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28 無足鳥啊振翅高飛吧

奔跑疾馳!
  腳下是密道,似乎前所未有的漫長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但是再漫長的旅程,也會有終點。
  一點光亮出現在方、白二人的視野中,并且漸漸擴大。
  “是出口!”白凝冰脫口而出道。
  “按照前世的傳聞,這密道應該通往白骨山的一處懸崖峭壁。”方源沒有開口,悶頭奔跑,只在心中思量。
  應該感謝百生、百花這對兄妹。正是因為他們的情報,才吸引了方源來此處。最后讓方源得償所愿,獲得骨肉團圓蠱。
  忽然,身后傳來緊湊的腳步聲。
  “終于追上了!”
  “發現了那兩個賊子!!”
  “你們哪里走!”
  百家蠱師氣勢洶洶,追殺過來。
  百家族長一馬當先,幾位家老緊隨其后。狹窄的密道將百家眾人拉成長長的隊伍。
  直撞蠱。
  陡然,一位家老忽然加速,身形如一顆炮彈,迅速拉近和方源的距離。
  “白凝冰!”方源大叫一聲。
  白凝冰咬咬牙,手掌往后一甩。
  血月蠱。
  哧的一聲輕響,一道血刃飛射而出,正中后面的家老,使其沖勢一滯。
  但緊接著,密道中彩光綻放,大量的遠程攻擊向方、白二人射來。
  “白凝冰,接著!”方源又叫一聲,將天蓬蠱再次借給她。
  白凝冰同時催動天蓬蠱、鐵刺荊棘蠱,再加上冰肌的防御,如此三管齊下,硬抗住大部分的攻擊。
  “百家,你們不想知道兩個少主的下落嗎?”方源大喊。
  百家蠱師在方、白二人的手上,看到百生、百花。聽聞此言,攻勢頓時一滯。
  “說,你們把我族少主怎么樣了!”
  “他們倆若有什么閃失,你們必將下場凄涼!!”
  “把我的孩子還來!!”百家族長暴怒欲狂,伸手一指,飛出一道寒芒。
  寒魚蠱!
  此蠱只有飛鏢大小,形如小魚,在空中劃出彎曲的弧線,有追蹤之效。
  方源悶哼一聲,躲避不開,被寒魚蠱射中。
  頓時寒氣籠罩他的全身,他速度暴降。
  隱鱗蠱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渾身波光蕩漾,就要隱去身形。
  “休想!”一位家老忽然伸開右手,對準方源,狠狠虛抓下去。
  噗。
  一聲輕響,隱鱗蠱雖然藏在方源的空竅當中,卻忽然碎裂毀滅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沉,連忙催動跳跳草。
  他的兩個腳底板上,頓時一陣酥麻刺痛癢,從皮肉中硬生生地生長出兩蓬形如彈簧般的青草。
  方源憑借青草的彈力,跳躍前行,速度激增。
  “我先走一步,記得跳!”他留下這句古怪的話。
  “什么?”白凝冰自然疑惑,但緊接著背后風聲大盛。
  她回頭一看,心中頓時咯噔一下。
  卻是百家女族長接近過來,她雙眼赤紅一片,仿佛是一頭被激怒的雌獅。氣勢之烈,便是白凝冰也忍不住心中一顫。
  畢竟,對方可是四轉蠱師。
  轟!
  百家族長一拳直搗,巨大的力量頓時破掉天蓬蠱的白光虛甲。
  白凝冰大吐一口鮮血,喚出鋸齒金蜈。
  鋸齒金蜈化為一道金光,纏繞住百家族長。
  趁此良機,白凝冰飛奔疾馳,來到出口處。
  竟然是懸崖峭壁!
  在這一剎那的時間里,白凝冰忽然明白過來,方源留下的那話意思——竟然是要讓她跳崖!
  “你跑不掉了!”身后傳來白家族長的爆喝。至于鋸齒金蜈,已經被她的蠻力扯斷成數段。
  白凝冰的眼中閃過一絲掙扎。
  這種高度,跳下去絕對是十死無生。但此刻局面危急萬分,早已沒有選擇的余地。
  她一咬牙,悍然躍下山崖。
  “真跳了!”
