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1 掰手腕

匪猴身強體壯,大如象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成年的匪猴高達一丈,渾身肌肉賁發,上臂比下肢粗壯兩倍有余,猴尾如鐵棍,能砸碎山石。
  匪猴渾體皮毛如金,上面布滿黑色的老虎斑紋。令人感到奇特的是,從它們的腰部會自然生長出皮毛,遮蓋住襠部和尾部,宛若皮裙。
  吼!
  這只匪猴群的猴王,忽然張開巨口,發出洪亮的吼聲。
  它們的吼叫聲,如獅虎一般雄渾。
  吼吼吼……
  猴王的吼聲,引得群猴響應。
  一時間,風云激蕩,聲浪卷席,將白色的氤氳霧氣都吼散許多。
  眾人視野陡然開闊,這才驚覺山道兩旁的山巒中,站滿了匪猴。足有上千只匪猴,將商隊包圍住。
  它們身形龐大,樹木和它們個頭齊平。有些幼樹,只及得上它們的腰部。
  在商隊的最前方,體型更加龐大的猴王,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石凳上。一個如水缸般的灰石酒壇,就擺在它的身邊,酒香濃烈。
  猴王吼叫了一聲后,就閉上了嘴巴。其他的匪猴,仍舊吼叫不止。
  這反而更彰顯出猴王的氣勢。
  它目光平靜,眼眸中透著靈光,坐著不動。反觀那些普通的匪猴,則盯著商隊的貨物,蠢蠢欲動,躍躍欲試的模樣。
  猴、狐、狽這類野獸,都有智慧。
  這只匪猴王的智力只及得上三歲孩童,不及狡電狽,但也足夠聰明,可以交流。
  商隊的首領賈龍瞇著雙眼,看著這猴王,忽道:“賈俑,你上。”
  “是,首領。”賈俑站了出來。
  他身材高大又肥胖,挺著一個大大的肚子,看起來就很壯實。
  他是防御型蠱師,本命蠱是水甲蠱。二轉修為,擅長水戰。一次機緣巧合,在江河中游泳,捕殺了一只大如小舟的龜。從它的身上,繳獲了一只龜力蠱。他用了之后,永久增添了一龜之力。
  見賈俑走近,群猴的吼聲驀地大盛,聲浪震撼山林。
  賈俑滿臉凝重之色,擼起袖子,戰到猴王面前。
  猴王身形巨大,只是坐著,還高出賈俑一頭。
  它看著賈俑,吼叫一聲,立即就有幾只匪猴,扛著一張石桌,哼哧哼哧地走過來。
  石桌巨大如床,極其厚重,落在地上,發出悶響。
  又有兩只匪猴,搬來石凳。都擺放在猴王的面前。
  猴王拍拍石桌,砰砰聲如擂動巨鼓。
  賈俑咽下一口吐沫,坐下來,伸出右臂,手肘搭在桌面上。
  猴王亦伸出左手,兩手緊握在一起。
  身旁的一只母匪猴,忽然大叫一聲。
  賈俑和猴王聽到這型號,同時猛地發力,開始了這場別開生面的較量。
  匪猴崇尚力量,掰手腕是猴群中最主要的社交活動。小猴子一生下來,就能掰手腕。掰手腕,在匪猴群中不僅是游戲,更是化解糾紛的常用手段。
  當年,正道蠱師冠天侯,本身只有五轉修為,這樣的實力自然不能殺上巔峰。他就是利用匪猴的這個習俗,不斷掰手腕,打到匪猴山之巔,勝過猴皇。然后得到猴群的認同,定下協議,開通商路。
  此后但凡商隊進出匪猴山,都要遵照這個協約,和匪猴掰手腕。
  贏了的人,將得到匪猴的承認,免受過路費。輸了的人,則要任憑猴群拿取一部分的貨物。
  如此一來,商隊可以經商,匪猴也嘗到好處,樂此不疲。
  多年來,商隊遵守協約,商路漸漸興盛,協議也漸漸穩固。
  石桌旁,賈俑滿臉通紅,神情扭曲,已經拼盡了全力。
  但是卻仍舊架不住猴王的力氣,只見手臂漸漸向一側傾斜,最終砰的一聲,猴王的手臂壓倒賈俑。
  得勝了!
