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0 跋涉白骨山

片刻之后。
  百家族長將目光從地圖上收回,她無奈地放棄了。
  白骨山很大,雖然范圍縮減到了后山,但是距離準確的定位,還差距很遠。
  “古月家的小子,顧忌我百家,肯定不會直接問地點。看來要測算出元泉的位置,還得再加把勁!”百家族長咬咬牙,心中思量著。
  一旦得到元泉的位置,百家就會進行詳細的偵察。
  “如果元泉周圍的獸群,并不多,剿殺它們的代價不大,那么我就直接動手。先下手為強!但若是周遭的猛獸蠱蟲太多,那就提供后勤,支援古月一族。讓他們打頭陣,待時機成熟之后,再接收成果。如果操作得很,說不定還能吞并掉古月家的這些殘眾。呵呵呵……”
  想到妙處,百家族長不禁輕笑出聲。
  她現在還不知道,所謂的古月殘眾,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。
  反倒是方源,從百蓮的口中,獲得了許多珍貴的情報。
  那正道傳承就在白骨山后山處,這點方源沒有隱瞞。
  然而,后山多骨獸,更有許多蠱,霸占一方,存在艱難險阻。
  他知道百蓮的話中,有夸張的成分。憑靠著前世五百年的經驗,驅除夸張的內容,方源得到一個事實——如果單靠他和白凝冰二人之力,要達到傳承地點,至少得需要半年多的功夫。
  白骨山上的情形,不同于山林。棲息著大規模的獸群,同時盤踞著猛獸和危險的蠱蟲。很多地方都需要繞道而行,有些地方更要退避三舍。
  回到山寨之后,果真如百盛景所說,他們的戰績超過了百戰獵一籌。
  經過一天的流傳,這場比試已經廣為人知。
  五人走在營地中,受到許多關注。
  “百蓮前輩今天得勝了呢。”
  “那是百戰獵大人運氣不佳罷了。你要知道,狩獵也得靠運氣。沒有碰到珍稀的獵物,就算是有實力也不行啊。”
  “那邊的兩位,就是古月家的人嗎?”
  “那女子是誰?好漂亮……竟然有不下于百蓮的美貌!”
  “聽說這個古月家的少主,對百蓮大人有意思。哼,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
  “依我看,此人品性不斷。身邊已經有了一位,還想另一位,難怪百戰獵大人會發怒。”
  “百戰獵大人對百蓮前輩的心意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據說,他們可是青梅竹馬呢。”
  “唉,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……”
  許多人竊竊私語,低頭談論著。
  方源卻顯得心思沉重,雖然得勝,卻沒有開懷的表情。
  到了晚上,在中央營帳中,又有篝火晚宴。
  百生、百花這對胞兄妹,敬了方源酒后,就被領了下去。營帳中,又多了幾個新面孔。
  百蓮和百戰獵的比試,使得他倆都脫離了正常的狩獵大比。因此原先霸占的名次空余出來,引得百家的兩位年輕翹楚出現。
  這兩位男子很顯然親近于百戰獵,宴會間一個對方源怒目而視,另一個則不理不睬。
  “賢侄,如今已經過去了數天。怎么卻還未見到你的族人呢?”酒宴間,百家族長問道。
  方源顯露出一絲憂愁:“按照推算,應該是最近幾天。唉,也許他們遇到了一些變故。但是我想,以他們的實力,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。”
  百家女族長點點頭,她關心的重點,還是在方源身上。
  費了老大的勁,搭建了這么一個舞臺。眼看著進展迅速,成功再望,她可不想因為古月殘眾的出現,攪了這個大好局面。
  百家族長并不知道,她的這個擔憂完全是多此一舉。這世間的古月一族,就只剩下方源和方正這兩兄弟了。
  “賢侄勿憂,我已經派人四處偵探。相信不久之后,就會有你族人的消息了。”反過來,百家族長寬慰方源。
  方源連忙道謝,身旁的白凝冰微微皺眉。
  情勢越來越危急了,世間拖得越久,對他們倆來講,越是不利。
  現在還好說,可以用借口搪塞。畢竟野外行進,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煩,也是正常的事情。但是一旦時間拖得更長些,百家就會起疑心。甚至直接窺破己方的虛實。
  但這些天來,不斷地在山野中狩獵,白凝冰卻一直不敢輕舉妄動。她知道周圍必定有監視的百家蠱師,隱藏在一旁。
  他們倆缺少強力的移動蠱,山林中的復雜情況,又大大限制了他們的速度。
  在白凝冰看來,局面正一天天的糜爛。他們如同深陷沼澤,越陷越深,放任下去,早晚會沉淪腐朽。
  “那么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呢?”白凝冰看向鄰座的方源。
  她了解方源,知道他絕不是坐以待斃之人。但是因為人生經驗的限制,她想不出破局的好方法。
  在這個環境中,她又不好直接和方源商議。
  白凝冰心中的壓力越來越重。
