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第四節各懷異志

“神捕大人乃是戰死,這是鐵家男兒榮耀的歸屬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若男小姐,還請節哀。”身后的一位青年蠱師開口勸著。
  雪地上,鐵若男跪著,哭聲漸弱,雙肩顫抖,雙手緊捏,白雪在她手心中化為了水。
  青年蠱師緊皺著眉頭,繼續道:“這些天來,我們查探了整片戰場。看到了一些人為的殘留痕跡,有少量生還者逃脫了這片戰場。神捕大人的來信中,說了血海傳承的事情。我現在很擔心,這些生還者中是否有那位,繼承了血海傳承的魔道蠱師。”
  鐵若男聞言,哭聲頓止。
  她從冰冷的雪地上站起來,一陣寒風吹來,她憔悴的面龐上卻顯現出一抹堅毅之色:“殺父之仇,不同戴天!不管這魔道蠱師是否還活著,我們都應該順著痕跡,追蹤下去。父親是怎么死的,究竟死在何人手中。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!”
  少女聲音嘶啞,但說話間,目光暴漲,語氣極其堅定。
  青年蠱師輕嘆一口氣:“追蹤搜查是一定要做的,我們鐵家寨的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。然而,若男小姐,你就不必去了。來此之前,族長關照過我們,務必要將你安全帶回山寨。”
  鐵若男頓時瞪眼:“什么,你休想趕我走!”
  青年蠱師微微一笑,抬頭看向天空。
  蔚藍的天空中,漂浮著幾朵白云。
  鐵若男還要爭辯,忽然瞳孔猛地一縮:“你……”
  還未說完,她雙眼一合,軟倒在雪地上,就此沉沉睡去。
  “鬼一。”青年蠱師開口道。
  “在。”
  “命你們小組,護送若男小姐回去。”
  “是……”鬼一遲疑了一下,“那么公子您呢?”
  “我?我自然得順著黃龍江,追蹤下去了。”青年蠱師傲然一笑。
  ……
  黃龍江水滔滔,疾風拂面,數百只的六足鱷群,陸續登上淺灘,向方源和白凝冰二人發起進攻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白凝冰咬牙,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若是之前,這支鱷群,她根本不放在眼里。一記冰刃風暴,就能搞定。但現在,她只有天蓬蠱,鋸齒金蜈,同時也沒有了北冥冰魄體質。
  藍眸快速地掃視周圍一番,白凝冰怒罵:“都是你選的好地方!這里三面峭壁,匆忙間怎么攀登逃脫?”
  “你慌什么?這還只是百獸群,不是千獸群。若是千獸群,我們必死無疑。百獸群,卻還有一線生機,可以拼殺。”方源快速地收起衣服、鐵架、鐵鍋,退到白凝冰的身后。
  方源胸有成竹的樣子,讓白凝冰心中微微一定。
  “你看什么看,快頂上去殺啊!”方源掃了她一眼,催促道,“要不然我借給你蠱蟲干嘛?你可別忘了,陽蠱在我的手上。”
  “混蛋!”白凝冰頓時瞠目,心中郁憤,狠狠地咒罵一聲。不知道是罵六足鱷,還是罵方源,或者兩者皆有之。
  但不管如何,她終究手持鋸齒金蜈,頂上前去。
  嗡嗡嗡!
  銀邊鋸齒狂轉,三轉蠱暴躁的氣息散發出來,立即令六足鱷群沖勢一滯。
  “一群丑陋的爬蟲!”白凝冰冷笑,反沖上去,狠狠一劈。
  一只六足鱷被擊中背部,慘叫一聲,火花四濺,被硬生生鋸成兩半。
  鮮血飛濺到白凝冰的臉上、衣服上,她受到血腥氣的刺激,臉上開始涌現出戰意。
  刷刷刷……
  鋸齒金蜈橫劈豎砍,揮舞成風。二十多只的六足鱷,接連喪生。
  情勢一片大好,方源臉色卻變得沉重,高喊道:“避免六足鱷的背甲,攻擊它們的腹部!”
  “哈哈哈,真是好霸道的蠱蟲,比冰刃蠱帶勁多了!我喜歡!”白凝冰卻充耳不聞,大聲獰笑。
  她化為女性,本來盛顏仙姿,如冰雪仙子。但一戰斗起來,盡顯昔日豪情,男兒澎湃,更近乎癲狂。
  但漸漸的,她攻擊的頻率開始緩慢下來,攻擊效果也越來越弱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先前一擊,就能將一頭六足鱷攔腰鋸斷,怎么現在,連續三下,都只能令其重傷?”
  白凝冰豎起鋸齒金蜈細看,只見銀邊鋸齒參差不齊,鋒銳程度大大降低。
  她生來聰穎,頓時聯想到方源剛剛的提醒,不由撇嘴“切”了一聲。
  一頭六足鱷大步地沖到她的面前,忽然縱身一躍。
  血盆大口張開,陰影籠罩白凝冰。
  “找死!”白凝冰迅速矮身,高舉鋸齒金蜈,順勢在六足鱷的肚皮上一劃。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,六足鱷肚皮被白凝冰輕而易舉地割開來,形成一道恐怖的傷口。
  這只倒霉的六足鱷還在空中,大量的鮮血就從傷口中噴涌而出,內臟器官也拋灑出來。
  撲通一聲,它終于落到沙灘上,瞬間染紅周圍一片沙碩,身軀劇烈地抽搐兩下后,徹底不動彈了。
  它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“這么容易?”看到如此良好的攻擊效果,白凝冰驚異地挑了挑眉頭。
  六足鱷背甲堅硬厚實,相比較而言,它的腹部,卻極為柔軟。白肚皮是它們的弱點所在。
  這些信息,方源擁有五百年經驗積累,自然一清二楚。而白凝冰生長在青茅山,從未出去過,受到的教導內容也狹隘,自然懵懂不知。
  吼!
