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1 原來是魔道賊子

“重要的情報?”百家族長微微皺眉,但什么樣的重要情報,比元泉更重要呢?
  “既然不是緊急情報,就讓他們先在帳外聽命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”族長吩咐了一聲,又將目光集中到煙霧畫面中去。
  畫面一閃,顯現出山洞中的情形。
  方源等一行七人深入,很快就探到洞底。
  這處山洞并不大,百家族長很快就失望了,她沒有看到元泉,元泉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。
  “看來要找到元泉,還需要時間。”百家族長呢喃了一聲,輕輕拂袖,將煙霧收入袖口,對帳外道:“喚他們進來罷。”
  帳簾被掀開,一位精悍逼人的偵察蠱師走了進來,躬身行禮:“屬下參見族長大人,有重要情報稟告。”
  他的語氣透露出一股焦急的意味。
  “你俘虜了一位鐵家的蠱師?”百家族長輕輕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鐵家可是龐然大物,十個百家寨也不是對手。處理不當,會很麻煩。
  百家族長心中有些責備,這個下屬有些不懂事,鐵家蠱師就像是燙手的山芋,在野外秘密殺掉就是了。帶回家族,卻要留下話柄的。
  “屬下接到任務,在探查古月殘眾的動向時,意外發現了一位重傷的蠱師。屬下原先是懷疑,此人乃是古月族人。但救治之后,他卻宣稱是鐵家蠱師。并且從他口中,屬下得知了一個驚人的消息!青茅山的三家山寨,已經全數滅亡。倒是有神秘的魔道蠱師,從災難中逃脫。鐵家出動蠱師,原本就是來追捕這些魔道蠱師的。”偵察蠱師稟告道。
  “你說什么?”百家族長頓時動容。
  她心中咯噔一下,緊緊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這在這一剎那間,方源和白凝冰的形貌舉止,在她腦海中浮光掠影般閃現。
  要說他們倆個少年是魔道蠱師?
  不像啊!
  尤其是當百家族長回想到,方源在酒宴上落淚的情形——這樣的人,怎么可能是魔道蠱師?
  “你怎么確信此人就是鐵家蠱師?”百家族長旋即又問。
  “這是從他身上,搜出來的鐵家令牌!而且此人身上的蠱,亦是有鐵家的特征。”偵察蠱師說著,便呈上來一個鐵制的令牌。
  百家族長接過令牌,握在手心中,感受到令牌冰涼的觸感。
  的確是鐵家的令牌無疑,但是……
  “這也有可能,是此人斬殺了鐵家蠱師,從他們身上繳獲的戰利品。也許這個人,賊喊抓賊,他就是鐵家要追捕的魔道蠱師。”百家女族長想到了一個可能。
  魔道蠱師為了活命,當然要偽裝自己的身份了。
  百家族長先入為主的印象,太過于深刻了。但不管如何,她都要自己來確認一番。
  她瞇起雙眼,道:“將那個俘虜帶上來。”
  “快走。”很快,營帳的門簾被掀開,押來一個蠱師。
  鐵刀苦披頭散發,臉色慘白,腳步虛浮地出現在百家族長的面前。
  “跪下!”身后的蠱師一踢,這個鐵漢悶哼一聲,跪倒在地上。
  但他極力掙扎,想要立即站起來。
  “老實點!”身后的兩個蠱師,一人一只胳膊,將他死死的按跪在地上。
  鐵刀苦掙扎不成,嘶吼一聲:“我鐵刀苦,上跪天地,中跪父母,下跪族長。休要辱我,但求一死!”
  “哎喲,演的倒挺像嘛。”百家族長挑了挑眉頭,冷笑一聲。旋即再喝問道:“說,你個魔道蠱師,究竟是怎么殺了鐵家蠱師,將這令牌奪到手的?”
  鐵刀苦楞了一下,忽然吐了一口血沫:“我呸!老子堂堂正正,鐵家鐵刀苦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。落到你們手中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,現在還玩栽贓嫁禍這一套,不顯得虛偽嗎?”
  血沫沒有涂到百家族長的身上,在半空中就仿佛撞到一面無形的墻壁,落在地上。
  百家族長的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  鐵刀苦接著冷笑:“我鐵家最擅長追捕調查。百家,你抓了我,如此折辱我,呵呵,你最好把我碎尸萬段,然后祈禱不被發現。一旦被發現,呵呵,你們百家就承受我鐵家的雷霆報復罷!”
  百家族長嗤笑一聲:“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鐵家蠱師,鐵家的蠱師我見過不少。向來五轉以下,都是多人行動,且精悍逼人,昂藏如鐵。你獨自一人不說,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你要扮演鐵家蠱師,最好也演得像樣一點。”
  鐵刀苦臉上的冷笑不由地一滯。
  百家族長的話,勾起了他心中最痛苦的地方。
  想想看當初從青茅山出發時,一行九人的意氣風發。如今卻落到只剩下自己一人,并且還是階下囚的下場!
  苦啊……
  尤其是當鐵刀苦想到鐵傲天的死,巨大的遺憾和惋惜,又讓他更加痛楚。
  他可是鐵家的四公子,資質卓越,心性堅忍,從小就被寄予厚望。是鐵家族長強有力的競爭者,是鐵家未來的希望。
  從他小時候起,他就展現出非同尋常的聰穎資質。鐵刀苦從他的身上,看到了未來的希望。
  但是!
