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7 青銅舍利蠱

曾經生機勃勃的青茅山,如今成了冰天雪地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如此驚變,早就引起了附近周遭勢力的關注和調查。這些個月來,青茅山覆滅的消息更已經漸漸傳播到了遠方。
  “不敢回想。一想起來,就是痛楚啊。”方源坐下來,滿臉哀戚之色。
  “來人,上酒。”百家族長見方源不想說,也不追問,吩咐家奴送上兩壇酒。
  白凝冰無動于衷,她向來不喝酒,只喝水。
  方源直接拍開封泥,直接咕咚喝了一口,又落下淚來。
  百家族長吃驚:“賢侄,又何以落淚?”
  “喝了貴族的酒,醇香醉人,不禁就想起我族的青竹酒,曾經在青茅山上喝酒的日子。”方源一邊抹著淚,一邊道。
  家老們的唏噓聲更大了,不少人安慰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遭遇,讓他們也產生了共鳴。畢竟百家的元泉已經有枯竭的跡象,若尋不到新的元泉,古月一族的慘狀,就是他們百家的未來。
  百家族長又好生勸慰了一番,這才將方源勸住,停住了眼淚。
  “家園被毀,哪個能不痛心?賢侄的心情,我能體會。但只要有人在,就有希望。賢侄啊,不要悲傷,相信過不了幾天,你就能和族人匯合了。”百陌行試探道。
  方源作懵懂未覺狀,擦了把眼淚,隨口應答道:“是啊,應該過不了幾天吧。”
  聽到這個回答,百陌行和百家族長不禁快速的對視一眼。
  晚宴之后,百家族長召來百陌行,秘密商談。
  “族長,情況不妙啊。古月山寨被破,這些殘眾為什么要特意趕來白骨山?很有可能就是搶占這塊地盤。我們要不要先下手為強呢?”百陌行一臉擔憂地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百家的女族長卻輕笑起來。
  百陌行微楞:“族長何以發笑?”
  女族長瞇起雙眼,安撫道:“陌行家老稍安勿躁,此事有利有弊。只要運作得好,卻能省下我們不少功夫呢。”
  被這一提醒,百陌行頓時若有所思起來。
  沒有錯!
  百家的元泉,用了許多年,已經快要干涸枯竭了。需要盡快找到新的元泉,這一次行動,以狩獵為名,其實就是要在白骨山上尋找到合適的泉眼。
  百家隊伍剛來不久,卻還沒有探查出什么東西。但古月殘眾長途跋涉,要來白骨山,必然是知曉了什么情報。
  可以推測出來,古月家族必然掌握了關于元泉位置的情報。
  百家族長看到百陌行的神情變化,繼續道:“看來你也想到了。其實但凡名山大川,都是元氣凝聚之地,總會存在元泉。但是要探查元泉的準確位置,卻不簡單。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。”
  “我們百家周圍,有方家,有廖家,有范家。都是實力強悍的家族,一直以來相互制衡。我們百家元泉枯竭的事情,若是傳出去,恐怕就會惹來他們的趁人之危,以及落井下石。所以我們之前商議,要秘密尋找元泉的位置,這一次也是打著‘狩獵’的幌子。然而這樣一來,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,探索元泉時消耗的人力、物力將更大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說到這里,欲言又止,憂心忡忡。
  百陌行接著道:“所以,族長你是想從古月家,直接得到有關元泉位置的消息?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。”百家族長點頭,眼睛綻放著亮光,“古月家的族長、家老們肯定不好對付,但誰叫那兩個少年落到我們手上呢?這可是天賜良機啊!”