  猴王站起來,舉起雙拳高興的擂胸。
  猴群大叫大喊,聲勢驚天。
  賈俑垂首退去。回來的路上,兩旁的匪猴極盡嘲笑之能事。有的掀開皮裙,露出紅屁股,對向賈俑,有的做鬼臉,有的搖手指。
  “想不到我居然有被畜生嘲笑的一天……”賈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臉上全是苦笑。
  賈龍面無表情,往后招招手。
  屬于賈家的隊伍開始前行,猴子們蜂擁而上,從敞開的貨車上肆意摘取貨物。
  賈家耍了個小心思,在精品煤石上,蓋了一層色彩華麗的絲綢和絹布。猴子們都被這些彩布吸引了注意力,放過了灰不溜秋,但市價更高的精品煤石。
  猴群們肆意嬉戲,很多猴子將布裹在自己的臂膀上,腰上,披在身后,場面喧鬧至極。
  “賈平何在?”賈龍沉聲一喝。
  賈平緩緩走出,他和賈俑形成鮮明對比,骨瘦如柴,似乎弱不禁風。
  “我來替你報仇了。”他走過賈俑的身邊,隨手拍拍他的肩膀。
  “有賈平哥哥出馬,自然手到擒來。”賈俑抱拳拱手,苦笑一聲。
  賈家族人看到賈平出馬,都舒了一口氣,流露出安心的神情。
  看到賈平到來,猴群發出怪叫聲,充滿了輕視和不屑。
  猴王已坐了下來,滿不在乎地提起酒缸,喝了口猴兒酒。
  “到底是畜生,就會以貌取人。”賈龍冷笑一聲。
  這賈平看似瘦弱,其實卻有雙熊之力。只是用了盤筋蠱,使得他渾身肉筋糾結,如樹根盤踞,因此就將肌肉緊湊壓縮。
  賈平坐下,伸出手來。
  他的手,還不及猴王爪子的四分之一。但發力之后,只是僵持片刻,他就將猴王擊敗。
  一時間,猴群吼叫聲一滯。
  猴王瞪大雙眼,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賈龍輕笑一聲,揮揮手,示意隊伍繼續前行。
  堵路的猴子自動讓開道路,卻不在動手。任由賈家隊伍前進了一小半,猴群叫起來,又將路堵住。
  猴王拍拍石桌,不信邪,向賈平挑戰。
  賈平含笑,又是一場勝利。
  “諸位,我先行一步了。”賈龍拱手,打了聲招呼后,賈家隊伍全部通過這道關卡。
  “好了,下面輪到我林家了。林動!”林家的副首領喝道。
  其他人也不爭,商隊內部早就商量好了順序。
  時間在流逝,商隊也在一段段的前行。
  為了度過匪猴山,盡量的減少損失,各大家族特意培養了許多蠱師。
  牛力、虎力、象力、蟒力、馬力……蠱師們一一上場,各顯神通,有輸有贏。
  大多數人都過了關卡,終于輪到張家的隊伍。
  張柱的臉色并不好看,他是治療型的蠱師,并不擅長力量。
  況且和猴王掰手腕,只能憑借自身氣力,絕不能動用蠱蟲。一經發現,就是作弊,會引來猴群的攻殺。
  張家的這只商隊,除了他這個三轉之外,也再無其他蠱師。因此在商隊中,實力處于末流。
  商心慈在張家過得并不如意,作為私生子,招受許多排擠。尤其是當她母親病逝后,情況越加糟糕。
  依照母親的遺囑,商心慈變賣了家產,組建了這個商隊。
  張家許多人巴不得這個家族的恥辱,死在外面才好。因此也沒有支援派遣蠱師進來。
  “張柱叔不必太在意,左右不過是些貨物罷了。只要人在就好。”商心慈心很細,察覺到張柱的臉色,輕聲寬慰道。
  “最后只剩下張家了。”
  “嘖嘖,不用看,他們是輸定了。那個張柱我比較了解。”
  “張家這只隊伍,據說是張家的丫頭自己組織的。因此只有一個張柱撐門面。”
  許多蠱師站在關卡后,抱著看戲的想法,看向這邊。
  他們或多或少,都失去了一些貨物,心情自然并不大好。
  比較產生幸福,倒霉的人往往看到更倒霉的人后,心情就舒坦了。
  很多人都將目光投向張家隊伍,想要尋求心理上的慰藉。
  “貨物是死的,人命才重要。張柱叔不必上去,我們直接讓猴群取貨物就是了。”商心慈道。
  “唉,小姐有所不知。不比的話,根本過不去,這群猴子認死理,必須掰手腕。小姐,輸人不輸陣。咱不能叫其他人看不起,我這就去了!”張柱一拱手,硬著頭皮也要上。
  “等等!”就在這時,方源從人群中鉆出來。
  “張小姐,你對我有救命之恩。這一陣,就讓我吧。”他拱手道。
  “就憑你?”丫鬟小蝶翻了個白眼,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又不是蠱師,不要添亂了好不好!”
  商心慈也微微笑道:“黑土,你的心意我領了。這不是鬧著玩的,猴王力氣巨大,你沒看到前面幾位蠱師,都骨折了嗎?”
  “小姐,就算是骨折,我也要報答小姐的。”方源堅持道。
  “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子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你骨折了,還不是我家小姐要出力治療你。”小蝶厭惡地擺手,“你不要來搗亂了好不好?”
  “張家小姐,你有所不知。我從小力氣就超出常人,孩童時成年人都沒有我力氣大。這一次我必去無疑!”說罷,方源便轉身,向猴王走去。
  “黑土!”商心慈想要阻攔,卻被張柱攔住。
  “小姐,他又不是蠢貨,能站出來一定有他的底氣。有時候,我們也要相信別人。”張柱勸道。
  實際上,他對方源根本就沒有信心。只是覺得,趁機教訓一下這個給他們惹麻煩的凡人也好。
  “咦,你們快看,張家居然派出了一家奴!”
  “哈哈,張家無人,派出一個家奴來丟丑嗎?”
  方源的身影,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