疼得簡直要滴血。
  他建立山寨,流傳血脈,并非是隱姓埋名那么簡單,而是有大圖謀。家族子弟,就是他醞釀數百年,結出來的豐碩果實。此刻卻被天鶴上人摧毀,這可是古月一代數百年的心血啊。
  逼不得已,古月一代只好舍了天鶴上人,刀翅血蝠蠱和血滴子都改了方向,飛下山寨,防衛天鶴上人的攻擊。
  天鶴上人哈哈大笑,血海傳承重攻不重守,古月一代此舉是舍棄自身長處,以短處來對付他。
  他對古月一代知根知底,知道他的圖謀。因此特意將這些古月族人放過,此時攻殺他們,果然叫古月一代顧此失彼,亂了方寸,而他危局頓解。
  “不好!”
  場面陷入僵持之時,古月一代忽然大叫一聲,全身浮現出一條條鐵索黑影。
  這黑影瞬間由虛化實,真的形成了一道道鐵索連環,如蛇如蟒在古月一代的身邊環繞,將古月一代五花大綁起來。
  一道長條狀的黃紙符文,也漸漸顯露出來,正貼在古月一代的眉心額首處。
  砰。
  古月一代被這鐵索綁住,雙翅不得伸展,再不能飛行,砸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這樣的驚變,不止是讓古月一代震驚,就連天鶴上人也是楞了一楞。但后者旋即狂笑:“原來是鎮魔鐵索蠱,還有符底抽薪蠱。哈哈哈,看來那所謂神捕,也不是一無是處嘛。我的好師兄,今日你必死無疑了!”
  這兩大蠱,皆是鐵家寨當家蠱蟲。
  鎮魔鐵索蠱能束縛蠱師行動,使其動彈不得,任人宰割。符底抽薪蠱則能抽出蠱師體內蠱蟲,并封鎮住。
  鐵血冷用這兩蠱,不知活捉了多少魔道蠱師,此刻就用在了古月一代的身上。
  “究竟是什么時候的事情?!”古月一代此刻驚怒交加。他腦海中回想起擊殺鐵血冷的最后一幕。
  那青銅面具飛出,露出一張國字臉。
  雖然已經必死,但這臉上卻無絲毫恐懼之色。雙眼滄桑又透出堅定,布滿血跡的手掌輕輕一拍,隱晦地拍中古月一代的胸膛。
  但這力道很小,古月一代當時也沒有在意。
  “原來是那個時候!可惡啊,若我是活人身軀,早就察覺了。但僵尸軀干,雖然強悍,防御卓越,但是卻不敏感。”古月一代心中大恨。
  轉身為血鬼尸,也有諸多弊端。按照他原本壽命,早就該死了,逆天延命,豈會沒有代價?
  “哈哈啊哈!”天鶴上人大笑著,氣勢陡升,向古月一代襲殺過來。
  古月一代只得出手抵擋,自然陷入絕對下風。
  鎮魔鐵索蠱不僅幫助他的身軀,同時黑色的鐵索虛影也浮現在他的空竅中,要將整個空竅都鎮壓封鎖。
  真元海面如開水般沸騰,無數蠱蟲在空竅中飛舞,抵擋鎮魔鐵索蠱的鎮壓。
  如此一來,古月一代的真元消耗,極為劇烈。
  “你今日敗定了,受死吧!”天鶴上人攻勢如瀾,接連不斷,完全是打瘋了。
  古月一代遍體鱗傷,胸膛上露出慘白的尸骨,雙臂都被天鶴上人齊肩斬斷。
  眼看著天鶴上人就要大功告成,古月一代忽然張開怪叫。
  “央——!”
  音波成束,刺耳至極,瞬間擊中天鶴上人。
  天鶴上人聽聞此聲,頓時如遭巨擊,飛退數十步,白眉都被拉直。然后一頭栽倒下去,也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他艱難起身,眼眶、鼻竅、雙耳、嘴角都噴涌出一股股的鮮血。余音還在他體內亂竄,讓他血液逆流沖突,一時間無法再行動。
  許多蠱師覷得便宜,遠遠射出月刃、水彈等等,但都被天鶴上人的光圈阻擋。
  十幾只飛鶴一窩蜂地沖向古月一代,但鐵喙如擊中血鬼尸軀,如撞鋼皮鐵骨,無不紛紛折斷。
  五轉蠱的防御,非同小可。就算是方源動用鋸齒金蜈絞磨血鬼尸軀,半刻鐘也未必能磨搓下一塊皮肉來。
  此刻戰場當中,只有兩位五轉蠱師才能威脅對方。他們倆雖然狼狽不堪,但只要真元不盡,其他人都只能望而興嘆,難有作為。
  天鶴上人見飛鶴一時無法建功,飛鶴王又在極遠處正和血蟒蠱廝殺,他自己又氣血沖突,行動不便,只好雙眼一瞪,集中全部心神,催動揚眉吐氣蠱,令真元對耗大為加快。
  這可差點就要了古月一代的老命!
