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8 揍人

許多小攤販皆向方源投來嫉妒的目光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方源將賣葉子得來的兩塊元石揣入懷中,丟下板車,直接和白凝冰離開了小集市。
  “依我看,還是直接虜來的好。你想要接近她,可別忘了我們現在的身份。”白凝冰輕聲低語。
  方白二人如今是陳家這邊的幫工,他們靠這層身份混入商隊,但如今卻無疑成了方源接近商心慈的阻礙。
  不過方源心中已有定計,他看向白凝冰,微微一笑:“你說的不錯。所以,我現在要去揍人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一楞:“揍人?”
  夜空晴朗,繁星點點。
  寬敞的帳篷內,幾個家奴圍坐一圈,中央的煤爐上,一口鍋正燒著。
  帳篷開著頂,煤石燃燒的些許煙灰,就從頂部的洞口裊裊飛出。
  鍋里面放著肉,幾個家奴盯著肉,隱約有肉香飄來,時不時的咽下一口口水。
  “強哥,我打探過了。關于來的這兩個新人,都打探清楚了。”瘦猴道。
  “哦,怎么說?”叫做強哥的健壯家奴挑了挑眉頭。
  “這兩個人,是紫幽山那個村的老村長介紹來的。”瘦猴答道。
  “是這樣啊。”
  “我記得,那個老村長原先是個凡人,副首領想要個據點,就隨手點化了他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這個背景……”
  眾人紛紛恍然。
  “對方雖然背后有蠱師,但那算什么?強哥的姐姐可是咱們陳鑫公子的小妾啊!”有人叫道。
  “這兩個新人太拽了,不治一治,以后還不翻天了?”
  “都別吵了,我們聽強哥的!”有人大叫一聲。
  帳篷內安靜下來,眾人紛紛把目光投向強哥。
  強哥顯得有些猶豫。方白二人的背后,到底是有個蠱師的。哪怕這個蠱師,不是陳家人。哪怕這個蠱師是個老頭子,半只腳踏入棺材里了。但他終究還是個蠱師啊……
  “你打探清楚沒有?這兩個人和那個村子老頭,到底是什么關系?”
  瘦猴頓時露出為難的神色:“這個……強哥,你也是知道的。咱什么身份,能打探出這些,已經相當不容易了。”
  強哥不禁沉吟起來。
  “大哥,這兩個新人太橫了,今天早上對瘦猴什么態度啊?他們這分明是看不起我們!必須得教訓一番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那個村長老頭,按原來的身份,還不如我們的。就是走了狗屎運,成了蠱師。”
  “他這個蠱師,算什么呀?不是咱們副首領用到他,他能成蠱師嗎?他不過是個高等家奴罷了。”
  “再說了,商隊行商,朝不保夕。這兩個人就算死了,那老村長也不敢找我們陳家算賬啊!”
  眾人七嘴八舌,強哥眉頭緊鎖。
  瘦猴觀察了半天,他是想找方白二人麻煩的,今天早上憋氣,讓他心中充滿了對方源的仇恨。
  但他知道,自己沒有背景,想要報仇,只有依靠強哥。
  他見時機差不多了,開口道:“我剛剛聽說,他們在小集市里賣了死活。一板車的紫楓葉,竟然賣了兩塊元石。”
  強哥雙眼頓時一亮。
  “什么?兩塊元石?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,沒被壓價嗎?”
  “運氣這么好!到底是哪個呆瓜買下來的?”
  瘦猴嗤笑一聲,語氣帶著不屑和嫉妒:“還能有誰啊。就是那個張家小姐,一個凡人,但誰叫她命好,生了個好人家呢。”
  “他奶奶的,想當年我夾帶私貨,被人壓價壓慘了。怎么就沒有這兩個家伙這般的運氣!”強哥眼紅。
  他憤憤不平地繼續道:“明天就收拾他們倆,作為新人,總得孝敬一下咱們老一輩的。他們如果不懂規矩,咱們就得好心的交交他們。”
  “是,強哥。”
  “強哥說怎么干,咱就怎么干!”
  “強哥英明神武!”瘦猴拍了馬屁,拿出湯勺舀湯,“肉湯好了,強哥,您先嘗嘗。”
  肉香撲鼻,許多人喉結滾動,吞咽口水。
  強哥舔了舔嘴唇,接過湯勺,吹了口氣,正要喝。
  忽然,帳篷的門簾被人掀開。
  方源大步邁進來。
  “是你!”眾人驚詫,他們盤算半天的正主竟然直接到了。
  這讓他們有種無措驚惶之感。
  瘦猴騰的一下站起身來,陰測測地笑道:“新人,現在知道怕了嗎?想來道歉,我告訴你晚了!”
  他話還未說完,方源便面無表情地抬起一腳。
  砰。
  瘦猴被直接踹到,后背撞到煤爐。燒好的肉湯頓時灑在他的身上,燙得他高聲慘叫。
  “肉湯啊!”
  “都灑了,我們湊錢買的肉。好不容易想吃上一回,他娘的!”
  “混蛋,找死啊!”
  一時間,群情憤慨,紛紛站起來,大吼著向方源沖來。
  方源手中捏著兩塊元石,甩手就朝他們砸去。
  “哎喲!”
