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第十節遭遇魔道蠱師

湖水一片平靜,倒映著湛藍的天空和白云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剛剛擺脫了狂針蜂群的追殺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卻心情沉重。
  在他們面前,一個殘留的痕跡表明,曾經在這個地點,有人生過火烤過肉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!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耳廓邊緣迅速生長出參須。參須垂落下來,扎根地上,令方源聽力頓時暴漲。
  他傾聽片刻之后,表情微微一松,暫時沒有發現有人潛伏在周圍。
  緊接著,他走到這處篝火的殘骸前,伸手捻了捻灰燼,其他任何的蛛絲馬跡也都沒有放過。
  “這個篝火大約是半個月前的,對方獨自一人,現在應該不在附近。”不一會兒功夫,方源說出了探查的結果。
  “一個人?家族蠱師,至少都是五人成行。看來這個人,是魔道蠱師了。”白凝冰眉頭皺起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若是家族蠱師,都是正道中人,還有交流的可能。若是魔道蠱師,一旦碰面,幾乎就是戰斗了。
  這樣的情景,并非是因為“正道中人通常善良,魔道中人心性險惡”。
  而是當然獨處時,往往展露本性,荒郊野嶺沒有約束,行事就無所顧忌了。
  正道蠱師,通常成群結隊。因此處理事情來,都會顧及身邊人的看法,表現得更接近平常的社會規范。
  魔道蠱師,則通常獨自行走,警惕性強,危機感濃重。身邊沒有依靠的人,凡事都是首先來確定自身的安全。
  這對于方源和白凝冰來講,并非是個好消息。
  碰到正道的家族蠱師,他們還能避免戰斗。但若碰到魔道蠱師,一場戰斗實所難免。除非展現出強大的實力,令魔道蠱師忌憚畏縮。
  然而,能單獨在這野外闖蕩的蠱師,大多都是四轉修為,且有特別手段。能有幾個弱者?
  偏偏方源和白凝冰,一個是三轉新嫩,一個是一轉初階。又沒有充足全面的蠱蟲,在山林中行走,可謂步履維艱,驚險遍地。
  要是碰到魔道蠱師,肯定兇多吉少。
  “幸好我們提前發現了這個篝火的痕跡。接下來不要盲目趕路了,先休整一番,至少把身上的傷勢處理好了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白凝冰點點頭,被他這么一提醒,越發感覺背后隱隱作痛。
  方源喚出兜率花,取出繃帶和草藥,分出大部分交給白凝冰。
  背甲蠱雖然防御面很小,實用方面差強人意。但這次算是給方源幫了大忙。
  又因為白凝冰吸引了絕大多數的攻擊,導致方源身上的傷口微乎其微。
  方源很快就處理好自己這邊,趕過來幫助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褪去上衣,一個個手指頭粗細的血洞,布滿她的背后。讓人看了觸目驚心。
  狂針蜂蠱是三轉蠱,數量多,又有洞穿的能力。正好克制天蓬蠱,不過幸好白凝冰曾經用過冰肌蠱。兩層防御疊加起來,才保住了她的性命。
  嘶嘶……
  白凝冰咬著牙,時不時倒抽一口冷氣,強忍著處理傷勢的痛苦。
  片刻后,傷勢處理完畢。
  方源將空空的藥罐,以及只剩下一小半的繃帶,重新放入兜率花里。
  “藥物所剩不多了,繃帶也是。盡管我們已經十分節省,繃帶都是盡量重復利用。看來我們要盡快尋到一只治療蠱。”方源站起身來,面色沉重。
  藥物總是會消耗光的,且配比困難,采集需要時間。若是有治療蠱,不僅效果上要好很多倍,而且消耗的是真元。而真元,是可以自然恢復的。
  兩者一對比,孰優孰劣一目了然。
  但是理想的蠱蟲,實在難以尋找。
  事實上,這半個多月來,他們倆也遇到過不少的機會。但不是實力不足,就是環境不允許,捕捉條件不充分。
  “必須要弄到一只可以治療的蠱!不過在此之前,我這里一直有個麻煩。”白凝冰忽然道。
  “什么麻煩?”方源微揚眉頭。
  白凝冰**上身,轉過身來,手指著胸前:“喏,就是這兩團爛肉。太礙事了,奔逃的時候一顛一顛的。戰斗的時候,也很累贅。我想把它們割了,但又擔心傷口太大,沒有治療蠱,會更加麻煩。”
  她是白家寨的天才,一直專注修行,對其他方面懵懂,對女性更不關注。
  她雖然轉了女性之身,但從小到大都是男子身份。心理上也是無所謂,不把這身軀當成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  反正她知道方源手中的陽蠱能幫助她,她覺得自己早晚都會轉回男性身軀。
  因此白凝冰也根本就沒有,把她自己當做女子看待過。
  方源目無表情地掃了她一眼:“割了很麻煩,你可以裹胸。”
