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9 演得好一場戲

第三天,百家族長再招來方源。塵?緣?文?學?網以狩獵的名義,送了他許多元石。
  晚宴時,方源除了偷瞄百蓮之外,又主動向百家族長敬酒,神情誠懇,帶著感激之色。
  百家族長嘴上不說,心中卻很是滿意。
  這天晚上,百蓮主動拜訪方源,言及自身一友,受了毒傷,唯有清熱蠱治療,效果最佳。但清熱蠱較為稀少,因此,向方源借蠱。
  “終于忍不住了么?”方源心中冷笑著,二話不說將清熱蠱借給了她。
  此事之后,百蓮似大為感激。
  方源又主動攀談,熱情洋溢,兩人越走越近,關系急劇升溫。
  到了第五天的晚宴。
  百家族長忽然直接問道:“賢侄,你們古月一族是否想在白骨山安家立寨?”
  方源連忙站起來,神情強自鎮定,但掩蓋不住眼里的慌亂:“白骨山與百家寨相鄰,可以說是貴族的地盤。晚輩豈敢冒犯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心中笑了,越加肯定古月一族的目的地,就是白骨山。
  她又虛情假意地道:“賢侄有所不知,此地局面復雜。我百家壓力甚大,若是古月一族能在白骨山棲息,作為我族的盟友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  方源連忙否認。
  百陌行也在勸說,方源似有意動,但嘴上卻不松口。
  晚宴結束之后,百蓮也來旁敲側擊,方源神情復雜,仍舊沒有承認。
  “哼,這個小子,嘴巴倒牢靠得很。”晚宴后營帳密謀,百陌行咬牙嘆息。
  “這才是一個家族的少主,應該有的表現。我并不意外。應該再添上一把火了。”百家族長目光悠悠。
  于是到了次日清晨。
  方源還未起床,就被營帳外的爭吵聲吵醒。
  他走出營帳一看,只見百戰獵和百蓮正拉拉扯扯。
  “百戰獵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不要來糾纏我了。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強求的!”百蓮甩脫百戰獵的手,冷若冰霜,“我還有事,你先走吧。”
  “今天的狩獵大比,就要開始了,你還有什么事情?又是去找古月家的那個小白臉了對嗎?”百戰獵憤怒地低吼道。
  “你說什么話呢!方正少爺人很善良,清熱蠱說借就借了。要不是他幫忙,百盛景能有這么快康復么?”
  “蓮兒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單純。清熱蠱,呵呵,我看他是想和你親熱吧。你難道沒有察覺到他看你的眼神嗎?”百戰獵急道。
  百蓮瞪眼:“百戰獵,你給我適可而止吧!啊,方正少爺……”
  爭吵的兩人,發現了營帳外站著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有些尷尬,目光又有些擔憂。他對百蓮道:“原來是百蓮姑娘。有什么事情,先進帳說吧。”。
  “你小子!”百戰獵勃然大怒,想要找方源麻煩,但半途中就被百蓮阻攔住。
  “百戰獵,你想干什么?你瘋了嗎?這可是我族的貴客!”
  “什么貴客,不過是喪家之犬罷了。”百戰獵呸了一聲,手指向方源的鼻子,“小子,有種的我們比試一番,來一場真刀實槍的較量!誰若輸了,就不得再糾纏蓮兒。”
  “哼,我是一轉,你是三轉,你也好意思說這種話。堂堂百家,難道沒有公平嗎?”方源臉色變得難看。
  “這個世界上,從來就沒有公平,只有強弱。你不敢比試,就是孬種!原來古月家盛產孬種啊,啊哈哈哈……”百戰獵仰頭大笑,聲音吸引了周圍許多人的關注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百陌行這時趕了過來。
  百蓮一番說明,百陌行立即痛斥百戰獵:“你真是胡鬧,竟敢對貴客無禮!”
  百戰獵昂著頭:“他連應戰都不敢,不是勇士。既然不是勇士,何須禮待他?”
  “你!”百陌行怒瞪。
  百蓮則道:“你這種邀斗,誰答應了誰就是傻子。方正公子是因為傷勢,才導致修為下降。若在他強盛期,你未必是他的對手。”
  一位妙齡少女如此向著方源說話,若真是方正在此,恐怕已經生出無比的感激之情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心中冷笑:演得好一場戲!
  “我代替方正少爺,和你比就是了。”百蓮接著道。
  百戰獵氣得直喘粗氣:“你為什么要替他出頭,再說,你憑什么能代表他?就他一個小白臉,窩囊廢物,我一個能勝他十個!我不和你比,小子,你有種的就站出來。一聲不吭,還是個男人嗎?”
