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99 走向各自的命運

轟轟轟!
  冰川劇震崩裂,天鶴上人展開攻伐,短短眨眼功夫,就幾乎沖到了冰層表面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決不可讓這老家伙脫困!”方源低喝道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不能說話,他毅然自爆一臂,化為浩瀚霜風。大風席卷,冰川蔓延,迅速將冰層加厚近十丈。
  天鶴上人在冰中咆哮,瘋狂進攻。
  白凝冰又爆去手臂,冰川屢屢蓋壓,將天鶴上人的一次次突圍鎮壓下去。
  在白凝冰的特意操縱下,冰霜如大軍,死死地圍住天鶴上人。天鶴上人雖然是五轉,但殺了古月一代后,他也是強弩之末。他屢次沖殺,但最終還是被困在冰中。
  “竟然是北冥冰魄體啊!但是單憑這個,就想殺死老夫,你們是在癡心妄想!”他終于恍然大悟,催動存息玉葬蠱。
  一片青色玉光閃耀,籠罩他的全身。然后光芒由虛化實,轉為透明的玉棺,將其牢牢護衛其中。
  玉棺堅固異常,白凝冰數次努力,皆無功而返。最終只能不斷在玉棺周圍,加深冰層,形成數十丈高的冰峰。
  方源一直精力觀望,目睹著全過程。
  “不愧是十絕體啊!”哪怕是第二次看,他仍舊禁不住贊嘆。
  他就靠在白凝冰的身邊,此刻白凝冰已經雙臂盡是,成了一座冰雕。甚至連面目都開始模糊,漸漸覆蓋了冰霜。
  一切都表面,他的意識在漸漸消散。一旦消散殆盡,他將徹底死亡。
  看著身邊的冰層也開始向自己蔓延,方源心中清楚:單靠自己萬難脫困,遲早要被封入冰川中凍死!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當即,他便從空竅中取出一對蠱蟲來。
  這兩只蠱蟲,一個冒黑光,一個冒白光,相互追逐繞圈,形成一枚太極光球。
  正是陰陽轉身蠱。
  “去吧。”方源心念一動,那冒黑光的蠱蟲頓時飛出,投入到白凝冰的冰雕當中。
  方源雖然是一轉,但空竅中卻存儲著大量的三轉雪銀真元,幾乎全部用了,勉強催動了蠱蟲。
  剎那間,黑芒沖天而起,陰氣匯聚而來,空氣中卷成元氣漩渦。一股全新的生機,在冰雕中醞釀而生,繼而蓬勃發展。
  耀眼的黑光消散,冰雕咔嚓作響,表面開裂成碎片盡數灑下。
  依舊是白袍銀發,雙臂完好的白凝冰,眉目如畫,臉頰上帶著可愛的紅暈,破冰而出。
  冰潮戛然而止,寒氣也頃刻散盡。方源身邊的冰層,蔓延到僅僅離他只有幾寸距離,險死還生!
  “我居然真的活過來了!”白凝冰相當震驚,看著自己的芊芊玉手,又摸摸全身,難以置信又帶著狂喜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朗笑,“我方才對你用了陰陽轉身蠱中的陰蠱,此蠱能以陽生陰,使得你脫胎換骨,轉身成人,煥然一新啊。它是四轉治療蠱,有起死回生的效用。不過它卻有個缺點,那就是一旦用了,蠱師資質就會下降一成。”
  白凝冰原先是十絕體,就是十成資質。如今下降一成,和方源齊平,便是九成資質了。
  但這個消息,對別人來講,也許是噩耗。對白凝冰來講,卻是喜訊。
  “這感情好啊。我資質下降了,就非北冥冰魄體了。哈哈,九成就九成,又有何妨?”她大笑起來。
  方源卻搖搖頭:“十絕體萬難改變,此法雖然降低了你的資質,但今后你不斷修行,資質也會不斷恢復,終有一天,你仍舊將變回北冥冰魄體的。到了那個時候,你就需要剩下來的這只陽蠱了。它能令你再轉身一次,資質再下一成。”
  說完,方源不顧白凝冰直勾勾的,盯著陽蠱的目光,當著她的面,將其收入自身空竅當中。
  “世上的陰陽轉身蠱都是一對一對,你已經用了那陰蠱,必須用我手中的這只陽蠱,才能有作用。用其他的陽蠱,不會有任何效果。不要想著搶哦。這陽蠱已經被我煉化,我心念一動,就能令其自毀。”方源施施然道。
  現如今,白凝冰仍舊是三轉修為。他不過一轉,自然需要手段,令白凝冰投鼠忌器,不能對付自己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啊。方源,你真是好算計!”白凝冰長嘆一聲,“你想要我怎么辦,才能得到陽蠱?”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”方源笑了好一陣,這才正色道,“這青茅山已經成了冰山絕域,三大家族,還有無數生靈都被凍在冰下,不出三五日,就要都死絕了。這等異象,必定會惹來許多人的關注和探索。況且那老家伙也沒有死,自封玉棺當中,等待脫困。這青茅山是絕對不能待了,我們必須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“而我呢?我現在還有一轉修為,蠱蟲也不全面,還不能獨自闖蕩。這樣的情況下,就得依靠你的力量了。這天下如此之大,分外精彩,青茅山不過一個小小的角落而已。你跟隨我縱橫天下,必將分外精彩!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你果真把一切事情,都安排妥當了。哼!”白凝冰咬咬牙,心中高興和驚喜居多,但也有些無可奈何,但方源的提議恰好也深得其心,“我可以答應你。不過,有一點需要明確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問。
  “不是我跟隨你,而是你跟隨我縱橫天下!”白凝冰朱唇微翹,傲然一笑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開懷大笑。
  “那么,接下來,我們要去何方?你有什么想法呢?”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“白骨山。”方源答著,笑聲不斷。
  “你笑什么笑,有這么好笑嗎?”白凝冰不解。
  方源都笑出了眼淚:“你還沒有發現什么不妥之處嗎?”
