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5 轟

“白骨山,終于要到了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”一處山坡上,方源望著遠方的白色山峰,興嘆道。
  在他的身邊,白凝冰默默地立著。
  兩人均是衣衫襤褸,滿臉疲色。
  就在剛剛,他們艱難地甩脫了氣鋼豬一家五口的追殺。
  氣鋼豬是很特殊的獸群,它們數量不多,通常以家庭為單位,成員數量不會超過十。但只要是成年氣鋼豬,都至少是百獸王!
  追殺方源和白凝冰的這家五口,豬爺爺已經是千獸王,豬爸爸、豬媽媽是百獸王,就連豬兒子、豬女兒,身上都寄生著一轉蠱蟲。
  距離奪取猴兒酒,又過去了五天。經過艱難的跋涉,白骨山已經遙遙在望。
  南疆廣闊多山,普通的丘巒都不配稱呼為山,只有至少高達千丈,才可有資格稱之為山。
  白凝冰站在山坡上,凝神遠眺。
  她是第一次,目睹白骨山。
  青茅山周圍,還有丘巒陪襯。但這白骨山,卻像是孤獨的將軍,周圍地形十分平緩。它拔地而起,高聳入云,一片慘白之色。
  這種白,不是雪的白,而是骨的白。
  白骨山,顧名思義,山上的每一塊石頭,都是骨質。人們又稱之為骨石。
  白骨山上并非死寂的絕域,山上生長著許多特殊的植被,生活著大量的骨獸,同時也有不少骨系的野生蠱蟲。
  白凝冰看著看著,就皺起眉頭。
  任何的高山長河,都是元氣精華凝聚之地。白骨山上并沒有人跡,完全是一座野山。山上聚集著大量的野獸、蠱蟲,致命的植物。危險程度絕對更高一籌。方源執意要深入此山,有什么目的呢?
  或者說,到底有什么東西,在如此強烈的吸引著他?
  方源此刻則浮想聯翩。
  白骨山,如今還是個荒山,沒有人煙。但這個情況,在十年之后,就會發生徹底的改變。
  一個大型山寨,將舉族遷徙過來,并在這里發展壯大。
  這個家族姓百,百家寨。
  在未來,將以白骨山為中心,輻射方圓數千里,成為此地的霸主。
  最令方源印象深刻的,并非是百家寨勢力得到騰飛。因為在這個世界上,個人的力量完全可以凌駕于集體。
  而是百家寨的一對同胞兄妹。
  百生和百花。
  這對兄妹,在十八歲的那年,在白骨山后山比試,誤打誤撞發現了一處山洞。
  在這山洞中,他們開啟了傳承。一位正道四轉蠱師的完整傳承。
  這個蠱師名字不詳,只留下稱號——“肉骨上師”。
  百生和百花,因此受益,接受了傳承之后,成長為正道雙星。在近百年后,雙雙晉升五轉,接掌百家寨。
  兩位五轉蠱師的力量,將家族勢力推上一個巔峰。
  “完整傳承中的蠱蟲,必然涵蓋攻擊、治療、防御、移動、存儲、偵察六大方面。我得了此傳承,就可站穩腳跟,進退有據。”
  先前方源和白凝冰從青茅山逃遁出來,修為參差不足,蠱蟲也不全面。就好像是在驚濤駭浪中行舟,在懸崖邊上行走。運氣稍一不好,就有隕落之危。
  輾轉顛沛之后,機遇來了,殺了一個重傷的魔道女蠱師。奪了她的蠱蟲,有了飯袋草蠱,跳跳草蠱,算是能勉強求生了。
  但終究還是有缺陷的。
  不僅是因為一直缺少治療的蠱,還因為修為太低微了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晉升到了一轉中階,那又如何呢?青銅真元到底還是青銅真元。
  他現在靠的,就是甲等資質,還有天元寶蓮針對真元的快速回復能力,使得他勉強應對局面。
  但真正算起來,他的戰斗力微乎其微。若非是白凝冰,他在江邊擱淺時,就慘死鱷腹了。
