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第八節軒轅神雞

時光流轉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大半個月之后,白凝冰整整瘦了一圈,但整個人渾身上下,都流露出一股精悍的氣息。
  她的精神更加矍鑠,藍眸張望間,時不時地閃過一抹精芒。
  毫無疑問,她適應了這種顛沛流離的生活,并且從中汲取到許多東西。
  方源清楚:白凝冰雖然沉默寡言,但并不代表她認輸了。
  她心里面憋著一股勁,認真學習,努力適應。偶爾間,她會提出一些反駁意見,雖然淺薄,卻脫離了當初的稚嫩。
  方源可以感覺到,白凝冰每一天都在進步。
  但這情況,并未出乎他的意料。要折服白凝冰,并不容易,任何真魔都有旺盛的反抗精神。
  烈日下,兩人潛伏在灌木叢中,小心翼翼地觀察這處山谷。
  山谷里,趴著一只巨大的鱷魚,正在酣睡。
  這是一頭熔巖鱷。
  三頭大象疊加起來,才有它的體型。它渾身長滿暗紅色的鱗甲,四肢粗壯的腿支撐著它雄壯的身軀。一條鱷尾,散發著金屬光澤,長達十米。
  尤其引人注意的是,在它的背部,高高隆起兩個凸起,仿佛是兩座微型火山。隨著它的呼吸,兩股黑煙從火山口直冒而出,時強時弱。
  “這頭熔巖鱷,可是千獸王!要斬除它,風險太高。”白凝冰面色凝重。
  千獸王的身上,寄居著野生的三轉蠱蟲。再配合獸王本身強悍的身體素質,哪怕是三轉巔峰的蠱師單對單,也難有勝算。
  “富貴險中求!能在山林中,遇到一只鱷并不容易。鱷力蠱需要鱷魚肉喂養,但是如今已經消耗大半了。先試探一番罷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熔巖鱷群生活在地底,只有其中的獸王才有能力鉆出地面,呼吸新鮮濕潤的空氣,享受烈日陽光。
  白凝冰咬了咬牙,站了起來。
  自從得了鱷力蠱,都是她一直在使用。如今她力量大增,但離一鱷之力還有一段距離,沒有圓滿。
  熔巖鱷王正在沉睡,白凝冰一直接近到五十步,它才猛地睜開赤金雙瞳。
  撲哧!
  它緩緩地撐起身軀,調轉頭顱,鼻腔中噴出兩股高溫熱氣。
  白凝冰面色凝重,即便催動了天蓬蠱,卻仍舊感受到了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  她沒有取出鋸齒金蜈,而是甩手一記血色月刃。
  三轉的月刃射中熔巖鱷的后輩,削掉了幾片厚甲,也成功激怒了熔巖鱷王。
  它對準白凝冰,猛地張開巨口,吐出一顆暗紅色的熔巖火球。
  熔巖火球足有磨盤大小,白凝冰不敢迎接,躲閃過去。
  轟!
  熔巖火球在半空中劃過一道軌跡,砸在山石上。
  爆炸聲中,山石飛濺,烈焰飛炎。
  一朵小型的蘑菇煙云升騰上空,漸漸消散。爆炸的地點,出現了一個大坑,坑內外還有暗紅色的熔巖流淌,并漸漸冷卻。
  “三轉熔巖炸裂蠱。”方源看到這一幕,心中頓時有數。
  ……
  半刻鐘之后,方源在山壁上拋下繩索,將白凝冰拉上來。
  熔巖鱷王咆哮了幾聲,并沒有追擊。方源和白凝冰的身影消失之后,它重新趴在地上,開始閉目享受日光浴。
  這是因為白凝冰的攻擊,都以試探為主。熔巖鱷王并沒有覺得她是個威脅。只是當做擅闖領地的野獸,驅趕了事。
  “這只熔巖鱷王,一共有三只蠱蟲寄生著。一只是熔巖炸裂蠱,一只是炎胄蠱,一只是積灰蠱。三者皆是三轉蠱蟲。攻擊、防御、治療,最基本的三方面也都涵蓋了。”離開山谷后,方源在路上總結著。
  白凝冰緊緊皺起眉頭,她剛剛親身試探,已經知道要斬殺這頭鱷王,難度極高,幾乎已經不可能。
  “那只熔巖炸裂蠱也就算了,炎胄蠱的防御,血月蠱不能突破。唯有用鋸齒金蜈近身戰。但如果是這樣破了炎胄,鋸齒金蜈恐怕也要廢掉。這些天來,屢次用它開路,它的銀邊鋸齒已經破損不堪。就算是破除了炎胄蠱的防御,熔巖鱷王還有積灰蠱,可以治療自身。它體力絕對比我倆加起來都充沛,打持久戰我們必輸無疑。更關鍵是,它能鉆入地下,回到地底老巢去。我們根本沒有能力阻止它回巢。”白凝冰道。
  方源點頭: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,但我更想要斬殺它了。積灰蠱以灰燼為食,很好養活。是一只很適合我們的治療蠱蟲啊。”
  “哼,蠱蟲雖好,也得有命去享用才是。你雖然掌握著陽蠱,但你卻別想指揮我,讓我冒著生命危險去戰斗。”白凝冰冷哼道。
  “不能力敵,我們可以智取。若換做其他野獸,也就算了。但這熔巖鱷王,我們卻可以吸引其他獸王,引起它們之間的爭斗,然后漁翁得利。”方源道,他并不想因為困難而放棄。
