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96 再次重生

方源立即催動鋸齒金蜈,以及血月蠱,想要破冰而出。
  奈何冰層深厚至極,寒氣彌漫濃郁,削去一寸冰霜,就凝出兩寸。方源被困絕境,無法脫身。
  恰又在此時,冰川之下忽的冒出血光。
  血光起初只是一抹,旋即擴散,越來越盛,形成血色霞光,泛濫一片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長笑聲中,血光沖天,古月一代破冰而出。他雖然狼狽,卻更顯猖狂,“這個北冥冰魄體,修為若達到四轉,說不定就能將我鎮殺了。可惜啊,他只有三轉巔峰……”
  說完,他就將目光集中在冰川中的方源身上。
  “北冥冰魄體殺不了你,那師弟我就代勞吧。”遠處天空,天鶴上人悠悠飛來。他座下的是那只鐵喙飛鶴王。之前他飛天遠去,相助鐵喙飛鶴王斬殺了血河蟒,此時挾持勝勢而來。
  此刻,整個青矛山,就只剩下這三人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化為這片冰山,意識也消散殆盡。方源如琥珀中的昆蟲,被困在冰川當中。
  反觀兩位五轉蠱師,古月一代提升了資質,空竅中存儲的真元更多。天鶴上人也休養過,戰力恢復大半。
  兩個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古月一代要殺了方源,盡取其血。天鶴上人要阻止古月一代,自然不會保護方源而導致自己束手束腳,因此他只有先下手為強,將方源先殺掉。
  以他倆的心性,更不會容忍一個旁觀者。萬一兩敗俱傷,被第三人撿了便宜去呢?
  方源長嘆一聲,看到這兩人的目光,就知道自己已經必死無疑了。
  他此刻失了雷翼蠱,千里地狼蛛,就算是有,也未必能逃得過兩位五轉強者的追殺。
  他只有三轉巔峰修為,和五轉強者根本不能相比。此般情景,他如魚肉,人為刀俎。還是兩把鋒利無雙的刀刃!
  戰又戰不過,逃又逃不走。但方源還有一個法門!
  那就是——春秋蟬!
  方源將心神投入空竅,空竅中光膜不再,只有一片粗糙的石竅。
  雪銀色的真元海,倒還殘留有大半。石竅已經不具有恢復真元之能,但方源有天元寶蓮,因此才有真元海的這般景象。
  這些都不是關鍵,方源將注意力都集中到石竅最中央的那只蠱蟲身上。
  那是他的本命蠱,高達六轉的春秋蟬!
  唯有靠此蠱,逆流光陰之河而上,才可再創奇跡!!以不可能的手段,來篡改命運結果!
  然而——
  行此手段,兇險異常。
  首先,光陰之河乃是大道禁區,凡人不可涉及。一旦侵入其中,等若觸犯天地法則,必遭受天譴地災。
  其次,春秋蟬還未恢復完全,如一艘破船漏船,強渡光陰之河,說不得半道就要傾覆,沉沒。
  最后,方源不過區區三轉巔峰,駕馭六轉春秋蟬,簡直是嬰兒耍大刀,耍不好就要被刀鋒所傷。
  “一旦我用了這春秋蟬,就要自爆。以全部修為,一身皮肉精血,所有其他蠱蟲,都要毀滅,化為一股動力,推動春秋蟬前進。和前世相比,我就算自爆,這股力量也太小了。唉,很大可能就是直接自殺。但此刻此時,我已走投無路,非得用此蠱不可了!”
  方源也是萬般無奈。
  先前,他寧愿動用石竅蠱,也不想動用春秋蟬,就是因為太冒險了。
  十成中,成功幾率未必有一成。
  很多時候,蠱師催動高轉蠱蟲,都要遭受反噬的代價。好比古月青書。現在方源也只好寄希望于“春秋蟬是本命蠱”這點上。
  “小鬼頭,把命拿來,給你的老祖宗貢獻一份血力!”
  “小子,你命不好,怪只能怪你攤上了這個卑鄙的祖宗。我來給你解脫了罷!!”
  古月一代、天鶴上人同時撲殺過來。
  方源被逼入懸崖邊緣,他只有縱身一跳。
  “春秋蟬,來吧!”他眼冒奇光,吶喊一聲,身上猛地爆發出青黃二色。
  “這樣的氣息?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竟然是六轉蠱蟲!”
  這一刻,兩位五轉蠱師驚詫萬分。但旋即,貪婪的神色涌現在他們的臉上。
  “殺了他,取得六轉蠱!”
  “這是天降機緣,好小子,乖乖貢獻出來,繞你一命!”
  他們速度更快三分。
  但就在此刻,轟的一聲。
  方源自爆!
