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第六節夜宿樹冠

嘩嘩嘩……
  江潮涌來又退落,天色已晚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黃昏之下,淺灘被鱷血染紅,數百頭六足鱷的尸體環繞著兩個少年。
  在一只巨大的鱷尸旁,方源緩緩地站起身來。
  六足鱷群來襲,方源根本就沒有想過逃跑。他雖然只有一轉初階的修為,但是白凝冰卻是三轉巔峰!
  利用她的修為,加上自己的三轉蠱蟲,消滅一支百獸群,大有可為之處。
  一方面,他需要利用六足鱷群這樣的外力,來壓迫白凝冰,借機調教。另一方面,他也需要適合自己的蠱蟲。
  “雖然是一轉初階,但是甲等資質,再配合天元寶蓮。真元恢復速度極快,因此讓我能夠使用二轉蠱蟲。但不管是鱷力蠱,還是背甲蠱,都并不太理想啊。”方源心中暗暗嘆息。
  天蓬蠱高達三轉,又借給了白凝冰。方源的確需要一只適合目前自己的防御蠱。但背甲蠱,只能防御后背,防御面太小了。
  鱷力蠱雖然珍貴,但是目前為止,方源的雙豬之力,已經足夠強悍。再增長力量,反而會危害他自身。
  六轉以下,蠱師的身軀終究都是凡軀,有承受的極限,不可能一直增長力量。
  方源先前利用黑白豕蠱,已經改造自身,在根本上提升了自己的力氣。如今再用鱷力蠱,將超出他身體的承受,反而會危害他自己。
  也就是說,除非他尋到其他輔助蠱蟲,配合鱷力蠱使用。在此之前,他用了鱷力蠱,就是自殺行為。
  “白骨山的傳承中,有一只玉骨蠱,能增加蠱師的骨骼強度。若是用了此蠱之后,再用鱷力蠱,就沒有問題了。不過現在,距離白骨山還有一段距離,沒有十天半個月難以抵達。”
  方源遙望了東南方一眼,隨后心念一轉,喚出鱷力蠱。
  他將鱷力蠱交給白凝冰,同時召回自己的天元寶蓮。
  “用此鱷力蠱,可以讓你的力量憑空增長一鱷之力。過程有些辛苦,連續催用一個月,大概就能完成了。”方源叮囑道。
  白凝冰點點頭,心中微喜。
  有了鱷力蠱,她就能彌補自身的力量短板。先前在白家寨,她也搜集過,但運氣不佳,一直沒有尋到這樣的蠱。沒有想到,居然在野外流魄時,得到了昔日朝思暮想的蠱蟲。
  蠱師在野外闖蕩,既危機四伏,同時又充滿了機遇。
  “走吧,這里血腥氣味太濃,三面的峭壁也坍塌得差不多。必定會吸引一些猛獸前來,在這里宿營肯定不安全。”
  方源的提議,得到了白凝冰的贊同。
  不過在離開之時,方源盡量采集了一些鱷血鱷肉,收在兜率花中。
  鱷力蠱,是以鱷肉為食。新鮮的鱷血則可以用來喂養血顱蠱、血月蠱。
  太陽已經垂落下去,夜幕開始降臨。
  遠方的天空中,繁星隱現。
  峭壁被雄鱷王撞得坍塌,變得容易攀爬。方源和白凝冰二人攀上峭壁之后,一片郁郁蔥蔥的密林,就展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  密林綿延開去,遠山影影綽綽,密林深處一片幽深黑暗。不知道里面棲息隱藏了什么危機、猛獸。
  啾啾啁啁……
  一陣古怪的叫聲,不知道是鳥鳴,還是猿啼,傳入兩人的耳中。
  兩人相視一眼,均知道野外的密林,危機四伏。尤其是這夜晚,光線不足,此時步入密林,比白天更加危險。
  但他們別無選擇。
  “走吧。”方源示意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咬了咬牙,只好拖著疲憊至極的身軀,走在前面,為方源開路。
  這一株株樹木,至少高達四米。靠著江邊,充滿了濕氣,地面也較之山土更加柔軟。
  潮濕溫暖的氣候,令青苔大盛,鋪滿地面、石塊,附著在一棵棵的樹干上。
  越向里面深入,光線越暗,涼意更深。
  方源還好些,白凝冰不禁打了個冷顫。她剛剛劇烈激戰,渾身都被汗水淋濕了,此時涼意襲體,自然感覺更冷。
  “我說,待會把爐子架起來,我們烤個火吧。”白凝冰在前面,一邊探路,一邊道。
  她的聲音,飄蕩在密林中,更顯得此處密林的幽靜。
  “烤火?呵呵。”方源笑了一聲,“你不覺得這密林,太過安靜了一些嗎?停下吧,好好看看前方的樹。”
  白凝冰腳步一緩,凝神望去。
  前面的樹,又矮又壯,樹根盤虬,綿延一片。它們的每一根枝干末端,都長成藤蔓,宛若綠蟒,或是相互盤繞,或是垂在地上。
  藤蔓的末端,宛如捕蠅草,又仿佛是河蚌張開的兩片貝殼,靜待著獵物的到來。
  “捕獸樹!”白凝冰想到學堂所授,認出了此樹。
  這種樹以肉為食,每一根枝干末端軟化為藤蔓,只長兩片葉子。葉片又寬又大,平時張開來,仿佛是張開的巨口。一旦有獵物走近,藤蔓就如蛇頭撲閃,葉片咔嚓一聲合攏,一口將獵物吞下。然后分泌酸液,耗費數十日,甚至數月,將獵物慢慢融化吸收。
  白凝冰細數一下,眼前至少有三四十棵捕獸樹。每棵樹相互間隔較長,之間生長著普通樹木。
  “這是一片捕獸樹林,難怪缺乏生機,顯得安靜。不過沒有關系,我可以憑借三轉蠱的力量,強開出一條道路出來。”白凝冰道。
  方源卻搖頭:“我們現在是想要一片安全的宿營地。我看這片捕獸樹林,就很好。闖過這片樹林,在茂密的叢林中,未必能找到更安全的地點過夜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聞言,不禁瞪大雙眼:“就這里?捕獸樹林,還安全?”
