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第九節奔逃

約莫過了半個時辰,熔巖鱷王發出最后一聲慘叫,再無聲息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隨后方源和白凝冰兩人,就聽到軒轅神雞啄食的聲響。
  但軒轅神雞食量很大,一只熔巖鱷王,顯然并不能滿足它的胃口。
  這一夜,方源和白凝冰都沒有睡。
  熔巖鱷王的慘叫之后,他們又聽到白猿的哀啼,吞毒蛙的驚鳴,蜂群飛舞的嗡嗡嘈雜聲。最主要的,還是軒轅神雞嘹亮的雞鳴。
  直到黎明時分,軒轅神雞沖霄飛走。在空中,劃出一道七彩斑斕的飛行光虹。
  看著光虹的尾端,徹底在天空中消散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這才敢走出山洞。
  兩人來到原來的山谷。
  山谷已經面目全非,坍塌了大半。熔巖鱷王肚皮翻上,仰躺在地上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它的肚皮被軒轅神雞啄開,里面的血肉、內臟都被吞食。只留下殘破的骨架撐著的一身暗紅鱷皮。
  兩人搜尋了一番。
  他們很快就找到了一片片紅色琉璃的碎片。這是炎胄蠱的殘骸。
  很顯然,熔巖鱷王催動炎胄蠱防御,結果被軒轅神雞強行摧垮,導致炎胄蠱毀滅。
  至于其他的熔巖炸裂蠱,以及積灰蠱,都不見影蹤。
  這也不奇怪。
  宿主一死,寄居在野獸身上的蠱蟲,宛若失去了家園,便會主動離開,再次流蕩。
  積灰蠱是很理想的治療蠱,最適合方源目前的情境。
  但世事不如意,十居**。
  沒有得到積灰蠱,這也在方源的意料當中。不過,他們倆倒也并非沒有收獲。
  熔巖鱷王的尸體中,還殘留了一些血肉。
  軒轅神雞吃了大頭,到底還是留了些殘羹剩炙的冷湯水,留給了方源和白凝冰二人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兩人辛苦了一個上午,將鱷肉切割開來,儲存到兜率花中。
  “這些鱷魚肉,足夠再喂養鱷力蠱三個月的。我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。”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來到白猿群的領地。
  原先茂密繁盛的樹林,白猿群在其中嬉鬧,玩耍。
  如今到處都是傾折的斷木,白猿的斷肢殘體夾雜其中。一些老弱殘幼的白猿,守護在親族的尸體旁,發出嚶嚶的哭泣聲,整片樹林都彌漫著悲傷、凄慘的氛圍。
  軒轅神雞在昨夜,給這支數千規模的白猿群,帶來了滅頂之災。如今只剩下兩三百的規模,殘留著幾只百獸王級的白猿,還各個帶傷。
  白凝冰看得雙眼發亮:“此刻是白猿群最衰弱的時候,要不要動手?”
  方源卻阻止她。
  倒不是他憐憫這些白猿,而是知道,在某種方面來講,此刻的白猿群更加危險。
  “哀兵必勝,不要惹這些白猿。一旦招惹它們,它們必定狂怒攻擊,不殺死我們誓不罷休。那幾只百獸王,雖然有傷,但還不是你一個人能對付得了的。”
  白凝冰聞言,看了方源一眼,最終放棄了動手的打算。
  二人又來到西南方向的腐爛沼澤。
  沼澤已經變得面目全非,被軒轅神雞翻了一個底朝天。
  生活的環境遭到了巨大的破壞,沼澤的勢力重新洗牌。神雞雖然飛走了,但是沼澤卻并不平靜。各種毒物在廝殺,在亂竄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二人站在沼澤邊緣,僅僅一會兒工夫,就遠遠望見了三場爭斗。
  一場是兩只色彩斑斕的毒蛇交戰,最終一只將另一只吞下。但剛吞下不久后,來了一只螃蟹大小的蝎子,將毒蛇扎死。
  第二場是一只毒粉飛蛾和幽藍色的蛤蟆。戰斗突然爆發,蛤蟆舌頭一伸一縮,將飛蛾吞入腹中。然后片刻之后,飛蛾在蛤蟆的肚中窒息而亡,而蛤蟆也被毒粉毒死。
  第三場則是一只臉盆大小的黑蜘蛛,從泥漿中翻滾出來。它的身軀表面沾滿了螞蟻。一會兒工夫后,螞蟻獲勝,就地將蜘蛛徹底啃噬掉。
  看到這種混亂的場面,方源和白凝冰掉頭就走。
  最后他們來到狂針蜂群的蜂巢處。
  原本房屋大小的蜂巢,已經徹底倒塌。周圍靜悄悄的,沒有一只狂針蜂剩下。
  兩人走近。
  旋即,一股芝麻般的香氣,飄入白凝冰的鼻腔中。她吸了吸瓊鼻:“什么味道?”
