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8 授人以柄

吼!
  山林中,一只肥碩的黑熊,人立起來,足有兩米高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它向方源和白凝冰咆哮著,但兩人卻無動于衷。
  黑熊憤怒了,四肢著地,向兩位少年飛奔而來。
  別看熊的樣子笨重,但事實上它們的奔跑速度相當的快。通常是人類的兩倍。
  眼看黑熊距離自己只剩下五十步左右,但方源的嘴角卻露出得逞的微笑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炸響,泥土飛濺。
  黑熊發出慘嚎,如遭到當頭棒喝,沖勢頓時被遏止。
  遭到莫名其妙的攻擊,讓它十分憤怒。迅速調整方向,再次向方源沖來。
  但剛沖出十步,地面上又發生爆炸。
  吼!
  黑熊胸腹被炸得血糊一片,它雙眼通紅,憤怒到了極點,再次撲來。
  “野獸就是野獸,缺少智慧啊。”方源悠然一嘆,轉身后退。
  黑熊在后面鍥而不舍地追擊,但每走幾步,就會引爆一次爆炸。
  又沖了數十步,黑熊渾身是傷,皮毛沒有一絲完好。四肢都有殘疾,一瘸一拐,再不復剛剛的兇猛姿態。
  它的憤怒消褪了,求生的本能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盡管方源站在它面前,不超過二十步的距離。但它選擇了退卻。
  但方源早就算到它的撤退方向,在路上挖下了一個深坑,同時埋下了至少五只焦雷土豆蠱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戰斗結束。
  同時,在營帳中,一縷煙氣不斷沉降懸浮。
  煙氣中,畫面閃爍,如實同步地顯現著方源戰斗的整個過程。
  “陌行家老,你怎么看?”看到戰斗結束,百家族長出聲道。
  整個營帳中,只有她和百陌行兩人。
  “如果沒有看錯,這個古月家的少主,應該用的是焦雷土豆蠱吧?這種蠱是一次性消耗品,埋在地上,吸取地力而成長,然后受到震蕩而引爆。在二轉蠱蟲中,威力不俗。不過此蠱在白骨山,就要受到極大的削弱了。白骨山上沒有泥土,就連山石都是白骨。焦雷土豆蠱根本就種不下去。”百陌行琢磨著道。
  百家族長卻微微搖頭:“你分析的不錯,但我重點不是看的這些。你有沒有發現,從埋設焦雷土豆蠱,到戰斗結束,都是方正一個人獨立完成的。他身邊明明有三轉的護衛,自己用二轉的焦雷土豆蠱,又十分吃力。每埋下一顆,就要利用元石恢復真元。但他卻一直堅持自己動手。這說明什么呢?”
  百陌行雙眼微微一亮:“老朽明白了。這個方正為人正直,并不是那種偷奸耍滑之輩。他答應參加狩獵,哪怕麻煩勞累,也不想動用外力作弊。”
  “偷奸耍滑之輩,往往心志不堅。正直之徒,常常堅定不移。我們要從這兩個人的身上,套出元泉的位置,最好的方法就是旁敲側擊,以智取勝。呵呵,我現在對昨晚計劃,更有信心了。”百家族長笑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在下幸不辱命。”半柱香后,方源將一張破爛不堪的熊皮,交到百家族長的面前。
  “呵呵呵,短短工夫,賢侄就殺了一只成年黑熊,不愧是古月一族的少主。”百家族長臉上露出一絲恰如其分的驚訝,旋即轉為笑顏。
  “賢侄不妨回去休整一下,青銅舍利蠱稍后就送到。”
  “謝族長,晚輩告退。”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退出中央大帳,回到昨晚的住處。
  片刻之后,便有蠱師送來青銅舍利蠱。
  方源取了,當即就在營帳中用掉,修為從中階晉升到高階。
  蠱師的小境界,容易突破,是水磨工夫。但大境界卻需要資質支撐。
  舍利蠱、石竅蠱等等,很多的蠱蟲均能讓蠱師舍掉水磨工夫的時間,在短時間內拔高修為。
  然而一轉高階,仍舊只是一轉,這些微的提升,實在難以對如今的局面有什么改變。
  到了晚上,百家族長又在營帳中,設下晚宴,邀請方白二人。
  百家寨子有傳統,狩獵大比期間,天天都有篝火晚宴。超大型的篝火晚宴,在營地中露天舉行。而中央營帳的小型宴會,則只會邀請大比的前幾名。
  方白二人因為身份不同,仍舊是座上賓客。
  “來,我為賢侄介紹一下我族的希望之星。你們年輕人可以好好親近親近。”席間,百陌行挑起話頭。
  在中央大帳中坐著的,有四位青年。
  兩男兩女,無一例外,均是三轉修為。
  其中一位男子,正是百陌行的侄子,名為百陌亭,身材瘦削,是第一天狩獵后的第三名。
  兩位女子,一位名叫百草率,長得相當草率,卻是第四。一名叫做百蓮,容貌清麗,肌膚白皙,睫毛又濃又密,有一股清新自然的氣質,是百家公認的族花。
  兩女相鄰而坐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“百戰獵,見過兩位貴客。”最后一位青年男蠱師,主動開口,搶過百陌行的話頭。
  他身材魁梧,含有傲氣,戰意騰騰。目光掃視了方白二人,先在方源的身上頓了一頓,露出一絲不屑的笑。然而目光緊緊地盯住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如冰雪仙子,銀發藍眸,論姿容美貌還蓋過百蓮一頭。更關鍵是,她是三轉巔峰修為,引發了百戰獵的興趣。
  他哼了一聲:“看來你們古月一族中,是陰盛陽衰嗎?”