  兩個人被砸到,一個捂住眼睛,一個捂住肚子,疼的慘哼。
  “卑鄙,居然用暗器!”
  “等等,這是……元石?!”
  眾人正要撲來,聽到這叫聲,頓時沖勢一滯。
  兩塊元石躺在地上,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  瘦猴的叫聲也戛然而止,眼睛盯著元石。
  鳥為食亡,人為財死。
  “這個人已經瘋掉了嗎?”
  “竟然拿元石砸人?哼,原來已經被嚇怕了。”
  “這可是元石,我干兩個月,也未必能掙到一塊元石啊!”
  一時間,眾人心中思緒激蕩,如潮水狂涌。
  一些人看向方源的目光,反而露出一絲渴望。仿佛再問:還有沒有元石了,砸過來啊!
  “居然敢砸我,你找死啊!”捂住眼睛的那個家奴放開手,大吼道。
  他的右眼完全睜不開了,一片紫色浮腫。
  但這并不妨礙他伸手,將最近的一顆元石一把抓到手中。
  眾人渾身一個激靈,反應過來,紛紛看向地上的另一顆元石。
  轟!
  所有人都向這顆元石撲去,方源什么的都拋之腦后。
  瘦猴痛得齜牙咧嘴,脫穎而出,一把抓過元石。
  “我的,這是我的,他砸給我的!”被砸的另一個家奴怒吼咆哮。
  “他娘的,猴子你不是受傷了嗎?這么快干嘛啊!”有人大吼,吐沫星子飛濺。
  “都給老子閉嘴。剛剛誰絆了老子,站出來!”強哥灰頭土臉,十分生氣。
  忽然一只手臂伸出來,將他拽過去。
  誰這么大膽?!
  他驚怒交加地轉頭看去,不是別人,正是方源丑陋的容貌。
  他大叫起來:“你敢抓我?放開你的狗爪!”
  砰!
  方源揮起拳頭,搗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頓時鼻梁骨折,鮮血狂冒。強烈的眩暈襲來,強哥滿眼金星。
  方源松開手,他便癱倒在地上了。
  “我,我操!”
  “他動手打人了!”
  “強哥受傷了,一起收拾他!!”
  其他人楞了一下,這才如夢驚醒,揮起拳頭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一拳橫掃,最近的家奴哇的一聲飛到一邊去,滿嘴的牙齒都被打碎。
  緊接著,又一人撲近。
  方源抬起腳跟,瞅準了他的褲襠輕輕踹去。
  “嘔!!!”這人捂住褲襠,雙眼一翻,瞬間昏迷過去。
  方源三拳兩腳,家奴全數倒下,只剩下躲在角落里的瘦猴一人。
  方源目光掃去,瘦猴頓時渾身一個激靈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。
  “我認輸了,認輸了。好漢請高抬貴手啊!”他大聲求饒,磕頭不止。
  頭撞在地面上,發出接連不斷的悶響。
  但始終卻聽不見方源的動靜。
  瘦猴戰戰兢兢的抬起頭來,方源早已經離開。帳篷內倒了一地的家奴,有些昏迷了,有些則發出哼哼的呻吟。
  方源行走在一座座帳篷之間。
  剛剛鬧出來的動靜,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。這正亦是方源想要看到的。
  白凝冰從黑暗的角落里跟上來:“剛來的第一天,就將一起工作的家奴都打了。這個影響可不好啊。”
  她嘿嘿笑著,有些幸災樂禍。心中則更加好奇,方源為什么要這么做。
  方源并不答話,向商隊的這片臨時營地的更深處走去。
  很快,他就來到了目的地。
  一處馬車的車廂,他打聽過了,那個陳家的老總管就睡在此處。
  他沒有立即去敲門,而是先走到一處無人的陰暗里,取出隨身的匕首,開始招呼自己。
  周圍一片靜寂,只有匕首割破血肉的輕響。
  白凝冰聽在耳中,微微挑起眉頭。
  她再一次見識到方源的狠辣和冷酷,用匕首切割自己,不僅一聲不吭,聽著聲音,還越來越嫻熟。簡直不像是割自己,仿佛是在割木樁。
  咚咚咚……
  門外傳來敲門聲。
  狹窄的車廂中,堆滿了雜物,只有一張小床。
  好在老總管身材矮小,蜷縮在小床上,也不顯得擁擠。
  咚咚咚。
  敲門聲又響起。
  已經熟睡的老總管,眉頭皺起,翻了個身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敲門聲越來越大,老總管睜開布滿血絲的雙眼:“誰呀?”
  “是俺,老總管。”門外傳來一個聲音。
  這聲音還很陌生,但又帶著一點點的熟悉。老總管眉頭皺得更深,好半天這才想起來,原來是今天早上加入進來的新人。
  “一個新人,居然這么不懂規矩。大半夜的擾人清夢,想干嘛!?”
  (ps:今天有點忙,待會還有一更。更新是這樣的:14點若沒更,20點肯定會有。一天反正至少是兩更。用了兩更蠱后,腰不酸了,背不疼了,腿腳也有勁了,啦啦……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