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47 被發現

流血的一夜過去,晨光照耀在破損不堪的營地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在沉悶的氛圍中,眾人打掃戰場,收拾貨物,帶著沉痛的心情重新啟程。
  然而,這一次的狼群襲擊,只是一個開始。
  幾天之后,他們再次遇到蒼狼群的襲擊。
  這次的規模,比上一次還要龐大。不過商隊有了充分的戒備,損失反而較之上一次,有些減少。
  擊退了這群蒼狼,商隊還未喘過氣來,便在三日后,遭受到了電狼群的襲擊。三只狂電狼,九頭豪電狼,殺死了足足十五位蠱師。最終,它們留下一地的狼尸,只剩下一頭受傷的狂電狼,率領著殘狼撤退。
  商隊中雖然很多蠱師有心復仇,卻有力未逮,不敢深入嘯月山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狼群撤退。
  這一次襲擊,讓商隊的首領,以及副首領都意識到自身的危險處境。在當晚,他們就決定加快步伐,盡快脫離嘯月山抵擋。
  然而即便如此,在此后的半個多月內,他們仍舊遭到了狼群的頻繁襲擊。
  蒼狼、電狼、雪狼、雙頭狼,甚至還有血牙狽……
  出了嘯月山,商隊上下著實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過了一段平和安穩的日子,當他們進入白虎山時,再次遭遇了獸群的襲擊。
  這一次,是龜背老猿。
  這些白色猿猴,體型龐大,背后有甲殼,甲殼上龜紋清晰。猿群的襲擊,雖然沒有造成人員的大量傷亡,但是貨物損失很多,讓無數人心中滴血。
  方源的貨物亦遭厄難,十幾輛車的貨物,只剩下不到一半。
  商隊士氣大落,這些人拼死拼活的行商,無非是為了賺取錢財。但是這些損失,讓許多人此行做了無用功。
  “這一趟,白跑了。”
  “昨天我清算了一下,前前后后,只賺了不到兩千塊元石!”
  “我這邊更慘,貨物已經損失了三成。”
  “再慘能有張家慘嗎?他們的貨物已經損失一大步了!”
  “唉,早知道如此,還不如縮在家族里面,何苦冒險,卻只賺了這么點錢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就在這樣的氛圍中,五天之后,一支白虎群來襲。
  商隊再次遭受損失。
  又七天之后,一群炎虎突襲,商隊的營地被火焰覆蓋,大量的貨物被燒毀。
  眾人士氣降落到低點,已經有許多人虧的血本無歸。
  十天之后,就在他們為即將離開白虎山地界而歡呼時,一只彪出現了。
  五虎一彪,彪是長著翅膀的虎。
  如虎添翼,說的便是它。
  一頭彪,至少是千獸王。因為有飛翔的能力,更加難纏。
  為了抵抗這頭彪,商隊的某家副首領都因此不幸喪生。
  彪尾隨著商隊,不斷騷擾,長達上百里。最終商隊商議,決定棄車保帥,壯士斷腕般舍棄了近百位家奴。
  這些家奴大多都是傷殘,他們哀嚎咒罵,又或者哭泣求饒,但都沒有改變得了命運。
  最終彪飽餐一頓,滿意離去。
  遠離了白虎山,商隊好好休整了一番,各家首領不吝賞賜,總算是振奮了士氣,緩過精神來。
  商隊的規模,已經瘦減了不到原來的一半。
  不過經過這番殘酷的淘汰和磨礪,商隊上下有了一些精銳的氣質。
  “我行商多年,這是最困難的一次。”
  “這些野獸,不知道發了什么瘋,攻擊這么頻繁!”
