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第三節鱷殺機少女悲鳴

“鋸齒金蜈……”白凝冰伸出芊芊玉手,摩挲著這只三轉蠱的暗金甲殼,口中喃喃,神情有些復雜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她和方源大戰,吃過這鋸齒金蜈不少的虧。沒有想到,居然有這么一刻,被方源主動借給了自己。
  方源使用鋸齒金蜈的方法,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白凝冰立即照葫蘆畫瓢,將鋸齒金蜈當做大劍來回揮舞。
  時不時的,她心念操縱,鋸齒金蜈伸縮身軀,宛若鞭子揮舞。銀邊鋸齒轉動著,在空中劃出一道道詭異扭曲的光邊。
  “天蓬蠱!”她將天蓬蠱收入空竅,眉頭一揚,暗暗灌注白銀真元。頓時渾身亮起白光虛甲。
  “命運真是玄奇,想不到有一天,我居然能用你的蠱蟲。”她看向方源,嗟嘆道。
  方源沉默,而是盤坐在溫暖的煤石旁,閉上雙眼。
  他將心神投入到空竅當中,甲等資質飽滿的真元海,立即呈現。
  九成!
  原先只是四成多一點,如今憑空增長了一倍多。
  “雖然修為從三轉下降到一轉,幾年的苦功都耗去了。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!”方源心中很滿意。
  歷來蠱師修行,有三大重點。
  一資質,二資源,三蠱蟲。
  這三方面,缺一不可,是重中之重!
  原先,方源只是丙等資質,靠耍弄手段,用資源和蠱蟲來千方百計地來,盡量地彌補資質的短板。在青茅山的幾年,過得相當艱難辛苦。雖然修行進度不錯,但也是他竭心盡力,殫精竭慮,籌措冒險的結果。
  如果他當初的資質是甲等,那他的人生完全是另一種風光,早就是三轉了。
  “造化弄人……我現在是甲等資質了,但山寨這樣安定的成長環境卻沒有了。在資源、蠱蟲兩方面,卻比不上從前。”
  方源現在在外闖蕩流浪,修為太弱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,自然比不上在青茅山安逸穩定。當然更沒有穩定的貿易,用來互通有無。
  “幸好有天元寶蓮,資源上最大的難題解決了,至少三轉之前都不愁。”方源心神掃過,在九成青銅真元海地,一朵藍白蓮花扎根在海底空竅上,花瓣飽滿,充滿圣潔仙靈之氣。
  這天元寶蓮,乃是三轉,發展潛力巨大。為了煉化它,直接廢掉了古月一族的根基元泉。
  它相當于一口微型的移動元泉,當初在方源三轉修為時,它就能不斷恢復方源的真元,令其達到乙等的恢復速度。
  三轉修為,是白銀真元。如今方源是一轉初階,青銅真元。天元寶蓮在方源空竅中,令他的真元恢復速度達到極高的程度。
  “我如果用一轉蠱,真元恢復驚人,近乎無窮無盡。用一兩只二轉蠱,真元海面雖然會下降,但不斷消耗不斷回復,海面也會相對穩定。用一只三轉蠱,真元就暴降,消耗遠遠大過回復,支撐不了片刻,真元海就會徹底干涸。”方源心中暗算。
  畢竟是青銅真元,而且還是初階的翠綠,質量太差。
  除去這天元寶蓮之外,方源還有一些蠱。
  首先是本命蠱春秋蟬。
  這六轉蠱,天下奇榜第七,一旦成為本命,就再也不能移到空竅外。如今穩居空竅中央。
  經過又一次重生,它的氣勢不再,黃綠的強光消褪個干凈,一片萎靡,極度虛弱。
  它隱去身形,隨著時間的流逝,默默地汲取光陰的河水,開始再一輪的恢復期。
  方源心中有明悟:“短時間之內,絕無可能再用春秋蟬了。這樣的危險狀態,一旦用了,就是沉溺于光陰之河,白白自爆送死。”
  沒有了春秋蟬的壓力,其他蠱蟲都釋放了本性。
  二轉的四味酒蟲,胖乎乎的身軀上四種光輝輪換著閃爍。在高高的真元海面上,不斷戲水,很是歡快。
  鯉魚化石般的隱鱗蠱,靜靜地躺在海底,任憑真元海水沖刷它的魚鱗。
  一只頭部長有一對鐵鉗的黑甲蟲,在海面上空振翅飛翔——此乃強取蠱。
  和它一同盤旋嬉鬧的,是陰陽轉身蠱中剩下來的白甲陽蠱。
  四轉的血顱蠱也沉在海底深處,偶爾表面閃爍一下鮮紅的血光。
  至于其他的蠱蟲,還有血月蠱,如今化作紅月牙印記,藏在方源的掌心中。地聽肉耳草,成為方源的一只耳朵,平時不顯。兜率花寄托在方源的舌苔上。
  而天蓬蠱、鋸齒金蜈,則在剛剛借給了白凝冰。
  算一算數量,方源現在手頭上共有十二只蠱蟲。
  這個數目太多了!
