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9 幽豹殉情

殘陽如血,西天火燒云連綿一片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晚霞之下,飛行了大半天的無足鳥,開始緩緩下落。
  經過一系列超越極限的拉升俯沖,承受住火人的爆炸,它渾身都布滿了裂紋,已經再無力飛翔了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轟響,在方源盡量的操縱下,無足鳥終究墜落到了一片森林當中。
  一時間煙塵四起,群獸奔逃。
  “這是何處?”白凝冰跳下鳥背,環視周圍。
  周身的樹木又矮有粗,但是枝葉特別繁盛,不想白骨山上的骨樹那樣稀疏。這里的山林棵棵如華蓋般,葉片皆是紫色。
  淡紫、暗紫、紫紅、嫣紫……
  晚風吹來,放目遠眺,形成一片紫色的浪潮。
  “紫色的山林……我們一路往北,按照行程來算,這里應該是紫幽山附近。”方源估摸著道。
  他眉宇間籠罩著一層憂色:“紫幽山白天安全,夜晚卻極為危險。天快黑了,我們趕緊離開這里,找一處盡量安全的落腳點。”
  “也好。”白凝冰點頭道。
  一個多時辰后,他們幸運地找到了一處山洞。
  山洞的原主,是一頭布兜熊。
  這種熊的腹部,長著一個天然的育兒袋,類似袋鼠一般。
  干柴被燒得噼啪作響,篝火靜靜地燃燒著,架起的鐵鍋中肉湯已經沸騰,散發著濃烈的香氣。
  肥嫩嫩的熊掌,也已經燒烤好了。除去這些,兜率花中還有從百家多帶走的美食。
  兩人大快朵頤,一直緊繃的心弦慢慢地放松下來。
  白凝冰忽然輕笑一聲,幽藍的雙眸看向方源:“你看看,這就是報應啊。你燒死了那對兄妹,沒過多久,自己也被燒成這個樣子。”
  火光映照在方源的臉上,他臉上恐怖的傷勢令其顯得有些可怕和丑陋。若是膽小的女生,見到他的面目,恐怕當場就要嚇得驚叫起來。
  方源卻笑了笑,不以為意,甚至暗暗為此高興。
  “幸好有肉白骨在手,你想要恢復原貌也不困難。只是把你全身燒傷的皮肉削掉,再用肉白骨治療,就能長出全新的皮肉。不過,你現在的一轉修為,可用不來肉白骨。你可以求我,興許我大發慈悲,心生不忍,能為你治療呢。”白凝冰不放過任何一個挖苦方源的機會。
  方源做了一個揚眉的動作,盡管他現在的眉毛已經被燒光。
  “為什么要治療,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好嗎?”他笑起來,“我們把百家僅有的兩個少主統統殺死,還戲耍了百家族長和家老,你覺得他們會放過我們嗎?現在這樣的傷勢,正好省去了我改頭換面的功夫。”
  地聽肉耳草已經毀滅,方源如今殘缺右耳。耳朵里有軟骨,這傷勢并非肉白骨能夠治愈。但他即便有治療手段,也情愿缺著一只耳朵來改變形象。
  昔年,有魔頭白鱔子,被人捉去,關押在大牢中。裝瘋賣傻,把自己拉的屎涂在自己身上。甚至自削第五肢,成為太監。他的仇敵終于認為他徹底瘋了,因此放松警惕,被他逃走。日后,他歸來報復,將仇敵一家老小殺得干干凈凈。
  也有正道巨頭武姬娘娘,年幼即位時被親生姐姐奪權,只能隱忍。但姐姐嫉妒她的美色,處處與其為難,她便自削鼻梁,作踐自己,終于贏得生存空間和成長的時間。十多年后,她推翻姐姐的統治,重新執掌大權。將姐姐五官都削去,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  歷來成大事者,都擅長隱忍,不耽于皮肉美色。
  這點不管是正道,還是魔道,不管是男性,還是女子,盡皆如此。
  武姬娘娘掌權之后,盡管有治療手段,但從未將鼻梁復原,以此來自我警惕。因此武家乃南疆第一家族,蓋壓鐵家、商家、飛家,霸主地位無人可以撼動!
  耽于皮肉美色者,幾盡膚淺,難以成事。
  不管是這個世界,還是地球的歷史,都充分說明此點。
  周幽王為了愛妃褒姒一笑,烽火戲諸侯,最后什么下場?眾叛親離,被蠻族斬殺。
  呂布之于貂蟬,吳王之于西施,項羽打仗居然把虞姬帶著身邊,呵呵,這些人又是什么下場?
  反觀曹操矮小,孫臏殘疾,司馬遷宮刑……
  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但成就和皮肉美色毫無相干,能有毅然割舍的心性,才是成就大業的基石。
  “事實上反倒是你,藍眸銀發,實在太耀眼了,需要改變一下。”方源打量了白凝冰全身,道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。
  方源接著道:“無足鳥受損,我們只是飛了數千里。雖然距離白家寨較為遙遠,但是我們做了這個案子,百家一定會來緝拿我們。處境還是危險的。若是他們發布通緝懸賞,那我們今后的日子就更加困難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皺眉思索了片刻,切了一聲:“也罷,這身行頭我也膩了,換換造型的話,想來也是一個精彩的體驗。”
  接下來,二人開始總結此次的損失和收獲。
  損失是有的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、鋸齒金蜈、背甲蠱,鐵刺荊棘,隱鱗蠱,無足鳥,都在追擊戰中損毀了。
  不過對于方源來講,能逃出生天,才是最重要的。
  活著,才有可能,才有希望。
  這是一切的基礎。
  為了活下去,就算是舍棄掉春秋蟬又能如何?