  “什么是裹胸?”白凝冰問。
  “就是用繃帶把胸口裹住,當做傷口處理,固定住就好了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白凝冰的神情懊惱又無奈,嘆氣道:“唉,目前也只能這樣了。”
  太陽漸漸西沉,夜幕緩緩降臨。
  不斷有野獸來湖邊汲水,兩人自然不敢在湖邊久待。
  方源在不遠處的陡峭石壁上,尋到了一個天然的巖洞。雖然空間有點狹小,但足夠安全。清除了其中的鳥雀之后,這里就成了他們臨時的居所。
  幾天之后,白凝冰的傷勢漸漸好轉。
  兩人重新啟程,向白骨山進發。
  但考慮到那個神秘的魔道蠱師,這一路上,方源小心謹慎,不斷地停下來,動用地聽肉耳草來偵察周圍。
  啟程的第二天,他的小心謹慎讓他有所收獲。
  他在樹下,發現了燒成灰燼的木柴。顯然是那個魔道蠱師所為。
  到了第三天,他們在一處溪流旁,觀察到了激戰留下來的痕跡。
  一只巨大的綠蟒尸體,躺在那里,身上的蟒肉已經被其他野獸啃噬干凈,只剩下骸骨了。
  地上灑滿了它的鱗片,山溪也因此改道。周邊的樹木,多已經栽倒折斷。
  方源細心觀察了一番,語氣微松:“那個魔道蠱師曾經在這里,和綠蟒發生了激戰。這是一頭百獸王級的綠蟒,如此激戰,看來這個魔道蠱師的修為也只是三轉。”
  但即便如此,方源也不愿意和這個魔道蠱師碰見。他更愿意對付那些沒有智慧的野獸,或者蠱蟲。
  有智慧的蠱師,會活用每一份力量。一位三轉的魔道蠱師,對于方源和白凝冰二人,威脅性比狂針蜂群還要大得多。
  然而事與愿違,就在當天下午,兩人再次發現魔道蠱師的痕跡。
  “這個魔道蠱師受傷了,地上有削下來的血肉。看來是中了毒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地球上,沒有擁有毒液的蟒蛇。但在這個世界,卻平常無比。
  白凝冰聞言,不禁雙眼一亮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個好消息。魔道蠱師越衰弱,對他們倆來講越是有利。
  接下來的幾天,魔道蠱師留下來的痕跡,越來越多。
  憑借著前世五百年的經驗,方源推測出,他們已經在不斷地接近受傷的魔道蠱師。
  “要分外小心。可以推測出,這個魔道蠱師的傷勢越來越嚴重,綠蟒的毒液已經嚴重侵蝕了他(她)的身軀。但正因為如此,魔道蠱師心態失衡,更容易走極端。”方源提醒白凝冰。
  要戰斗,當然還是白凝冰為主了。方源一轉初階的修為,根本就不夠看的。
  現在最大的優勢,是敵明我暗。
  兩人前行時,變得更加小心翼翼。
  速度越來越緩慢,每天前進的路程也越來越短。
  終于,在一天下午,方源睜開雙眼,耳廓的參須縮斂至無:“找到那個魔道蠱師了!就在那處山洞里面,已經奄奄一息。”
  就在剛剛,他聽到山洞里面隱約的人類呼吸之聲。
  “趁敵病,要敵命!”白凝冰欲戰,眼中流露出兇狠的光。
  但她卻被方源伸手阻止。
  “稍安勿躁。何必出手呢,聽這架勢,只要稍等幾天,她就毒發身亡了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白凝冰胸中殺意稍減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。
  “外面的二位,何必再躲藏呢。我已經發現你們了。”山洞里傳來一個衰弱的聲音。
  聽這聲音,里面的魔道蠱師是個女子。
  方源面色一變,立即開始后撤。
  “你們難道不想要我身上的元石,還有蠱蟲嗎?”山洞中再次傳出聲音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退得更快。
  對方雖然衰弱,但是語氣中隱含一種篤定。必然是在山洞中有所布置,設下陷阱,有恃無恐。
  況且,沒有人會傻到,要和一個將死之人拼殺。
  “來了就想走?哼哼,哪里有這么便宜的事情。都給我留下來罷!”忽然,山洞中射出一個身影。
  “看你的了。”方源身影一陣波動,隱去身形。
  白凝冰切了一聲,撐起天蓬蠱,喚出鋸齒金蜈,迎上來人。
  兩人交手三個回合,魔道女蠱師就被壓入下風。
  她是一位中年女子,沒有穿鞋,赤著一雙大腳,腳背腳底生長了厚實的黑毛。她的臉上,胳膊上,都泛著詭異的綠色。顯然是綠蟒的毒液所致。
  片刻之后,魔道女蠱師漸漸不敵。她忽然一踩地面,猛地彈射回山洞里去。
  白凝冰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窮寇勿追!”方源連忙提醒一聲,卻沒有來得及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白凝冰腳踩的地面忽然發生了爆炸。她整個人都被炸飛出去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