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6 方源落淚

百陌行今年已經六十八歲了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這個年齡,早該退隱。但百家寨這些年,處境不好。他身為族長之叔父,家老重臣,一直鞠躬盡瘁,盡力盡職,脫不開身。值此家族存亡的關鍵時刻,他領命出山,在行軍途中,意外地發現兩個蠱師的氣息。
  難道是魔道蠱師?
  此次行動,對百家而言,意義重大,不容有失。他第一時間,就率隊趕了過來。
  “竟然是兩個少年?”見到方源和白凝冰之后,他心中不禁有些驚詫。
  他目光一掃,首先在白凝冰的身上頓住。
  白凝冰一臉冰霜,目光寒意四射,藍色的雙眸毫不畏懼地盯著百陌行,三轉氣息顯露無疑。
  “這么年輕,就已經是三轉修為——天才!”不僅是百陌行,其他的三人看著白凝冰,心中均冒出這個念頭。
  一時間,四對目光都集中在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白凝冰轉化女身,容貌清麗,透著一股冷酷氣息,使得她宛若冰雪仙子。即便是形跡狼狽了點,但毫不遮掩她明珠般的光輝。甚至更能襯托出她堅強不屈的秉性,惹人贊嘆愛憐。
  和她一對比,她身后的方源就暗淡多了。
  方源相貌普通,又只是一轉修為。很多人目光掃過他,就重新轉向白凝冰。
  方源樂見其成,他巴不得這些人少注意他一點呢。
  但百陌行卻不同。
  很快,他就將目光轉向方源。
  白凝冰護住方源,一副拼死不退的架勢。而方源雖然躲在白凝冰的身后,卻目光沉靜。
  “能夠值得這個天才少女如此維護,這個少年仿佛是二人之首,他又是何等人物?”百陌行到底是年老成精,目光老辣至極。
  原先,他以為是兩個魔道蠱師,但現在他心中動搖了。
  看白凝冰和方源的架勢,以及身上正統的蠱師服裝,反倒像是落難的大家少主。
  “若是魔道蠱師,打殺了就是。但若是大家少主,那得注意點。惹來他們背后勢力的報復,給百家寨帶來麻煩,那我百陌行就是家族的罪人!不過好在我強敵弱,場面盡在我的掌控當中。”
  百陌行正思量著,方源邁前一步,忽然站了出來。
  他拱手道:“小子古月方正,青茅山古月族少主,見過前輩。”
  “青茅山?”
  “古月族的少主?”
  眾人詫異。
  白凝冰也詫異,但她微微垂下眼簾,遮掩住目光的破綻。
  她知道方源開始忽悠人了,如今敵強我弱,唯有智取才可脫困。
  她對局面洞若觀火,這些天來培養出的絲絲默契,讓她主動退后一小步,側身站在方源的身邊。依舊怒目而視,儼然一副貼身護衛,視死如歸的架勢。
  “少年郎,你撒謊!青茅山早就毀了,你以為老夫不知道嗎?”百陌行一臉冷色,低喝道。
  方源苦澀一笑,攤開雙手道:“正是因為青茅山毀了,我才會出現在這里啊。斗膽請教前輩姓名?”
  百陌行正猶豫是否報出姓名,但旁邊的一位年輕小伙兒已經開口了:“那你可聽好了,我們是百家寨的精英。這位就是我們百家寨的第一家老,也是我的族叔——百陌行大人!”
  這一刻,百陌行恨不得一腳踢死自己這個侄子。
  此次百家行動,是大張旗鼓,但真正目的除了家族高層之外,無人知曉。這些人也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表面上他們是出來狩獵,鍛煉少主的膽識。但真正的目的,是考察白骨山的元泉位置,并進行初步的清剿工作。
  “不過,諒他們也猜不到。”百陌行看了方源和白凝冰一眼,很快就平靜下來。
  “果然是百家。”方源心中冷笑一聲。
  從這四位蠱師出現,他就有了大體的猜測。
  百家的元泉已經瀕臨枯竭,因此就需要尋找到一口新的元泉,然后遷徙家族。
  遷徙家族的事情,極為重大,準備工作很多。同時也要保密。
  否則一旦被敵對勢力知道,進行破壞工作,那么百家就會陷入滅族的危險當中。
  只是方源沒有料到,這百家族長會如此深謀遠慮。在十年之前,就開始做準備工作了。派遣這些族人,時不時地到白骨山,進行考察。
  百家將來的興盛,果然是有其道理的。
  百家蠱師的出現,令方源有些意外。這無疑會給他接下來的行動,造成巨大的影響。
  不過在臉上,方源浮現出一絲恰到好處的微笑,拱手道:“原來是百家寨的同道,幸會幸會!”