  如此又過了一天。
  方源這隊的戰績,險險地蓋過百戰獵一頭。
  晚宴之后,百家族長召來百陌行商談密謀。
  女族長用手指頭敲著桌面:“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雖然在今天狩獵的過程中,百蓮不斷地談及白骨山的危險。我已經感覺到方正的動搖。但是時間不等人啊,一旦古月一族的大部隊出現,方正就找到了主心骨,我們的努力也都白費了。”
  “時不我待啊。”百家族長長嘆一聲,掩蓋不住臉上的憂慮。
  她不知道,其實白凝冰比她還要憂慮。
  時間對于白凝冰和方源來講,更加寶貴。
  百陌行沉吟了一番:“族長,依老朽的想法,要在短時間內讓方正信任我們,說出元泉的具體位置,恐怕不太現實。我這里想了一個方法,還是得靠旁敲側擊,不過得加一把火。”
  “哦?你說說看。”
  百陌行低聲咕噥了一番。
  百家族長微微點頭:“你說的對。那方正憂心忡忡,一定很擔心家族為了攻取元泉,損失過大。他難道不想得到元泉附近的情報嗎?他心里面想得很,但又顧忌我們。而且他們倆的修為也太弱了。你的方法聽起來不錯……”
  隱隱之中,女族長覺得這個方法有些不妥之處。但如今已經沒有其他的好辦法,只能試一試了。
  于是到了約斗的第三天,百戰獵因為在狩獵過程中,意外地捕捉到一只野生的游龍蝶,全營都轟動了。
  百蓮神情沉重:“情況很不妙。游龍蝶蠱,乃是三轉蠱,十分珍稀。百戰獵已經遙遙領先,我們只有兵出險招,才有勝利的希望。周圍山林的情況,我都知道。只有上白骨山狩獵,獵殺骨獸,或者收服野生的骨蠱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聽到這里,頓時心中砰然一動。
  白骨山,這不正是破局的最好時機嗎?哈哈,想不到良機居然主動送上門前來。
  白骨山雖然危險重重,但卻是擺脫百家的最好方法了。
  方源卻搖頭:“這太危險了。百蓮姑娘,我們實力有限,還是算了吧。”
  白凝冰聞言瞪眼,這一刻恨不得掐住方源的脖子。
  百蓮卻一笑:“公子勿憂,我已有法子。我和百生、百花二位少主私交甚密,明日可哄騙他們一起參加狩獵。他們沒有修為在身,不算我們偷偷引援。但是他們身邊,必定有保駕護的隱蠱師。我們上了白骨山,若是遇到危險,這些護衛能不出手嗎?我們也不偷取他們殺死的猛獸尸體,我們狩獵我們自己的。獸群中總會有老弱幼殘。白骨山上的野獸,可是有價值多了。”
  方源著實楞了一下:“想不到為了不引起我的疑心,百家方面居然這樣做。”
  心中這樣想著,但他嘴中卻道:“此計大妙。百蓮姑娘你蕙質蘭心,叫人刮目相看。”
  “哪里,公子謬贊了。”百蓮羞澀一笑,眼中藏著隱晦的得意。
  ……
  次日。
  昏暗的中央大帳中,百家族長緊緊地盯著半空中的彩色煙霧。
  煙霧中,顯現出畫面。
  畫面中,一行七人。除開方源、百蓮五人之外,還多了兩位孩童,正是百家的兩位少主。
  “看來白骨山,很平靜么。我們走了這么久,也沒有遇到什么麻煩。”畫面中,百盛景開口道。
  百家族長立即氣得冷哼一聲。
  為了保護他們開道,她派遣了大量的蠱師,甚至身邊的家老一個不留,都暗中跟隨了過去。
  方源這隊人馬,走得暢通無阻,遇到的零星野獸,也是百家蠱師故意遺漏,放進來的。
  在他們跋涉行進的這三個時辰內,百家已經犧牲了數十位優秀的蠱師,甚至三位家老都負傷。
  其中兩位傷重者,已經昏迷不醒,正在返營的途中。
  但這還是白骨山的山腳處。越到山上,就越加危機四伏。
  別看方源等人走的輕松,其實都是前方的蠱師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。
  尤其是白骨山,從未有人煙,是屬于猛獸和野蠱的地盤。要開荒探路,付出的代價都巨大而且高昂。
  方源一行人不斷攀登,在白蓮有意的引導下,不知不覺間到了白骨后山。
  “情報有限,接下來我就不知道該怎么走了。天色不早,或許我們該回去了。”白蓮故意地道。
  “來都來了,不妨再探一探。”方源卻道。
  他四處張望,不斷辨別,似乎正在尋找什么東西一般。
  他開始主動帶路,按照記憶,他知道傳承地點已經不遠了。
  “喂喂喂,你好歹裝得像一點吧?”一旁,白凝冰看在眼中,急在心里。方源如此行為舉止,有些露骨了。
  白凝冰擔憂地掃視身邊人。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:不管是百蓮,還是百盛景等人,都似乎察覺不到,沉默中放任方源行動。
  “好,就是這樣!看來此地,已經極為接近那元泉所在了!”營帳中,族長激動之情溢于言表。
  “呵呵呵,方正,你還是太嫩了點……咦?進了山洞,難道元泉是在洞內?”畫面一閃,顯現出山洞中的景象。
  正當百家族長有些疑惑的時候,帳外有人稟告道:“啟稟族長,有偵察蠱師歸來,俘虜了一位鐵家蠱師。并且有重大情報匯報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