  在不可能中創造可能,也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地表的猛獸,除非是剛剛遷移過來的,否則各有各的地盤領域。彼此之間,都知道對方的存在,不會有引起它們爭斗的希望。
  但熔巖鱷王卻不同。
  它平常時期,生活在地底,偶爾間鉆上來透透氣。仿佛深海的魚,躍出海面。
  它的存在,并不被其他獸王熟知。它只能算是偷渡客。
  除開狡電狽這等獸王,大多數的獸王都智慧不高。只要將某一頭獸王引來,它們彼此之間都會感覺到生命的威脅,從而展開激戰。
  等到它們拼得兩敗俱傷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就可以趁火打劫了。
  方源的話,讓白凝冰眼前一亮。
  她點頭道:“我們沒有移動蠱,這個方法仍舊冒險。不過比力戰熔巖鱷王,還是多了許多成功的希望。可以一試。”
  和人類社會差不多,野獸之間,也各有地盤。
  強大的獸王,往往統領著獸群,盤踞在自然資源豐富的地點。宛若人族形成山寨,占據元泉。
  勢力之間,必有接壤,只要往其他方向探索過去,自然就會有所發現。
  此后連續五天,方白二人以熔巖鱷王為中心,四處探索。
  西北方向是他們來時的路,不必再探。
  繞過山谷,在東南面,他們發現了白猿獸群。首領是一頭老白猿,千獸王級。白猿速度很快,在引來的途中,就會被白猿追上,團團包圍。因此他們立即放棄了這個打算。
  在西南方向上,是一處腐爛的沼澤地,臭味熏人。這是毒物的世界。
  毒蛇盤踞在枯樹根下,拳頭大小的毒蜂團團飛舞,一張紙巨大的蜘蛛網上,盤踞著臉盆大小的黑蜘蛛。
  從沼澤中心傳出的雷鳴般的蛙叫聲中,方源判斷,這片沼澤之主是一只治療蠱——吞毒蛙。它高達四轉,體型袖珍,以毒素為食。蠱師若是中毒了,催動它吞吸了毒素,就能起到治療效果。
  它移動速度不行,但要深入沼澤,引它出來,更加不易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二人手中,都沒有治療蠱。萬一被其中毒物咬傷,將分外麻煩。再者,在偌大的沼澤中搜尋一只體型袖珍的吞毒蛙,十分困難。
  二人最后在東北方向,發現了一個房屋大小的蜂巢。
  里面生活著一支數量龐大到恐怖的蟲群——狂針蜂。
  這蜂群更加不好惹。
  狂針蜂一旦成蠱,蜂針將有洞穿之能。也就是說,就算是白凝冰頂起天蓬蠱的白甲護身,也會被三轉的狂針蜂洞穿。
  夜風呼嘯。
  風灌入山洞,吹得洞中篝火搖曳。
  這是一處小土丘,臨時發現了里面的一個山洞。
  這山洞位置并不理想,首先不背風,風從洞口中直吹進去,在夜間帶來深重的寒意。其次洞頂露天,宛若天井,能看到夜空繁星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沉默著,圍坐在篝火旁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白凝冰則失望地嘆了一口氣:“這些天我們把周圍都探索遍了,你的主意雖好,卻沒有合適的對象。看來,我們只能放棄熔巖鱷王了。”
  “謀事在人成事在天,我們實力不足,有些事情就得靠運氣。罷了,原本還想養著鱷力蠱。但現在看來,斬殺熔巖鱷王很不現實。明天我們就啟程,繼續向白骨山進發。”方源無奈地點點頭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忽然從外面傳來,熔巖鱷王憤怒的咆哮聲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是那頭熔巖鱷王!”
  兩人對視一眼,立即走出山洞,遠遠望去。
  只見山谷那邊,七彩虹光閃耀,火焰升騰,聲勢滔天。
  在絢爛耀眼的彩霞當中,一只巨大如小山般的錦雞,顯露出來。它雞冠如黃金,高高聳立。身上羽毛五光十色,不斷變化,閃耀非凡。
  “不好,是軒轅神雞,萬獸王級的飛禽!熔巖鱷王要遭劫了。”方源當即道。
  “軒轅神雞?”白凝冰疑惑。
  “這是獨來獨往的萬獸王,飛行在天空中,覓食時落到地面。神雞數量稀少,分布天下。它們的身上寄居著各類虹蠱。一旦作戰,必是漫天七彩霞光,五色霓虹絢爛。唉,熔巖鱷王是沒有指望了。我們快退進去,這神雞目光極為敏銳,堪比鷹隼。若是發現我們,襲殺過來,可就大大不妙了。”說著,方源就退入山洞內。
  白凝冰抿著嘴唇,緊隨其后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