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1 謀劃

土石飛濺,煙塵升騰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白凝冰被炸翻在地,一個鯉魚打挺,又站了起來。
  她有天蓬蠱的防護,毫發無損,但空竅中的天蓬蠱卻受到震蕩,身上的白光虛甲也黯淡了三分。
  “什么東西作鬼?”白凝冰咒罵一聲,凝神望去。
  但見爆炸的原處,已經化為一個小型的深坑,直徑有兩三米。
  山洞內,那魔道女蠱師得意的哈哈大笑:“好!這次炸不死你,小娘皮你有種的再沖來啊?”
  “哼。”白凝冰冷哼一聲,雖然心中忿怒,但她卻不是沖動之人。
  剛剛的爆炸,雖然被天蓬蠱防護下來。但是若再承擔幾次,恐怕天蓬蠱就要毀了。
  “剛剛那是什么手段?從地底忽然發生爆炸性的攻擊,如果我脫離地面,是不是就能避開那種攻擊呢?”白凝冰心中思索,她并不笨,雖然在其他方面懵懂單純,但戰斗上卻敏銳聰穎至極。
  “我并沒有飛行蠱蟲,跳躍前行也總會碰觸地面。不對,我未必要強攻啊。這家伙剛剛的話,明顯是想激將我沖殺過去,呵呵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白凝冰陰笑一聲:“難道你以為你躲到洞口中,就安全了嗎?我只要守著洞口,不愁你不出來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那你就守吧。我早就準備好了大量的吃食,外門風大雨大,看誰能耗過誰!”魔道女蠱師立即反駁道。
  白凝冰冷笑不語,時間越是拖延,對她越有利。因為這魔道女蠱師身中綠蟒毒害,時間越久,她就越虛弱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方源卻對魔道女蠱師抱拳道:“山野偶遇,我們純粹是路過。唉,為難你,其實就是為難我們自己。但愿我們再也不會相見。告辭了!”
  說著,他轉身就走。
  “走什么?她不過只是個三轉蠱師,只要摸清楚那個爆炸的手段,我們贏定了!”白凝冰揚起眉頭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你也是三轉,我才一轉。我們還是趕路要緊,別惹這么麻煩了。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啊。”
  白凝冰楞了一下,旋即領悟到方源正在表演。雖然不知道方源打了什么算盤,但是憑借對他的了解,白凝冰還是選擇了配合方源,故意生氣地道:“你這個家伙,總是這么膽小。唉,算了,就饒你一命吧。”
  她深深地望了魔道女蠱師一眼,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。隨后,她跟隨著方源走進山林,走出了魔道女蠱師的視野。
  拉開足夠的距離后,白凝冰首先打破沉默:“她的那個爆炸手段,并不足慮。她剛剛和我交手,一直沒有使用。直到她退入山洞,我踩在那處地點,才發生了爆炸。我猜測她應該是事先埋設的蠱蟲,但并不能移動。我們完全可以勾引一群野獸,利用野獸來沖擊山洞,試探她的手段。”
  一番話令白凝冰的戰斗才情,顯露無疑。
  但方源卻笑了笑,反問一句:“然后呢?”
  白凝冰一愣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眼中閃爍著精芒:“按照你所說的,引來一群野獸試探出了她的手段,那又如何?把她逼入絕境,她知道自己沒有幸存的機會,必然會拼死戰斗,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。我們就算保住了性命,也會有所損失的。”
  “而且,就算是最后把她擊敗。她必定會抱著‘讓我們什么都得不到’的想法,將她手中的蠱蟲全部毀掉。蠱師要毀滅自己的蠱蟲,只需要一個念頭。我們沒有針對性的手段,殺了她,得不到她的蠱蟲,又有何益呢?”
  白凝冰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先前他們防備這個魔道蠱師,是害怕她的偷襲,是為了保護自己。但是當他們倆發現了這個魔道蠱師的虛實之后,他們的意圖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轉變——
  將這虛弱的魔道蠱師殺了,取得她身上的蠱蟲,壯大自己!
