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94 血幕天華

古月一代把血口獠牙咬得咔嚓作響,卻掙扎不得,動彈不了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忽然,又有一團黃光從黃色符面拘拿出來,落在地上,化為一枚黑白相間的太極光球。
  這光球中,兩只奇特的蠱蟲相互盤旋,你追我逐間,太極光球不斷轉動,絲絲大道蘊味流轉而出,讓無數人側目。
  “這是何蠱?”白凝冰等人驚疑。
  “這竟然是四轉的……”方源目光一凝。
  “陰陽轉身蠱!!”天鶴上人大叫一聲,臉上流露出明顯震驚的神色。他呆愣了一下,仰天大笑,“我的好師兄,真難為你尋得如此好蠱。哈哈哈,你居然還想轉身成人,可惜了,真是遺憾啊,被我破壞了!”
  古月一代急得亂蹬腿,連連嘶吼,完全失態。不管是血顱蠱,還是陰陽轉身蠱,都是他近千年謀算的關鍵之物。現在皆被封印拘拿出來,讓他辛苦謀算幾乎要成空了。
  天鶴上人笑得更歡暢,他看到古月一代如此表現,復仇的**得到了充分的滿足。
  又一道黃芒拘出來,落在地上,是一只猩紅色的蠱,半透明如水球。
  古月一代見了此蠱,忽然動作一頓,大喜。血口張開,獠牙呲露,大叫道:“快快來人,斬掉這蠱蟲!”
  幾位蠱師聞言,立即上前,動用手段。
  這蠱被符底抽薪蠱封印住,不能被古月一代溝通心念催用。表面上也蒙著一層黃芒,帶有封印,非得鐵血冷或者動用特殊蠱蟲才可解封。
  但此蠱乃消耗蠱,本身就很特殊。要用它,就得將其捏碎。
  幾位蠱師出手,黃芒封印只是封印蠱蟲,并沒有防御之能。承當了幾次攻擊之后,頓時崩解,封印的蠱蟲也被這蠻力破壞。
  嗡!
  一聲輕吟聲響,血芒綻放,猛地一擴,頃刻之間,就形成一道球形護罩。
  古月一代在護罩內,天鶴上人在護罩外。
  血色護罩方圓六畝,白凝冰和方源皆在罩內,古月藥姬等卻在護罩外。
  最令人振奮的是,白眉被這護罩一切,頓時斷成兩半,白眉崩解,方源等人都重獲自由身。
  “這護罩氣息高達五轉,怎么像水幕天華蠱?”方源納悶,這蠱他也沒有見過。
  天鶴上人被這護罩阻隔,踉蹌地站起來,冷笑不斷:“師兄你好手段啊,居然這樣還能反擊,讓你破了揚眉吐氣蠱。可惜啊,就憑你這區區防御,又如何能擋我?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!”
  古月一代卻哈哈大笑:“師弟啊,那你何不攻來看看呢?”
  “正有此意!”天鶴上人眼中殺機一閃,無數飛鶴撲擊而來,同時眼中綻射白光,無數鳥翅箭雨密集暴射。
  然而這血色球罩,卻巋然不動,穩固如常。
  天鶴上人面色變得極為陰沉,停下手來:“這是何蠱?”
  古月一代仰頭大笑:“好教你知,這是我獨家合煉而出的血幕天華蠱。水幕天華只有四轉,能擋五轉蠱攻伐。我這蠱高達五轉,比之防御更堅。水幕天華蠱連其主人都不能進出,我這血幕天華蠱,我卻能出不進。師弟,你慢慢打,用力打。待我恢復好了,再出來收割你的狗頭,啊哈哈!”
  “狗賊大言不慚!”天鶴上人氣急敗壞,原本十拿九穩之局,沒有想到竟然被古月一代扳回一城,場面又陷入到僵持當中。
  他瘋狂攻打,攻勢猛烈至極,在罩子外的蠱師,包括古月藥姬在內,統統身亡。
  但血幕天華之內,卻是安之若素,風平浪靜。血罩穩如泰山,一眾蠱師漸漸放下心來。
  “一代先祖果然英雄蓋世!”
  “終于得救了,接下來一代先祖大發神威,此人必敗無疑。”
  “呼,這就是五轉蠱師的力量嗎?何等的強大,我竟然還能存活下來!”
  眾人歡呼,大叫。
  倒是白凝冰冷哼一聲,他因為十絕大限必死無疑,此番僵持,失去了幾分精彩,倒令他心中不悅。
  天鶴上人攻殺半天,沒有任何效果。他忽然停下攻勢,清醒過來。
  古月一代此言,是想激將他,讓他不斷地耗費真元,浪費在攻擊血幕天華之上。如料不差,這血幕天華應和水幕天華有異曲同工之妙,合煉代價極其高昂,屬于一次性的消耗品,防御堅強穩固,但有時效。
  持續的時間一過,就要自行消散了。
  想到這里,天鶴上人當即取出兩塊元石,捏在手心,盤坐下來,開始恢復真元。
  “你們助我,只有助我才有生機啊。元石,我要大量的元石!”古月一代叫了一聲,立即周圍就有蠱師取來元石,堆在他的周圍。
  古月一代張開血盆大口,深深一吸,元石就被吸入他的嘴中。
  他張口咬合,咔嚓聲中,元石被咬碎,大量的天然真元注入到他的空竅當中。
  天鶴上人看到此處,急在心頭。大叫起來:“不要再給他元石了,你們這群蠢貨!他一恢復行動,就要殺掉你們,以你們的血來洗練提升他的資質。你們這是在自尋死路!”
