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27 骨肉團圓

“形如獅虎的頭骨雕像,這不就是傳聞中那個需要二人合力的機關?”方源心中立即閃過一個念頭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“這雕像的尖牙上,還刻著字。”白凝冰又有新發現,她順著字低聲念道,“雙子同心,三靈合一。有緣無緣,切莫強求……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這是開啟此處機關的密語。雙子,表示必須是兩個人一起行動,才能開啟機關。三靈,分別指的是人的心、掌、目。”方源回憶道。
  人體四肢中最靈巧的是手掌,五官中最靈動的是雙眼,而人的心念思緒快若電光火石,最是靈活。
  所以,統稱為三靈。
  “來,將手心貼在雕像的瞳孔上。”
  頭骨雕像的眼眶中,塞著一對晶瑩剔透的紅寶石。寶石大如海碗,上面倒映出方源和白凝冰兩人的身影。
  但是方白二人,將手心搭在寶石瞳孔上,久久卻毫無異動。
  “呵呵,說的頭頭是道,結果卻是錯的。”白凝冰不放過挖苦方源的任何機會。
  方源亦是臉色一沉,前世的記憶中,這處機關被百花重點描述過。按道理來講,就是這樣做才對。但為什么卻沒有動靜呢。
  “雙子同心,三靈合一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“三靈合一他是做到了,但是同心,同心……”
  隨著思考,他的眼中漸漸泛出一絲神采。
  難道說,要開啟這道機關的兩個人,必須是同心同德的么?
  若是這樣,自己和白凝冰雖然在一起行動,但卻是情勢所迫,事實上貌合神離,各有算計。怎么可能做得到“同心”!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不由地再次將目光落到百生、百花的身上。
  于是,這對兄妹再次被方源踢醒。
  “惡賊,你究竟想要怎樣?!”百生蘇醒之后,發出憤吼。
  百花卻也不哭泣了,一雙大眼睛緊緊地盯住方白二人,流露出濃郁的仇恨之色。
  這次方源已經不耐煩解釋。直接抓住兩個人的手掌,分別貼在這一對紅寶石的瞳孔上。
  不愧是命中注定的繼承人,這兩人的小手剛貼上去,紅寶石就驟然發亮。
  咔嚓咔嚓。
  頭骨緩緩張開嘴巴,露出里面一大堆的煤石和干柴。
  在黑色的煤石中央,是一個形制古樸的陶甕。一份卷軸,依靠在陶甕上。
  “這是何意?”方源將兩人隨手甩在地上,拾起卷軸一看,這才了然。
  原來這傳承之主灰骨才子,資質不高,一生修行都為此感到苦惱。
  終其一生,他都在致力于研煉出一種蠱,能夠幫助蠱師快速修行。
  輔助修行的蠱蟲,已經有許多。最典型的,就是酒蟲。但是這些蠱蟲,大多珍稀無比,難以推廣。
  灰骨才子心志很大,想研煉出一種能夠廣泛運用的優良蠱蟲。
  但直到他壽命完結,失敗過無數次,也沒有試煉成功。
  在他生命的最后關頭,也許是上蒼的憐憫,使得他在布置白骨山傳承的時候,忽然有了一個極其巧妙的靈感。
  在沒有蠱蟲輔助下,一位蠱師想要提升修為,最主要的方法是什么呢?
  那就是借助長輩的力量,進行灌頂。
  當初在青茅山,古月赤城就一直接受著他的爺爺古月赤練的真元灌輸。
  但是此舉,卻有一大弊端。
  那就是真元各異,依靠長輩的優異真元來洗練竅壁,會留下異種氣息,將來會極大地制約蠱師的發展。
  除非用凈水蠱來洗去異種氣息。
  然而,凈水蠱也是數量稀少的蠱,尋常蠱師很難得到。就算是家老級人物,也要靠運氣,耗費很大的代價。
  因此,灌頂方法也并不普及。
  于是這灰骨才子就有了一個奇妙的構想。
  如果有一種蠱,能夠將別人的真元,轉化為自己的真元,那么灌頂之后,豈不就沒有了異種氣息這個后遺癥嗎?
  經過一系列的嘗試,他排除了許多可能,最終留下了一個成功性最大的方案。
  這個方案的名字,便是——“骨肉團圓蠱。”
  卷軸中言道:要煉制出這種蠱,必須得兩位蠱師同時出手。而這兩位蠱師,必須有血親關系。父母和子女,或者雙胞胎。依靠同根血脈中的聯系,才能進行真元的轉換。
  當然這個構想,灰骨才子已經來不及實踐了。在他做了大部分的準備之后,他在最關鍵的地方無奈止步。
  他雖然有兩個稱號,卻是單獨一人。他缺少兩個符合條件的蠱師。
  卷軸最后的內容中,顯露出灰骨才子的無盡遺憾。
  他沒有時間再做準備,只能留下這處高臺。但如果后來人有緣至此,能夠開啟這道機關,看到這份卷軸,那就說明符合條件的蠱師出現了!
