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98 殺人放血心狠因禍得福手辣

“方源,你干什么?”
  “快快住手,大敵當前,怎么可以內訌?”
  “快住手,不然……呃!”
  眾人驚駭,方源再施辣手,又將一族人劈死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“我只殺古月一族,閑雜人等,都給我退下!否則一并屠戮!”方源咆哮。
  眾人驚呆了,齊齊后退,怎么也料不到方源竟然如此瘋狂。
  “方源他瘋了!”
  “他失去理智了,他們一起動手啊!”
  “不錯,再這下去,我們等不到一代擊退強敵,我們就要被方源殺了呀……”
  方源如捅了馬蜂窩,群情激奮,卻無人敢立即出手,很多人在咆哮在呼喊鼓動。
  “哈哈哈,有意思!”白凝冰陡然大笑,忽然出手,也殺了身邊一人。
  “白凝冰大人,你!”死的這人,赫然是白家族人。
  “不好了,白凝冰大人也瘋了!”眾人驚駭欲絕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凝,看向白凝冰,未料到他有如此轉變。
  白凝冰癲狂一笑:“你既殺得族人,我自然也不弱于你。唉,反正大勢已去了,不管結果如何,傷亡都太慘重,白家寨已經不能成寨。唯一對我有恩的族長也死了,索性一并殺死,圖個精彩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”方源朗笑一聲,身影閃動,開始大開殺戒。
  這些族人反正都要死,還不如死在自己的手中,為他方源而不是古月一代增長資質。
  血罩中的這些人,哪里是方源和白凝冰聯手之敵?尤其是白凝冰,臨近死亡,實力強大,殺得比方源還要多得多。
  方源在其身后補刀,抽血。
  殺了百人后,血顱蠱達到極限,水晶頭骨表面變得鮮紅欲滴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催動血顱蠱,懸在頭頂。
  頭骨牙關張開,吐出一口清香血泉,將方源從頭淋到腳。
  方源甘之如飴,深深呼吸,享受這一切。
  他黑發黑袍,又渾身浴血,簡直是地獄中惡鬼魔頭出世。周圍人見了,無不心驚膽寒,凄慘嚎叫。
  “資質,果然真的提升了!”方源的資質,原本只是丙等四成四,后來因為人獸葬生蠱,下落到四成三。但此刻被血泉滲體,灌溉空竅,資質頓時上升了一成。達到五成三分!
  “果然是好寶貝,難怪被古月一代珍若生命啊!”方源睜開雙眼,滿意地點點頭,展開新的殺戮。
  兩人在血罩中,掀起腥風血雨。
  這是一場大屠殺。
  “方源,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畜生!”古月漠顏沖上來。
  方源側身躲過她的攻擊,然后高舉鋸齒金蜈猛地一劈。
  少女就被劈成了兩半。
  “方源,繞過我們吧,我們可是你的舅父舅母啊!”古月凍土和他的妻子跪地求饒。
  方源冷笑,左手一揮,血色月刃飛射而出,兩個人頭掉落在地。
  ……
  血顱蠱盡取古月族人的血液,凝練成精華血泉,再次澆灌方源。
  “享受啊……”方源閉目,深呼吸。只覺得一股暖洋洋的氣流,流竄全身,讓他有精神煥發,得到新生之感。
  資質再提一成,達到六成三分!
  蠱師資質,四五成為丙等,六七成為乙等,**成為甲等。
  方源此刻,正式脫離丙等,成為乙等資質!
  “只是,我的修為卻下降了……”方源睜開雙眼,目光沉凝。
  方源的資質上升到乙等,修為卻從三轉下降到了二轉。
  奇也怪哉!
  明明古月一代,修為不減分毫,資質照樣增加。為何到了方源身子,卻出現這等岔子?
  “這卻麻煩。應該是石竅蠱了!”方源心中一嘆。
  他方源曾經動用石竅蠱,榨干了自己的空竅潛力,令自己修為暴漲到三轉巔峰。而這血顱蠱,卻是灌溉精華血泉,增長空竅中的潛力,拔升方源的資質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兩只蠱是相沖突的。
  但血顱蠱高達四轉,石竅蠱卻只有三轉,血顱蠱凌駕于石竅蠱之上,因此令方源空竅漸漸從石竅,重新轉化為光膜。但石竅蠱帶來修為提升的效果,也在消失。甚至開始削減方源的修為境界。
  這番變化,方源短時間內也沒有料到。
  不過白凝冰越來越強,他大殺四方,方源省心省力,不再主動出手,照取族人血脈不誤。
  血罩外的古月一代,看到眾人被屠戮,氣得暴跳如雷,連連嘶吼,卻奈何不得。
  他遺傳血脈,守候了數百年,就是想斬殺自己的血脈,來提升自身資質。謀劃了這么久,到頭來,卻給他人做了嫁衣裳。
  “這個小子,年紀輕輕,就這么心狠手辣。比他老祖宗還要魔性深重!”天鶴上人看了,也是暗暗心驚。
  屠戮仍舊在繼續,兩三個時辰之后。
  方源修為落到一轉初階,但空竅卻回復到光膜,可自我恢復真元。
  他先后淋血近十次,越到后期,效果漸差。先前兩三次,還是一成一成的增加,到后來則是幾分幾分的上漲。
  但他的資質,卻從原先的丙等四成三分,直接暴漲到九成之數。
  資質九成,就是甲等!
