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第五節背甲蠱和鱷力蠱

一般三轉蠱師,要對付獸群,都是游擊戰。塵×緣?文?學?網不斷利用元石,回復空竅真元。白凝冰這般硬抗硬打,堅持到現在,已經相當不易了。
  蠱師若真元干涸,戰斗力將暴降到低谷。
  白凝冰開始頻頻回首,看身后峭壁,是否有攀登逃脫的可能性。
  當她看到方源神情悠然,倚靠在峭壁上時,不由地勃然大怒,罵道:“方源,我在前面拼死戰斗,你竟然在看戲?!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曾經的北冥冰魄體,堂堂的白凝冰,現在居然連一支百獸群都對付不來了嗎?”
  白凝冰氣急敗壞:“有種的,你上啊!”
  方源冷笑:“我若是有三轉修為,早就將這群六足鱷鏟除了,哪里還輪得到你?”
  白凝冰不由地大喘氣,氣得七竅要生煙。
  方源正色道:“白凝冰,我看你是大手大腳慣了。你以前是北冥冰魄體,真元恢復很快。現在落到甲等九成,還像先前那般用法,真元自然不足了。優秀的蠱師,都掐著真元一點一滴,從不濫用。接下來,你按我說的去戰斗。你的戰法太粗糙了,需要細膩起來。”
  “哈?”白凝冰扯動嘴角,“我的戰法還不細膩?你可知道,我多少次被當面族長、家老夸贊,我可是白家寨作戰精微第一!”
  “和一群凡夫俗子,有什么好比較的?你給我聽好了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冷笑三聲,但方源照說不誤。
  聲音不可避免地飄入白凝冰的耳中,起先她還不以為意,但漸漸的,她的神色開始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從輕視不屑,慢慢肅容,到最后神情變得凝重。
  方源的話,可謂字字珠璣,句句精辟,偏僻入里,妙到毫巔!
  這是他前世五百年的經驗總結,時間積淀下來的精髓,怎能不讓白凝冰這毛頭小子,不,黃毛丫頭感到震驚?
  方源前世活了五百年,人老成精。這份經歷,就算是古月一代,或者天鶴上人都比不了的。
  這兩個老怪,看似活了近千年,但絕大多數時間,都是在沉睡,茍延殘喘。真正的活動時間算起來,頂多是兩三百年罷了。
  若換做平時,白凝冰聽著方源的指導,也就聽聽罷了。她心高氣傲,哪怕心中震駭萬分,也不會去做。但如今,她面臨鱷群壓力,身體不由自主地照此實施,頓時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。
  六足鱷接連赴死,而她的情形卻越來越好。
  明明真元、體力都所剩無幾,但珍惜使用后,減少無謂的出手次數,增加攻擊效果,反倒令她的真元和體力,在戰斗中,緩慢地,一絲一毫地重新積累起來。
  一刻鐘之后,六足鱷群傷亡過半,倒下兩百多具尸體,終于停止攻勢,開始緩緩后退。
  隨之,一個巨大的身影,在江面上緩緩升起。
  它齜牙咧嘴,滿口利齒如刃。黃色豎瞳,倒映著白凝冰的身影,散發出冰寒的殺機。
  這是六足鱷群的王。
  百獸王級的雄鱷王!
  和其他的六足鱷有所區別,這只鱷王身軀更大,仿佛牦牛。它并非六足著地,而是只用兩只后足邁步。
  它似人般行走,肩背厚實如熊,一條布滿甲片的鱷尾,在沙灘上拖出深深的痕跡。
  空出來的另外四足,都呈利爪形態,可稱四臂。它的臂膀粗壯,肌肉堅硬宛若石頭。
  白凝冰不禁苦笑。
  若是她單獨對付這頭百獸王,必有勝算。但如今,經過剛剛的激戰,她剩下的體力和真元,都嚴重不足。難以對付這頭狀態完美的百獸王了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身后傳來方源的聲音:“接著罷。”
  一道藍白相間的光芒,射入到她的空竅當中,呈一朵蓮花,種在了她的空竅海底。
  頓時,她的真元海面開始快速的上升!
  白凝冰又驚又喜:“這是什么蠱?”
  “天元寶蓮。”方源答。
  “原來這就是天元寶蓮!難怪古月一代也想得到它了。”白凝冰驚嘆一聲,旋即怒罵道,“你有這樣的蠱,為什么不早借給我?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自顧自說道:“幸虧這頭鱷王還只是百獸級,記住,它的弱點是胸膛上的那塊白皮。”
  說完,他全身一晃,如水光波動,漸漸隱去了身形。
  卻是催動了隱鱗蠱。
  “狡詐陰險!”白凝冰暗罵方源一聲,旋即凝神向雄鱷王望去。
  只見它的胸膛上,的確有一塊白皮,但只有臉盆大小。還被它的四肢臂爪隱隱護住,要擊中那里,談何容易?
  吼!
  雄鱷王怒吼一聲,一頭向白凝冰撞過來。
  白凝冰只能靠自己,狼狽側翻,躲過這一擊后,順勢甩手。
  鋸齒金蜈狠狠地砸在雄鱷王的后背上。
  火星四濺,鋸齒金蜈猛地彈起,差點把白凝冰都帶倒。
  雄鱷王背甲上印了一個白印子,除此之外毫發無損。
  呼!