  真元海面急速下滑,一旦耗盡,蠱蟲沒有真元的支撐,就擋不住鎮魔鐵索蠱的鎮壓。一旦鎮魔鐵索蠱徹底鎮壓下來,符底抽薪蠱就會發動,封印蠱蟲,一個個地抽出來。那就真的大勢已去了!
  古月一代倉惶大叫:“快快抓住白眉,催動真元,助我一臂之力!”
  “快去幫忙!”
  “相助一代先祖!!”
  “我們一起上。”
  一大群蠱師蜂擁而至,不僅是古月一族,就連白家、熊家的蠱師,都趕過來。
  就連古月一代都斬斷不了這白眉,他們的手段更加不成。只能響應古月一代所說,紛紛伸手,抓住白眉。
  他們剛把手搭上去,白眉就分出絲縷,緊緊地纏住手腕手臂,然后延綿到身軀之上。
  “啊……”慘叫聲接連響起。
  一轉二轉的蠱師,他們的真元哪里能和五轉真元對耗?一下子就被耗干凈,真元海見底,空竅完全干涸,然后開裂,最終崩潰散滅。
  空竅是人體要害關鍵,比心臟還要重要,空竅一破,許多蠱師當場雙眼一翻,就失了性命。
  “該死!”古月一代怒罵,鎮魔鐵索蠱越縮越緊,勒進皮肉當中,壓的白骨嘎嘎作響。
  按理說,鐵血冷已死,這鎮魔鐵索蠱沒有蠱師的真元,無法催動。但這鎮魔鐵索蠱,卻是被血狂蠱污染,可以自身汲取空氣中的元氣。同時鎮魔鐵索蠱乃是鐵血冷之蠱,里面是鐵血冷要鎮殺古月一代的意志。
  古月一代真元消耗太快,已漸漸不支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許多趕來支援的蠱師,不由的都腳步一滯。
  “怕什么,一代敗了,我們一樣都是死!你們難道還指望,對方能夠放過我們?”方源大叫一聲,趕到古月一代的身邊,一把抓住白眉。
  千里地狼蛛已經死了,對方有飛鶴,可飛行追擊。獨自逃生,根本沒有希望。
  反倒是相助古月一代,還有令雙方火并廝殺,自己得利的可能性。
  白眉牢牢鎖住方源手腕,又順著手臂,如藤蔓瘋長,蔓延到他的腰間。空竅中,雪銀真元極速消耗。方源緊緊咬牙,暗暗堅持。
  他的行動,起到了模范作用。其他的蠱師都被帶動,紛紛涌來。
  “我們一起出手,未必會死!”
  “沒錯,人多力量大!!”
  “唉,還能怎么辦,只有一拼了。”
  無數雙手搭在白眉之上,不斷有蠱師死去,同樣的不斷有蠱師填補空缺,加入到對耗之中。
  “哈哈哈,能和五轉交手,這是多么精彩有趣!”白凝冰也來搭手。
  “是生是死,看此一搏。”古月藥姬同樣站了出來。
  方正則不見蹤影,他失落在野外,并未有逃到山寨里來,已然生死未卜,兇多吉少。
  時間在此刻變得分外漫長,難熬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不斷有蠱師死去。一些蠱師攻殺天鶴上人,但白色光圈巋然不動,穩如泰山。
  唯有三轉蠱師,才可在對耗中撐住陣腳。
  許多蠱師信心動搖,顯現出遲疑之色。
  雙方陷入僵持,天鶴上人低聲獰笑:“我贏定了,你們都得死!”
  三轉和五轉,差距過大。四轉倒是可以有影響,但三位四轉族長,早已經被天鶴上人所殺。
  古月一代渾身被鐵索綁住,又纏著白眉,額頭處符底抽薪蠱飄飄而動,空竅中,真元更已經稀少無比。
  忽的,符底抽薪蠱散發出微微的黃光。從古月一代的空竅中,拘出一團黃光。
  這黃光比拳頭更大,比臉盆要小。悠悠地飄落到地面上,黃光減弱只剩下微芒。
  只見一只水晶頭骨似的的蠱,顯露出真形。此蠱好似嬰兒頭骨,一巴掌可托住,頭骨宛若水晶,又布滿淡紅色的血絲條紋。
  “血顱蠱啊!時隔數百年,我終于又見到你了!”天鶴上人遠遠看到,喜極而泣,神色激動至極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