  能走到這里,還是靠的白凝冰。
  不過靠人,終究不如靠己。
  “如果得到白骨山傳承,很多問題,就都能得到解決了。”方源心中暗道。
  首先是玉骨蠱。得了此蠱,就能令他渾身骨骼,擺脫凡胎俗骨的脆弱,使骨骼更堅硬,更堅韌。他現在的身子,只能承擔雙豬之力。用了玉骨蠱,就能在這基礎上,再增添一鱷之力。
  然后是治療蠱,方源記得這傳承中,有一只很著名的三轉治療蠱“肉白骨”。在前世被百花得去,令其成了著名的治療蠱師。
  最后是方源最看重的“骨肉團圓蠱”。
  此蠱,乃是骨肉上師獨創,天底下唯此一份。此蠱妙用非凡,在前世令南疆各大勢力為之而側目。
  若按照作用劃分,可將世間蠱蟲大抵劃分七大類。
  一攻擊,二防御,三治療,四偵察,五存儲,六移動,七修行。
  不管是酒蟲、四味酒蟲,還是人獸葬生蠱、舍利蠱,或者是天元寶蓮,皆在修行類中。
  這骨肉團圓蠱,亦是修行類中的奇蠱。
  和陰陽轉身蠱一樣,它是一對蠱,分別作用在兩位蠱師身上。能令這兩位蠱師進行雙修,修為齊頭并進,事半功倍。
  “我若得了骨肉團圓蠱,借助白凝冰之力,修為必能突飛猛進。在三轉以后,以駭人的速度暴漲!尤其是在前期,比酒蟲的效果,還要好得多。骨肉團圓蠱,我志在必得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不著痕跡地用眼角余光,瞄了白凝冰一眼。
  白凝冰懵懂不知,還在望著白骨山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冷一笑,正要出發,忽然幾個身影急速飛來。
  “嗯?正道的蠱師!”不管是方源還是白凝冰,均心中一震。
  一共四名蠱師,迅速靠近。在距離百步之時,他們落在地上,向方源和白凝冰二人靠攏。
  領頭的一位老蠱師,散發著很明顯的三轉氣息。其他三位,卻是二轉。
  他們服飾一致,行動默契,氣息精悍。
  “這荒郊野嶺,怎么碰到了正道蠱師?”
  “蠱師和野獸完全是兩個概念。我雖然是三轉巔峰,鋸齒金蜈鈍邊,又有方源拖累,恐怕不是這些人的對手。這下麻煩了……”
  四位蠱師一步步逼來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均心中叫苦。
  ……
  黃昏。
  天邊殘陽如血,晚鴉嘎嘎叫著,飛回巢中。
  鐵傲天一臉冷色,走在隊伍的中央。
  從青茅山出發時,他身邊有八人,各個都是族中好手。如今卻只剩下三位。
  一想到這一路上的犧牲,鐵傲天的心就開始滴血。
  傷亡太慘重了!
  這遠遠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不是他們修為不足,而是運氣實在太差!
  追查到白凝冰和方源的痕跡之后,他們開始順著黃龍江漂流而下。
  但黃龍江水流湍急,難以留下痕跡。就算是動用了蠱蟲,也有偵察追蹤的強手,他們仍舊追過了頭。
  不得已,他們逆流而上,耗費了一段時間,終于找到了方源和白凝冰的竹筏擱淺的位置。
  然后緊接著,麻煩來了。
  他們遭遇到了大批的六足鱷群的襲擊。
  說來真是倒霉,原來這淺灘是六足鱷群的一處產卵地。遭到徹底的破壞之后,原本霸占這里的六足鱷群也覆滅了。
  獸群之間,也是有勢力劃分的。原來這塊地盤的主人,已經死亡。這塊無主之地,自然而然就吸引了周圍的幾支六足鱷群的注意。
  正當它們要將勢力蔓延到這里時,鐵家的追捕隊伍登上了岸。
  “什么東西,竟然敢闖入我們的地盤?”
