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0 村莊休整

看著方源走到幽豹尸體處,白凝冰不由地被吸引了目光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只見前者蹲下來,開始掏幽豹的雙耳。
  不一會兒,方源就從雄豹的左耳,以及雌豹的右耳中,掏出來兩片紫色的小巧樹葉。
  這是斂息蠱。
  三轉級別的草蠱,蠱師用之能掩藏自身氣息,遮蓋修為,起到一定程度的偽裝作用。
  每一頭幽豹的耳朵中,幾乎都會有一片斂息蠱。但是幽豹向來都是成雙入對的行動,又都至少都是千獸王級的實力,擅長偷襲,速度又快又靈活,捕捉起來非常危險麻煩。
  并且,幽豹又是紫幽山附近才有的特有猛獸。因此幽豹耳朵里藏有斂息蠱的信息,還未廣為人知。
  方源前世一百五十年,出了個正道人物,號稱“獵王”的孫干。以他為先,大肆捕獵幽豹,獲取斂息蠱,販賣到市場中,收獲暴利,因此發家。
  從他之后,無數蠱師趕往紫幽山淘金。僅僅數年之后,幽豹就滅絕了。
  不過現在,紫幽山還是一處僻靜的地方。
  這里,白日安全,夜間極為危險。沒有山寨家族,但是卻有家族的雛形——村莊。
  雖然沒有地聽肉耳草來偵察,但幸運的是,得到了兩只斂息蠱。
  方白二人依靠此蠱,規避了許多危險。
  紫幽山他們是不會上去的,他們現在的力量,已經可以在普通的山林中跋涉。但是名山大川,卻沒有實力深入。要探索這些地方,就連百家也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。更何況現在的方白二人呢。
  他們繞著紫幽山腳前行,兩日后,發現了山道。
  人為開辟出來的山道,比普通山林還要安全得多。當然,運氣不好,也會遭遇危險。
  順著山道前行,在一天傍晚,方白二人發現了裊裊的炊煙。
  兩人對視一眼,腳步加快。在一處山坳處,發現了一個村莊。
  村莊周圍砌著低矮的石墻,晚歸的農人三三兩兩,扛著鋤子等農具,走入村中。村子周邊幾處,還站著守衛。
  不過這些人,都是些凡人,根本不足為慮。
  “走吧。”方源率先走下村子。
  “就這樣過去?”白凝冰略顯詫異。
  二人的出現,很快就引來了村民們好奇、懷疑、猜忌的目光。
  這個世界的村莊,大多都很排外。家族山寨更是如此,防御森嚴,唯恐潛入進什么間諜盜賊等等。
  “請問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,是否是尊貴的蠱師大人嗎?”還未到村口,就有兩位容貌相似的守衛迎了上來。
  白凝冰沒有說話,按照原先的約定,一切由方源應對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兩位小哥,俺們都是凡人咧。”
  聽了這話,兩人明顯松了一口氣,臉色變得輕松起來。
  更年輕的一位少年,不屑地打量了方源全身,有些厭惡地道:“我就說嘛,這人這么丑陋,怎么可能會是那些神通廣大的蠱師大人呢?”
  方源渾身都是燒傷,又缺了一只耳朵,相貌丑陋,讓人嫌惡。
  而白凝冰也換了普通的裝束,一頭長長的銀發不僅削成短發,還染黑了。她渾身冰肌,因此肌白如雪,此時也故意抹黑。只是眼睛的顏色遮蓋不住,于是帶了個草帽,遮蓋住上半個臉面。
  兩個人站在一起,活脫脫的兩個凡人村民。
  “小弟,不要亂說話。”年長的守衛訓斥了一番,然后警惕地看向方白二人,“你們從哪里來的,干嘛要到我們這兒?”
  “俺們是從山那頭的村子來的。本來是拖了板車,帶了藥草還有腌肉,想出來賣的。唉,路上碰到了老虎。媽呀,嚇死俺了。一路飛跑啊,撿回一條命。唉……俺們暫時不敢回去,就來到你們村,想睡一晚。就一晚,明天就走啦。”方源隨口就道。
  守衛警惕的目光稍減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大兄弟,你別怪你弟弟。俺這傷是火燒的,那天家里起火,俺為了搶米出來,就燒成這個樣子了。”
  “唉,這年頭,都命苦。”年長的守衛嘆了一口氣,“你們進村吧。如果沒有人收留你們,你們就靠著墻角湊合一晚吧。”
  說著,便讓開了路。
  看著方白二人進去村子,守衛又囑咐他弟弟:“你現在就去和村子說下,就說有兩個村外人來了,他老人家經驗豐富,請他再掌掌眼。”
  “哥哥,你也忒小心了。你也不想想,就他們這倆貨,怎么可能是蠱師?再說了,我們這些凡人,蠱師干嘛騙我們啊?尋開心啊?”
  “叫你去,你就去!”
