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7-15)     

蠱真人26 玉骨鐵骨

轟、轟、轟……
  炸響聲中,骨壁坍塌,一條條新的路線展現在眾人的面前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破壞總比建設來得容易的多。尤其是這處傳承,也無人主持。
  “前方傳來消息。第五條路線已經勘探完畢,沒有發現目標人物。”
  “稟告族長,屬下進入第六條路線之后,發現一處白骨大廳。里面有一具骸骨,還有一本巨大的骨書。”
  “報告,第七條路線中,也有一處大廳,格局相似,擁有一個盤坐的尸骨,還有骨書。”
  “報告,發現第八條路線!”
  “再探!”百家女族長臉色陰沉,在她的面前,擺放著一疊的白骨大書。足有七本之多,摞在一起。
  “這樣的設計,實在是算準了人心啊。當蠱師發現了一具骸骨和骨書之后,就會下意識地產生誤解。認為自己已經繼承了整個傳承,但事實上,灰骨才子陷入設置了許多格局相同的大廳。真正的密藏還隱藏在某個支線上。”鐵刀苦在一旁感慨道。
  百家族長眉頭皺得更緊。
  情況變得復雜起來,她倒不擔心方白二人往回走。因為之前,她早就在這入口處安排了大量的人手,以做保險。
  她現在擔憂的是,方白二人會從某個支線通道中出逃。畢竟她能控制入口,卻不能控制這無數的出口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位蠱師帶著狂喜之色,奔跑過來:“發現了,在第八條路線上我們發現了一處白骨大廳。里面的骸骨被踏成了粉碎,顱骨中的蠱蟲也被取走了。”
  “這一定就是他們的路線!”鐵刀苦頓時精神大振。
  “在前面帶路!”百家族長當即動身。
  片刻后,一行人匆匆趕到大廳。
  “怎么有兩個密道?”一位家老驚詫。
  “那兩個魔道賊子到底走的那條道?”
  “不管了,分兵行進。一旦追上他們,請務必保護本族少主的安危!”
  通往肉囊秘閣的石階,是如此的與眾不同,吸引了百家族長、鐵刀苦以及大部分的家老。
  “肉囊秘閣?”不一會兒,眾人走到石階的盡頭。
  轟!
  門戶被猛地轟碎,眾人蜂擁而入。
  然而,秘閣中卻空無一人。
  嘻嘻嘻……哈哈哈……呵呵呵……
  墻壁上無數張嘴,發出嘈雜的笑聲。
  “這些是什么鬼玩意?!”
  “笑肉蠱,專門用來收藏寶物。這些嘴巴,就像是一個個的抽屜。”
  “這張嘴張得好大,看來他們是鉆進去了。”
  百家族長掃視一圈,然后冷冽的目光緊緊地盯住這個秘閣中唯一的密道:“你、你、你都留下來,剩余的人跟我去追!”
  片刻之前,同樣在這處秘閣當中。
  百生剛剛蘇醒,就感到腹部一陣劇痛。
  “不想死的話,給我站起來!”旋即,他的耳畔傳來一個冷酷的聲音。
  對于這個聲音,百生印象最深刻不過了。
  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,欺騙了整個家族,綁架了自己。什么古月家的少族長,估計也是騙人的!
  騙子、惡徒、魔鬼!
  盡管心中咒罵著,但百生還是聽話,乖乖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極為古怪的地方,肉壁上長滿了嘴巴,笑聲嘈雜,縈繞耳畔。
  “肉笑蠱?”他脫口而出,想到了書中的記載。
  “小家伙年紀輕輕,見識倒不少。”方源笑了笑。
  前世傳聞中,說這百家兄妹天資聰穎,尤其是哥哥百生,少有多智,近乎有過目不忘之能。此刻他能認出如此偏門的肉笑蠱,看來傳聞并非空穴來風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!”百生咬牙,緊緊地盯住方源和白凝冰,眼中流露出濃郁的仇恨之色。
  “哥哥!”百花也被方源踢醒,哭著跑到百生的身邊。
  百生連忙把妹妹護在身后。
  “真是兄妹情深啊。”白凝冰輕笑一聲。
  “你這個惡毒的女人!枉你長得如此漂亮,心腸卻像蝎子那般狠毒!”百生毫無畏懼地斥罵道。
  白凝冰臉上笑容頓失。
  百生這話深深的刺痛了她。“女人”、“漂亮”這些詞語,她一丁點都不想聽到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她走上前去,一把抓起百生,甩了三個巴掌。
  她有一鱷之力,雖然收了大部分的力氣,但是巴掌甩完之后,百生的兩邊臉頰立即變得又紅又腫。
  “毒女人,惡女人,有種的你殺了我吧!”但百生仍舊咒罵不止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白凝冰又抽了三個巴掌。
  “嗚嗚嗚,你放開我哥哥,求求你放開我哥哥……”百花抱住白凝冰的腿,哭泣求饒著。
  “妹妹……不要求她!”百生艱難發聲。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走上前來,一把抓起百花的衣領。
  小姑娘被方源提起來,驚惶地哭叫。
  百生再也不硬氣,焦急地喊道:“惡賊,快放開我妹妹!”