  “此行結束之后,我就退役養老了。”
  “不管如何,這條商道需要重新評估風險……”
  “主要還是因為,這些大山都沒有人煙,沒有山寨駐扎和清剿,這些野獸恣意生長,得不到遏制。”
  有人感嘆,有人心灰意冷,有人則仍舊保留希望。
  但是壞運氣,似乎糾纏上了這支商隊。在此后的旅途中,不僅有各種獸群沖擊,而且還多了許多蟲群和野生的蠱蟲。
  商隊人數不斷減少,人們不再關心盈虧問題,他們開始體味到生死存亡的壓力。
  很多貨物都被主動舍棄,來追求前行速度。
  落霞漫天,殘陽如血。
  商隊穿行在山林之間,眾人沉默不語,神情疲憊麻木,士氣低落。
  很多人都打著繃帶,帶著輕重不一的傷勢。在坎坷的山道中,他們深一步淺一步的前行著。
  昨天下了雨,山道泥濘濕滑,很不好走。
  一輛裝載滿滿貨物的板車,它的右邊輪子,不幸地陷在泥濘當中。拖車的駝雞,揚起脖子,一陣嘶鳴,奮力踏步,卻拽之不動。
  這時,兩只手搭在板車后面,用力一抬,將車輪抬出這個泥坑。
  出手的正是方源。
  他輕松的拍拍手,數千斤的貨物,在他手中并不嫌重。
  然而,板車雖然脫離了泥淖,車輪卻莫名卡住,不再轉動。
  一旁的白凝冰彎下腰,檢查板車轱轆。
  在商隊這么長時間,她為了偽裝身份,也學到了不少東西,已經徹底融入進去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?”她探出手,抹了一把車軸,眼中閃過疑惑的光。
  車軸磨合處,似乎藏著什么東西,隨著車輪前行,不斷被碾磨成黑灰色的細小粉末。
  這些細小粉末,落在地上,根本看不清楚。
  白凝冰用手摸了一把,手上沾滿了這種細粉,一磨搓,粉末就化為一片油膩。
  “哦,這是我加在車輪上的油粉,可以潤滑,能使板車前行更流暢的。”方源走過來,從懷中取出棉布手帕,抓住白凝冰的手,三兩下就擦干凈。
  然后,他蹲下身子,伸手摸索了一番,車輪便又能動了。
  “走吧。”他將手中的油粉擦去,笑著拍拍白凝冰的肩膀。
  兩人接著前行。
  白凝冰越走越慢,心中的疑惑升騰,形成濃郁而化不開的霧霾。
  她感到有什么不對的地方。
  “方源什么時候弄的這油粉?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……是起初的時候,還是在黃金山、嘯月山?古怪啊……他對商隊其實一直并不放在心上,商隊損失那么多,也沒見他皺一下眉頭。怎么會如此細心,還關注到板車潤滑的這個小問題?古怪,古怪!”
  “等一下!”
  忽然間,一道靈光如同閃電,在白凝冰的腦海中閃過。
  剎那間,她身軀陡然一震,瞳孔猛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一個可能,在她腦海中似聲音在深谷中不斷地回蕩。
  她停駐在原地,心中充滿了震驚!
  好半天,一直走過她身邊的駝雞,忽然鳴叫了一聲。這聲音讓她驚醒。
  方源的背影,已經遠去,漸漸要沒入前方的人群之中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……”白凝冰低下頭,在草帽遮蓋的陰影下,她那雙藍色的眼眸閃爍著陣陣寒芒。
  太陽徹底落入西山,繁星漸漸出現在夜空之上。
  在一處河灘旁,商隊停止了前進,決定駐扎在這里,度過一晚。
  然而剛剛將營地搭建了一半,就有一群冷翡梟貓,出現在營地附近。
  “有獸群,是梟貓!”
  “立即停下工作,結隊防備!”
  “這群該死的畜生,我的晚飯才剛剛吃了一口……”
  人們咒罵著,四處奔跑,得益于前一段的苦難和磨礪,商隊眾人很快就組成了嚴密的三道防線。
  冷翡梟貓體型如花豹,敏捷異常,臉部仿佛貓頭鷹。一對巨大的瞳眸,幾乎占據臉部的一半,在黑暗中閃著青色的幽光。
  梟貓王凄厲地嘶叫一聲,梟貓群如潮水般,向營地涌來。
  “殺!”前線的蠱師大喝一聲。
  一時間,五顏六色的光輝爆閃,火焰燃燒,巖土飛砸,電光激閃……
  在攻擊中,無數的梟貓倒下,但后續的梟貓前赴后繼。
  “天吶,這是個大型的冷翡梟貓群。”有人大叫。
  “啊,救我!!”防線某處終于支撐不住,一位蠱師被三只梟貓一起撲倒。慘叫聲戛然而止,鮮血飛濺。
  “快,堵住那個缺口。”兩位蠱師被派來增援。
  但已經無濟于事,缺口越來越大,漸漸殃及整條防線。
  “撤,撤退!”不得已,眾人撤退到第二防線。激烈的攻防戰中,局面陷入僵持。
  “將板車還有馬車車廂鏈接在一起,把貨物都堆砌起來,形成高墻!”
  在第二防線之后,第三條防線正在緊急搭建。
  大量的家奴搬運著貨物,忙得大汗淋漓,沒有人能夠偷懶。
  方源搬起一個巨大的木箱,白凝冰忽然走過來,搭手另一邊。
  表面上她似乎在幫方源的忙,然而實際上她湊在方源的耳邊,咬牙切齒地道:“你這個家伙,這群冷翡梟貓就是你引來的吧?”
  方源似乎吃了一驚:“何出此言?”
  “別裝了。那些細粉大有古怪,我不相信你這樣的人,會好心考慮這些細枝末節!”白凝冰壓低聲音。
  “呵呵呵,終于被你發現了呢。”方源沒有否認。
  白凝冰忍不住磨牙,原來商隊這一路上遭遇到頻繁的襲擊,都是方源的“功勞”!
  兩人抬著一個木箱,緩慢移動,周圍人流穿梭,大喊大叫,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場襲擊戰中。誰也不會注意聽方白二人的竊竊私語。
  “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沉默了一會兒,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方源笑了笑,“你猜?”
  這個回答,頓時讓白凝冰泛起要揍人的強烈沖動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