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5 通緝令

“你們要知道,紫幽山上紫楓葉多的是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那些人之所以買,也是圖個方便快捷,省下采集的功夫罷了。唉,跟你們講了也白講。算了,算了……”
  老村長不斷地搖頭嘆氣。
  方源饒頭道:“俺們想多賣點元石,一是回本,二是孝敬一下二老。哪里料到費了這么長功夫,都賣不出去。”
  他聲音焦急,隱約帶著一絲哭腔。
  聽了他的話,老村長的心驟然軟了,心中的怨懟頃刻間消散了大半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村長大人不急,俺們決定明天就跟著商隊一起走。把價錢降下來,總是能賣的出去的。”
  “跟著商隊?誰允許你們能跟商隊的?”老村長把雙眼一瞪。
  方源理所當然地道:“俺看到商隊里,有很多的凡人吶。他們能跟,俺們為什么不行?”
  老村長以手扶額:“那是人都是蠱師大人的家奴!你以為商隊是隨隨便便就能跟的啊?萬一混進歹徒怎么辦?”
  “啊?!”方源張大嘴巴,呆愣在原地,“那怎么辦?商隊明早就走了。”
  “唉……”老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“算了,幫人幫到底吧。明早我求求人,能不能加入商隊,就看你們倆的造化了。”
  天剛剛破曉,淡青色的天空中殘留著幾顆殘星。遠望,紫幽山上一片暗紫色,幽靜而又神秘。
  經過一夜的休整,商隊已經開始整裝待發。
  “把貨物都檢查一遍!”
  “繩子都綁緊了沒有,要是途中掉落一件,就打你們一百大板。”
  “快快快,把我們的黑皮肥甲蟲都喂飽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蠱師們大聲命令著,將凡人家奴們指揮得上下亂竄。有的脾氣暴躁,手中拿著皮鞭,看哪個動作慢了,就上去抽一下。有的愛惜蠱蟲,親自喂食。
  “陳大人。”老村長彎著腰,向商隊的一位副首領請示行禮。
  “哦,老張啊,我這正忙著呢。有什么事情快說吧。”這個陳姓蠱師道。
  “是這樣子的,我有兩個后生,搞了些小買賣……”老村長還未說完,陳蠱師就突然高喊一聲,“陳鑫,你個小子在瞎晃悠什么呢?趕緊去給翼蛇喂食去。你指望那些家奴能喂好?你那頭翼蛇這些天,已經吞了三個家奴了!”
  “是,家老大人。”陳鑫被捉住,聳搭著腦袋回道。
  陳蠱師卻不放過他,又斥責道:“告訴過你多少次,在山寨里叫我家老大人,在商隊里就得稱呼我為副首領。”
  “是是是,副首領大人。”陳鑫答了聲,飛奔而走。
  “這個混小子……”陳蠱師氣哼哼的嘟囔了聲,又轉頭看向老村長,“你剛剛說什么來著?哦!是想擔保兩個晚輩加入商隊?”
  “大人英明,正是如此。”老村長連忙答道。
  “這樣啊……”陳蠱師故意沉吟起來。
  老村長就是他點化成蠱師的。為的就是在這商隊的必經之地,安插一個自己人。
  商隊行商,那些山寨是貿易重點,但是沿途的凡人村莊也不能疏漏,也很重要。
  商隊人多事雜,很多生活物資消耗掉,就得沿途補充。還有家奴,有時候商隊遇險,一些家奴死亡,缺乏人手,商隊就得從沿途的村莊里抽選凡人。
  說起來,陳蠱師手中的家奴,已經略顯不足了。在商隊中,凡人命賤,也只是一種能說話能活動的消耗物資罷了。
  “今后行商,我途經紫幽山落腳時還需要老張,不答應他豈不是寒了他的心?正巧我也缺人手,不過卻不能這般輕易地一口答應。得掂量一下,才能賣好。”
  陳蠱師正思索著時,一位商隊的傳訊蠱師奔跑了過來。
  他手中抖著一疊紙,一邊奔跑,一邊大喊:“都注意了啊,新的通緝令,有新的通緝令!”
  他一邊喊著,一邊隨手貼在一只黑皮肥甲蟲的身上。
  “新通緝令?哪家的?有多少懸賞,拿來我看。”陳蠱師來了興趣。
  “是,副首領。”傳訊蠱師連忙遞來一張。
  陳蠱師看了:“哦,是百家發布的通緝令。只要消息正確,就是一千塊元石?這么高!”
  陳蠱師眼中一亮,有了興趣。
  通緝令上一般有兩個價格,一個是消息價,一個是緝殺價。
  一千塊元石的消息價,往往是要通緝那些闖出名頭的魔道中人。但這張通緝令上的肖像,卻是兩個年輕人,皆長得五官端正,一個甚至還很漂亮。
  一男一女,這是兩個新人!
