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7 好人會有好報

“只是她為什么會在這里?還有,她為什么叫做張心慈呢?記憶當中,她明明是蠱師,怎么其他人卻說她沒有修行資質,只是個凡人?”
  方源心生疑惑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“難道她并非商心慈,只是長得相像?這未免也太像了!不,等等……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思緒翻騰,忽然從記憶的深處挖掘到更陳舊的信息。
  “這個商心慈,身世坎坷。她是商家族長年輕時,在外游歷的私生子。她從小就沒有父親,飽受欺凌。母親死后,她日子更難過。被族人逼迫,只得跟隨商隊外出行商。結果來到商家城時,她的血脈被商家族長感受到。商家族長驚喜交加,當眾認下她,又感覺虧欠良多,因此以后即便她犯了許多錯誤,都替她包涵遮掩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眼中精光一盛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,我明白了!”
  結合眼前的現世,以及記憶中殘舊的線索,方源推算出了真相。
  多年前,商家族長還是商家少主的時候,在張家留下了血脈,正是商心慈。
  商家和張家,自古以來,就關系不和。
  商心慈生下來后,她的母親出于種種考慮,沒有將商家族長抖露出來。因此商心慈,便作為恥辱的私生子出生,一直跟隨母姓。
  這也是為什么現在,她仍舊叫做張心慈了。
  她母親死后,她被族人逼迫,只好外出行商。不想來到商家城后,被察覺出血脈。她的父親也成了商家族長,位高權重,當眾相認,讓她的命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。
  “也就是說,我如今的這個商隊,就是她第一次行商的隊伍!”
  認識到這點之后,方源心中砰然而動。
  要知道,這商心慈絕對是個潛力股啊,她是未來的商家族長。這點要說出去,恐怕全世界都不會相信吧。
  當然,未來是可以改變的。
  就算按照前世的軌跡,等到她成為族長時,天下變幻,滄海桑田,強盛的商家已經破敗不堪了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等到她成為商家族長。呵,這個投資期實在太長,也沒有回報。
  她的價值,不是在族長的時候體現的,而是當她被商家族長相認,成為商家少主之一。
  而作為少主,她必將負責一部分生意。這也是商家為了培養家族繼承人的傳統。
  恰恰是這點,正是方源需要的。
  他需要銷贓。
  一個穩定的,良好的,安全的銷贓渠道。
  在他的重生大計中,這點是必不可少的。
  他今后開啟的傳承密藏,必定更多。很多東西都用不到,只要交易,才能發揮出它們巨大的價值。
  就比方說,如今存在白凝冰空竅中的那些骨槍蠱、骨槍螺旋蠱。
  這些蠱,方源和白凝冰用一只就足夠了,頂多再留一只備用吧。其他的如果不賣出去,只能爛在手中,甚至還要耗費大量的奶水來養活它們。
  曾經,方源打算先將那個賈金生,當做暫時的銷贓渠道,然后最好搭上賈富,培養出這條線。
  結果,造化弄人,為了飽受花酒行者遺藏的秘密,他不得不把賈金生給殺了。
  “這是上天送到我面前來的禮物啊!”方源心中長嘆,看著遠處的商心慈,眼中熠熠生輝。
  商家背景雄厚,至少在那場席卷南疆的變革風暴之前,它是南疆的霸主勢力之一。將賊贓銷售給他們,苦主也不敢來找麻煩。
  但正因為他們勢力太強,也讓方源擔憂他們黑吃黑。
  別看是正道,商家人的心都是黑的,這實在太正常了。
  但是商心慈必定不會。
  她是經過百年歷史,變革動蕩檢驗的。她的善良、溫柔、仁慈、誠信,在方源前世傳為佳話,美名流傳整個南疆。
  而且最重要的一點,她沒有根基。
  和其他的少主不同,她到了商家城后,完全是孤家寡人。日后,她犯下很多錯誤,并非是她不聰明,而是其他少主為了族長之位,暗地里給使她絆子,打壓競爭者。
  方源需要她的渠道,而她今后若要活得更好,同樣也需要方源這個外援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她好操控和影響!她的年輕,還有性情,都是方源眼中的“把柄”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一旁的白凝冰忽然笑起來,“你不會是看上她了吧?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的思緒微微一頓。
  “你不要裝了,咱們都是男人,看你的眼神我就懂了。話說回來,這小妞看得還挺順眼。不過你想要得到她,可就難嘍。除非我來幫你,找機會悄悄的擄走她。作為交換,你那只陽蠱就得先給我。”白凝冰充滿誘惑地道。
  但方源下一句話,就把她氣得七竅生煙:“你也算男人?”
  “你!”