  “他死定了!”
  一些百家蠱師紛紛驚呼,止步在懸崖峭壁處。
  百家族長往下望去,只見白凝冰正在飛墜。她的額頭上青筋直冒,咆哮起來:“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,我一定要抓住他們倆個!”
  身體在不斷地下落,風聲在耳邊呼嘯。
  白凝冰從未料想過,居然自己有跳崖的這么一天。
  “就這樣要死了嗎?雖然精彩,但是不爽啊……”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,白凝冰心緒劇烈翻騰。
  “陽蠱還未到手,以女子的身份死亡,真是個悲劇。不過摔下去,一定會成為骨渣肉泥,倒也看不出男女來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也搞不清楚,自己居然在臨死前,冒出這么古怪的念頭。
  就在此時,耳畔的風聲陡然劇烈起來,一個她無比熟悉的聲音傳來:“白凝冰!”
  白凝冰回頭往身邊一看,不是方源又是何人?
  此刻方源亦在飛墜,但不同的是,他的腳下卻踩著一只白骨大鳥。
  無足鳥!
  此鳥沒有血肉,通體都是皚皚白骨。鷹首鶴身燕尾,兩對翅膀,分布兩側,沒有一只鳥足。
  方源滿身血污,顯然剛剛在秘道當中,他也受了許多傷。
  “抓住我的手。”他蹲在鳥背上,盡量將手伸過去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輕響,兩只手在空中緊緊握住。
  方源再一用力,就將白凝冰拉倒鳥背上。
  然而此刻,一塊距凸起山石離他們已經不到百丈。無足鳥如一顆流星,向著這塊山石砸落下來。
  “小心,我們要墜落了!”白凝冰驚呼一聲,一顆心霎時間提到了嗓子眼。
  山石在她的視野中急劇擴大。
  方源眼中厲芒爆閃,猙獰吶喊:“我的魔道怎么可能折損在這小小的白骨山,給我起!”
  起!起!起!
  吶喊聲在山谷中回響。
  嘩嘩嘩!
  在他的操縱下,無足鳥瘋狂振翅,拼盡全力,緩和下墜的速度。
  一陣咔嚓聲響起,四只骨翅均出現裂痕。
  方源空竅中真元急劇消耗,但天元寶蓮散發溫潤光輝,噴涌出大量的天然真元。方源的真元海面消減的同時,又暴漲。
  山石附近悠然閑逛的一群骨獸,感受到無足鳥的動靜,紛紛抬頭仰望,頓時嚇得四散奔逃。
  一只灰骨駝雞,嚇得將帶有尖銳鳥喙的腦袋,狠狠地扎進白骨山石當中,屁股撅得高高。
  駝雞這種動物,天性如此。在害怕的時候,就喜歡這樣自欺欺人。
  就要撞上了!
  白凝冰忘記了呼吸,方源怒瞪雙目。
  巨大的風壓,將這塊山石上的白色骨樹壓垮。最終,無足鳥擦過駝雞的屁股,斜斜的逆沖而起!
  駝雞屁股后的修長雞尾,被削的一根不剩。露出它圓溜溜的屁股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白凝冰在鳥背上大笑不止。
  險死還生,壓力盡去,她感覺一顆心,又從嗓子眼落回到胸腔當中了。
  精彩,真是精彩。生死一線的精彩,向來是最為動人心魄的。這樣的生活,不正是她一直想要的,一直追求的嗎?
  “無足鳥啊,沖向藍天吧。”她近乎高歌著。
  “族長!他們竟然還活著!”懸崖處,百家蠱師均臉色發青。
  “追不上了,那是無足鳥,能一日飛行萬里”鐵刀苦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  能飛行的蠱蟲本來就少,追得上無足鳥的更是少之又少。五轉之下,無足鳥乃是第一流的飛行坐騎。
  “嗚呼,蒼天無眼啊!怎么能容忍如此惡徒茍活于世!”一些老人氣的大喊,捶胸頓足。
  百家族長雙眼一片血紅,拳頭攥緊幾乎要捏碎,牙齒咬得嘎嘣作響。
  聽著白凝冰的大笑聲,她甚至產生了一股跳崖追敵的強烈沖動!