  白凝冰面色如冰,絲毫未變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則冷下來,有些難看。
  百家族長打哈哈道:“這是我們族中,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。賢侄勿怪,說話向來如此。”
  “不敢。”方源扯動嘴角,面向百家女族長,“戰獵兄的確是人中龍虎,方正佩服。”
  他的語氣復雜,表現得恰到好處。有些寄人籬下的忍耐,有自身修為薄弱的無奈,還有年輕人不甘心的傲氣。
  就連白凝冰都不禁為之側目。
  百戰獵冷哼一聲,方源心中不住地冷笑。
  他知道百家的困窘境況,但百家卻不知道他的真正底細。局面上雖然對他不利,但方源卻牢牢占據著情報上的優勢。
  “如何利用好這個優勢,就是脫身的關鍵。青銅舍利蠱是個好兆頭,這表明百家忌憚那支不存在的古月大部隊。不想硬來,想用計謀誆騙。這個百戰獵是否就是百家的下一步棋呢?細細品味,他剛剛的話,措辭似乎過于強硬了。”
  “如果他真是百家的下一步棋,倒有些麻煩呢。不如我親自將‘把柄’交給對方,把‘弱點’呈現出去……”
  若是讓百家這般隨意地搭建陷阱,方源無疑會越來越被動。
  如此一來,倒不如授人以柄,故意暴露出一些虛假的弱點,爭取一些變相的“主動”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目光一掃營帳,頓時計上心來。
  他看向對面的百蓮。
  盯得久了,百蓮似乎察覺到方源的目光,方源便轉過眸子,看向別處。
  酒宴進行著,方源時不時地偷瞄百蓮,但又避免和百蓮的目光接觸。
  帶到酒宴后半程,方源不斷偷看,次數越來越頻繁。
  這幕情景落在百家族長,和一些家老的眼中。
  家老們眼中流露出笑意。
  少年慕艾,人之常情。百蓮是百家的族花,吸引古月家少主的目光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  酒宴結束之后,百陌行就興沖沖地求見族長:“族長,酒宴上有一幕,你可看到了嗎?”
  百家族長含笑點頭:“且讓我再謀劃一番。”
  一夜無話。
  到了狩獵大會的第二日,百家族長又招來方源,讓方源狩獵一條地角犀。
  方源故技重施,利用焦雷土豆蠱,炸翻了地角犀,并帶回了犀牛角。
  百家族長夸贊一番后,便獎勵了一只清熱蠱。
  清熱蠱如同甲蟲化石,半透明的玉石質地。握在手心中,有一股清涼之氣。
  此蠱專用來解毒,是二轉的治療蠱。
  方源得了此蠱,總算是彌補了最大的短板。
  到了當天的篝火晚宴。
  “這是我的兒子,這是我的女兒。百生、百花,你們站起來,向這位哥哥敬一杯酒吧。”百家族長說道。
  一對胞胎兄妹,便站起來,小大人般模樣舉起酒杯,一齊道:“百生(百花),敬古月少主酒。”
  他們微微鞠躬,神態肅穆,顯示出良好的教養,一點都沒有孩童的頑皮之態。
  方源微微一愣,不禁細細打量這對兄妹。
  按照前世的記憶,眼前的這兩個孩童,將成為正道的雙子星,在一段時間內風頭無兩。最終雙雙達到五轉,將百家寨的勢力推到歷史上所沒有的高度。
  同時,他們也是白骨山傳承的繼承者。其中,百生更是百家今后的族長。
  一個家族中,族長之位通常是由族長的親生兒女繼承。但像古月山寨這般,族長膝下沒有兒女,則會從純正血脈的族人后輩中擇優錄選。
  人總是有個成長的過程的。百生百花這對胞兄妹,可能在未來變成一方豪雄。不過現在這兩人,年齡還太小,連學員都算不上。
  方源將目光收回,注意力又轉移到百蓮的身上。
  宴會繼續著。
  期間,方源不斷地偷瞄百蓮。百戰獵找茬,語氣越來越不客氣。百陌行的侄子百陌亭,則在偷看白凝冰。
  (ps:晚上九點半有第二更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