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97 改命

大量的元石,接連不斷地被古月一代吸入嘴中,繼而咬碎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白凝冰冷眼旁觀。
  但方源動了,他沒有冷眼旁觀,而是做了一個不同先前的選擇。
  “一代祖宗啊,局勢危急,我有天元寶蓮奉上!”他滿懷誠懇,快步走過去,一臉可惜無奈,卻又似下定決心的表情。
  古月一代哈哈大笑:“很好,不愧是我的血脈后裔,有如此孝心,令祖宗我欣慰啊!”
  他早就欲得天元寶蓮而后快,曾經派遣出刀翅血蝠群來追殺方源。但方源逃得飛快,沒有給他機會。
  但他此刻,卻也沒有懷疑。
  首先,他先前并未撕破臉皮,曾說派遣刀翅血蝠群,是來保護方源的。
  其次,方源剛剛主動上前,搭手白眉,幫助古月一代對耗真元,讓遲疑的眾人下定決心。這等忠孝的表現,古月一代還歷歷在目啊。
  最后,眼下這情形清楚的很,方源只有寄希望于古月一代的身上,才能戰勝天鶴上人,才能保命。古月一代萬萬不信,方源會自毀強援,對他出手。
  因此,方源走來,古月一代笑聲不斷:“有了天元寶蓮,我的勝機就能暴漲兩成。你們都讓開,讓他進來。”
  “天元寶蓮?”血罩外,天鶴上人一愣,旋即大叫,“萬萬不可啊!”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走到古月一代的身邊。
  “一代先祖,我已經想通了!是您創下古月山寨,有您才有我們這些后生晚輩。昔日,您有如此豐功偉業。今天,你又將帶領我們古月一族,走向輝煌。天元寶蓮,正該先祖使用啊。”他滿臉崇拜之色,語氣慷慨激揚。
  古月一代聽得連連點頭,心想:這小伙子口才倒不錯,只是可惜了,待會仍舊還得殺他取血啊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方源彎下腰,忽然出手。
  他一把抓住古月一代,然后運轉腰間力量,順勢一體,雙臂一振。
  他開口低喝一聲,雙豬之力迸發,奮起全力,猛地一拋!
  刷!
  古月一代,就被他拋到血罩之外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片死寂般的沉靜!
  時間在這一刻,仿佛靜止。
  外面的風,徐徐的吹著。古月一代被砸落在地面上,滿頭的紅發被風吹拂而動,他神情呆滯,還沒有反應過來。
  在他面前,不到十步的距離,就是那天鶴上人。
  這老漢還在未方源貢獻天元寶蓮的事情憤恨,氣惱,焦急。他絕沒有料到,下一刻竟然出現了如此重大的突變轉折。
  他也愣住了,眼光直直地看著眼前的古月一代。
  古月一代是他不共戴天的大仇敵,但此刻天鶴上人卻愣住,疑是做夢,沒有動彈。
  血罩內,眾人宛若雕塑一樣,靜默不動。
  有的人張大嘴巴,可以放得下一個拳頭。有的人,瞪圓了雙眼,差點要瞪出眼眶。
  就連白凝冰,都失了風度,一臉呆滯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直至血罩內的一座半毀的竹樓,再也支撐不住,轟然倒塌,眾人這才觸電般驚醒過來。
  “我,我……我朝!”有人張口大罵。
  “方源,你干了什么蠢事情!”有人手指著方源,渾身都顫抖。
  “一代先祖啊!!!”有人企圖跑出去將古月一代拉回來,但血幕天華擋住了他們的路。
  “可惡的小賊!竟然敢哄騙老祖宗,我要把你抽筋扒皮啊!”古月一代反應過來,躺在地上,破口大罵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驚惶的眾人當中,卻有人大笑。
  不是別人,正是白凝冰。
  他笑得眼淚都出來了,對方源豎起來大拇指:“有趣,有趣,實在是精彩啊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發神經了嗎?”
  “方源,你陷害一代老祖,你連祖宗都謀算,你還是人不?!”
  “哇呀呀,方源你一定是被那白毛老漢收買了。你這個奸細,叛徒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周圍千夫所指,群情激奮,方源淡淡而笑:“我乃是三轉巔峰,何人敢殺我?何人能殺我?”