  “哼哼,這等低級的離間計還使用出來,不怕人笑掉大牙嘛!”
  “快快快,這老賊叫我們不要給,我們更要給元石了。”
  “一切都依賴古月一代大人了!”
  蠱師們紛紛慷慨解囊,大量的元石被古月一代投入嘴中。方源和白凝冰冷眼旁觀。
  若是尋常人體,經不起這般多的真元灌輸,當他的血鬼尸軀卻強大而又堅固。空竅中的真元海面急速上漲著。
  鎮魔鐵索蠱的威力越來越弱,半晌功夫之后,它化為了一股血水,徹底消亡。
  古月一代沒了束縛,長嘯一聲,催動血鬼尸本命蠱。大量腥臭的血水被吸引過來,注入到他的體內,一眨眼功夫,他強健的雙臂就重新生長出來,銳爪如刃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,站了起來。
  恰在此時,他額頭的符底抽薪蠱,也化為一灘血水,徹底消散。
  “天不亡我啊!”古月一代仰天大笑。
  “懇請先祖出手,斬殺了這老賊吧!”
  “一代大人出手,必定馬到功成,無往而不勝吶。”
  眾人歡欣鼓舞。
  古月一代笑聲漸息,眼眶中火焰燃燒,聲音慢條斯理:“我當然要殺敵,但在殺敵之前,卻需要做一件事情。”
  “不妙。”方源聽這語氣,心中頓時一突,腳步不著痕跡地向人群外邊移動。
  他身邊的人不解,仍舊斗志昂揚:“不知一代先祖要做何事,如果力所能及,我們定當竭盡全力效命先祖!”
  古月一代仰頭大笑:“哈哈,這件事就是要取你們的性命!”
  “什么?!”眾人大驚失色。
  古月一代卻悍然動手。
  撲哧一聲,他伸出利爪,頓時貫穿身邊一位三轉蠱師。待收掌時,古月一代的手中已然抓了一顆怦怦跳的心臟。
  這蠱師乃古月族人,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,慘叫一聲,血噴如泉,仰頭而倒。
  “好血啊,可不能浪費了。”古月一代笑嘆一聲,心念一動,那血顱蠱就飛起來,在這蠱師的身軀上飛繞一圈。
  蠱師尸體抽搐,全部的血液都被血顱蠱抽出來。然后盡數沒入到血顱蠱兩個空洞洞的眼眶當中。
  血顱蠱飽飲鮮血,水晶模樣的頭骨上,條條血色絲線變得更加鮮艷。
  “一代先祖,你?!”眾人轟然爆退,有人驚叫。
  “聒噪!”古月一代身影一閃,就出現在此人面前,掌刀一切,就將他的身軀斬成兩段。噴涌的鮮血,又被血顱蠱吸盡。
  “一代,你狼心狗肺,不是我們的元石,你怎么還能有戰斗力量?!”
  “這個一代也不是什么好東西,大家一起出手,殺了他!”
  “沒錯,我們人多力量大……呃!”
  一場血淋淋的屠殺開始了。古月一代是五轉巔峰,空竅中真元恢復完全。這些蠱師多為一轉、二轉,三轉都在少數,哪里是他的對手?
  而這血幕天華,又將內外隔絕,形成封閉空間。只有其主古月一代,才可外出。不過一旦出去,他再想要進來,那就只有摧毀血幕天華,或者等到它時效消失。
  蠱師們逃又逃不出,戰又戰不過,很快就潰敗,被古月一代一一擊殺。
  除開白家、熊家蠱師,他每殺一個古月族人,就用血顱蠱吸盡血液。殺了數百人后,四轉的血顱蠱鮮紅欲滴,達到了極限。
  古月一代哈哈大笑,召來血顱蠱,懸浮其頂。
  “這一天,這一刻,我辛苦謀算數百年,終于到來了!”他欣慰長嘆。血顱蠱張開緊緊閉合的嘴巴,吐出一股血泉。
  血泉卻不腥臭,反而散發出清香氣息,讓人聞之心曠神怡。
  古月一代被這道血泉,從頭到腳,澆個濕透。
  但這血泉也奇妙玄異,一滴都不灑在地上,全都附著在古月一代的身體表面,然后慢慢地滲透進去,一直到空竅。
  古月一代默立原地,垂首品味片刻,忽然爆發出狂喜的笑聲:“嘎嘎嘎嘎,我的資質提升了,我的資質真的提升了!”
  其余蠱師無不震動。
  血罩外,天鶴上人手指古月一代,大怒道:“還我的血顱蠱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