  事情有點麻煩啊。
  方源首先要接近商心慈,然后要得到她的信任。然而時間是有限的,他必須趁著她到達商家城之前,搞定這一切。
  白凝冰直接虜人的主意太餿了,風險太大,只會讓一切變得更糟糕。
  方源清楚的知道一點,商心慈之所以被屢屢欺騙,不是因為她笨,而是因為她太善良。
  前世,有一個魔道中人,人稱“夜君子”,擅長偷盜,狡詐如狐。
  用相同的理由,騙了商心慈許多次。
  有一次,他實在忍不住了,就問道:“我總是以這個說法告訴你,你就不擔心我騙你嗎?”
  商心慈便道:“你說你資金周轉不開,若是不借些元石救急,家里人都會揭不開鍋,會餓死。我也知道你騙我的可能性極大,但你每次說,我都忍不住想,萬一你這次說的是真的呢?我如果不先付款,那就會有幾條生命消逝。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,但我卻不想賭這個東西。”
  夜君子聽了這話后,涕淚并流,被商心慈的人格魅力深深打動,當即拜倒在地上。
  從此之后,他改邪歸正,追隨商心慈,忠心不二,立下許多汗馬功勞。
  太陽一點點被西方的群山吞噬,夜幕漸漸降下。
  人群長龍也變得稀少。
  最終,家奴們都領到食物,慢慢的散了。
  “好了,今天就這么多。我明天還會來的……”她還未說完,一個身影就猛地竄到了她的面前。
  這是怎樣的一張臉啊!
  沒有眉毛,都是燒傷,頭發也只剩下一些,還缺一只耳朵。不是方源還是誰?
  商心慈著實吃了一驚,身后的丫鬟甚至驚叫出聲。
  “干什么?!”那個身軀魁梧的老蠱師,立即大喝。
  “張小姐,你行行好,買了我的貨吧!”方源不管這老蠱師,對商心慈大喊道。
  白凝冰默默地站在遠處,饒有興趣地欣賞起方源的表演。
  “我這里還有最后一塊蒸餅,你拿去吃吧。”商心慈臉上浮起溫柔的笑,她心中沒有一點對方源的嫌惡,只是同情。看他這樣的傷勢,曾經的經歷一定很慘痛吧。
  唉,也是個可憐人。
  方源接過蒸餅,卻一把扔在地上:“我不吃這東西,我要賣貨!我賣了我家的老房子,買了這車的紫楓葉。結果卻賣不出去,眼看著葉子快要干枯了,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?!嗚嗚嗚……賣不出去我就不活了我,我就一頭撞死算了!”
  他說著說著,就大哭起來。又是跺腳,又是嚎叫,神情極為激動,帶出一絲瘋狂。
  白凝冰看得都呆了。
  “這樣的演技,我真是望塵莫及啊!”
  若非她知道方源的底細,恐怕也被方源騙過去了吧。
  她再看看周圍的人的神情和目光,果然有許多的驚詫、鄙視、同情、冷漠,卻唯獨沒有懷疑。
  “這人誰呀,一下子就沖過去了,嚇我一跳!”
  “真是貪心啊,居然想要張小姐買他的貨。”
  “這種人活該,真以為買賣是那么容易做的嗎?”
  “唉,他一定是被壓價了。想當年我也遭遇過……”
  人群中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呔,你這個瘋漢,竟然驚嚇我家小姐,還不快滾開!”那護衛的老蠱師,舌綻春雷,跨前一步,把商心慈護在身后。
  “張小姐不買我的貨,我就不活了!張小姐,你是好人,求你買下這車貨,救救我吧。”方源大哭不止。
  商心慈心軟了:“唉,你不要哭了。我買下來就是了,生命是最可貴的,你今后要好好生活,切勿輕生。張柱叔,給他三塊元石吧。”
  “小姐……”護衛的老蠱師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我靠,這也行?!”
  “要不然,我要去這樣鬧鬧?”
  一群攤販激動不已。
  “謝小姐,謝小姐。張小姐你就是我黑土的救命恩人吶!”方源大喜若狂,臉上帶著淚痕,連連鞠躬。
  老蠱師的眼皮子抖了抖,看向方源身后的板車:“這車紫楓葉,最多也不過值兩塊元石。三塊太多了!”
  “張柱叔……”商心慈聲音柔柔的。
  老蠱師深嘆一口氣:“小姐,不是我舍不得三塊元石。但這對他區區一個家奴,還是太多了。會惹來覬覦和暗算的,小姐為了他的安全,兩塊元石剛剛好啊。再說,你現在這樣給,恐怕明天所有的小販都過來了。”
  “張柱叔說的有理,那就給兩塊元石。”商心慈思索了一下,從善如流。
  方源用顫抖的雙手接過兩塊元石,他深深的看了商心慈一眼:“張小姐你是個大大的好人,你會得到好報的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