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40 匪猴山

“小姐,不可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張柱連忙道。
  “小姐,我們張家這只隊伍,在整個商隊里實力是末流。如果我們收留了他,無疑就要得罪另一家勢力。為了兩個區區家奴,這很不值得。小姐不為自己考慮,也得為張家這只商隊,為身邊的其他人考慮才是啊。”張柱勸道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商心慈陷入兩難之間,難以決斷。
  “這有什么難的。張小姐,我只是陳家的幫工,還不是他們的家奴。小姐你若是還為難,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。你大可對陳家人說,我和同伴兩個冒犯了你,你要懲罰我們,就把我們囚禁起來。陳家一定不會為了我們兩個凡人,而去得罪你們的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這方法好!”商心慈雙眼驟亮。
  “小姐……”張柱無奈嘆氣,知道自己再也勸不住了。
  方源立即順桿子爬,從地上站了起來,對商心慈深鞠一躬:“張小姐,你真是個大好人。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!”
  商心慈搖頭:“我沒有想過要你的報答,既然碰到了,那就我就會盡全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。你們今晚,就在我的營地里睡吧。小蝶,你安排一下,給他們倆騰出一個帳篷來。”
  “是,小姐。”小蝶心不甘情不愿地答應了。
  “跟我來吧,你們兩個。跟丟了可別怪我。”小蝶沒有給方源什么好臉色,在前頭領路。
  看著方白二人離去的背影,張柱深深的皺起眉頭。
  從內心來講,他很不喜歡方白二人,同時作為商心慈的護衛,他更要為她的安全著想。
  他決定親自處理這件事情。
  這只是一個小帳篷,里面空間狹窄。
  不過方白二人,都不在乎。他們連捕獸樹都當做帳篷用過,如此的環境已經足夠好。
  黑暗中,兩人都隨意地躺著。
  方源伸出手來,搭住白凝冰的手:“一切都會好的,白云。”
  白凝冰翻了個白眼,她自然知道方源的真實用意。暗中調出一股雪銀真元,順著手掌渡給方源。
  “早點睡吧,幸虧我們遇到了張家小姐這樣的好人吶。”方源說完,就閉上了雙眼,開始暗暗潛修。
  如今他已經晉升為二轉,真元盡是赤鐵海。雖然他已經能夠運用四味酒蟲,但白凝冰的學銀真元無疑更加出色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只要有白凝冰在,四味酒蟲已經失去了作用。
  雪銀真元洗礪著空竅,方源的底蘊飛速拔升。有斂息蠱的作用,他并不擔心氣息外泄。
  只要不在體外使用蠱蟲,偽裝就不會破壞。
  如今,斂息蠱還未真正走上歷史舞臺。前世大約一百五十年后,它才因為獵王孫干而廣為人知。此后五十年內,在那場波及整個南疆的浩大戰亂中,才被廣為運用,盛行一時。
  也就是說,按在前世的歷史腳步,在一百五十年后人們才會有意識地,去防備斂息蠱。兩百年后,人們才有成熟的手段和豐富的經驗,來應對斂息蠱。
  斂息蠱又是三轉蠱,這商隊中沒有四轉蠱師,蠱師雖多,但又有誰去專門注意“黑土、白云”這兩個普通人呢?
  將這股白銀真元耗盡,方源緊接著催動空竅中的鱷力蠱。
  一絲絲新的力量,永久性的增添到他的身軀當中去。他渾身的骨骼,已經不再白皙,而是類似堅硬的黑鐵。它猶如堅實的基石,穩穩地承擔著力量的不斷增長。
  一夜無話。
  第二天早晨,天剛蒙蒙亮,整個營地蘇醒。
  經過一番緊張的忙碌之后,商隊開始啟程。
  張柱并未直接找上陳家,而是先通過下屬暗中打探。
  昨夜的確發生過斗毆,在事發地點,很多人都看見了。
  至于強哥一眾,遮掩了方源毆打他們的事實,這事情要是傳揚出去,這么多人都打不過方源一個,太丟人了!那強哥他們還怎么混?
  事實上,他們當晚就回去合計了一番。相互間串了口供,達成共識,編造出“他們欺負新人,結果方源主動獻出元石,然后又不忿,找到老總管”的說法。
  證明了爭搶的確發生過,張柱出馬,找上陳家的頭領。
  這位副首領聽說手底下有兩個凡人,得罪了張心慈,已經被扣押,不禁沉吟起來。
  他雖然也不想因為一兩個凡人,而得罪張家,但是一來,他不想當即妥協,陳家的威風不能落。二來這家奴當中,也有和他拈親帶故的人。
  于是,他便問究竟是哪兩位。
  張柱便告訴了他。
  陳家副首領微微一愣,他還有一些印象。當初就是老村長的請求,才讓這兩個人加入進來的。沒有想到,剛剛第一天,他們就捅了簍子。
  按照他的估計,方白二人應該是老村長的什么親戚,但這又如何?