  “你要比就比,誰怕誰!”方源一副受不住激將,梗著脖子,以沖動的語氣道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你聽到了嗎?他答應了!”百戰獵立即高興地嚷嚷起來。
  百陌行皺起眉頭:“人生應該勇于接收挑戰。方正賢侄,你的勇氣我們有目共睹。但你是我族的貴客,若有個三長兩短,我們難以向古月一族交代啊。而且雙方修為不一,挑戰起來有失公允。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說的是,晚輩考慮不周了……”方源故意遲疑道。
  眼看著方源有向后退縮的趨勢,白戰獵和百蓮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。
  百戰獵接著開口,挑動方源的火氣,激將他。
  百蓮咬著牙,走到方源的面前,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以輕柔的聲音道:“方正公子,在下有個不情之請。”
  “哦,你說什么事情?”
  “懇請公子答應了這次挑戰,幫我擺脫百戰獵的糾纏。我真的受不了他的騷擾了。”說著,百蓮泫然欲泣。
  一個少女,哀求般地向一位男生求助,讓他趕跑另一個很可惡的追求者。
  尤其是這位男生,也同時對少女有好感。
  你說,這位男生能不答應嗎?
  于是,方源當即拍著胸脯,一口答應下來:“百蓮姑娘切勿憂愁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。我定當鼎力相助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方源語氣又有些遲疑,“只是我的修為,暫時要比他弱小。萬一輸了……”
  “公子放心,小女子早有定計。”百蓮一笑,如水仙花開。
  她轉過身去,對百陌行道:“家老大人,方正公子雖然答應了比試,但若真的進行決斗,恐怕要傷了和氣,而且也不公平。我有一個提議,不如就借這次狩獵大比的機會,雙方分五人小隊,比拼此次狩獵的戰績。”
  “嗯,不錯的提議。”百陌行摸了摸胡須,微微點頭,“那你們就挑選人手罷。但為了公平,五人的修為必須相當。”
  百戰獵不悅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“是。”百蓮則連忙高興地行了一禮。
  ……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兩方人馬出發。
  方源這邊,有三轉的白凝冰、百蓮,以及另外兩位女蠱師,年齡和百蓮相仿,均有二轉修為。
  其中一位,名為百盛景,對方源十分感激。
  先前正是她中的毒,被方源的清熱蠱解救。
  隊伍其熱融融,方源雖然修為最低,但卻是中心焦點。
  “公子勿憂,我們在之前就已經打聽到詳細的情報,知道哪里有更珍貴的獵物。跟我們走,就對了。”百盛景性格較為活潑,負責偵察。
  眾人跟著她走,果然接下來,打殺了不少獨特的獵物。
  方源出力不多,整個過程更像是郊游。
  “方正公子,聽他們說你們古月一族,要遷徙到白骨山上來。是這樣子的嗎?”滿載而歸的途中,百盛景似乎是隨口問道。
  “這些都是空穴來風罷了。”方源笑了笑道。
  “公子你溫文爾雅,是正人君子,可比那個什么百戰獵好多了。唉,如果將來能定居在白骨山,我們以后就能常常見面啦。”百盛景繼續道。
  方源呵呵笑了一聲,又偷瞄了一下身邊并肩而行的百蓮。
  百蓮一臉憂容:“要安家立寨,絕不是簡單的事情。首要的條件,就是尋找到一口元泉。然而元泉周圍,元氣濃郁,必然生活著獸群或者強大的野生蠱蟲。先賢創立山寨,定要經過激戰,剿殺掉獸群或者野蠱。這個過程,必然伴隨著流血和犧牲。”
  說著,她看向方源,“其實白骨山上,生活著大量的骨獸。這些骨獸體制強硬,很難對付。白骨山上,也沒有泥土,都是皚皚骨石。要想在這個山上生存立寨,不是不可能,只是付出的代價,會很高昂。”
  “哦,是這樣嗎?”方源笑容顯出一絲勉強,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憂心忡忡的意味。
  然而他裝作不經意地問道:“我對白骨山比較有興趣。百蓮,你是半個地主,跟我講講,這座山上到底有多少的危險。”
  百蓮笑了笑:“公子要聽,那我就說說。”
  她一邊夸大其詞,一邊暗暗催動空竅中的積慮蠱。
  此蠱效用如春風細雨,悄無聲息,默默地影響身邊十步以內的范圍。能令人心思加重,憂慮更深。
  方源的笑容變得漸漸地少了,眼中的憂愁溢于言表。
  “方正公子不必擔心,這次我們定能勝過百戰獵。”百盛景故意開解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回答了幾句,卻顯得心不在焉。
  接下來,他問的問題,更多了。
  都是關于白骨山,尤其是后山的某一段。
  百蓮都給予了耐心的解答。
  這一幕的情形,在營帳中如實同步地顯現著。
  “小魚上鉤啦。”百家女族長得意地笑起來,“后山……”
  她開始對比桌上的地圖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