  “不妨嘗試煉制,不管結果如何,請在我的墳前傾述一聲。”卷軸中的這句話,包含了灰骨才子一生的執念。
  原來方源腳下的這座平臺高塔,就是灰骨才子的墳墓。
  不用嘗試,方源已經知道,骨肉團圓蠱的構想是成功的。因為在前世,百生、百花就是憑此雙修,成為正道雙星,以五轉修行將百家的勢力推到鼎盛階段。
  但對于方源來講,現在卻有些麻煩。
  他原本以為,骨肉團圓蠱已經是成品,但事實上它還沒有煉制,連半成品都算不上。
  要煉制出骨肉團圓蠱,他和白凝冰也不滿足條件。
  除非古月方正在場。
  不過就算是這樣,恐怕煉制出來的骨肉團圓蠱也不會很好。
  按照卷軸中所述,骨肉團圓蠱是一個系列的總稱,而非特指一種蠱。煉制蠱蟲的兩位蠱師,越是情同意和,煉制出來的骨肉團圓蠱的品質便越好。
  依照方源和方正的關系,煉制出來的骨肉團圓蠱絕不會理想。
  在方源前世,這骨頭團圓蠱,定然便是百生、百花所煉。但是如今提前了這么多年,他們雖然情同意和,但卻還沒有成長為蠱師,也滿足不了這個標準。
  骨肉團圓蠱,是方源最重要的目標。如今材料、熔爐都已經被灰骨才子準備好了,只欠臨門一腳的煉制。
  要放棄,方源自然不甘心。
  但是要煉制,先不說滿足不了合煉條件,后面還有一群強敵正在追殺過來。
  時間緊急,方源咬了咬牙,決定冒險一試。
  他和白凝冰兩人只占標準的一半,但百生、百花這對兄妹卻占了標準的另一半。若是四人合作,或許有成功的希望。
  “來搭把手罷。”方源開始點燃頭骨塑像中的干柴。
  火焰瞬間升騰起來,熊熊燃燒。
  “你打算強行煉制?”白凝冰吃了一驚,“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。”
  話雖如此說,但她終究還是出手,掌心貼在紅寶石瞳孔上,往里面灌注真元。
  火焰驟然變色,從橘黃色變成幽藍。
  陶甕在火焰中接受烤制,里面沉眠的數只蠱蟲被燒醒,開始瘋狂的掙扎。陶甕不斷顫動,卻并未破損。
  煉制的步驟并不繁瑣,方源和白凝冰交替灌注真元。
  很快,就到了最關鍵的一步。
  此步需要兩位蠱師身上的新鮮血肉,投入火中煅燒。卷軸中言明,此步驟血肉越多,效果越好。
  “正好有肉白骨在手,割下幾塊肉來也無妨。”白凝冰正欲動手,卻被方源阻攔下來。
  “慢著,我還有一個更好的主意。”
  白凝冰順著方源的視線,看向百生、百花這對胞胎兄妹。
  “你竟然要臨時篡改秘方?”白凝冰頓時明白了方源的意思,眼中閃過一絲不忍。
  “你們,你們想要干什么?!”百生將妹妹護在身后,一時間,他感到了大禍臨頭、末日來臨的焦躁和恐慌。
 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在方白二人煉制蠱蟲的時候,他們心知逃脫不掉,因此一直乖乖地呆在一旁,等待族人救援。
  但現在,百生心中極度懊悔!
  “感到榮幸吧,你們的犧牲,將見證一種全新蠱蟲的誕生。想來,灰骨前輩泉下有知,也會很開心的吧?”方源獰笑著,向這對兄妹逼來。
  “妹妹,快跑!”百生大叫著,不退反進,沖到方源跟前,一把抱住方源的腿。
  “哥哥!”百花眼淚奪眶而出,正當她猶豫的功夫,方源已經將百生敲昏。
  眼看著方源向她逼來,巨大的恐慌蔓延在小姑娘的心頭。
  她轉身就跑,但怎么及得上方源的步伐?
  她很快就被方源抓住,一顆心沉落谷底,徒勞的掙扎中失聲哭喊:“娘,你在哪里呀?”
  方源面容冷酷至極,又將她敲昏。
  三下五除二的,將這對兄妹的衣服都扒光,然后一手提著一個,將他們拋入到火中。
  他們都不過是凡人,按理來講,落入火中,必死無疑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刻,異變突生!
