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第一節黃龍江上竹筏傾

黃龍江,南疆第三江,全長八千多公里,發源于黃果山,流經玄冥山、龜背山、青茅山、白骨山、雷磁山等,最后流入到海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如果鳥瞰整個南疆地圖,黃龍江如幾字形,貫穿了南疆一半有余的面積。
  幾環咆哮卷沙騰,一路狂濤氣勢宏。裂岸穿峽驚大地,帶云吐霧嘯蒼穹。
  黃龍江水流湍急,黃水滔滔。河中魚鱉蛇蚌,別有生機。此刻,河面上,一只竹筏在水浪中顛簸流離。
  這碧青竹筏相當的破爛,傷痕累累。竹筏中央豎著一根簡陋的桅桿,掛著白色的破舊風帆。桅桿周圍堆著物資,起到穩固重心的作用。竹子之間則用麻繩捆扎著。一些地方,箍了又箍,顯然是在江面上,又臨時緊急加工了許多次。
  江水滾滾向前,竹筏乘著水勢,隨波逐流。
  江水每一次拍擊,都讓竹筏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,聽著讓人提心吊膽。
  這個似乎隨時要散架的竹筏上,載著兩個少年。
  一個少年郎,面容普通,身穿黑袍,黑眸黑發。另一位則是少女,一身白袍,藍眸銀發,盛顏仙姿。
  正是方源和白凝冰二人。
  自從青茅山一戰,白凝冰自爆北冥冰魄體,將天鶴上人暫時困住后。他們費力破冰而出,斬了青矛竹,扎了這竹筏后,便立即跑路遠遁。
  方源的千里地狼蛛已經死了,白凝冰的白相仙蛇,在之前就主動飛走,再無音訊。
  兩人沒有蠱蟲代步,單憑自身腳力,速度太慢,必定會被天鶴上人追擊到。因此方源就只好采取了這個辦法。
  黃龍江在青茅山有著分脈支流,當初那只五轉的吞江蟾,就是順著黃龍江的主河道,意外地流落到青茅山腳邊的。
  竹筏從支流,匯入到主河道,一路順江而下,一日千里有余,速度自然是極快的。
  “已經過去了五天,看來那老家伙,是不會來了。”方源立足在竹筏上,回望身后一眼,喃喃地道。
  竹筏的速度,終究快不過鐵喙飛鶴王。但鐵喙飛鶴王畢竟是獸力,總得要休息,比不得竹筏借助水勢,延綿不絕。時間越長,方源就越安全。
  況且,方源記得:當初天鶴上人斬殺了古月一代后,是獨自一人回來。鐵喙飛鶴王極可能已經死亡。
  耳邊江水滔滔轟鳴,白凝冰看了方源一眼,她雖然聽不清方源話的內容,但也知方源的意思。
  她哈哈一笑:“有什么好擔心的!那老東西若是追來,我們反身死戰就是。在這黃龍江上作戰,肯定十分精彩。不過,如果死在這里,恐怕要給魚蝦果腹了。呵呵,這也挺有趣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理睬她,而是凝視遠方。
  算一算,五天的水路,已經很接近白骨山了。
  在他的記憶中,白骨山中藏有一個密藏傳承,乃是一位正道四轉蠱師所設,留待有緣人。
  “白骨山的傳承,我前世并未親自經歷,只是耳聞。但據傳這傳承當中,有些關卡需要兩人同心協力,才能通過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不著痕跡地看了白凝冰一眼。
  他雖然和白凝冰同行,但只是礙于情勢,有強敵壓迫。他自己又只是一轉初階,闖蕩外界,非得有援手不可。再加上,白凝冰成了女子。而自己掌握了陽蠱,等若抓住了她最大的把柄,令她不得不選擇妥協。
  如果真的進入白骨山,自己和白凝冰真的能同心協作嗎?
  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問題。
  崩。
  陡然間,一聲悶聲炸響。
  “不好,繩索又脫落了。”這聲音太令白凝冰熟悉了,她立即開口驚呼道。
  江水力道猛烈,這五天來不知多少次,將捆綁青矛竹的麻繩沖爛掉。不過幸好方源出發前,準備得很充足。
  “快點取麻繩,這里暫時有我。”方源連忙蹲下身子,用雙手按住分裂開來的地方,使糟糕的局面不在擴大。
  江水沖勢迅猛,把住竹筏需要十足的力量,白凝冰遠不能勝任,唯有擁有雙豬之力的方源。
  好在之前這種情況發生了很多次,白凝冰處理起來也有了經驗,連忙去取竹筏中央的簡易桅桿上的麻繩。
  “來了,來了!”她趕忙過來,并且遞去麻繩。
  方源麻利地取來,迅速纏繞,忙得滿頭大汗,圈了好幾道麻繩,這才勉強將這邊固定住。
  “竹筏已經破損不堪,按照這種態勢,只能再堅持一天。一天之后,我們就得靠岸。”方源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黃龍江并不安全,滾滾的江水當中不知道潛伏了多少的危險。若是竹筏在江水中央崩潰,方源和白凝冰落下水,皆會有無法預測的生命危險。
  咄。
  忽然一聲輕微的悶響。
  “什么聲音?”方源頓時皺眉。
  白凝冰側耳,表情疑惑:“有什么聲音嗎,我怎么沒聽到?”
