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6 二轉高階

商隊一路西行,穿山越嶺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半個月后,方源等來到陰森靜寂,枯樹怪影的魂木山,他拋售掉一小半的貨,買下許多特產木材。
  二十多天后,他們來到巨雨山。
  巨雨山上,坑坑洼洼,這都是雨滴砸出來的大坑。
  這里一旦下雨,顆顆雨滴都大如酒壇,沖擊力巨大。因此,巨雨山上的童家寨,是建于山體空洞之中。若是露天建造,幾場雨下來,就會被雨滴砸毀掉了。
  在童家寨子里,方源在黃金山上收購的黃金油燈,大受歡迎。
  駐扎期間,下了三場雨。方源也因此采集了不少藍油雨滴。這些雨滴,是一種用途廣泛的輔料。
  這些巨大的雨滴,既是童家寨的災害,逼迫他們只能在山體內部生活。但又是天材地寶,是他們最主要的貿易商品。
  離開巨雨山后,商隊來到方磚山。
  這山上的石頭,很奇特。每一塊都是磚頭形狀,只是有大有小,有粗有細。
  大方家族,已經在方磚山上生活了上千年,是個大型家族。
  他們的住宅,比童家寨要好得多,都是磚瓦結構。山寨周圍建筑了高大的城墻,城墻內有塔樓,城墻外有碉堡。
  方源記得大方家,有一個怪癖的家老,喜歡木雕。
  聯系上他后,他在魂木山收購的,造型怪異夸張的魂木,被這位家老全部買下。
  就這樣一路行商,在方源的操作下,張家的商貨時增時減。但每一次的變化,都能賺取豐厚利潤。
  次數一多,自然就引起了其他人的關注。
  方源將一切都推到商心慈的身上,商心慈的經商才華漸漸得到傳揚。
  時光流逝,又經過了四家山寨后,商隊漸漸接近嘯月山。
  這天晚上,商隊背靠著一處峭壁,駐扎下來,結成臨時營寨。
  “我們已經進入嘯月山的地段,接下來的一段路程,都是荒山野嶺,蟲獸滿布,連村莊都沒有。從今晚開始,大家須提神防備。”賈家首領囑咐道。
  帳篷內的各家副首領,都表示紛紛點頭。
  商心慈眼中閃過一抹光亮。
  這條商道走到現在,是最危險的一段。經過了這段,就能到達血淚山,再經過幾家山寨,便是商量山商家城。
  “好了,接下來安排這一周的布防位置。”賈家首領接著道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眾人商討結束,紛紛從帳篷中走出來。
  張柱就迎了上去:“小姐,晚飯已經準備好了。今天還是要邀請黑土和白云來就餐嗎?”
  “當然了。”商心慈點點頭道,“我還要在宴席中向他討教行商的心得呢。”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賺多虧少,將商貨顛來倒去,賺了五六倍的利潤。令商心慈、張柱、小蝶這三個知情人,都刮目相待。
  方源依照約定,將所獲分出一半,交給商心慈。但在商心慈的心中,區區元石怎比得上方源對經商的經驗和見解。
  她沒有修行資質,只是個凡人,經商是她最驕傲的能力。
  然而,就在這個引以為傲的領域,方源展現出的實力讓商心慈也不得不承認,她不如方源良多!
  許多看似荒謬的決定,在之后的交易中,都顯現出驚人的成效。
  商心慈并非是一個自暴自棄的人,在明白自己和方源的差距之后,每天都會宴請方源。
  方源指點幾句,便能讓她受益匪淺。
  她在經商方面,天賦卓越,如海綿吸水,迅速成長。
  和方源的交流越多,她便越佩服他。
  “唉,小姐,你要小心。這兩個人明顯有故事,不是普通人。”張柱嘆了一口氣,眼中流露出擔憂的神色,他害怕商心慈越陷越深。
  “放心吧,張柱叔,我有分寸的。”商心慈的確是蕙質蘭心,她從不和方源談及其他方面,只限于經商。說話點到即止,更不會旁敲側擊。
  她覺得方源和白凝冰二人,雖然神秘,但并不危險。
  方源經商憑借的都是正規手段,也從不賴賬,每賺一筆都和商心慈五五分成。這樣的行為,在無形中,帶給商心慈更多的安全感。
  然而今晚的這次宴請,方源卻沒有接受。
  “我今天感覺有點累,就不去了。”他擺擺手,對前來特意邀請的小蝶道。
  并非商心慈的每次宴請,方源都會點頭。三次宴請中,往往只有一次方源會去。
  小蝶撇撇嘴,埋怨地看了方源一眼,嘴里嘟囔了幾句,只得離開。
  先前方源拒絕,小蝶還吵鬧幾次,為小姐不忿。但是隨著方源越賺越多,小蝶的態度也在轉變,從不忿不平,變成了遷就和無奈。
  不論哪個世界,哪個層次,有實力的人都會引起尊重。
  方源閉上帳篷,白凝冰已經盤坐在其中的一張床榻上。
  昏暗中,她的藍眸透著微微的亮光。
  先前方源拒絕小蝶,她還有些意外。但是幾次之后,白凝冰意識到此舉的妙處。
  俗話說,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。方源拒絕邀請,不遷就商心慈,反而會讓少女覺得方源對她別無所求。
  “開始吧。”方源也盤坐到床榻上,背對著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雙手呈掌,搭在方源的后背上,一成的雪銀真元隨著心意,調動而出,灌入到方源的體內。
  骨肉團圓蠱各閃著青紅之光,經過它的轉換,六分雪銀真元進入到方源的空竅中。
  嘩嘩嘩。
  方源沉入心神,全神貫注,催動這些真元,洗練空竅四壁。
  在一轉時候,他的空竅還不能承受這樣大的沖刷力度。但是如今他到達二轉中階,竅壁底蘊深厚,已經能夠直面雪銀真元的不斷沖洗。
  只是持續的時間不能太長,每隔一段時間,都需要休息一會兒。
  竅壁上水光波動,不斷流轉。潔白的光輝不斷增強,一些地方已經有固化凝結的跡象。顯然,方源距離二轉高階,已經是臨門一腳。
  方源修行經驗豐富,心中有數的很。打算就在今晚,趁熱打鐵,沖上二轉高階!