  野生的蠱蟲,種類繁多,但階位合適,又容易喂養的太少了。蠱師身上的蠱蟲,必然是經過其主人的精挑細選,肯定會考慮到各方各面。若是能得到,比捕捉野生蠱蟲要靠譜多了。
  但是很少有人,能夠在殺敵之后,盡奪蠱蟲的。
  除了戰斗時的損耗之外,蠱師念頭一動,就能令蠱蟲自毀。很多戰敗者,只要有充分的反應時間,都不會將自身的蠱蟲留給殺死自己的仇敵。
  要殺死這個魔道蠱師不難,但要盡量得奪得她身上的蠱蟲,卻不容易。
  “你身上不是有一只強取蠱么?”白凝冰忽然道。
  “一只強取蠱,能起到的作用太小了。對付野獸還行,對付蠱師,想要成功,需要苛刻的條件。”方源搖頭。
  白凝冰忽然又想到什么,擔憂地道:“我們這般離開,要是弄巧成拙,讓她輕松逃脫了。如何是好?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以篤定的語氣道:“短時間內,她是絕不會逃的。”
  正道蠱師,不管是家族傳承,還是師門流派,都會經過一定程度的培養,素質較高。
  而魔道蠱師,往往良莠不齊。
  有的是正道的叛徒,逃犯,這些人受過培訓,有蠱師的底蘊。而有的則是農人、獵戶,偶然間開了空竅,得到了一些傳承,算是半路出家。
  “這個魔道女蠱師,口音粗鄙,戰斗技巧不足,也沒有足夠的生存經驗。她每一次宿營棲息,都會留下明顯的痕跡。就算是受了傷,也不會掩蓋血跡這等重要的線索。我看她體格粗魯健壯,大手大腳,極可是原先是個農婦。只是得了個小傳承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繼續分析道:“剛剛那種爆炸,應該是她事先埋下去的一種二轉草蠱,名為焦雷土豆。不管是誰踩了,都會發生爆炸。一個農村婦人,能有多少見識?受了蟒毒,沒法處理,傷勢越來越嚴重,心中驚恐,沒有安全感,就下意識地在洞口鋪設了許多焦雷土豆蠱。”
  “我們若是強逼她,會令她做出極端過激的事情。但主動離開,卻能讓她舒一口氣,暫時緩住情緒。她必然會懷疑,我們是否真的走了。外出有風險,說不定就碰上我們。而那些焦雷土豆蠱,卻帶給了她巨大的安全感。所以短時間之內,她是不會走的。”
  白凝冰面無表情,一直默默地聽著。
  盡管她十分不愿意,但也不得不承認方源的分析,極其有道理,簡直是入木三分,自己不及!
  “你分析的不錯,但她蛇毒在身,拖下去不是個辦法,終究還是會走出山洞的。”白凝冰反駁了一句。
  方源點頭,指了指自己的右邊耳朵:“所以,我們要監視她。”
  他的地聽肉耳草,雖然只是二轉,但偵察范圍,卻堪比好多三轉蠱蟲。
  白凝冰微微搖頭:“哼,你此舉也有弊端。催動地聽肉耳草,要不斷地消耗真元。縱然你有天元寶蓮,能補充真元消耗。但是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,需要休息,需要睡覺。你總不可能一直竊聽吧?”
  面對這般疑問,方源直接翻了個白眼:“你怎么變笨了?對方只有一個人,我們可有兩個啊。”
  蠱蟲可以相借,他們倆完全可以交替使用地聽肉耳草,輪流休息。
  白凝冰神情一滯,旋即雙眼中閃過一抹羞惱之色。
  “該死!這么簡單的問題,自己居然會想不透?”她暗暗咬牙,有些埋怨自己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。
  方源暗笑。
  歸根結底,還是白凝冰不愿看到方源壓過自己一頭,所以下意識地就想處處反駁方源,反而顧此失彼,亂了陣腳。
  方源很樂意看到這樣的反駁,皆因白凝冰每一次反駁失敗,都會使他進一步的折服白凝冰。
  這種折服,是微乎其微,潛移默化的。就連白凝冰自己也感覺不到。
  等到哪天她反應過來時,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為方源所用了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魔道女蠱師只是目標之一,白凝冰則是目標之二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翠花心驚膽戰。
  她原本是個農婦,一次翻泥耕種時,意外地落到了一處地洞。
  在地洞中,她發現了一具尸體,稀里糊涂地獲得了傳承,成為了蠱師。
  蠱師!
  陳翠花怎么也料想不到,自己竟然有一天,成了高高在上的蠱師大人!!
  但短暫的狂喜之后,她就迎來了厄運。
  一只大如耕牛的山豹,渾身纏繞著青色的旋風,襲擊了她的村莊。
  全村人都死光了,而她被山豹一路追趕,靠著蠱蟲,僥幸逃脫。
  在野外獨自流浪了大半年,她手中的蠱蟲越來越少。終于在最近,遭遇到了一只綠色巨蟒。雖然殺了巨蟒,她卻中了蟒毒。
  尤其在今天,她還遭遇到了兩位蠱師。
  這已經是她第三次碰到蠱師了。前兩次帶給她的沉痛教訓,讓她學會了保護自己。
  但她到底還是半路出道,缺乏蠱師的基礎。
  一想到剛剛的戰斗,陳翠花心中就慌。
  她根本就不是那個女孩的對手!
  幸好,自己事先埋下了許多焦雷土豆蠱。幸好,那個男孩比較懦弱膽小,選擇了離開。
  陳翠花看到他倆的身影完全沒入山林后,著實松了一大口氣。
  但她不敢肯定,他們倆真的離開了。
  她的偵察蠱蟲,能令她看到三百五十步內的所有事物。清晰的程度,如同擺在她面前一樣。
  但卻沒有透視之能。
  “還是等等吧。再等三天,我再出去。”陳翠花暗道,如今的她已經學會了謹慎和耐心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