  “這塊地盤是我六足鱷群的!”
  “想搶我的地盤,找死啊……”
  野獸的領地觀念,絕不容侵犯。于是一場大戰爆發,在兩支千獸群,三支百獸群的圍攻下,鐵家隊伍痛失兩人,被迫逃離。
  方源處理痕跡的手段,相當老道。這使得他們的追查,一直得不到有效的進展。
  在蠱蟲的幫助下,他們終于摸清楚了方源的前進方向。
  然后,彩色的噩夢降臨了。
  一頭軒轅神雞從天而降,盯上了他們,將他們認作為食物。
  如今,整個逃離過程,深深地埋藏鐵傲天的心中。軒轅神雞的身影,成了他每晚從夢中驚醒的罪魁禍首。
  軒轅神雞帶走他們三位同伴的性命。其中就有他們最專業的偵察蠱師,還有三轉修為的防御蠱師。
  損失相當慘重。
  如今,負責偵察的蠱師,都是輪流客串的。
  雖然遭受了如此的重創,但鐵傲天并沒有想放棄。
  他是鐵家堂堂的四公子,甲等資質,從小到大都被寄予厚望。他修行刻苦,繼承了鐵家人剛強堅毅的性格特點。
  支援鐵血冷父女,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出山任務。
  然而他只救了鐵若男,神捕鐵血冷犧牲了。這和他理想的結果,有相當大的差距。
  但如果他追捕到血海傳承的魔道余孽,替鐵血冷報仇,那將是何等的成功啊。
  這樣的功勞,將轉化為他日后競爭族長之位的資本。令他獲得更多族人的支持。
  他并不擔心魔道余孽的實力。在追蹤過程中,他們已從蛛絲馬跡里發現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的戰力有限,也許是因為有傷在身,只相當于一位三轉蠱師的戰力。
  “雖然損失了許多同伴,但我本身就是三轉,還有鐵刀苦也是三轉。在加上其他兩位二轉蠱師的策應,實力上牢牢壓過那兩人。一旦將魔道余孽追捕到手,那么之前的人員損失也會成為我‘堅韌不拔’、‘決不放棄’等等優良品質的證明!”鐵傲天眼中閃著光。
  “四公子,前方又發現了些微痕跡。看來我們追捕的方向沒有錯!”這時,負責偵察的蠱師回來稟報道。
  “哦?快帶我去看看。”
  一盞茶的時間,兩個深坑被挖開,暴露出一大堆草裙猴的尸骨。
  “這些草裙猴死后不到一周,公子,看來我們就要追上那兩個家伙了!”鐵刀苦驚喜地道。
  鐵傲天深呼吸一口氣,神情陡然振奮!
  “終于啊,大功要告成了。”他捏住雙拳,興奮地踱步。
  他仰望西方天空,晚霞映照在他年輕的臉上,他雙目閃閃發光。
  一切的忍耐和努力都沒有白費,此刻終于就要得到結果!
  “雖然太陽就要落山,但是我卻從中看到了未來和希望啊……”他心中長嘆,忽然起了興致,要登上這片山坡,享受這美妙的時刻。
  身邊的幾位蠱師,注視著他,均流露出敬佩仰慕之色。
  “四公子,到底是四公子啊!”
  “這一路上,我們都產生了放棄的想法。惟獨四公子一直堅持,如今終于要得到正果了。”
  “從四公子的身上,我看到了家族的希望,和光明的前途。”
  “此生我將追隨四公子,矢志不渝!”
  幾人看著鐵傲天緩緩攀上山坡,一時間都看癡了。他們仿佛看到日后,鐵傲天一步步登上族長之位的情景。
  然后在下一刻,劇烈的爆炸猝然發生。
  轟!!!!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