  群鱷嘶吼。
  六足鱷被殺了數十頭,獸群如此受挫,同伴的死亡激發了它們的憤怒和狂野。
  無數雙血紅的眼睛,都狠狠地盯住白凝冰。
  野獸智慧有限,狡電狽有類人智慧,但它在龐大的野獸中,只能算是特例。
  這些野獸,都是將危險性最高的敵人,當做第一戒備,首先要鏟除的對象。至于縮在后面一直沒有動手的方源,它們都漸漸忽略了。
  “來吧。”白凝冰不退反進,她并非不知變通之人。剛剛那一擊討到便宜,立即改變戰斗方法。
  蜈尾噗的一聲,扎在沙灘上,然后身軀猛縮,帶動鋸齒忽然抽揚。六足鱷的腹部被輕易割裂,鮮血和內臟噴涌而出。
  一頭頭的六足鱷倒在地上,白凝冰大殺四方。
  “照這樣殺下去,鱷群不足為懼。看來我真正的威脅,并不是這股獸群,而是方源啊。”情勢大好,白凝冰心中思量,不由地生出其他心思。
  陽蠱在方源的手中,令白凝冰投鼠忌器,不得不聽命方源。
  但他是白家天才,心高氣傲,怎么可能甘心認命?
  “如果我斬殺方源,能否得到那只陽蠱呢?”白凝冰眼冒寒光,心中冒出一個念頭。
  但這個念頭剛出來,就立即被她打消。
  她了解方源,就像了解她自己!
  依方源這種人的性格,簡直是剛硬如鐵,手段狠辣,心思縝密。哪怕他真的死定了,他也絕對會毀掉陽蠱。這是百分之百的,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。
  “況且,我手頭上沒有任何一只蠱蟲。不管是天蓬蠱,還是鋸齒金蜈,還都是他的……不行,不管如何,必須要搞到屬于自己的蠱蟲!”
  方源嘴角微翹,注視著面前的戰場。
  白凝冰動作略顯遲疑,眼中精芒閃爍的樣子,他自然看在眼里。
  對白凝冰的這點小心思,方源心中透亮。
  方源并不奇怪,他甚至理解白凝冰,換做是自己,必定也會有如此心思。
  他們兩人都是心比天高之輩,怎可能甘于被他人擺布?
  “然而,形勢比人強,縱然是天才又如何呢?呵呵呵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方源自信——有如此重大的把柄落在自己手中,白凝冰就是落到蛛網中的蝴蝶,前期掙扎幾下,是應該的,也是必然的。但最終,她將落到自己的掌心中,認清現實,被自己馴服,成為一枚得力的棋子。
  戰斗在繼續著。
  大量的六足鱷尸,倒在這處淺灘上。
  白凝冰氣喘吁吁,大汗淋漓,攻勢緩慢下來。
  她體力不足了!
  力量方面,一直都是她的弱項。以前和方源對戰,她就屢次因為方源的雙豬之力,而在硬拼中吃虧。
  如今激戰了大半個時辰,她漸漸體力不支。
  畢竟先前不眠不休,在竹筏上漂流了整整五天五夜。之前的休整,也太短暫了一點。
  更令她難以啟齒,心生煩躁的是她胸部的兩團球。每次騰挪跳躍,這兩個累贅也在隨之波動,讓她很不習慣!
  “方源,你還不出手嗎?!”她大口喘息著,叫道。
  說話間,她狼狽地躲開一只六足鱷的撲殺,旋即強撐酸軟的膝蓋,踉蹌地站起身。
  方源聲音冷酷:“我一出手,勢必就會引來六足鱷的攻殺。你想要我死嗎?我死了,你絕對得不到陽蠱。”
  三只六足鱷包圍上來,白凝冰不得不后退幾步。
  她幾乎要累得暈倒了,體力達到了極限,兩眼一陣昏暗。鋸齒金蜈顯得極為沉重,不斷地要把她拉向地面。
  她咬牙切齒:“方源,我若死了,你還能活?”
  “你放心,有我在你身后呢。”方源好整以暇,倚在峭壁上。他心念一動,血月蠱便從他掌心飛出,投向白凝冰。
  “接著吧,好好運用它。”
  血月蠱起源于月光蠱,白凝冰自然熟悉得很。上手就用,幾記鮮紅的月刃射出去,立即穩定了岌岌可危的局面。
  然而好景不長,白凝冰雖然緩了一口回來,但是空竅中的真元卻漸漸的不夠用了。
  (ps:不好意思,今天的更新遲到了。月末都會忙一些,以后更新遲了,都會在晚上9:30左右補上。謝謝一直支持我的諸君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