  方源掃了她一眼,沒有解釋。而是轉身,原路返回。
  白凝冰咬了咬牙,陽蠱在方源的身上,她只得跟隨方源重新回到了那處淺灘。
  方源挑選了兩頭健壯的鱷尸,將它們開膛破肚,去了內臟器官,又清洗一遍后,拖入叢林。
  “你居然是想?!”白凝冰也是聰明人,一路跟隨,看到這里,已經隱約猜到方源的目的。
  方源的奇思妙想,讓她不由地感到驚異。
  “人是萬物之靈,人的智慧是無窮的,為了生存,思考出一些怪招實屬正常。我們今天就睡這里面罷。”方源說著,又交代了一番竅門后,只身鉆進了鱷魚肚子里。
  然后他在里面滾動,六足鱷的身軀就順勢接近了一棵捕獸樹下。
  嗖!
  最近的一根藤蔓,頓時竄出來,快如迅影。兩片葉子大張,將鱷魚尸軀一口吞下后,然后牢牢地合并在一起。
  緊接著,藤蔓扭曲,將沉重的葉片徐徐地托上樹冠高處。
  “快睡吧,明天還要趕路呢。”樹冠上的葉片騷動了一下,傳出方源的聲音。
  白凝冰愣在原地,看著這一幕,目瞪口呆。
  好一會兒,她才醒悟過來。
  太陽已經徹底落山,黑暗籠罩下來,夜風徐徐吹著,穿過叢林,發出嗚咽的聲音。
  白凝冰咬了咬牙,依照方源示范的那般,鉆進鱷魚肚子里,然后滾動到捕獸樹下。
  幾乎在下一刻,她就感到一股外力襲來,令整個鱷魚身軀猛地震蕩了一下。
  又一陣晃動后,她就感到自己開始徐徐上升。
  最終,上升的力量停止了。
  白凝冰躺在鱷魚肚子里,而鱷魚則平躺在葉片之中。
  她向外望去,目光透過葉片咬合的縫隙,還能看到漫天的繁星。
  周圍靜悄悄的,星星明亮,似乎是調皮的孩子在向她眨眼睛。
  “漫天繁星,我們運氣不錯,明天將是個好天氣。”外邊傳來方源的聲音。
  白凝冰沒有搭話,她挪動了一下身軀,好使自己更舒服一些。
  但冰冷的鱷魚身軀,仍舊讓她感覺到一股股的冷意。
  同時,一股香甜的氣味,傳入她的鼻腔里。
  白凝冰并未驚訝,按照方源之前交代的,這是捕獸樹在開始分泌酸液。
  但這種酸液,腐蝕鱷魚身軀,至少得三個月左右。白凝冰躲在鱷軀當中,暫時安全的很。
  “對了,先用鱷力蠱,再休息吧……”白凝冰心中想著,但眼皮子卻宛若山一般沉重,漸漸地合攏上。
  幾乎轉瞬間,她就沉沉睡去了。
  她太累了,先是連續五天五夜的漂流,然后是和鱷群激戰。在戰斗中,她超越了體力的極限,挖掘出一部分的自身潛力。
  也許還有轉化成女性身軀的原因,方源有意無意的施壓,都令她身心俱疲。
  方源卻沒有睡。
  他躺在鱷魚身軀里,喚出兜率花,取出一些棉質的衣服和披風。他將這些分成兩部分,一部分墊在身下,一部分披在身上。
  盡管好生折騰了一下,但這番布置之后,立即就有了一股溫暖。
  葉片牢籠,鱷魚身軀似乎演變成了愜意的溫床。
  方源精力還有些剩余,閉上雙眼,沉入心神,開始催動真元,溫養空竅。
  雖然沒有了酒蟲,令真元提升。但方源有天元寶蓮,還有甲等資質的輔助,導致他溫養的持續時間,大大增強。
  真元海澎湃洶涌,潮起潮落,一**沖刷著空竅四壁。每消耗了一絲,又旋即彌補上來。就算是連續一整夜溫養,不斷消耗,真元都不成問題。
  但方源到底沒有這么做,溫養空竅并不能取代睡眠。到了后半夜,他就停止修行,閉眼睡去。
  他睡得淺,在睡夢中依稀聽到夜風的聲音,一聲聲的野獸嚎叫。許多野獸被淺灘的血腥味吸引,跋涉過來。通過這片樹林時,被捕獸樹捕個正著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