  甲等天資!!
  “五百年前世,我是在兩百多年后,才靠著運氣,將丙等資質提升到乙等。沒有想到,此次因禍得福,直接上升到甲等。”方源握拳,心中暗暗振奮。
  白凝冰停下殺伐,走了過來:“接下來,該怎么辦?”
  血罩內,只剩下他倆,其余人等,不論蠱師還是凡人,皆被殺掉。
  血罩外,被兩位五轉強者的激戰波及,早就無人幸免。
  整個戰場,只剩下血罩內的兩人,血罩外的兩人。
  方源將目光投向罩外,語氣悠然:“接下來,就等著古月一代敗逃,血幕天華消失。”
  “再然后呢?”白凝冰追問。
  “然后?”方源側身,瞥了白凝冰一眼,笑道,“然后你就可以死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愣住。
  “哦?這話怎么說?”旋即,他雙眼瞇成一條縫,幽藍的瞳孔中蘊藏著危險的殺機。
  “北冥冰魄體自爆,威力強大,雖然你修為薄弱,希望不大,但可戰五轉強者。自爆之時,你可以控制冰霜走向的吧?”方源笑著。
  “我怎么知道?”白凝冰扯了一下嘴角,“我又沒自爆過!”
  “我知道,你可以的!”方源朗笑一聲,拍了拍他的胸膛。不由地,在他腦海中又浮現出之前,白凝冰自爆而亡的情景。
  還有那句話——“替我活下去,見證這個世間萬般之精彩!”
  “我將留在你的身邊,你自爆之后,時機成熟,我便會救你一命,令你起死回生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萬一你到時候不救我呢?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淡然一笑,“那你就需要賭一把了。在你自爆之時,我會一直在你身邊,如果你懷疑我的誠意,隨時可以爆發冰潮殺死我。想必你現在已經感覺到了,沒有錯,我的修為已經掉落到一轉初階。到那時,我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。”
  “但是如果你相信我,那我也有可能是欺騙你,最終也不會讓人復活。甚至我根本就沒有復活的能力。所以你要賭一把,該怎么選擇,不僅看你現在怎么想,也要看你臨死之時,怎么想的。”
  白凝冰沉默。
  方源此話,讓他賭一把。其實,方源也不是在賭嗎?他把自己的性命,當做了賭注,全看白凝冰如何想法。
  “呵呵,真是精彩,真是有趣!那我就只好賭一把了,哈哈!”半晌后,白凝冰仰頭,撫掌大笑。
  方源沒有理睬他,而是專注于血罩外的戰斗。
  果然如他所料,古月一代陷入下風,被天鶴上人死死壓制。
  他雖然補充過真元,但用一分少一分,持久戰下,怎么可以和天鶴上人拼消耗呢?
  況且天鶴上人也已經摸清楚他的手段,更不會讓古月一代輕易翻盤。
  “真是氣煞我也!”又過了片刻,古月一代仰天悲嘯,“小賊子,你壞了我的百年大計。今天暫且繞過你,將來必要殺你以泄心頭之恨啊!”
  撂了這句狠話,古月一代雙翅猛振,飛向天邊,逃離戰場。
  “休走!”天鶴上人連忙化光而去,緊追不舍。
  沒有他們倆的激戰聲,這片戰場立即安靜下來。
  這本是離開的大好時機,但血幕天華卻成了巨大阻礙。
  約莫過了兩個時辰,血罩漸漸稀薄,眼看就要消失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道白光遙遙飛來,化作天鶴上人。
  他身上負傷,這道傷口從左肩,一直延伸到他的腰側,深可見骨,流著紫紅色的毒血。但天鶴上人卻精神昂揚至極,滿懷大仇得報的暢快歡愉之色。
  他右手提著一個腦袋,蓬頭血面,正是古月一代!
  “居然真把古月一代殺了?”白凝冰流露出驚異神色。
  方源則笑:“看來這老家伙也算是恨極了古月一代了,呵呵,他斬殺古月一代,必然付出了慘重代價。”
  說話間,血罩徹底消失,二人再無屏障。
  “那個小賊,速速將那兩只蠱貢獻上來。老夫現在心情好,還可饒你們一命。否則等到這血罩消失,必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!”天鶴上人懸浮半空,傲然俯視,哈哈大笑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對視一眼,淡淡一笑,卻不言語。
  天鶴上人大怒:“好小子,敬酒不吃吃罰酒,該殺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人就化作一道白光撲來。
  白凝冰昂然一笑,向前邁出一大步:“就等你呢!”
  說著,他皮膚完全失去血色,徹底化為一座冰雕。
  寒風驟起,呼嘯狂卷。冰霜彌漫,無盡冰川升騰。
  “這是!”天鶴上人萬萬沒有料到,會有這般變化。被這白凝冰打了個措手不及,被封入冰中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