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6 商心慈

商隊行進了一天,到了傍晚時分,選在一處山谷附近停下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這天大家伙的運氣都不錯,只是遇到了三小股獸群。
  打殺了兩股,驅逐了一股后。除開一些損耗,從屠殺的獸群里獲得的,反而有些賺頭。
  傍晚的天空,晚霞一片片。
  紅艷、橘黃、葡萄灰、茄子紫……霞云絢爛,色彩交雜,又變幻不停。時而形如怒吼雄獅,時而如天馬奔騰,時而似花海盛放。
  霞光照耀著翠綠如寶石般的山谷,在山谷中商隊布置妥當,在某個角落圈出一小塊地方,人聲嘈雜。
  “來一來,看一看啊,今天剛宰下來的新鮮獸肉!”
  “酪漿,香甜的酪漿……”
  “衣服只剩十件,清倉甩賣了啊。”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亦在人群當中。
  他們拖著板車,占據了一塊地方,左手旁邊是賣野菜的攤子,右手邊上則是賣牛奶的。
  白凝冰頗感興趣地來回打量周圍:“想不到商隊里,還會有這種小集市。”
  “有消耗就會有交易,有消費就會刺激市場。”方源答了句。
  白凝冰目光閃了閃,這話真是精辟。
  她看向方源:“這些紫楓葉,你都要賣掉嗎?”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:“已經加入了商隊,這些紫楓葉隨手甩賣掉。留在自己手上,反而會引來一些鼠輩覬覦。”
  再者,紫楓葉也不易保存。
  才過了一天多,方源車上的紫楓葉,已經開始出現干枯的現象。隨著時間流逝,價值會越來越賤。
  當然區區兩塊元石,方源自然不在乎。
  不過隨地丟掉,卻不符合他們現在的身份,會惹來懷疑的。
  “商隊里的小集市,分兩種。我們參加的這種,只是凡人間的交易,基本上每天都會有。還有一種,是蠱師之間的交易,每七天一次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白凝冰掩蓋在草帽陰影下的藍眸,微微一亮:“如果能參加蠱師的小集市,對我們會有幫助。此行到商家城還有一大段距離,為防止突發情況,我們至少需要一只偵察蠱。”
  “這點我早有計劃,不過現在還早了點。”方源想到兜率花中的某個東西,自信地笑道。
  兩人正小聲談著話。
  一個男性家奴步履蹣跚地走了過來。
  他衣衫襤褸,滿臉血污,形如乞丐。走到方源旁邊的攤子前,看著盛牛奶的陶罐,吞咽了一口口水:“這位兄弟,能給我一口牛奶喝嗎?”
  “去去去。別妨礙我做生意!”賣牛奶的攤主不耐煩地擺手。
  這家奴只好挪步,走到方白二人的板車前:“二位兄弟……”
  還未說完,方源就走上前去,抬起一腳將其踹翻,惡聲喝道:“滾。”
  家奴被踹倒在地上,黑色的泥濘沾滿了破爛的衣衫。更牽扯到傷口,痛得他齜牙咧嘴。
  他艱難地爬起來,用仇恨的目光盯著方源:“好,我記住了,大家都是凡人,誰沒有落難的一天。哼……”
  方源面色一冷,又踹上一腳。
  啪。
  這家奴再次倒地。
  “你再說一個字試試?”方源居高臨下。
  家奴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,爬起來,卻再不敢啰嗦。
  但緊接著,他又被方源踹倒。
  “我不喜歡你的眼神。”方源抱臂在懷,聲音冷漠。
  家奴垂頭低眉,再不敢看方源,默默地爬起來,也不敢在這塊繼續乞討,走遠了。
  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白凝冰疑惑地問道:“奇怪,商隊里怎么還有乞丐?”
  “這很正常。一定是這家奴犯了錯,或者他的主人今天心情不好。總之是被蠱師打了,還取消了供應給他的飯菜。”方源聳聳肩頭,目光卻冷冷地瞟向不遠處的一個角落。
  角落里,三四個健壯的家奴正在捕捉新面孔,合計著怎么欺負新人。
  看到方源這邊的情形后,他們紛紛將視線掃向其他目標。
  凡人命賤,地位極其低下,生存艱難,如走鋼絲。在商隊里,蠱師動輒打殺,命賤如草。反正沿途能從村莊中補充進來。
  每一次商隊遇險,都會有大量的凡人喪命。
  除此之外,凡人之間也有近乎慘烈的黑暗競爭。方源剛到這里,就有兩撥人馬想找他的麻煩。
  他當然不怕這些麻煩,但能輕易解決,他都會爭取提前解決。
  當然也有一些凡人,活得光鮮漂亮。
  這些人,大多有背景,和某些個蠱師沾親帶故,于是狐假虎威。
  那個討飯的家奴走后,就來了兩撥人。
  一撥的頭目是個老者,眼神精明,問了方源價格之后,立即將價格壓低到四分之一。方源估摸著這老東西的身份,應該是個總管,負責家奴調派。
  另一撥的領頭,則是個女子。媚眼如絲,居然穿著絲綢的衣衫。方源立即了然,這一定是某個或某些男蠱師泄欲的工具。
  兩人皆是前呼后擁,雖然都是凡人,但彼此階級極為分明。
  他們將價格壓得很低,打的就是低買高賣的主意。這些人手中都有些余錢,不像大多數家奴朝不保夕,混得慘的連飯都吃不上。
  方源雖然根本看不上這車紫楓葉,但為了演足全套,不露出絲毫馬腳,還是拒絕了壓價的兩人。
  那老者和顏悅色,卻暗含威脅。女子則罵罵咧咧的走開了。
  “只要有第三人來問價,我就賣了這車爛葉子。”正當方源如此盤算之時,小集市中忽然騷動起來。
  一些人在興奮的歡呼,高喊。
  “那個好心的張家小姐又來了!”
