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95 那就讓我成魔

古月一代笑聲更為歡暢,忽然一止,側身回首看向天鶴上人,恨聲道:“師弟,你沒有想到有這么一天吧!我們都是孤兒,被師傅收養,但從小到大,從來都是師傅更寵你。塵?緣?文?學?網為什么?還不是因為你的資質是甲等,而我的資質只是丙等嗎?”
  “你是甲等資質,當然修為進步迅速。你知道我這樣的丙等資質,需要花費比你多出多少倍的汗水和努力,才能勉強跟上你的步伐嗎?我們雖然號稱正道雙鶴,但是從來都是你為主,我為次,你最光鮮耀眼!就因為你是甲等的天才啊!”
  “偏偏你運氣好,又得到了血海老祖的真傳之一。血顱蠱,可以斬殺親族,提純出血泉,灌溉空竅,提升資質。你知道我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嗎?這血顱蠱就是我唯一的希望!我朝思暮想,輾轉反側的希望啊!有了它,我就能改變我的人生,改變我的命運!”
  “但那是我的,我的!”天鶴上人跺腳大罵。
  “是,是你的。”古月一代點點頭,“你資質好,運道也好。明明是我倆一起出發,一齊殺敵。但偏偏上蒼只垂青你,讓你得了真傳。你知道嗎?看著你得意的神情,聽著你展望未來的話,那時強顏歡笑的我突然悟了。”
  “上天偏愛你,給你甲等資質,給你血海真傳。我能怎么辦?我區區一個丙等,單靠自己,怎么能成功?我只有搶,只有奪!把不屬于我的,變成我的!老天爺給我安排了一個命運,讓我甘于人下,做他人背后的影子!我不甘心,憑什么是我,憑什么我是下,你是上?”
  說到這里,古月一代竟發出嚶嚶的哭聲。
  血鬼尸軀可怖至極,又發出如此怪聲,叫人心中寒意無不更甚。
  “既然老天不偏愛我,師傅不寵愛我,旁人不看好我。我只有更愛我自己,我只有更看好我自己,我只有更依靠我自己。我只有更努力,我只有更冒險,我只有更奮發!只有這樣,我才能有成就!但正道講綱常,講倫理,講情義,講資歷,講輩分。我這樣的一個人,小人物,沒有背景,沒有天賦,沒有資源,你說我拿什么來成功?”
  “走正道,我只能被剝削欺壓,仰望你們這些公子,這些天才。我只能熬資歷熬到我垂垂老矣,卻成就微小。這就是正道啊……什么狗屁正道!”
  “只有成魔,摒棄倫理情義,拋棄世俗規矩,付出慘重代價,才能另辟蹊徑,于荊棘當中,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來!所以,我就暗算了你,奪了你的血海真傳,我就成魔了。哈哈,那就讓我成魔吧!”
  那就讓我成魔吧……
  那就讓我成魔吧……
  聲音在血罩內不斷地回蕩。
  罩子外,天鶴上人一時默然無語。
  古月一代收住笑聲,再展殺手。大量的蠱師被斬殺,鮮血被血顱蠱盡數吸收,然后凝練成血泉精華,灌注到古月一代的空竅當中,提升他的資質。
  資質越高,空竅中便能存儲更多真元。
  古月一代殺得古月族人越多,他的資質就越高。咀嚼了元石之后,他的真元也就存儲越多,戰斗力更加強大。
  血罩外,天鶴上人心急如焚,但血幕天華猶如天塹,讓他望而嘆息,有心阻止,卻始終無可奈何。
  最終,血罩內只剩下區區數人。
  “小鬼,你奪了天元寶蓮吧?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,乖乖地把它獻出來。我饒你不死!”古月一代步步逼近,重重殺機牢牢鎖定住方源。
  方源心知此刻生機飄渺,但仍面不改色,冷笑道:“你這等屁話,哄哄三歲小孩還差不多。哼,你若再過來,我就摧毀了天元寶蓮。你須知,此蠱是我煉化,我只要心中念頭一動,就能令其自毀。你看著辦吧。”
  古月一代腳步一緩,但很快又堅定地向方源逼過來。
  “小鬼,你很有膽色,也很聰明。沒錯,你是我的后人,我要取你的血液,來助我提升資質,當然不會放過你。可惜啊,當初我用血種蠱提純子嗣血脈,企圖造出古月陰荒體的后人。只要有此等天才出世,我盡取其血,就能令自身資質一下子暴漲到甲等九成九了!”