  老村長是他點化的,在他的鼓掌之間。舍棄掉這兩人,諒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見。再者,明明就是他們兩個犯錯了,還給陳家添麻煩,簡直是死有余辜!
  想到這里,副首領已經決定舍棄掉這兩人,來化解和張家的矛盾。
  但他表面上,卻流露出為難的神色:“張兄,不瞞你說,你拿了他倆去,恐怕我們陳家的人手會不足。總不能叫我們蠱師當苦力來搬貨吧?這樣,我把負責的總管叫過來。他了解情況,若是真的人力緊缺,那這兩個人可不能現在就給你們。暫時先留在我這里,等到下一個村子招到新人,才能交給你們張家發落。”
  “也好。”張柱點頭。
  副首領不禁流露出微笑。這樣一處理,絕不會有什么閑言風語,說什么陳家害怕張家類似的流言了。
  老總管被叫過去時,心中還有一些忐忑。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錯了什么?
  但當他聽清楚情況之后,他的心登時活絡起來。
  這是天賜良機啊!
  這兩個人還真是倒霉,落到了張家手中。死吧,最好都死了,這樣那兩塊元石不都就是我的了嗎?
  想到這里,老總管立即拍著胸脯保證,人手絕對沒有問題。
  就算有問題,他為了那兩塊元石,也絕對會豁出這副老骨頭,親自去搬貨!
  事情到這里,塵埃已經落定。
  張柱告辭,心中卻有一股悶氣。
  此后十幾天,方白二人白天做工,晚上修煉。
  紫幽山已經被商隊遠遠拋在身后,跨入匪猴山地界。
  方源知道,距離紫幽山越遠,他的身份就越隱蔽,自然就越安全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已經增添了半鱷之力,只是骨槍蠱餓死了許多,他的奶泉水已經不足,只能舍棄一些,供應給剩下的蠱蟲。
  方源暗暗心疼。
  這些蠱,他雖然自己用不上,但是卻可以賣掉。
  他打算在商家城中,購買蠱蟲,湊足一套。這就需要大量的元石!他雖然有天元寶蓮,能日產數十塊元石。但是在商隊中,為了防止身份暴露,卻不能動用。
  所以,他就更需要掌握住商心慈了。
  一旦到了商家,商心慈就成為少主之一,這將給方源的商家城之行,帶來極大的方便。
  當然前提是,他不僅接近商心慈,而且還要得到商心慈的信任。
  山林幽深,白霧繚繞。
  商隊在狹窄的山道中緩緩前行,白霧越來越濃,人的視野不斷縮小,慢慢地局限在十步以內。
  匪猴山多霧,這要換做方白二人獨行,恐怕會極為困難。不過身處商隊,自然能借助偵察蠱師的力量。
  忽然前方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,商隊停頓下來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有麻煩了。”
  “碰到了猴群攔路!”
  一時間,商隊的很多人都在議論紛紛,卻并不驚奇。
  匪猴山中,猴子稱霸,猴群成海,數不勝數。商隊行進到這里,都會遭遇到猴群攔路搶劫。只要是經驗稍微豐富一些的,都會見怪不怪。
  “匪猴山的猴子嗎?嘿嘿,我在書本中也看到過……想不到今天,能親眼見到。”白凝冰輕聲低語,夾雜著興奮之色。
  在最初,商隊途經匪猴山,與猴群大戰,殺光一波又來一波。最終商隊不是覆沒,就是鎩羽敗歸。
  匪猴山曾經一度,被世人認為是不可通商的禁地。
  若是換做其他山巒,野獸相互制衡,總有縫隙能鉆。但是匪猴山上的野獸,卻只有匪猴。它們生活在一起,猴群之間雖然也有爭斗,但是一旦遭遇外敵,全山的匪猴都會聯合在一起。
  這樣的力量,不是一個商隊能匹敵的。
  就算是一個大型家族,也未必能夠清剿掉這些猴群。
  直到“冠天侯”出現。
  這位正道的五轉蠱師,深入匪猴山,一路打到山巔。然后用一只猴語蠱,和猴皇達成了協議。
  一切為之發生了轉變。
  匪猴山的商路開通了。
  如今,這條商道是南疆最主要的三條商路之一,聯通東西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  “這些該死的猴子,又出現了。現在它們卡住我們前進的道路,諸位,規矩你們也都知道。丑化說在前頭,誰要是壞了規矩,牽連了我們。我賈家第一個就繞不過他!”商隊首領冷喝一聲。
  “這是自然。”
  “賈龍兄提醒的是,都照規矩辦事。”
  “誰要是貪圖便宜,就把他驅逐出商隊!”
  其他的副首領都出言附和著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