  “一個是一轉蠱師,一個是三轉。消息價高達一千塊元石,緝殺價也有五千八百塊。嘖,看來百家是恨極了這兩個魔崽子了。嘿嘿……”陳蠱師幸災樂禍地笑了笑,反正又不是陳家。
  他渾然不知,這兩個魔子已經就在他的附近。
  老村長也順勢看了眼通緝令,心中不禁打個寒顫。
  “蠱師的世界真是危險,看起來這么漂亮的少年郎,竟然是罪犯魔頭!但愿他們不會跑到我們村子里來。”
  “好吧,看在老張你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份上,我就答應你的這個要求了。”陳蠱師道。
  “啊,謝大人!大人我這就把他們倆叫來。”老村長大喜過望。
  陳蠱師擺手:“不必了,我這忙的很。你讓他們倆到陳鑫那兒報到去。”
  他對面見兩個凡人,毫無興趣。同時也沒將眼前的人,和手中的通緝令聯系到一塊去。畢竟這是百家的通緝令,而百家寨遠在數千里之外。陳蠱師下意識地就覺得,自己這邊安全得很。
  這是很慣常的思維。
  就算是在現代地球上,發生在省城的命案,哪怕再惡劣兇殘,其他省城的人也不會感到太大的危機感。哪怕現代交通如此發達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僥幸心理。
  大千世界,蕓蕓眾生,這兩個賊子怎么會偏偏逃到我這里來呢?那我的運氣也太背了吧,這是不可能的!
  人們總覺得,不幸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再者,通緝令有很多,很多都是魔道巨頭,或窮兇極惡,或乖僻陰毒,吸引眾人眼球。像方白這兩個新人,一個三轉一個一轉,能成什么氣候?
  陳鑫看到方白二人時,一點都沒有聯想到通緝令上。
  方白二人皆形象大變,已經毀容的方源就不提了,白凝冰經過這些天的演練,也像模像樣。
  陳鑫一看就失去了興趣,尤其是方源的容貌更讓他有些嫌惡。
  他只是一轉修為,而方源在幾天前就晉升二轉了。
  陳鑫匆匆辨別了一下,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蠱師氣息,就召來一個老管家,讓他來安排方白二人的工作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叫什么名字?”老管家問道。
  到了這個時候,這才有人問他們名字。
  “俺叫黑土,俺婆娘叫白云。”方源隨口便道。
  “女的?”老管家回首,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他盯著白凝冰看了眼,看著她黑不溜秋的木愣愣的樣子,居然叫做白云?這個黑土也是夠丑的!
  “女人麻煩。你們可得小心點了。出了事情,不要怪老夫沒有提醒過你們!”老管家道。
  “俺知道。俺這邊有輛板車,車上是紫楓葉。俺婆娘就留在車上,照看貨物,俺們也不想和其他人多接觸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哼,知道就好。”
  老管家給他們倆安排了一個卸貨的體力活。不過對于方源和白凝冰來講,簡直是不值一提。倒是白凝冰為了偽裝出氣喘吁吁的樣子,有些勞心勞累。
  不遠處,幾個家奴趁機偷懶,圍坐在一塊休息。
  幾個人的目光,都盯著方白二人。
  “強哥,來了兩個新人。有人看到,他們還帶了私貨!那可是一車的紫楓葉啊。”一個瘦子家奴有些興奮地道。
  剝削剛剛加入的新人,已經是商隊老人的慣例。
  強哥蹲在地上,瞇了瞇眼睛:“看到了,瘦猴,你先去試試他們。”
  他體格健壯如牛,胸肌發達,但并不莽撞。
  在這個蠱師為尊的世界里,凡人的勇武是不值得一提的。他能夠成為這個小圈子里的中心人物,自然有些聰明。
  瘦猴哎了一聲,在眾人的注視下,走到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“老兄,哪來的呀?別人都叫我猴哥,以后我們一起做事,要多關照。”瘦猴臉上堆起笑容。
  方源瞟了他一眼,只說了一個字——
  “滾。”
  瘦猴頓時眼眶一撐,流露出憤怒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也不看他,自顧自的搬貨。他前世混過商隊,很清楚這其中的齷齪。
  用黑話來講,瘦猴這是在“踩盤子”。先用話套出方源的底細,若是沒有背景,那就合伙欺負,剝削出一些好處來。
  事實上,不止是凡人如此,就是蠱師之間也差不多,只是大多吃相優雅好看一點罷了。
  獨行冒險,是和野獸搏殺。結隊行動,是和同類拼斗。
  有利益的地方,就有爭斗。空間就這么大,每個人都想生活得更好,有更大的騰挪空間,那怎么辦?
  只有去侵占其他人的空間。
  瘦猴未料到方源如此不給面子,一時間站在原地,狠狠地瞪著他。
  方源對這種小角色,根本不放在眼里。凡人如草芥,就算是打殺了一兩個,算得了什么?
  只要不妨礙出貨,上面的蠱師也不大在意的。
  真要在意了,方源自然也有預備手段,來擺平這個事情。
  一句話,要來招惹方源,這些家奴簡直是在找死。
  “怎么,還不滾,想要我走你嗎?”方源又冷冷地瞥了瘦猴一眼。
  瘦猴哼了一聲,卻不敢發作,鎩羽而歸。
  這樣強硬的態度,反而讓強哥心生忌憚,莫不是這兩人真有什么背景瓜葛?不然怎會這般厲色?保險起見,還是先探查清楚了情況再說罷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