  它鱷尾一擺,風聲乍起。
  白凝冰只看見眼前一條黑鞭抽來,又粗又大又長。她根本來不及閃躲,只能狂催天蓬蠱。
  砰的一聲悶響,她被抽飛出去,跨越十幾米的距離,然后撞到堅硬的峭壁上。
  白凝冰痛得直抽冷氣,天蓬蠱是三轉蠱,防御卓越,但并不能緩沖力道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雄鱷王邁開兩只粗壯的腿,在沙灘上踩出一個個的深坑,向白凝冰撞來。
  白凝冰雙眼一亮,看著雄鱷王沖撞過來,卻不動彈。
  雄鱷王兇威滔滔,張牙舞爪,若換做其他人,不是被嚇得癱軟,就是急忙逃竄。但白凝冰到底是白凝冰,意志如鐵。
  “二十步,十五步,十步,五步!”眼看著雄鱷王就要殺到,在最后關頭,白凝冰這才縱身一躍。
  轟!
  她險而又險地避開了雄鱷王,而后者則硬生生地撞到峭壁里,大量的碎石滾落下來,頃刻間就將它掩埋。
  “畜生就是畜生!”白凝冰哈哈一笑,正要邁步趁勝追擊,忽然想到什么,腳步一頓。
  下一刻,雄鱷王巨尾狂甩,碎石如彈,四處飛濺。
  白凝冰靜靜地看著,片刻之后,雄鱷王終于脫困而出。
  它極為狼狽,一口利齒崩壞了一小半,鼻孔流出血跡。原本金黃的瞳孔,此刻變得通紅。
  它仰天怒吼一聲,這次上身伏地,以更快的速度,再次向白凝冰沖撞過去。
  白凝冰后退,微笑側讓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峭壁坍塌,煙塵四起……
  大半個時辰之后,傷痕累累的雄鱷王,徒勞地捂住胸口的那處白皮,卻捂住不斷流淌的血液。
  隨后,它撲通一聲,倒在面目全非的沙灘上。
  “這只血月蠱,其實也挺好用的嘛。正是有了它血流不止的特效,才令雄鱷王死得這么輕易。”白凝冰望著手中的紅月印記,心中浮想。
  鱷王一死,剩下的六足鱷雖然還有上百頭,但都失去了主心骨,士氣暴跌,紛紛入江潰逃。
  “終于結束了。”白凝冰甩開手中的鋸齒金蜈,累得一屁股坐在沙地上。
  方源的身影顯現出來,他蹲在雄鱷王的尸體旁,一陣摸索。
  “找到了!”當他收回手掌時,兩只手中各拿了一只蠱。
  白凝冰看到這一幕,頓時氣得呼吸一亂。自己拼死拼活的戰斗,總算殺了雄鱷王,擊退了鱷群。結果卻是毫發無損的方源,出來收取戰果。
  方源端詳一番。
  這兩只蠱,一只奄奄一息,仍舊微微掙扎。宛若龜殼,巴掌大小,只是凸起的表面,布滿了鱷魚般的鱗甲。
  這是背甲蠱。
  還有一只,毫發無損,卻靜靜的一動不動,任由方源用食指和拇指輕捏著。
  這是鱷力蠱。
  它很小,堪比常人的一根手指。它仿佛是微型鱷魚,有頭有身有尾,但惟獨缺少了鱷足。
  不管是背甲蠱,還是鱷力蠱,都是二轉蠱蟲。
  一般而言,百獸王的身上,寄生著二轉野生蠱。千獸王的身上,是三轉蠱。萬獸王掌握著四轉蠱。
  “果然不出我的所料。”方源看著手中兩蠱,并不奇怪。他經驗豐富,觀戰良久,早已經窺破這只雄鱷王的虛實。
  當下,他泄露出一絲春秋蟬的氣息,真元一吐,就將這兩只蠱蟲煉化。
  背甲蠱飛到方源的后背上,化為一大片鱗甲印記,宛若紋身,從方源的肩膀延至腰際。布滿了后背。
  顧名思義,它是能增強蠱師后背防御的蠱蟲。
  鱷力蠱則化作一道暗黃色的光,鉆入到方源的空竅當中去。
  它和黑白豕蠱的作用,大致相同。能永久性的增強蠱師力量,一鱷之力!市價很高,平時是有價無市的珍稀蠱蟲。
  “又是這樣,頃刻間煉化蠱蟲!”看到這樣一幕,白凝冰不顧上憤怒,瞳孔猛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在和方源之前的交手中,她就發現了方源的這個秘密。
  回到家族里,她翻遍了資料典籍,查出了一些輔助蠱蟲,能達到這種效果。
  但此刻,她再次目睹,忽然覺得真相未必如此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,底牌好多。天蓬蠱、血月蠱、鋸齒金蜈也就算了,竟然還有天元寶蓮!他的戰斗技巧,完全凌駕于家族所授。剛剛他用的又是什么蠱呢?”
  白凝冰想到這里,心中一股寒意頓生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