  當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來時,一切都結束了。
  爆炸發生的太突然!
  身處在爆炸中心點的鐵傲天,連防御蠱蟲都沒有來得及催動,瞬間就被炸成骨肉碎渣。
  一代驕子,未來之星,就這樣死得不明不白!
  不僅是鐵傲天,其他的幾人也遭殃,被炸死數人,毀去蠱蟲無數。
  剩下兩位重傷。
  鐵刀苦就是其中一員。當時落在隊伍后方,又因為皮膚被蠱蟲改造成銅皮,因此保住一命。
  還有一位重傷號,身子炸掉了一半,在之后半盞茶的時間,陷入昏迷。隨后搶救無效而死亡。
  鐵刀苦是流著淚,將族人的尸體一塊兒埋入土中的。
  他本來想分開來埋葬,但是大多數人的尸體,都被炸得四分五裂。鐵傲天更是慘不忍睹,只留下巴掌大小的碎塊。
  他懷著萬分悲痛的心情,建立一座土墳。并且斬斷一塊巨石,搬到此處,作為記號。
  事后,他勘探爆炸的現場。
  經驗豐富的他,判斷出這是焦雷土豆蠱。
  足足有上百顆的焦雷土豆,一齊埋在地下!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巨大的,陰險惡毒至極的陷阱!
  誰干的如此缺德事!
  誰埋的這陷阱?!
  鐵刀苦思前想后,覺得方白二人的嫌疑最大。當然,他不知道方源和白凝冰的姓名等具體情報,但是他明白:這極有可能,就是他們一直追捕的魔道蠱師的手筆。
  太卑鄙了!
  太惡毒了!
  鐵刀苦氣得怒發沖冠,恨如海深。
  報仇,一定要報仇雪恨,將這魔道蠱師繩之以法!
  對于鐵刀苦來講,鐵家已經回不去了。鐵家四公子身死,這樣的責任必定要追究。再者,鐵刀苦如此回去,對他來講也是一種巨大的羞恥和侮辱。
  他決定繼續追下去!
  鐵傲天死了,他的人生已經從彩色變成了灰色。
  他要殺死青茅山的魔道蠱師,以泄心頭之恨。就算殺不死,也要拼盡全力。
  “報仇!報仇!”他仰天大吼三聲,不殺掉方白二人誓不罷休。
  然而,現實是殘酷的。
  他的傷勢得不到有效的治療,在之后的幾天內,他發高燒,頭昏腦漲,又遭遇到獸群的圍獵,好不容易水遁逃脫。
  但缺少補給的情況下,他還是暈死了過去。
  當他蘇醒的時候,他發現被救了,成了百家的俘虜。
  往事不堪回首,一想都是痛!
  鐵刀苦跪在營帳中,不禁流下了眼淚。
  百家女族長暗奇,接下來問話,但鐵刀苦卻默不作聲,一副昂然就義的樣子。
  這就不像是偽裝身份,想要求生的魔道蠱師的表現了。
  “如果此人真的是鐵家蠱師呢?”百家族長感到越加不妥,心中不妙的情緒正在逐步擴大。
  她想要探聽到更多的東西,但是鐵刀苦卻不做聲,甚至閉上雙眼,很不配合。
  百家族長眼珠子一轉,忽然開口:“在前不久,我們百家招待了兩位古月族人。他們是兩個少年,一位自稱是古月一族的少主……”
  百家族長還未說完,鐵刀苦豁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的眼中,精芒綻射。
  仇恨,憤怒,驚喜等等的復雜情緒,在一瞬間統統顯露出來。
  他激動得想要站起身來,卻被身后的兩個蠱師壓住。
  他大叫出聲:“是他們,一定是他們。想不到居然在這里遇到了他們,兩個人,還是少年。哼,他們一定從青茅山走脫的魔道蠱師!”
  鐵刀苦當然不知道百家這邊的事情。偵察蠱師只是審問他,主動告訴他這些情況才叫奇怪呢。
  百家族長見他終于開口,緊接著問道:“你若是鐵家蠱師,你的同伴呢?”
  鐵刀苦在這剎那間,態度發生了徹底轉變。為了報仇,他沉聲答道:“他們都死了。”
  “死在何處?尸體在何方?”
  鐵刀苦面色一變:“這我不能告訴你們。死者入土為安,哪怕你們懷疑我,也不允許你們去挖墳!”
  百家族長聽了這話,頓時心中一沉。
  這絕不像魔道蠱師說的話。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”百家族長的心中,涌動出一股極其強烈的不妙感。
  她終于忍不住拂袖,一道彩色煙霧飛出來,盤旋在空中,顯露出畫面。
  “你們家的少主都在我們的手中,現在你們給我出去!”畫面中,方源已經撕破臉皮。他掐著百生和百花的喉嚨,一手提一個,冷喝道。
  百家族長呆愣住。
  足足有幾個呼吸的時間后,她勃然大怒,一巴掌將面前的桌子拍個粉碎。
  她怒吼咆哮——
  “原來是魔道賊子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