  火焰猛地從幽藍色,化為灰白色。
  百花、百生這對兄妹,置身在火焰當中,卻安然無恙。
  這神奇的一幕,不禁讓白凝冰、方源二人錯愕,當事人百花、百生兄妹倆也驚得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傳聞中,灰骨才子在臨死前,曾經和百家的一位女子生情。難道說……”一瞬間,方源腦海中有一道電光閃過,聯想到了很多東西。
  百花、百生顯然具備灰骨才子的血脈,否則絕不會引發這等異變。
  白凝冰試著接觸這灰色火焰,結果鎩羽而歸,灰色火焰有恐怖威能,幸虧白凝冰覺察到不妙,及時撤退。
  灰白火焰驟然一盛,百花、百生消失在火焰當中,不知道被傳送到何地去了。
  這一幕,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發生,方源和白凝冰不禁都有些驚疑不定。
  百生、百花必定是另有機緣,他們倆消失之后,灰白火焰也消失了,還原成原先的幽藍色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白凝冰眉頭緊皺,合煉蠱蟲一旦失敗,蠱師也會遭到反噬的。
  但現在出了這等意外狀況,說不定繼續下去,反而麻煩更大。
  方源強自按捺下紛紛擾擾的情緒,腦海中思緒念頭劇烈翻騰。
  “繼續!”他想了想,決絕地開口道。
  沒有再遲疑,方源當即催動兜率花,吐出一柄利刃。
  他伸直了前臂,利刃一削,鮮血橫流,自身的一塊血肉就被他拋入到一人多高的火焰當中。
  “你來。”做完這一切,他將利刃拋給白凝冰。
  “你確定有用?”白凝冰猶豫了一下,同樣用利刃切自己的前臂。但因為冰肌的緣故,利刃像是砍在堅冰之上。
  不得已,白凝冰只好喚出鋸齒金蜈,將自己的一塊肉絞了下來。
  當她的這塊肉,拋入到火焰之中后,頓時火焰順利轉變成了紫紅色。
  “好,成敗就在此一舉了!一起灌注真元。”方源大喜過望。
  二人同時向頭骨的寶石瞳眸中傾注真元,機關開始緩緩閉合。仿佛是一只骨獸,張開大口,將熊熊燃燒的火焰吞入口中。
  兩排尖牙緊密地咬合在一起,牙關緊閉,火焰在其中燃燒,將頭骨都灼燒成一片緋紅色。
  砰的一聲,似乎是陶甕發生了爆炸。
  整個頭骨都因此一顫。
  聽到這聲炸響,方白二人齊齊松手。
  方源一邊緊盯著這邊的動靜,一邊伸手向白凝冰。
  他沒有開口,但白凝冰已經知道方源想要什么。
  她哼了一聲,為此刻大局著想,只得將肉白骨交給方源。
  她沒有頃刻煉化蠱蟲的本事,但方源卻有。
  肉白骨在春秋蟬的氣息下,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,被瞬間煉化。
  不過方源雖然煉化,但是礙于修為,卻用不來肉白骨。因此又轉交給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接到手中,立即催用,一捧橘黃色的光芒籠罩在前臂的傷口上。幾乎眨眼功夫,皮肉就長好,傷勢痊愈了!
  但是白凝冰的三轉巔峰的真元,也在瞬間消耗掉兩成!
  肉白骨的弊端,就是需要瞬間消耗大量的真元。換做方源的青銅真元,哪怕是用到元海干涸見底,也催動不起來。
  緊接著,白凝冰又給方源治療。
  方源臉色蒼白,短短片刻,他沒有冰肌可以止血,因此失血較多。
  前臂上的傷勢雖然痊愈了,但是疼痛感卻依舊強烈,整個心弦都隨之痛得顫抖。甚至都有頭暈目眩的感覺!
  不過兩人都是意志如鐵之輩,盡管如此,兩人亦是面不改色,硬生生地撐住劇烈的痛楚。
  須臾之后,頭骨緩緩張開,里面的火焰早已經消散。
  陶甕以及百生、百花的尸骸,都沒有絲毫殘留。
  兩只蠱蟲出現在方源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他們一青一紅,如兩個玉鐲,相互套在一起。懸浮在半空中,靜靜地散發出溫潤的光澤。
  “這就是骨肉團圓蠱么?”沒有時間細細查看了,方源撈到手中,瞬間煉化,就收入空竅。
  “走!”他拔腿飛奔,跑下高臺,率先鉆入大廳盡頭的新密道。
  僅僅只是片刻,百家蠱師來到了這處大廳。
  “有人在這里煉過蠱!”空氣中殘留的氣息,讓許多家老都神色一動。
  “快看,這里有兩位少主的衣衫。”很快,他們就發現高臺上被方源扯爛撕碎的童裝。
  看到此處,一股極其強烈的不妙感,沖擊百家族長的心田,幾乎讓她眼前一黑。
  她甚至不敢去聯想。
  “追!他們就在不遠處,我的孩子也一定在他們的手中!”百家族長嘶吼著,雙眼充斥血絲,一片通紅。
  (ps:章節已修改。此章情節夸張,脫離現實,目的是在表現主角的魔性、冷酷和兇殘。如果該情節沖擊太大,還望讀者們海涵一二。希望諸君能辯證地看此章,不要過分代入。讀書是體會另一種人生,網文更是一種娛樂消遣,別把游戲當成真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