  百家不是沒有飛行蠱,一些蠱師已經各展神通,向方、白二人追去。但觀其速度,傻子也清楚,要追上這兩人,完全是癡心妄想。
  一股強烈的苦澀之意,充斥百家蠱師的內心。
  罪犯就在苦主們的眼前逍遙法外,他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。
  “不!絕不能讓他們逃脫!不能!!”一位蠱師老者發出怒吼聲,全身忽然燃燒起熊熊的熱焰。
  “百戰溫。”百家族長臉色一變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!”眾人震驚。
  “爺爺!”百戰獵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族長,諸位!絕不能讓這兩個小賊逃脫,否則我們百家的尊嚴何在?兩位少主的仇,更是不同戴天!我走后,請諸位多多關照我的孫子,這小子脾氣和老朽一樣的烈……”說到這里,他失去了聲音。
  他渾身的皮肉、骨骼都轉化成了火焰,聲帶自然也消失了。
  就連雙眼,都變成了紫黑色的圓瞳。
  他成了人形的火炬!
  火焰熊熊燃燒,氣溫快速上升,眾人連連后退,山巔處似乎在響起一曲悲歌。
  火人蠱。
  四轉蠱蟲,一經使用,全身焚燒,轉為火焰。直至熄滅。這位百戰溫家老選擇犧牲自己的性命,來獲取這股強大的力量。
  “好,本族長就站在這里,看家老建功!”百家族長神情動容。
  但百戰溫家老已經聽不見了。
  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,生命在這一刻燃燒,達到頂點,璀璨無邊。
  紫黑色的圓瞳掃視周圍眾人一圈,他看了孫子最后一眼,然后毅然化作一道流焰沖天而起。
  流焰以極快的速度,向無足鳥逼近。
  “好!”眾人看到這一幕,大聲喝彩。
  百家族長如鋼鐵般冰寒的臉上,也泛出了激動的神色。
  “有強敵!”白凝冰臉色凝重。
  她缺乏在高空作戰的經驗,一個處理不好,掉落下去,可就粉身碎骨了。
  吼!
  火人發出怒吼,紫黑色的瞳眸中,充滿了殺意。
  火光一閃,火人速度激增,如電般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“抓緊了!”方源時刻關注著,操縱無足鳥猛地一振翅。
  無足鳥一個提速,拉開距離,令火人撲了個空。
  山崖上,響起一片遺憾、惋惜之聲。
  但很快,火人又再度撲上。
  無足鳥一個側飛,與其擦肩而過。白凝冰差點被甩下去,連忙緊緊抓住鳥背上突出的骨頭。
  吼!
  火人又殺來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無足鳥忽然收縮骨翅,向地面俯沖。
  火人緊隨其后,沖刺速度快過無足鳥,漸漸拉近距離。
  無足鳥忽然四翅一展,陡然拔高,逆沖而飛。
  轟!