  此刻,血罩中三轉蠱師屈指可數,且都因為參加剛剛對耗,真元稀少。元石又貢獻出去,得不到多少補充。至于其他眾人,多是凡人,或者一轉二轉的蠱師。
  去了古月一代,方源在這血罩當中,的確是傲視眾人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了笑,緩緩俯身,從地面上拾起那兩只蠱。
  他左手托著血顱蠱,右手托著陰陽轉身蠱。這兩蠱乃是古月一代之物,但此刻周身都罩著一層微微的黃光,被符底抽薪蠱封印,響應不了古月一代的拼命召喚。
  但這層封印,對方源也來,也是個障礙。
  他要解開封印,才能將這兩只蠱蟲收服煉化。強行毀壞封印,只可能導致這兩只蠱蟲毀滅。
  這情況和血幕天華蠱不同。血幕天華蠱要催用,就得捏碎。砸碎了封印,順勢便是使用了它。
  但方源也不急躁。
  他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。不管是鎮魔鐵索蠱,還是符底抽薪蠱,都被血狂蠱污染,即將化為血水死亡。
  “哈哈哈,我的好師兄,你居然也有今天!給我納命來!”天鶴上人咆哮著,沖天而起,發動凌厲攻勢,向古月一代殺去。
  古月一代被鎮魔鐵索蠱捆住,動彈不得,成了人形肉靶,只能被動挨打。
  他痛得怒罵,不斷嘶吼,奮力掙扎。
  忽然間,鐵索化為一灘血水,他重獲自由身,連忙飛空而起,撞向血罩。
  砰的一聲巨響,毫無疑問地,他被血罩擋在外面。
  這血幕天華是他親手所煉,最得意的發明。防御卓越,一旦用了,就不能移動,不可關閉。對他而言,也是只能出不能進。
  “小兔崽子,你不得好死啊!”古月一代這一刻的憋屈,和對方源的憤恨,簡直滔盡天下水,也洗刷不盡。
  天鶴上人自然緊追不舍,狂笑不止。
  古月一代只好棄了血罩,轉身抵抗天鶴上人。他先前咀嚼大量元石,真元可觀,一時間雖然落于下風,卻能穩住陣腳。
  “一代先祖,加油啊!”
  “一代大人,我們為你搖旗吶喊!”
  “祖宗啊,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啊……”
  兩位五轉強者的戰斗,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。方源卻收回視線,他望向白凝冰。
  現在這局面,如兩虎相爭,而他方源只是一兔。不管是天鶴上人,還是古月一代,都是老奸巨猾之輩。想要他們兩敗俱傷,讓自己討便宜,這可能性實在太小了。
  誰都不蠢笨,他們倆也不是因為酣戰而腦袋發熱的人。
  況且這血罩,只能保一時之平安。一旦血罩時效一過,里面的眾人,包括他自己,必然要被古月一代和天鶴上人爭相殺戮。
  剛剛他已經重生過一次,春秋蟬再次陷入虛弱狀態,不堪再用。
  為今之計,只有盡可能的強大自身。盡最大的努力,來爭取一線之生機。
  對此方源心中已有定計。但在這個計劃中,有一個人將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。這個人,就是白凝冰。
  北冥冰魄體的自爆,將是影響戰局的巨大力量。尤其是當血罩外的兩強,不斷對耗之后。
  然而,如何要勸說白凝冰呢?
  方源看向白凝冰,白凝冰有感,亦回視方源。
  人群中,他們彼此相望。
  方源一身黑袍,黑發黑眸,嘴角微翹,流露出邪魅的笑意。
  “我有暫時解決十絕大限的方法,能讓你起死回生。”他說了第一句話。
  白凝冰渾身一震,他當然想活下去:“什么方法?”
  方源卻話鋒一轉:“但這個方法,成功的可能并不高,極可能失敗。”
  但這話反而讓白凝冰更加堅信不疑。
  緊接著方源說出第三句話,只聽他道:“但我想即便失敗了,也會讓你最后的時光,變得精彩無比。”
  白凝冰砰然心動。
  方源用三句話,擊中了他內心最深處,說服了他!
  他也是聰明人,稍一思索后,就直接問道:“那我需要做?”
  方源嘴角笑容擴散,恰在此時,那符底抽薪蠱也化為一灘血水。
  血顱蠱和陰陽轉身蠱同時消了封印,就要飛走時,被方源死死扣住。
  他動用春秋蟬的氣息,這三只蠱不過都只是四轉,立即懾服。方源再用真元一灌,頃刻煉化,收為己用!
  “什么情況?該死!”血罩外,古月一代頓時腦海一疼,失去了血顱蠱、陰陽轉身蠱的聯系。
  他驚駭無比,立即失去了方寸。向血罩沖撞而來!
  “怎么可能?你怎么能這么快,就煉了我的三只蠱!!”古月一代發出凄慘的怒嚎聲,發了瘋似的,向血罩攻擊。
  方源虎口奪食,搶奪了血顱蠱和陰陽轉身蠱,簡直是要了他的性命。
  眾人駭然,齊齊后退一步。古月一代像是陷入絕境的猛獸,氣得眼眶中真的往外開始噴火。
  但很快,天鶴上人攻殺過來。
  “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啊!”古月一代狂暴了,有攻無守,把氣都撒在天鶴上人身上。
  天鶴上人驚駭,遭受到迎頭痛擊。
  雙方再次糾纏在一塊,戰斗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。
  方源大笑一聲,對白凝冰道:“隨我一起殺人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他就毅然動手。鋸齒金蜈狂轉咆哮,將方源身邊一位蠱師族人攔腰鋸斷!
  血顱蠱!
  緊接著,方源催動血顱蠱,盡收其血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