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4 深深的誤會

到了第二天,輪到白凝冰躺在床上,疼得動彈不得了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方源則恢復了大半,到村東頭鋤田去。
  老婆婆走進房屋,關心慰問。
  白凝冰連說無事,可能是昨天干活有點累,休息一天就好了。
  老婆婆笑得很有深意:“是干的有點累,這兩天你們晚上動靜有點大,我都聽到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白凝冰一時間沒有聽懂。
  “姑娘,你就別瞞著了,大娘我早就看出來了!”老婆婆笑著道。
  白凝冰瞳孔一縮,難道身份敗露了,怎么可能?心中頓時醞釀出一股殺機,但她又有些不忍。
  她可以冷漠無情地旁觀百家兄妹被燒死,但那是因為百家注定是他們的敵人。她雖然驕傲,但卻不像方源那般毫無顧忌,對于有恩的人,她下不了手。
  眼前的老婆婆是這樣,曾經的白家族長也是如此。
  老婆婆對白凝冰的心思毫無察覺,她抓起白凝冰的手輕輕拍拍:“姑娘,大娘這些天看出來了,男人哪有你這樣的屁股和腰!難怪你戴著草帽,又不愛說話。大娘雖然老了,但仍舊是女人。咱們女人比那些臭男人有個優點,就是細心。”
  “啊?”白凝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  老婆婆卻很熱心,一副體諒的語氣:“大娘理解你,畢竟是女人,出門在外就得這樣扮,把自己偽裝起來。要不然出個三長兩短,就不好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無語。
  她最恨別人拿“女人”這樣的詞語,來挑逗她的神經。但面對熱情淳樸的老婆婆,她感到非常無奈。
  老婆婆笑得眼睛都瞇起來,忽然聲音壓低:“你們一定是小兩口吧。這兩天晚上你們的動靜,大娘都聽到了。不是大娘說你們啊,干那種事情,得悠著點。”
  這話簡直像是晴天霹靂一般!
  白凝冰神情陡然凝滯,如五雷轟頂。
  “大娘,不是你想的那樣的。”好半天,她才艱難的擠出這句話的,神情僵硬至極。
  “哎呀,還害臊什么呀。沒啥的,什么話都可以跟大娘說。大娘我活了這么大歲數,什么沒見過呀!”老婆婆眨眨眼,笑得咧開了嘴。
  然后她的目光,似有意似無意地落到床單上。
  白凝冰順著她的目光看下去,頓時連死的心都有了。
  不過話說回來,這床單的確是被她撕壞的……
  接下來,老婆婆還跟她說了好些話,但白凝冰腦子里亂哄哄的,一句都沒有聽進心里去。
  中午方源回來吃飯,老婆婆就在門口攔住他,好心的提醒道:“小伙子,你媳婦已經跟我說了。年輕人火氣大,但也要愛惜自己的身子,更要愛惜媳婦。記住大娘的話了嗎?”
  “啥?”方源張大了嘴巴,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。
  老婆婆咂了一下嘴,有些不滿又帶著無奈:“你這小伙兒,什么都好,就是太憨厚。這么老實,是會吹虧的!”
  若是古月一族,還有鐵神捕,百家寨那些人,聽到這話,說不定能氣得活過來。
  方源站在原地發呆,忽然目光閃了閃,這下終于反應過來了。
  “哦……這事啊,嘿嘿……”他撓頭憨笑幾聲,不迭地點頭,“大娘,你教訓的對,俺曉得了。”
  在飯桌上,他見到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冷冷地看他一眼,渾身都似乎冒著冰寒之氣。
  而方源的眼角,則一直微微抽搐著。
  這個事情,給方源提了個醒。
  方源演什么像什么,那是因為他經歷豐富,眼見寬廣。但白凝冰不是,因此她偽裝起來,卻是有破綻的。
  幸好這個破綻很小,這個世界上凡人女子要出行,的確有裝扮成男子,減少危險的習慣。
  盡管對這個誤會很膩味,但方源不得不承認,這個誤會反而更能起到掩護身份的作用。
  白凝冰的心情,則一下子變得糟糕透頂。
  當天晚上,她再次質問方源,什么時候能將陽蠱給她。
  方源只好明確回答,只要一達到三轉修為,就交給她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她了解方源,要她相信方源的誠信還不如讓她去死!但是現在她卻仍沒有辦法強取陽蠱。
  “到了商家城,至少得買一只毒誓蠱。三只手蠱、豪奪蠱也行……”念及于此,白凝冰不由地對趕往商家城,更加急迫。
  除了合作修行之外,方源的修煉內容又多增加一塊。
  那就是利用鱷力蠱,進行力量修行。