  火人飛行,全靠火焰的推動噴射,沒有翅膀的他,來不及變向,直接撞在山石上。
  一時間,方圓近十畝的地域火焰蔓延,殺死其中的一切骨獸,摧垮大量的骨樹。
  火海中,一團火重新凝聚成人形,飛射而出。對方白二人,鍥而不舍。
  然而,蠱蟲也要看什么樣的人再用。
  蠱師修行,養、用、煉三大方面,“用”占其一。不是什么人隨隨便便的拿出一只蠱,就能發揮出色的。這里面的門道、學問都很深厚。
  火人蠱是同歸于盡的手段,百戰溫家老自然是第一次運用。反觀方源,雖然此生第一次駕駛無足鳥,但在他前世不知用過多少的飛行坐騎,使用心得豐富得超過百戰溫不知多少倍,簡直是滾瓜爛熟,甚至深入到靈魂中,近乎成了一種本能。
  懸崖邊上,百家眾人一直關注著空中的戰局。
  從希望和期待,漸漸轉變成了憤怒。
  但凡一個明眼之人,都能看出來,無足鳥在近乎戲耍一般,玩弄著百戰溫家老。
  火人的怒吼聲,原先聽起來是那么的震撼人心,氣勢十足,但現在卻變成了外強中干,凸顯出悲涼和無奈。
  “可惡啊……”有人狠狠地捏緊雙拳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鐵刀苦也為方源的技術吃驚,無可奈何地嘆息。
  ‘方正,我要讓你死!‘百戰獵大叫著,仇恨的種子在他心中深埋。
  百戰溫家老的犧牲,在方源的戲耍下,仿佛成了一個笑話,又像是諷刺的巴掌,扇在百家眾人的臉上。
  漸漸的,眾人的憤怒之情,轉化為了失望、絕望。
  “追不上了。”
  “難道我們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嗎?”
  “古月方正……”很多人都念叨著這個名字,咬牙切齒。
  無足鳥自由翱翔,又一次和火人擦肩而過。
  “少年,你弄鳥的技術一流啊。哈哈哈!”白凝冰大笑,放下心來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忽然一凝:“小心!”
  轟!
  劇烈的爆炸陡然發生,百戰溫知道追不上方白二人,毅然選擇了自爆。
  爆炸的火焰籠罩住整個無足鳥。
  幸虧無足鳥乃是白骨之身,就連羽翼都是一片片的如刃的薄骨片。
  火焰造成不了傷害,但真正危害的,是爆炸的震蕩力量。
  無足鳥身上的裂紋大增,被這一炸,失去平衡,一頭向地面栽倒下去。
  但墜落了一段距離后,在方源的操縱下,它重新掌握了平衡,振翅飛向遠方。
  “方源!”白凝冰卻驚叫一聲。
  先前方源借給了她天蓬蠱,她有蠱蟲護身,但方源卻沒有。
  事發突然,方源也來不及催動蠱蟲防御。
  無足鳥沖出火焰,方源赫然渾身都燃燒著熱焰。
  狂風推動火焰的燃燒,右耳處的地聽肉耳草更被燒毀。但他卻神情如鐵,仿佛并不是當事人一般。
  無足鳥真正穩定之后,方源吐出兜率花,一蓬奶泉水迎頭澆下。
  火焰被熄滅了,但他渾身都是大面積的燒傷,臉部盡皆毀容,慘不忍睹。
  白凝冰張口欲言,卻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反倒是方源扯動嘴邊,笑起來:“我喜歡無足鳥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  他的笑容,著實有些滲人。
  “為什么?”
  “因為它沒有鳥足,只有翅膀。因此只能飛翔。當它落地之時,就意味著它的毀滅。”
  孤注一擲,不飛則死!
  藍色的瞳孔一擴,開始熠熠閃光。迎面的風吹得銀發飄揚,白凝冰的嘴角也微微上揚:“呵呵呵……那就讓我們振翅高飛吧。”
  無足鳥遙遙飛遠,變成眼中的一個點,最終消失不見。
  懸崖上,百家眾人“望眼欲穿”,均沒有說話。
  一片死寂,籠罩住所有人。
  天地是那么的寬廣!
  天空幽藍,白骨山則皚皚如雪,陽光從斜面打來。無足鳥和方、白二人的背影,深深的印刻在他們的心中。
  憤怒在醞釀,仇恨在發芽……
  噗。
  百家女族長陡然噴出一口鮮血,仰頭倒下,昏死過去。
  “族長!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!”
  “快,治療蠱師,快來救族長!”
  懸崖上一片驚慌忙亂。
  (ps:什么是魔道呢?一種道,必然有其思想和理念。對于什么是魔道,個人有個人的見解,但在我看來,無足鳥無疑詮釋著一種魔道精神。本章4700字,你們懂的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