  “又叫我跑腿……”年輕人抱怨了一聲,終究還是去了。
  村莊內一片祥和。
  飯菜的淡淡香氣彌漫在空氣中。一天勞動之后,一家人團圓聚餐的歡笑聲,也傳到方白二人的耳中。
  身處在這樣的環境中,令白凝冰不由地感到一陣輕松。
  之所以偽裝,一來是因為不想暴露行跡,那樣將方便百家的追捕。二來,也是方源生性謹慎,在陌生的環境中喜歡藏巧露拙,方便應對突發和異常狀況。
  要尋到一戶人家收留,很是容易,給上一顆碎元石,就足以讓他們歡天喜地的騰出主房了。
  但這樣做,卻不符合現在他們倆的身份。
  方源有更好的方法。
  他在村子里走了片刻,停在一處破落的民房跟前。
  這戶人家,只有一個老婆婆。原本有個孫子,可惜在外游玩時,遭了狼口。
  在屋前,老婆婆正在井前打水,顯得很吃力。
  “大娘,俺來幫你吧。”方源臉上堆起憨笑,殷勤地跑了上去。
  老婆婆看到方源,被他的容貌嚇了一跳。
  但方源表現熱情,一臉憨笑,手腳麻利地幫她打了好幾桶水后,老人家的戒心消除了。
  “小伙子,你是外村的人吧?”老婆婆笑起來,裂開的嘴里,牙沒剩幾顆。
  “是啊,俺想在大娘你這里住上一晚。大娘,俺替你干活,你看成不?”方源憨憨地道。
  “成啊。”老婆婆欣喜地道。雖然平時有村民相互幫襯,但她還是需要這樣的勞動力量。
  白凝冰在身后看得一陣無語。
  這方源這賊廝也太能裝了!
  打完水后,就是劈柴。方源還主動燒飯,麻利干練的動作讓老婆婆連連夸贊。
  “大娘,俺再幫你打幾桶水吧,水缸盛滿了再說。”吃完晚飯,方源又主動提起了水桶出去。
  老婆婆連說不用,但方源執意如此。
  水缸盛滿之后,老婆婆老眼泛著淚花:“小伙子,你人實在啊。唉,可惜命和老太婆我一樣的苦……”
  顯然,晚飯時方源編造的悲苦故事,給淳樸的老婆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對于凡人來講,燈油也是精貴的,夜晚的房屋中一片黑暗。
  只有窗戶處,灑下來一片月光。
  屋子里有兩張床榻,皆十分簡陋。不過白凝冰躺在上面,已經心滿意足的很。這些天來跋涉的疲憊,在此刻緩緩消散。
  方源則盤坐在床榻上,心神沉入空竅,檢查骨肉團圓蠱。
  這些天,他都沒有動用這對蠱。
  畢竟是篡改了秘方,合煉出來的。依照方源謹慎的性情,自然需要好好研究一番。
  忽然,方源睜開雙眼,一抹精光一閃即逝。
  “大約沒有問題,骨肉團圓蠱可以用了。”說著,他便喚出一對玉鐲形狀的蠱。
  這兩只玉鐲,一只青色如草,一只紅色似血,相互還扣在一起,不能分離。
  先前,方源已經將它們煉化。但要發揮它們的妙用,還得舍棄其中一只,讓白凝冰去煉化。
  白凝冰盤坐起來,接過蠱蟲,卻沒有忙著煉,而是看向方源:“接下來,你有什么打算?”
  方源嘿了一聲:“我還以為你不會問呢。”
  盡管是在黑暗中,但白凝冰也能感受到此刻方源臉上挪揄的笑容。
  她哼了一聲。
  方源也沒想過瞞她:“接下來的目的地,是商量山。”
  “商量山,商家?”白凝冰不禁微微挑眉。
  商家是南疆首屈一指的勢力,不弱于鐵家,飛家,只是被武家壓過一頭。
  商家以貿易威名南疆,甚至出了南疆,天下人但凡有見識的,都知道南疆的商家是貿易的中心,商家城是如何的繁華似錦,遍地元石。
  白凝冰還是北冥冰魄體的時候,就向往過什么時候能去商家城看一看,但是此刻她卻擔憂起來:“我們在百家犯下案子,恐怕要被正道通緝了。去商家城,豈不是自投羅網?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如果整個南疆,只剩下兩個地方能容得下我們。那商家城必是其中之一。商家雖然是正道領袖之一,但商家城確實不折不扣的自由之地,魔道中人最大的銷贓處。不然你以為,商家為何是南疆首富?就連武家都在這方面,望塵莫及呢?”
  白凝冰聽了,不禁悠然神往:“傳聞都說,在商家城什么東西都買的到,是否真是這樣?”
  方源搖了搖頭:“說這話的,都是層次低的。這個世界上,有太多的東西有價無市了。就比方說——某只陽蠱?呵呵呵。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