  時間悄然流逝,不知不覺間,已經到了深夜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忽然,傳來一道蒼狼王的叫聲。
  叫聲打破營地的靜寂,然后緊接著,無數聲狼嘯此起彼伏,響應它們的王。
  “狼襲,狼襲!”
  “該死的,都起來,有狼群襲擊營地!!”
  “好多的蒼狼,簡直數不勝數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許多人驚叫怒吼,營地在短時間內蘇醒,然后沸騰起來。
  “嘿,聽這聲勢,好像狼群規模蠻大的。”白凝冰側耳傾聽了一會兒,笑道。
  行商的旅途中,也碰到過好幾起獸群的沖擊。經歷過之后,她如今也不吃驚了。
  “這里是嘯月山,有人說這里生活著南疆所有的狼。在月圓時分,狼群都會仰望圓月,狼嘯能響徹整座大山,此起彼伏,連綿不斷。只是第一晚,就遇到蒼狼群,這運氣有些不太好。”方源微微睜開雙眼,一心二用,空竅中的修行并沒有停下。
  “該死的,蒼狼太多了。”
  “治療蠱師,治療蠱師在哪里?!我父親受傷了,他流了好多血……”
  “東南方的防線已經被突破了,快去支援!”
  局勢比白凝冰預想的,要嚴重的多。從發現狼群,半盞茶的功夫,營地的一處防線就被沖破一個缺口,狼群突入到了營地內部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“拿起武器,和這幫畜生們拼了!”
  家奴的慘叫聲,戰斗聲,吶喊聲,不斷傳來。
  “我們要出去嗎?”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“出去干什么?你能干什么?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。”半晌,方源才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。
  “可是狼群已經沖過來,你剛剛收購的貨物,可要遭受損失了。”白凝冰笑道,言語中充滿了幸災樂禍。
  “那就損失吧。”方源重新閉上雙眼。
  又過了片刻,帳篷外傳來丫鬟小蝶的聲音:“黑土,黑土!你們兩個在嗎?”
  “什么事?”白凝冰道。
  “天吶,你們真的在?這么大動靜,都沒吵醒你們兩個!有許多蒼狼沖進了營地,雖然場面已經得到了控制,但萬一有一兩只漏網之魚呢。小姐讓我叫你們過去。有張柱大人的保護,那邊會很安全的!”小蝶喊道。
  “不必了。既然已經控制了局面,就不去驚擾你家小姐了。一兩只蒼狼,憑我的力氣,還應付得來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小蝶有催促幾句,但仍舊遭到拒絕。最后她在帳篷外恨恨地跺腳:“真是不識好人心,你們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倆。哼!”
  拋下這句話后,她匆匆離去。
  蒼狼群持續攻擊了一炷香的功夫,這才撤退。
  這一次的獸群沖擊,造成了商隊組建以來,最慘重的損失。
  三位蠱師戰死,十幾位受傷,家奴死傷無數,貨物各有損失。尤其是張家的貨,損失最多。
  這些貨都是方源借貸過來的,初步估算了一下,僅僅這一夜,方源就損失了近千塊元石。
  天亮后,清點損失時,他面帶苦笑,心中卻一點都不在意。
  因為就在昨夜,他晉升到了二轉高階。僅僅是過了數月而已,這樣的修行速度叫當事人之一的白凝冰,也暗暗驚異。
  (ps:有些遲到了,sorry,已經是盡了最大努力了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