  “若有這樣的,我也就能放過你們,可惜你們運氣不好。哼哼,我生平最受不得人逼迫,天元寶蓮沒了也就算了,你現在就受死吧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他背后雙翅一振,身形電射而來,轉瞬之間,就出現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他伸出右手一抓,霎時間,方源瞳孔猛縮,汗毛乍起,急忙避退。
  但五轉強者,哪里有這般容易躲避,眼看鬼爪及身,卻從旁忽然插出一只冰手。
  砰。
  碰撞聲中,冰手崩碎,寒氣四溢,古月一代暫退一步。
  “白凝冰?!”方源回首,看著出手之人,有些吃驚。
  白凝冰收回斷臂,傷口處寒氣四溢,頃刻間又凝成冰手,恢復如初。只是再沒有化為血肉——他距離十絕大限,已經近在咫尺了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,我居然能有這般精彩的死法。可惜看不到這戰真正的結局了!”白凝冰長嘆一聲,忽然又笑,一對幽藍的雙眸看向方源,“方源,你和我是同一類的人。我是死定了,你若也死了,實在是可惜了。我來護你,但有一個條件。”
  白凝冰雖然只是三轉,但是離死不遠,他戰力越來越高,如噴泉般上漲。最后希望能勝古月一代的,就只有他!
  “哦,什么條件?”方源雙目一閃。
  白凝冰雙臂平伸,仿佛要擁抱這個世界。他白袍雪發,眉頭輕揚:“替我活下去,見證這個世間萬般之精彩吧!”
  一時間,方源動容!
  這個男人……
  方源看著白凝冰,仿佛看到了他年輕時的自己。
  白凝冰的話,聽似胡言亂語,但實際上卻言真意切。也許常人聽了,絕不會相信,但方源卻了解這言語中蘊含的深意。
  白凝冰他是天才絕頂,才情逆天,卻壽命淺薄。他已經尋到了他的路,找到了他的信念,他不懼怕死亡,卻留戀這個世界。
  他有遺憾在心中,萬般無奈之下,只能將這種留念,寄托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“哎喲,竟然真的北冥冰魄體啊。嘖嘖,可惜啊,你不是我的血脈后裔,否則大家都不用死了。”古月一代發出獰笑,“單憑這北冥冰魄體,你就想阻我?未免太天真了!”
  說完,他身影一閃,在出現時,就已經在白凝冰的面前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爆響,兩人對拼一記。
  古月一代后退兩步,白凝冰的整個頭顱,大半個身軀都被打爆。
  但轉瞬間,咔嚓嚓……
  寒氣四溢,冰霜凝結,重新長出身軀和頭顱,白凝冰又復活了!
  “這!”古月一代狠狠地吃了一驚,十絕體十分少見,他還是與之首次對敵。
  兩人拼殺在一起,白凝冰到底修為薄弱,被死死壓在下風,局面十分不利。但古月一代卻怎么殺,也殺不死他。
  北冥冰魄體此刻近乎于不死之身,不論傷勢多么慘重,轉瞬之間,就凝冰如初。
  這更叫古月一代又怒又忌,攻勢更掀狂瀾。白凝冰漸漸失去正常血色,化為一尊能自由活動的冰人。就連一頭雪發,也化作條條冰絲。
  時間,終于到了。
  死亡在此刻降臨。
  “萬丈紅塵繽紛彩,天涯云水路遙長。此刻風流歸天地,不勝水中明月光!”白凝冰長吟一聲,淡淡一笑。
  從此,表情定格住。
  寒風驟起,霜氣如霧,猛地升騰。
  咔咔咔……
  大量的冰霜,從他腳下蔓延,然后若生長山巒,冰川拔地而起!
  澎湃磅礴的白冰,如龍獸奔騰,如山崩海嘯,向古月一代碾壓過去。
  古月一代驚叫一聲,奮起全力抵抗。他頭上紅毛炸立,渾身血霧蒸騰,大量的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蠱,被他駕馭著,撞在冰川上,延緩一絲推進的速度。
  但最終,他仍舊被冰川壓住,禁錮,吞沒。
  巨大的冰川充斥整個血罩,唯有方源這處,被白凝冰特意留出一個容人的內部小空間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血幕天華都被冰川撐破。沒有了阻礙,大量的寒氣瘋狂四溢,冰霜頃刻凝結,形成冰川四處蔓延。
  “居然連血幕天華蠱,都被撐破了!這樣的威力……”天鶴上人不敢攖其鋒芒,連忙飛上高空。
  在他震驚的俯視下,就看到冰川四處擴張,竟然覆蓋了整個青茅山,從山頂到山腳。在頃刻之間,就將原本郁郁蔥蔥,生機勃勃的青茅山,化為一片冰霜風雪的險惡之地。
  腳下的冰地在不斷地升高,方源也親眼目睹了這一幕。
  這千里冰川,見證了一個少年天才的隕落,含著白凝冰不甘而又無奈的嘆息。
  “不妙,我得趕緊離開這里!白凝冰意識削弱,漸趨于無,已經不能在控制冰川了。”方源發現自己身處的這處空間,正在不斷地縮小,冰霜不斷凝結推進,壓縮著他的生存空間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