  “就是蜂巢的味道。狂針蜂并不釀蜜,它們的蜂巢是一種上佳的煉蠱輔料。同時,也是一種食物,人可以直接食用。”方源說著,就伸手掰開內部的一塊蜂巢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蜂巢碎片是暗黃色的。
  在白凝冰好奇的目光下,他將蜂巢放入嘴中,一口咬碎,幾下咀嚼,就吞入肚中。
  蜂巢的味道,讓他想起地球上餅干的味道,又香又脆。
  但毫無疑問,這種純天然的食物,比餅干要好吃多了。帶著絲絲的甜味,卻一點都不油膩,反而有一股清爽之氣。
  “嗯,味道不錯!”白凝冰也掰開一塊,吃下去,頓時覺得口中生津,甜美的味道讓她一直微皺的眉頭,都不自覺地舒展開來。
  “我們的腌肉、干餅都快要吃完了。不如采集一些蜂巢,放在你那兜率花中。”白凝冰提議道。
  方源回望了天空一眼,神情有些擔憂:“我正有此意,不過動作得快一點。”
  “你是擔心熔巖鱷王,還有白猿尸體的血腥氣,引來其他猛獸吧。放心,今天無風,要吸引其他野獸過來,需要一段時間。這段時間,足夠我們揮霍了。”白凝冰笑了笑。
  方源搖了搖頭,剛想要說話,忽然面色一變。
  嗡嗡嗡……
  蜂群急速飛行的聲音,傳到了兩人的耳中。
  白凝冰循聲回望天空,只見一蓬烏云,由數不勝數的狂針蜂組成。正向他倆殺來。
  狂針蜂巢雖是被軒轅神雞推倒,把蜂巢最中心,也是最美味的那一大塊吃掉。但狂針蜂卻沒有消滅多少。
  狂針蜂難以對軒轅神雞造成傷害,后者吃飽喝足之后,也沒有耗費力氣,卻剿除這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。
  狂針蜂群家園被毀,智力低下,就對軒轅神雞展開追殺。
  但軒轅神雞飛上高空之后,它們就有力未逮,追之不及,只好回轉蜂巢,準備重鑄家園。
  然后,它們就看到兩個少年,正站在它們的家中,吃它們的蜂巢。
  這樣的情況,還有什么好猶豫的?
  先前針對軒轅神雞的怒火,完全轉嫁到方源和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一時間,無數的狂針蜂,振動雙翅,如萬千雨點,急速籠罩而下!
  白凝冰楞了楞。
  “還不快跑!?”方源轉身就跑,撒開了雙腿。
  被他這一提醒,白凝冰也旋即轉身,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狂針蜂群在他們身后,緊追不舍。
  方源在前邊跑,白凝冰落在后邊。他們沒有移動蠱蟲,白凝冰很快就被蜂群追上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白凝冰撐起天蓬蠱,白光虛甲一陣晃蕩搖曳。頃刻間,遭受到上千次的攻擊。
  狂針蜂的蜂針,如鋼似鐵,硬度很高。在加上高速飛行,不下于箭雨攻潮。
  巨大的數量,引發質變。
  白凝冰的真元海不斷下降,蜂群的攻擊,不可輕視!
  更麻煩的是,狂針蜂群中的幾只,已經成蠱。
  三轉的狂針蜂蠱有洞穿之能,就算是天蓬蠱也防護不住。白凝冰的后背很快就開了幾個血洞,令她不禁痛哼幾聲,奔逃的速度受到刺激,竟然突破了往常自身的極限。
  白凝冰從未有想過,居然自己有一天,能徒步跑得這么快。
  山石和樹木仿佛都在向她撞過來。她不得不打起全部的精神和注意力,一旦被什么東西絆倒,她身后的蜂群必然會在第一時間,將她團團包裹。
  群攻之下,她必死無疑!
  有白凝冰在身后分擔壓力,方源這邊的情況要好的多。
  他催動真元,灌注到后背上的背甲蠱中。
  他的背后皮膚,頓時凹凸不平,微微地隆起來,變成又厚又硬的鱷魚皮甲。
  普通的狂針蜂射在鱷魚皮甲上,往往無功而返。而數量稀少的蜂蠱,則都被白凝冰吸引了過去。
  又奔逃了半刻鐘,狂針蜂群仍舊緊追不舍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都氣喘吁吁,速度開始緩慢下降。
  “有救了,前面是湖!”情勢越加危急之時,方源忽然大叫一聲。
  白凝冰大喜過望。
  只見樹木漸漸稀少,一片藍白的水光出現,夾雜在翠綠的顏色中,且越來越多。
  兩人沖出樹林,一片湖水便躍入眼簾。
  方源沒有猶豫,撲通一聲,跳入湖水中。
  白凝冰緊隨其后。
  嗖嗖嗖!
  狂針蜂認定了他倆,竟然也射入到水中。
  白凝冰身上的白光虛甲一陣劇烈的震動,頃刻間她遭受到大量的攻擊。
  劇痛傳來,她抿緊雙唇,雙手劃動,極力向隨水中深處潛去。
  半晌之后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從另一處登岸。
  他們身上蜂巢的味道,已經被徹底洗去。再望原處,還有大量的狂針蜂,在不甘地盤旋著,時不時地攻擊著水面。
  狂針蜂體型雖小,但十分精悍。就算是暫時地落入湖水中,只要不深入,也能飛上來。
  “該死的……”白凝冰輕聲咒罵,心中還殘留著余悸。
  她的臉色非常難看。
  不管是軒轅神雞,還是白猿群,狂針蜂群,都不是她能夠應付的。
  如果昨夜她被軒轅神雞發現,必定成為神雞的腹中餐了。
  三轉的修為,在這個殘酷的大自然中,只是底層罷了。
  “我有點受夠了。我們什么時候,才能到白骨山?”
  “噓……安靜!”方源滿臉的凝重,他半蹲著,手指著岸邊的一處篝火殘留的痕跡。
  白凝冰頓時眉頭緊鎖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其他人留下來的痕跡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