  “什么?!”在臨死之前,他仿佛聽到兩位五轉蠱師的驚呼聲。
  傳聞中,這世界有一條長河,名為光陰!人若河中之魚,河流湍急,幾乎所有的魚都只能順勢而下。偶爾,有一兩只魚偶爾躍出河面,看到下游情景,就是預知未來。
  若無這光陰之河,世界將完全靜止,成為畫面。有了這河,一切才可變化,世界才能生動,或是衰減或是繁華。
  光陰長河,江水滔滔。每一滴浪花,都是一股故事,一個曾經發生的畫面。
  在湍急的河水當中,一只小小的蠱蟲,正在逆流而上。
  它振奮雙翅,舉步維艱。澎湃洶涌的浪潮,每一次拍擊過來,都讓它險險傾覆。
  它載著方源達到意識記憶,身上綻放著一圈黃綠相見的微光,光芒在潮水中搖搖晃晃,如風中殘燭。
  終于,它只逆流了微小的一段,黃綠微光幾乎消散不見。春秋蟬達到了極限,嗖的一下,化作一道光輝,鉆入到一朵浪花當中。
  方源渾身一抖,雙眼瞳孔深處閃現出一抹黃綠之芒。
  這光芒一閃即逝,方源如打了一個寒顫。
  意識和記憶沖擊他的腦海,并在瞬間交融在一起。
  成功了!
  他心中一陣狂喜,自己又重生了!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后,他立即目光掃視四周,觀察自身處境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真元不斷消耗,手腕、身軀都被白眉纏住。
  再一看,哦!
  原來是這個時候。
  鐵血冷的后手布置,已經發動。古月一代全身都被鐵索纏繞,動彈不得。額頭也貼著一張黃符,真是鎮魔鐵索蠱,以及符底抽薪蠱。
  而那天鶴上人也落在地上,身上罩著一個白色光圈,正全力催動揚眉吐氣蠱,企圖耗盡古月一代空竅中的全部真元!
  方源雙眼瞇起來,此時他被白眉纏住,動彈不得,只能對耗真元,等待良機。
  在符底抽薪蠱的作用下,一團黃光從古月一代的體內飛出來。
  這黃光比拳頭更大,比臉盆要小。悠悠地飄落到地面上,顯露起光團中的血顱蠱。
  “血顱蠱啊!時隔數百年,我終于又見到你了!”天鶴上人遠遠看到,喜極而泣,神色激動至極。
  古月一代急得把滿口獠牙咬得咔嚓作響,卻萬般無奈,被五花大綁,動彈不得。
  又有一團黃光從黃色符面拘拿出來,落在地上,化為一枚黑白相間的太極光球。
  這光球中,兩只奇特的蠱蟲相互盤旋,你追我逐,乃是陰陽轉身蠱。
  按照方源的記憶,天鶴上人在那大叫:“陰陽轉身蠱!!我的好師兄,真難為你尋得如此好蠱。哈哈哈,你居然還想轉身成人,可惜了,真是遺憾啊,被我破壞了!”
  方源再看古月一代。
  果然見他坐在地上,急得亂蹬腿,連連嘶吼,披毛散發,完全失態了。
  “再等等,時機不遠了。”方源眼中精芒閃爍,按兵不動。
  第三道黃芒拘出來,落在地上,是一只猩紅色的蠱,半透明如水球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震:“血幕天華蠱!”
  正是此蠱,改變了局勢,讓古月一代翻身。
  血幕天華蠱乃古月一代開發,方源先前也不認得,如今卻對它的特性清楚無比。
  果然,緊接著,古月一代就大叫道:“快快來人,斬掉這蠱蟲!”
  幾位蠱師聞言,立即上前,把這蠱擊毀。
  嗡!
  一聲輕吟聲響,血幕天華“再”現天地。血色球罩隔絕內外。一部分人被隔在罩子外,另外一部分則身處罩內。
  血罩隔斷了白眉,方源等人不再和天鶴上人對耗真元,一下子脫困,重獲自由身。
  天鶴上人被這護罩阻隔,踉蹌地站起來,冷笑不斷。
  一番對話后,他攻打血罩未果,只得停下手來,問道:“這是何蠱?”
  古月一代得意洋洋“好教你知,這是我獨家合煉而出的血幕天華蠱。水幕天華只有四轉,能擋五轉蠱攻伐。我這蠱高達五轉,比之防御更堅。水幕天華蠱連其主人都不能進出,我這血幕天華蠱,我卻能出不進。師弟,你慢慢打,用力打。待我恢復好了,再出來收割你的狗頭,啊哈哈!”
  天鶴上人大怒,再次攻打,又不成。冷靜下來,他選擇就地補充真元,等待血罩時效耗盡。
  眾蠱師見血罩穩如泰山,均大喜過望,覺得自己保住了性命,紛紛對古月一代大拍馬屁。唯有白凝冰冷哼。
  古月一代順勢要求大量元石,眾人紛紛慷慨解囊,貢獻出來。
  古月一代雖被鐵索綁著,行動不便,但血盆大嘴咬碎元石,真元補充得極為快速。
  天鶴上人看到此處,大叫:“你們這群蠢貨!他一恢復行動,就要殺掉你們,以你們的血來洗練提升他的資質。你們這是在自尋死路!”
  眾人自然不信。
  “哼哼,這等低級的離間計還使用出來,不怕人笑掉大牙嘛!”
  “快快快,這老賊叫我們不要給,我們更要給元石了。”
  “一切都依賴古月一代大人了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