  方源耳廓生出參須,幾乎緊接著,咄咄的聲音,連綿不斷。竹筏隨之不斷的輕微震動。
  “江水里有什么東西,正攻擊竹筏!”白凝冰驚呼一聲。
  一道黑線,嗖的一下,從竹筏旁的江水中飛射而出,和白凝冰擦肩而過。
  這黑影速度極快,幾乎視線都捕捉不到。白凝冰只覺得耳邊一涼,臉頰上有股液體流下。下意識地伸手一摸,是血!
  “這是什么鬼東西!”她咒罵一聲,仰天望去,只看到一條梭狀的黑魚,從半空中落入江水當中。
  “是梭箭魚,該死的,趕緊靠岸!”方源大叫,連忙去扯風帆。
  這梭箭魚兩頭尖,中腹大,如同梭子。只有在大江大海中,才有其身影。常常上百只,或者上千只出沒。它們食肉,成群結隊地出發,常常狩獵比它們體積大上數十倍,甚至數百倍的獵物。
  嗖嗖嗖!
  一支支黑箭,從江面下激射而出。
  竹筏急劇震動,大量的梭箭魚射中竹筏。好在青茅竹,乃竹中佳品,十分堅硬,堪堪抗住。大量的梭箭魚一頭插在竹筏底部,使得竹筏危如累卵。
  風帆調整,借助江風,竹筏傾斜方向,向江邊快速靠去。
  但江水中的梭箭魚群,并未有放棄。大量的黑影潛游急竄,猛烈沖擊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根青矛竹破開,一條梭箭魚撞破竹筏,動勢已盡,落在白凝冰的腳邊。
  它渾身鱗片緊湊,魚頭呈錐子狀,閃著幽光。白凝冰看著它干瞪眼,她自爆之后,渾身上下的蠱蟲皆被凍死。陰陽轉身蠱只是救活了她,卻沒有能力令她的蠱蟲復生。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緊接著,大量的竹片破裂之聲傳來。
  竹筏支撐住第一波沖擊,已經足夠優秀。再也不能支撐第二波。
  江水彌漫,竹筏破損,開始沉沒。
  “快,快,快!”方源咒罵著,保護風帆。風帆若失,竹筏就無動力,方源和白凝冰落入江水,必死無疑!
  梭箭魚群醞釀出第三波攻擊,大量的梭箭魚如箭雨逆射,竹子洞破,麻繩破裂,竹筏開始大崩解。
  天蓬蠱!
  方源勉強催動三轉蠱蟲,頓時空竅中的真元海,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暴降。
  這還是他有九成甲等資質,且有天元寶蓮的情況下。
  一轉初階的青銅真元,質量上難以滿足天蓬蠱的要求。
  就算是凝成的白光虛甲,也虛弱不堪,不復三轉修為的氣象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梭箭魚撞在白光虛甲上,發出一陣陣的悶響,不能傷害方源。但白凝冰卻已經負傷,她在竹筏上瘋狂閃避,躲避著竹筏下射上來的梭箭魚。同時站在方源身后,靠他抵擋了大部分的攻擊。
  情勢危急無比,風帆也被射破,許多爛洞布滿帆面。竹筏的動力越來越小。竹筏還剩下三分之一不到,大量的江水漫上來,蓋過腳面,幾乎就要沉沒了。
  “該死的,難道五轉蠱師都殺不死我,我卻要死在這群小小的梭箭魚上嗎?”白凝冰長嘆。
  再有一波沖擊,竹筏必定崩潰,他們落入水中,必死無疑。
  然而……
  梭箭魚群的攻擊,遲遲未至,令白凝冰屏氣凝神,提心吊膽。
  “靠岸了,梭箭魚群不會游到淺水區的。呼!我們暫時安全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全身酸軟無比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幾乎不眠不休,掌控風帆,時刻調整竹筏漂流方向。幾乎已經達到了體力的極限。
  白凝冰也狠狠地抽著冷氣,她一身白袍都被血染紅,身上傷害數十處,幸好她有戰斗天賦,極力躲避,又有竹筏削減梭箭魚的沖勢,因此都是輕傷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白凝冰,旋即自己身上也傳來陣痛。
  他也負傷了,血流不止。
  天蓬蠱只是催動了幾分鐘,空竅中的真元海就徹底干涸。沒有了防護,他以血肉之軀,自然抗不過梭箭魚。
  原本還計劃著,再漂流一天。
  但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,距離白骨山還有一段距離,但方源此刻,必須靠岸了。
  風帆已經失去作用,方源盡最大的努力,這才讓竹筏避過礁石,擱淺在一處灘地上。
  兩人淌水,踩在松軟的沙灘上,上了岸。
  白凝冰捂著傷口,一屁股坐下來。她臉色蒼白:“這樣下去,必定失血過多,兇多吉少!你身上有什么蠱蟲可以治療,快拿出來。”
  方源苦笑,他哪里來什么治療蠱?
  (ps:新的大章,新的開始。上一章魔性不死,寫了許多人的魔性,正邪思想的碰撞,魔道的思想理論。這一章魔子出山,寫闖蕩,寫掙扎,寫奮發。行文更加明快,節奏突出。大多數讀者朋友們應該會更喜歡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