  一般而言,低階蠱師手中有兩三只蠱,是常態。到了四五轉,才會上升到四五只蠱的樣子。堂堂神捕鐵血冷的蠱,也不過七只左右。
  別看古月一代,還有天鶴上人,那都是特殊情況,兩者皆是有數百年積累的老怪。
  方源擁有的蠱蟲數量,是尋常蠱師的三四倍。數量太多,就會給蠱師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,還有后勤壓力。
  這些蠱雖然是方源精挑細選,易于養活。但如今,兜率花攜帶的物資有限,仍舊給方源帶來負擔。
  首當其沖的是四味酒蟲,它需要美酒為食。兜率花中有不少酒,但統共算起來,也只能支撐它半年。
  “在這半年里,必須尋到新的酒。或者將四味酒蟲逆煉,還原成酒蟲。”
  然后是強取蠱。
  強取蠱的食料難以尋找,兜率花中也收藏不多,只能支撐五個月。
  其次是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以參須為食,這個兜率花中卻有不少,可以支撐近一年。
  而血顱蠱、血月蠱,皆是需要鮮血,需要小心算計。
  陰陽轉身蠱若是陰陽齊全,就是完整的太極光球,陰陽兩氣轉化衍生,不需要蠱師提供食物。但如今缺少了陰蠱,單單留下陽蠱。方源就得每隔一段時間,將其放出,汲取周遭的陽氣。
  養活陽蠱,相當重要。有了陽蠱,才可鉗制白凝冰。有了白凝冰這個便宜保鏢,方有生存的保障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方源今后不能隨便就往山洞、地洞里面鉆。萬一被困在特殊環境中,沒有陽氣,陽蠱餓死了。到那時,絕望暴怒的白凝冰將變成方源的索命大敵。
  現在方源的情景,有點尷尬。
  他手上的蠱蟲,普遍轉數較高。三轉、四轉,甚至還有六轉。偏偏他現在修為只有一轉了。
  高階的蠱蟲,對他而言,使用起來相當累贅,極不趁手。
  而且,更關鍵的是——他在治療、移動方面,嚴重缺乏,是他的兩大短板。
  “接下來,必須著手解決這些事情,收集野生蠱蟲。但愿運氣能好些,能碰到適合自己的蠱。剛剛遭遇梭箭魚群能夠逃生,是運氣好。但不可能每次運氣都這么好的。”
  方源思慮稍定,這才帶著微微凝重的神情,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剛睜開眼,就看到白凝冰手中托著一個白色蛋殼,走過來。
  “你看看。我剛剛催動鋸齒金蜈,讓它鉆入地下。沒想到這沙灘下,藏了一枚蛋。被鋸齒金蜈搗破了。”白凝冰開口道。
  這蛋有半個臉盆大小,白色的蛋殼徹底破碎,蛋黃只殘留了一些。
  方源只掃了蛋殼一眼,面色陡然變得緊張起來:“不妙,這是六足鱷的蛋。難道這處沙灘,是六足鱷群的產卵之地?”
  他迅速地站起身來:“快,催動鋸齒金蜈,看看這沙灘下還有多少這樣的蛋。”
  白凝冰目光抖寒,指向方源后方:“來不及了,你看!”
  方源一回頭,就看見滾滾黃沙水的江面上,漂游來數百根“枯木”。
  “枯木”一個個游上岸,皆是體型龐大的鱷魚。
  這些鱷魚,背甲渾厚,牙齒尖銳,長有三對足。此刻無數雙通紅的雙眼,緊緊地盯住白凝冰。
  六足鱷群!
  白凝冰下意識地將手一松,白色的蛋殼掉落在沙地上,蛋殼破碎,蛋黃流淌。
  吼!
  六足鱷發出憤怒的嘶吼,邁開六足,紛紛向二位少年殺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青茅山,古月山寨舊址。
  白雪皚皚,冰川遍地。
  一群人默默站立雪地中,如根根鐵釘,釘在這蒼白的世界里。
  “父親……”鐵若男跪在雪地上,口中嘶吼,雙眼淚流。
  五六天前,鐵血冷和古月一代激戰,臨死之前,仍舊記掛親生閨女的安危,將山丘巨傀蠱和鐵手擒拿蠱飛出。
  山丘巨傀蠱形如青銅面罩,罩住鐵若男的臉面,保護住她。鐵手擒拿蠱,則化為巨手,帶她遠離青茅山這塊是非之地。
  事后不久,這兩只已經被血狂蠱污染的蠱蟲,皆化為血水。
  鐵若男發了瘋似的,趕回青茅山。但在途中,遭遇危險,被獸群圍困。
  危難之際,鐵家的援兵趕到。原來鐵血冷行事穩重,保險起見,早在之前,他就向家族發送了求援信箋。
  鐵若男得了援兵之助,趕回到這里。但見滿山冰雪,凍結一切生機,而父親杳無音訊,徹底失蹤。
  她和鐵家援兵一起搜尋了幾天幾夜,最終無奈地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。
  神捕隕落,父親已死!
  “父親啊——!”鐵若男聲音嘶啞,聲音中充滿了極度的悲傷,宛若大雁哀鳴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