  方源伸出另一只手,緊緊地捏住百花的臉蛋,語氣慢條斯理:“真是吵啊,再叫一聲,信不信我把你們的舌頭割掉啊?嗯,就從小丫頭你的舌頭開始割好不好?”
  他嘴角上翹,泛起微笑,眼中則寒芒閃爍,殺意凜然。
  百花嚇得再不敢哭泣,淚花在眼中打轉。
  百生張口要說話,但被方源瞧了一眼,頓時心中一悸,閉上了嘴巴。
  “這就對了。乖乖的跟我合作,興許我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方源仍舊微笑著。
  白凝冰撇了撇嘴。
  但方源又緊接著補充道:“我是說真的。我可不敢和你們的母親作對,捉來你們,也只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安全著想。如果你們聽話,我們會放了你們的。當然,你們要是不配合,呵呵,我不介意斬掉你們的舌頭,或者幾根手指玩玩。”
  “那你要我們怎么做?”百生深吸一口氣,他不害怕神情冷酷的白凝冰,卻害怕面帶微笑的方源。
  “看到墻壁上的這些嘴巴了嗎?”方源笑意更盛了。
  他介紹了一番,就放任這對兄妹敲動齒關去。
  僅僅過了片刻,百花就發出一聲驚叫。
  在她面前,一個嘴巴張開,鮮紅的舌頭伸展開來,露出一顆鵪鶉蛋大小的骨球。
  圓球表面,布滿了黑白條紋,令方源聯想到地球上的一種動物——斑馬。
  方源緊走兩步,將這蠱取到手中,眉宇間閃爍著驚喜。
  如果他所料不差,這應該是一只移動類的蠱,名為——無足鳥。
  此蠱只能使用一次,但體型龐大,能載人飛行,可日行萬里之遙。
  這真是瞌睡的時候送枕頭。
  方源剛剛還在擔憂如何脫身,沒有想到,百花就貢獻了一只無足鳥。
  然而,驚喜只是剛剛開始。
  片刻之后,百生那邊也有所收獲。
  他敲開牙關,舌頭吐露,現出一根骨頭。
  這根骨頭,兩端圓潤,中間修長,通體泛綠,好似碧光玉石。
  玉骨蠱!
  方源取到手中,頃刻煉化,收入空竅當中。
  這次換做白凝冰眼熱了。
  玉骨蠱能改造蠱師的骨骼,形成玉一般的質地,變得更堅硬,更柔韌。這種效果是永久性的,類似黑白豕蠱、鱷力蠱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玉骨蠱和冰肌蠱用來搭配使用,效果最佳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有了冰肌,若是再擁有玉骨,就是“冰肌玉骨”,兩者效果相互影響,有疊加之效用。
  不過這玉骨蠱,卻是一次性的消耗蠱。還有缺點,便是使用時會帶給蠱師極其劇烈的疼痛。很多蠱師意志力不強大,用了玉骨蠱之后,硬生生地被疼死。
  “想要么?可以拿肉白骨來換嘛。”方源笑了笑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,扭過頭去,加勁敲動齒關。
  但這種行為,純粹是撞運氣。齒關上下各有十顆牙齒,至少依次敲動五顆,順序正確了,才能令牙齒盡數脫落。
  白凝冰除了第一次之外,再無斬獲。
  至于方源,還要更慘些。
  倒是過了一會兒工夫后,百花、百生這對兄妹又各有驚喜。
  百花敲落了齒關,令方源得到了一只鐵骨蠱。
  而百生敲開的嘴巴,則漸漸漲大,形成一個新的密道。
  兄妹倆如此好的運氣,讓白凝冰暗暗驚嘆。
  她并不知道,這對兄妹就是這道傳承的命中原主。命運是一種玄奇至妙的神秘力量,尤其在這個世界上,一些極其稀少的蠱蟲中蘊藏著命運的法則碎片,使得某些幸運的蠱師也掌握了命運的一絲力量。
  新的密道既然出現,方源自然一刻都不想多待。
  百家蠱師隨時都可能到來,而這些蠱蟲卻存儲在嘴巴當中,卻是牢固得很,難以破壞。只能留給他們了。
  方源重新將百生、百花擊昏,一手提一個,跟在白凝冰身后,走入巨嘴當中。
  走過這條秘道,兩人來到一處大廳。
  這是方白二人,看到的最寬廣的白骨大廳。
  單單面積,就有六畝有余。大廳中央,佇立著一座白骨金字塔。塔尖削成平臺,兩側有階梯通往上方的平臺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對視一眼,除去這個白骨金字塔之外,大廳內再無他物。
  試探了一番,沒有危險之后,兩人來到塔頂的平臺。
  平臺上,有一個巨大的猛獸頭骨雕塑,半人多高,似獅似虎,尖牙緊閉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