  “有什么不妥之處?”白凝冰揚起黛眉,忽然臉色變得極為精彩。
  驚訝、恐懼、不解、驚惶、震撼、憤怒……都糾結在她的臉上。
  她看著自己飽滿圓潤的胸脯,大喊一聲:“我,我怎么成了女子?!”
  聲音在青茅山間回響,震落了幾許白雪。
  “那是當然了!陰陽轉身蠱嘛,陰蠱用于男身,便可以陽轉陰,成為女子。陽蠱用于女身,便可以陰轉陽,變成男兒。陰陽轉身,陰陽轉身……你以為是什么?”方源理所當然地道。
  “我,我……我曹!”白凝冰怒視方源,張口怒罵。這一來,她非得搞到那唯一的陽蠱不可了。
  “白兄稍安勿躁,能活下來,就是萬幸啦。”方源安慰道。
  “萬幸個屁啊,換做你變成娘們試試?!”雪山冰川間回蕩著白凝冰的咆哮怒吼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兩天之后。
  太陽高懸,冰雪融化,一股股清泉在冰山橫流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冰裂聲響,一道碧光沖天而起,懸在空中,化為一座玉棺。
  砰的一聲,玉棺炸裂,天鶴上人長嘯一聲,再見天日,重獲自由。
  這存息玉葬蠱高達五轉,玄妙非凡,只有蠱師有一口氣息殘留著,就能吊住性命,讓傷勢延緩。不僅如此,結成的玉棺更是堅固無比,堪稱防御利器。
  “該死的小賊!”他痛聲咒罵,既憤怒又焦躁。
  雖然斬殺了畢生的仇敵古月一代,但卻沒有拿回血海真傳,回去后如何向師門交代?
  原先記憶處,方源身處的那個冰洞,早就被破開。
  “但愿他沒有走遠!”他懷著僥幸,巡查周遭附近。
  他用蠱蟲偵察,發現冰層深處,還藏有許多生機殘存。
  生命頑強,常常能創造奇跡。這冰川白雪只覆蓋了兩天,時間上還不足以導致全部生靈死亡。
  “找到了!想不到竟然躲到這里來,哼哼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?真是狡詐!”天鶴上人忽然渾身一震,有所發現,驚喜莫名。
  他沖入冰層當中,不一會兒,撈出來一個冰塊。
  冰塊中,方正渾身籠罩著一層月光,正是月霓裳。他已經瀕臨死亡,只含一口氣了。
  天鶴上人發誓,他此生絕不會忘記方源的相貌。
  但他終究是五轉強者,看到方正,立即失望了:“這人并不是他,只是相貌酷似罷了。唉……”
  他深深嘆息,忽然一愣。
  “等一等,相貌如此酷似,極可能就是雙胞胎!這么說,他就是那個小賊的至親!”天鶴上人昏花的老眼中,頓時爆發出一陣銳利的精芒。
  有了至親在手,他就能煉制至親血蟲!
  正是因為五轉的至親血蟲,他才在茫茫的天下,蕓蕓的眾生當中,找到了古月一代。
  “師門的任務,我不算完全失敗。還是有希望的。這個小子,就是我唯一的希望。必須救活他!”
  方正睜開疲憊沉重的雙眼,艱難地蘇醒過來。
  “這是哪里?”他雙眼朦朧,只看到眼前一個模糊的身影,同時他渾身酸軟,頭疼欲裂。
  他最后的記憶畫面,是在三族大比的山野中,漫天的鐵喙飛鶴,身邊的所有人都在奔逃。
  他頂著月霓裳,卻遭到了飛鶴的圍攻。戰斗之中,一直飛鶴照著他的額頭,狠狠一啄。
  他當即昏迷過去,從山崖邊滾落下去。
  “你是那個鶴背上的老者?!”看清楚身前之人,方正驚得掙扎欲起,爬到一半,就又栽倒下去。
  “小子,在我天鶴上人面前,你還想逃命不成?”天鶴上人撫須冷笑。
  他上下打量了方正一番,又道:“說起來,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呢。不是我,你早就凍死了。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,掉下去,可不怨我。”
  方正打量身邊,頓時嚇了一跳。
  周圍云朵飄飄,他正躺在巨鶴的背上,身處高空,行于蒼穹。
  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又要帶我到哪里去?”方正驚呼。
  “我乃天鶴上人,此番自然要回中洲。”
  “中洲?!”方正震驚得大叫。
  (ps:第一大章,完。毫無疑問,后面將更加精彩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