  百陌行皺起眉頭:“不過,我看那兩個少年也不笨。那個丫頭一看就是心志堅定的死硬派,那個小子雖然修為薄弱了些,但是處變不驚,遇事沉靜。第一次見面,被我們包圍時,一丁點都沒有慌亂。想要撬開他們的嘴,恐怕不是一件易事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嘿了一聲:“若沒有這等心志,怎么配當一族的少主?這兩個少年,都很優秀。如果不優秀,那我可就要懷疑他們的身份了。”
  百陌行又道:“所以族長你要三思啊。若是嚴刑拷打,恐怕他們未必服軟。他們沿途還留下了痕跡,古月殘眾很快就到。這些人可都是標準的走投無路的亡命之徒了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微微擺手:“這點家老不必擔憂,我已有一計。”
  “哦?老朽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細細說了,百陌行渾濁的老眼越聽越亮。
  百家族長說完,百陌行忍不住交口稱贊:“此計大有可為!我觀那古月方正,的確是心系家族,席間兩次落淚,乃是性情中人。他到底是個年輕人,族長你布下這局,就如把蜂蜜擺在小熊羆的面前,把胡蘿卜放在幼兔的鼻端。不愁他不上鉤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撩開營帳的門簾一角。
  夜已經深了。但百家這處臨時的營地,卻燈火通明。
  營帳錯落有致,每隔一段距離,都會有鐵架火炬。時不時的還有巡邏的蠱師隊伍。
  “方正公子,有什么事情嗎?”方源剛剛撩開營帳,門口的兩個守衛立即走過來。
  方源故意打了個酒嗝:“席間喝了許多酒,這里何處可以方便一下。”
  “公子,這邊請。您是我族的貴客,族長已經特意安排了方便之地,不到三十步。”其中一位守衛立即說道。
  “你給我指個方向,我方便時不喜歡有人在附近。”方源擺手道。
  “不敢違背公子的命令,木屋就在那處。”守衛指了指,躬身退下。
  方源去了木屋,撒了一泡尿后,裝作醉眼朦朧的樣子,故意走錯方向。還不出二十步遠,立即就有幾個巡邏的蠱師走來:“貴客走錯方向了,您的營帳在那邊呢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嗎?我怎么記得是在那邊。”方源打了個酒嗝。
  “貴客這邊請吧。”百家蠱師臉上浮顯出虛偽的笑容,隱含著一種強硬。
  方源被這些人重新帶回營帳。
  營帳中,點著燈。
  東西兩面,各設有兩個床榻。白凝冰正盤坐在床榻上,進行修行,消耗真元沖刷空竅。
  聽得方源進來的聲響,她睜開雙眼,以目光詢問。
  方源掃了她一眼,倒在床榻上:“凝冰,你也早點睡吧。這些天把你累壞了,過不了多久,就能和族人匯合了呢。”
  他越說越迷糊,說到最后,已經閉上雙眼,只余鼻息,仿佛是已經睡著了。
  白凝冰的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她知道方源必是表演,故意這番說話,是為了防止有竊聽監視的蠱蟲。剛剛他出去方便,這么快就回來,也說明了這里防衛森嚴,要想夜里偷偷溜走,絕無可能。
  思慮及此,她不禁暗暗擔憂。
  自己雖然是三轉巔峰修為,但是蠱蟲不佳,導致戰力不足。
  在這營地中,百家族長是四轉蠱師,還有五六位三轉的家老,大量的二轉蠱師。
  “人為刀俎我為魚肉”就是如今的情景。百家寨雖然是正道陣營,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一旦利益巨大,肯定會殺人滅口。
  白凝冰知道,方源手中的蠱蟲幾乎各個都是精品。尤其是天元寶蓮、血顱蠱,一旦暴露,必定會引來百家蠱師的覬覦。
  他們之所以現在沒有直接動手,是因為方源扯了虎皮,利用不存在的古月族人,暫時誆騙了他們。
  幾天之后,他們不見古月族人的到來,必定會有所懷疑。到那時,方白二人走投無路,局面就相當危險了。
  “該怎樣破局呢?”白凝冰微微皺起眉頭,看向對面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已經側身躺過去,背對著她,聽其呼吸聲,平緩均勻,倒像是真的睡了。
  “你倒是沉得住氣!”白凝冰冷哼一聲,心中微惱,又無奈。
  ……
  次日。
  風和日麗,陽光明媚。
  三聲鼓響,百家族長召集族人。
  “我們百家一年一度的狩獵大比,從今日起連續七天,都是你們展現實力的時候。按照慣例,奪得名次的,都有重賞!接下來,盡情地展現你們的勇武吧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一揮手,寨門打開,早已經躍躍欲試,蠢蠢欲動的蠱師們,頓時急不可耐地蜂擁而出。
  不一會兒,就匯入到各處的山林當中去,不見了蹤影。
  剛剛還擁擠的整個營地,頓時顯得寬敞和空寂。
  “方正賢侄,昨晚睡得可好?”百家族長回過頭來,笑瞇瞇地對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拱手行了一禮:“多謝族長款待。晚輩昨晚一躺下就睡著了,醒來時已經是天亮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百家族長笑了笑,拍拍方源的肩膀,一副親切的架勢,“賢侄可想參加我族的狩獵大比么?也讓我們看看古月男兒的英姿!”
  方源面露難色,推諉道:“慚愧!晚輩不久前受過重傷,修為從三轉掉落,幸得族中救治,撿回來一命,但如今只有一轉中階。”
  其實不用方源說,他身上的一轉氣息,早就一目了然。
  “這點賢侄不必擔心。作為我族的貴客,自然有所優待。這樣吧,只要賢侄能獵到一頭成年黑熊,那么這只青銅舍利蠱,就是你的獎勵了。”百家族長輕輕地拍拍手,身旁的一位蠱師獻寶似的,掌心一攤,呈現出一只手指頭大小,圓球狀的蠱。
  方源看著這只蠱,心中冷笑,眼里卻流露出熱切的神情:“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