  然后轉頭對白凝冰道:“凝冰,你退下。沒事的,百家寨可不是魔道蠱師。”
  白凝冰聽著方源對自己如此溫聲柔語,差點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  她忍住心中的膩歪,收斂起戰意,又退后一步,仍舊沉默不語。
  這番舉動,讓對面的四位蠱師也是不由地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畢竟白凝冰可是位三轉蠱師。
  “原來她的名字,叫做凝冰……”百陌行的侄子心中暗暗念叨,目光有些癡。
  百陌行瞇起雙眼,試探道:“聽起來,古月賢侄在路上遇到了魔道中人?”
  “是啊。現在想想,還有些心悸。”方源拍拍胸口,目光中流露出一絲畏懼,“不過幸好,當時族長還有幾位家老及時趕來,把那個三轉蠱師殺了。”
  “族長,還有家老……”百陌行心中咯噔一下,連忙問道,“難道古月族的族長還有家老,就在不遠處嗎?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,嘆道:“我們和大部隊失散了。”
  百陌行頓時心中一松。
  然后方源緊接著又一句話,讓他心頭一提:“不過我相信過不了多久,我們就會和大部隊會合了。因為我們此行的目的地,就是白骨山。”
  百陌行頓時緊張起來:“白骨山?你們來白骨山,做什么?”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方源故意遲疑,沒有說出口。
  百陌行冷哼一聲,心中涌出一個很不妙的答案。
  青茅山已經毀了,古月族的殘眾首先要做的是什么?當然是安營扎寨,重建家園啊!
  “難道他們選擇的,也是白骨山?該死!”一瞬間,百陌行心中涌現出強烈的殺意。
  如果按照他的推測,那么青茅山的大部隊就是他百家的敵人。
  但他很快就按捺住殺意。
  他早已經老了,不像年輕人那般沖動。
  老人處理事情,都會穩妥為先。
  他靜下心來仔細一想,就算是立即殺掉這兩人,恐怕也無濟于事!
  殺了他倆,并不能阻止青茅山殘眾來到白骨山。反而導致情況更糟,首先就樹立了一群敵人。
  而這群敵人,雖然沒有根基,但卻強大。沒聽古月家的這個少主說嗎?大部隊中有族長,還有家老。更令人忌憚的是,這些人面臨絕境,更能在戰斗中爆發死志。
  其次,就算現在動手。那個叫凝冰的少女,可是貨真價實的三轉。而自己這邊,雖然強勢,但終究會有傷亡的。
  而且,這樣重大的事情,也不該自己做主。族長就在不遠處,何不向她請示?
  百陌行想到這里,便決定先穩住方源和白凝冰二人。
  他微笑起來,熱情洋溢地道:“這可趕巧了,賢侄啊。我們百家的大部隊,就在附近,舉行一年一度的大型狩獵會。我們百家相當于半個地主,賢侄一定要來做客,讓我們盡盡地主之誼。”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方源又故意猶豫起來。
  “來吧,我們百家的烤羊腿,那是絕頂一流的。”百陌行的侄子也勸說道,目光卻盯著白凝冰。
  方源摸了摸肚皮,流露出為難之色。有些顧忌,又有些渴望的樣子。
  百陌行眼中精光一閃,哈哈大笑:“賢侄不要猶豫了,再猶豫就是不給老夫面子。”
  方源這才躬身一禮:“那小子就叨擾貴家族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寬大的營帳中,擺開酒宴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一人一個酒席,相鄰而坐。
  幾位家老坐在對面,主位上則是百家族長。
  營帳的頂部被揭開,可以看見碧藍的天空。在中央,則烤著一只羊羔,噴香的氣息已經滿溢營帳。
  “來,羊腿最為鮮嫩。遠方的客人,請盡情品嘗。”百家族長熱情地道。
  她是一位中年女子。在她的示意下,烤羊的家奴將切開的羊腿,首先奉給了方源。隨后,又切開一條,用銀色盤子裝著,送到白凝冰的面前。
  羊腿散發著熱氣,方源咬了一口,酥香脆嫩至極。若再沾上一些蜂蜜,或者孜然調料,更顯得美味可口。
  “的確是人間美味,不亞于草裙猴腦。”就連白凝冰吃了,也是交口贊嘆。
  “客人喜歡,就是主人最開心的地方。哈哈哈。”百陌行笑道。
  方源吃著吃著,眼淚就流了下來。
  眾人驚詫,百家族長忙問:“方正賢侄,何以落淚啊?”
  “美味實在太可口了,但一想到這些天來我和凝冰朝不保夕,顛沛流離的驚險,又想到族人們衣不蔽體,食不果腹的艱難,不禁感慨心痛,還望族長恕罪。”方源起身拱手道。
  幾位家老相互對視,發出唏噓之音。
  百家族長則問道:“對古月一族的災難,我族深表同情。賢侄可否告知,青茅山上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