  一句話,能舍能棄方是大丈夫!
  而收獲呢?
  方源空竅中,大量的骨槍蠱、螺旋骨槍蠱。
  三轉級數的飛骨盾,玉骨蠱、鐵骨蠱,用于治療的肉白骨,以及記載著各種合煉秘方的幾本骨書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在百家營地收獲的清熱蠱。
  當然最重要的,還是最后關頭冒著風險,合煉成功的骨肉團圓蠱。
  相比較收獲,那些損失并不嚴重!
  畢竟這是一道完整的傳承,那個花酒行者雖然為五轉強者,比四轉的灰骨才子還要高一籌。但方源在花酒傳承中的收獲,卻輸給了這個白骨傳承。
  原因無它,白骨傳承是灰骨才子用心設計,籌謀良久。花酒傳承卻是倉促而行,靈機一動的產物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還只是走了白骨傳承中的一條主線。還有許多岔道支線,另外肉囊秘閣當中,絕大部分的齒關都沒有敲開。這些東西,都便宜了百家寨。
  他們掌握了此處,只要耗費時間,花費精力,必定能將整個傳承都吞掉。
  “不過也無所謂了。計劃中的蠱蟲,都被我取來了。只要這骨肉團圓蠱能夠發揮效果,就遠遠超過其他的東西。只是地聽肉耳草損毀了,這就有些麻煩。”
  在方源的理念當中,只有實用才有價值。
  損失了鋸齒金蜈,可以用螺旋骨槍勉強替代。沒有了鐵刺荊棘、背甲蠱,卻還有天蓬蠱以及飛骨盾。唯有地聽肉耳草損失了,在偵察方面,就出現了短板。
  以前是少治療、少移動,現在這兩方面差不多補齊了,偵察方面卻出現了錯漏。
  人生之事,不如意者十之**啊。
  紫幽山的夜晚,比白日熱鬧得多。這一夜,方源和白凝冰輪番守夜,都沒有睡好。
  時不時的,從洞外傳來野獸的嘶吼聲,撲殺之聲。
  尤其是到了黎明時分,一場激戰就在洞口附近展開,熟睡中的方源也被驚醒。
  這是兩只千獸王大戰!
  長有雙翅的黑羽蟒,主動挑釁一只幽豹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展開廝殺大戰,動靜鬧得很大,聲勢驚人。
  幽豹是紫幽山的特有猛獸,它們身軀矯健,一身花斑紫皮,速度極快,常在山林中穿梭,留下一道道幽雅的魅影。捕獵時,悄無聲息,獵物常常還未反應過來,就淪為它們的肚中餐。
  方白二人看得提心吊膽,他們可以說是被堵在洞中,難以脫身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流逝,幽豹漸漸不敵,落入下風。
  這是一頭懷孕的雌豹。
  幽豹向來是雄雌搭配,如今雌豹有孕,自然是雄豹出去獵食了。不想被黑羽蟒鉆了空子。
  最終,雌豹死在黑羽蟒的纏繞之下。
  但黑羽蟒也未走脫,被歸來的雄豹撞見,又一場生死激斗之后,雄豹殺死了兇手,卻只得到雌豹冰冷的尸軀。
  黎明到來了。
  晨曦的光,照耀在幽豹一身優雅華美的皮毛上。
  但是雌豹卻已經死亡。
  雄豹徘徊在雌豹的身邊,發出嗚咽的悲鳴聲。它們倆的距離是如此之近,又是如此之遙遠,相隔了生與死。
  “怎么還不走?”白凝冰暗暗叫苦。
  “放心吧,幽豹雄雌同心,一方死,另一方必然不會獨活。”方源嘆了口氣,“我回去先睡個回籠覺。”
  他回到山洞深處睡覺,白凝冰則在洞口留守。
  雄豹徘徊了一番,匍匐下來,伸出舌頭,舔舐雌豹的傷口。
  雌豹的傷口,一片漆黑,這是黑羽蟒的毒素所致。
  雄豹生活在這里,只要聞一聞,就能分辨出這種毒素。但如今,它卻是不管不顧。
  最終,它明亮的雙眼越來越暗淡,眼皮子越來越沉重。
  當等到中午時分,它也死了。靜靜地和雌豹躺在一起,漂亮的皮毛令它們倆看起來,仿佛是精美的工藝品。
  親眼目睹整個過程,白凝冰也不由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不久后,方源醒來,精神飽滿地走出山洞,便看到白凝冰依靠在洞壁,正看著這兩具幽豹的尸體發呆。
  “收獲怎樣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白凝冰聳聳肩,有些意興闌珊:“該飛的蠱蟲都飛走啦,我可沒有捕蠱的手段。再說了,昨晚的戰斗你不也看過了嗎?那些蠱蟲死的死,傷的傷,殘留的都不是我們需要的。呵呵,若非如此,你這種人又怎可能主動去睡覺?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雖然是兩只千獸王,但身上蠱蟲的確不怎么樣。不過沒有收獲卻也未必,嘿嘿。”
  說著,方源就向幽豹的尸體走去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