  “張小姐心慈仁善,簡直就仙女下凡!”
  “真是個好人啊,今晚我不會餓肚子了……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白凝冰眺望,只見集市入口,出現一抹綠色倩影。
  方源也納悶,這什么情況?
  “張小姐!”“張仙子!!”一群家奴蜂擁而去,一時間,集市入口摩肩擦踵,人頭攢動。
  這些人大多是被蠱師責罰,沒有飯吃的。方源之前踹倒的那個男子,也在其中,伸長了脖子和手臂。
  “大家不要急,都有的,都有的,慢慢來。”綠衣少女說道。
  她聲音溫柔,音量不高,剛說出口,就淹沒在人群的呼喊聲中。
  “都他娘的閉嘴!排好隊,一個個的來。誰敢搶,敢在大呼小叫,老夫立即劈死他!”忽然一個聲音如炸雷轟響,回蕩在小集市中。
  一個蒼老卻身材魁梧的蠱師,昂首站了出來。虎目掃視一圈,沸騰的小集市瞬間安靜下來。
  這就是蠱師之威!
  沒有人不相信他剛剛喊的話。以蠱師的身份,只要心情不好,隨手殺兩三個凡人,又算得了什么?
  眾人推推搡搡,很快就乖乖地排好長隊。
  隊伍前頭,綠衣女子提著籃子,一個個的分發蒸餅。
  整個小集市,鴉雀無聲。
  無數雙目光,看向綠衣女子,包含著尊敬、崇拜,以及愛戴。
  白凝冰生了好奇心,問向旁邊的攤主:“這個女子是誰?”
  “連張心慈小姐你們都不曉得?兩位是新來的吧?”
  “張心慈?”方源回首,緊緊皺眉,“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!”
  攤主想到剛剛方源踹倒家奴的狠辣勁,也不敢隱瞞:“這張家小姐,也是咱們商隊里的一位副首領呢。她沒有修行資質,和我們一樣都是凡人。但她在家族很有背景,她身邊的蠱師就是她的護衛。我活了這么多年,說實在話,從未見過這么好心善良的人。張家小姐真是太善良了,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帶些食物,來送給餓肚子的家奴。哪怕是刮風下雨,都是這樣……唉,老天不公啊,這么好的人卻不能讓她修行。”
  白凝冰點點頭,笑了笑,對方源道:“果然林子大了,什么鳥都有。”
  方源卻未有回應。
  白凝冰奇怪地瞟了一眼方源,卻見到方源神情很不對勁。
  后者目光灼灼地盯住綠衣少女,眉頭幾乎都擰成一個疙瘩。
  這綠衣女子,一頭黑發披于雙肩,細致烏黑,盡顯柔美。眉如淡柳龍煙,眼似明月清波。肌若雪白,櫻唇粉嫩。
  臉上未著粉黛,線條極為柔和。分發蒸餅,時而淺淺一笑,純潔無暇。
  她身著綠衣裙,散發著清新素雅之氣。她清雅如蘭,秀美如蓮,溫柔若水,論姿容竟和白凝冰不相上下,卻別有千秋之美。
  女子容貌精致,只能算是好看,好比普通飲料。唯有氣質在身,才能稱之佳人,如同陳年美酒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綠衣女子便是個絕色佳人。
  但管你有多美,氣質有多動人,在方源心中,都是個屁!
  方源看的不是她的容貌,任憑多美的容顏和氣質,掀開皮肉,都是白骨。
  他心中大奇,想到某個人物,心道:“這女子不就是商心慈么?”
  商心慈,乃是商家的少主之一。
  在家族中,族長的子女皆稱之為“少主”。唯有獲得家老認同的繼承人,才可稱之為“少族長”。
  單憑商家少主這個身份,商心慈就是天之驕女。
  世人都說商家人心黑貪婪,但這商心慈卻獨獨是個例外。她生性柔弱,不善爭斗,心慈手軟,是商家中最不會做生意的人。
  她做生意,不僅經常虧本,而且時常被人欺騙。她很容易就相信別人,關鍵是被騙一次也不長記性,被人屢騙不止。
  作為商家少主,她一度被商家上下引為恥辱,最不被人看好,但總算念在是商家族長的血脈,因此留情,沒有驅逐出家族。
  她對凡人也一視同仁,抱有強烈的同情心,多有體恤和救助。甚至好幾次,在拍賣會上賒賬買下全部的奴隸,讓商家族長數次痛罵。
  然而命運實在是精彩,到了最后,反倒是她成為了商家之主!
  (ps:修改了一下,耽誤了時間,抱歉。今后的更新時間修改一下,第一更是下午14點,第二更是晚上20點。爆發更新會提前說明的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