  說起來,鱷力蠱能養到現在,有點出乎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最大的功臣,還得歸功于百家。正是從百家得到了大量的鱷肉,方源才將鱷力蠱養到現在。
  否則,它早就因為缺食而亡了。
  鱷力蠱和黑白豕蠱相同,皆是永久性增加蠱師的力量。
  但六轉之前,蠱師到底還是**凡胎。就好像是一個碗,它不能裝載一片湖。蠱師的軀體承載能力是有限的。
  因此,方源之前還用不了鱷力蠱。好在,從白骨山中他獲得了鐵骨蠱以及玉骨蠱。
  這兩只蠱,都是消耗類的蠱。各有千秋,價值不分伯仲,都能夠永久地提升蠱師的身體素質。
  選擇什么樣的蠱,將決定蠱師今后的發展方向。
  蠱師用蠱,有相當多的考究。有些蠱不能一起用,有些蠱一起用有一加一大于二的出色效果。
  比方白凝冰曾經用過冰肌蠱,因此渾身肌膚都是“冰肌”。冰肌止汗止血,因此白凝冰今后就不能再用“血汗蠱”這類的蠱蟲了。
  而她用了玉骨蠱之后,原先的凡骨都成了玉骨。冰肌、玉骨,兩者交相輝映,是一種上佳的使用搭配。
  每個人的需求不一樣,冰肌玉骨適合白凝冰,但卻不適合方源。
  考慮到商家城的那只傳奇蠱蟲,在方源的計劃中,他最想要的組合效果是“鋼筋鐵骨”。
  能從白骨山得到鐵骨蠱,對他而言,是稱心如意的。
  在用了鐵骨蠱之后,如今方源渾身骨骼堅硬若鐵。身體底蘊的增強,已經能在兩豬之力的基礎上,再承擔上一鱷之力了。
  他的力氣在不斷地增加著。
  七天一晃即逝。
  按照原先的約定,方白二人從老村長處,得到了一板車的紫楓葉。
  這種貨物,價值很低廉,一板車也賣不到兩塊元石。方源也不放在心中,這只是他隱藏身份,跟隨商隊的敲門磚。
  商隊的到來,比老村長預料的,還要晚上三天。
  一直到第九天,商隊才遲遲出現。
  原本平靜的山村,陡然間熱鬧起來。
  商隊規模龐大。
  一只只大如巴士的黑皮肥甲蟲,載著貨物和人,慢騰騰地爬著。
  在它們的身旁,色彩斑斕的駝雞,拖著板車。山地大蜘蛛的身上,綁著貨箱。翼蛇蜿蜒游走,蟾蜍背著巨大的包裹。
  這些坐騎蠱,構成商隊的主體。除此之外,還有大量凡人趕著牛馬騾車,或者背著竹婁之類的行囊。
  “今年的商隊,終于來了!”
  “每次看到這些蛇,我心中都要害怕。”
  “蠱師大人們真是了不起啊,能讓這么兇惡的大蛇乖乖聽話。”
  “希望這次的腌肉能賣出去,我也不指望賣個高價,能有幾顆碎元石我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  “是啊,我們運氣可沒有外鄉人好啊……”
  “村長也太偏心了,那可是一板車的紫楓葉,就這樣送出去了!”
  村民們在村口鋪了許多臨時小攤,方白二人拖著一板車的紫楓葉,也夾雜其中。
  這些人,有些是本村的。有些是外村趕來的,自身都帶著貨物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,就有利益之爭。
  方白二人哪怕在村東鋤田七天,但一板車的紫楓葉,仍舊讓身邊的許多村民眼紅嫉妒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會把這些話放在心里。
  他暗暗觀察往來的商隊成員。
  這個商隊是個雜隊,是很多家族勢力,拼湊起來的。不像賈家商隊,主體是以賈家為主。這個商隊,除了公推的首領之外,還有一打子的副首領,仿佛是一只聯合軍。
  這對方源來講,是個好消息。
  商隊的結構越是復雜,越方便他混入進去。
  “喂,你這車的紫楓葉怎么賣?”很快就有人過來問價。
  “兩塊半元石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兩塊半元石?你還不如去搶啊!”來人頓時瞪大雙眼。
  “愛買不買!”白凝冰一旁道。
  “哼!”來人拂袖而走。
  要真賣了這車貨,方白二人拿什么借口加入商隊?因此故意為之,不一會兒就氣跑了三個問價求購的人。
  一直到傍晚,這車紫楓葉都賣不出去。反倒是很多人的藥草、腌肉、牛奶什么的,都售賣了大半。
  畢竟商隊人數龐大,這些東西也需要補充。
  很多人都看方白二人的笑話,一些人甚至開始冷嘲熱諷。也有好心人提醒他們適當降價。
  但方白二人一概不理。
  夜幕降臨之后,方源裝作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,拉著這車紫楓葉,來到老村長家。
  老村長問明情況,嘆了一口氣:“你們吶,我明明囑咐過你們,能買兩塊元石就不錯了。一塊半的元石也能出手。干嘛不聽我的話?偏偏要賣兩塊半呢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