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48 白羽飛象

白凝冰強忍住這股沖動,雙眼瞇起來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她到底是冰雪般聰穎,想透了一些東西:“張心慈身上到底有什么東西,值得你這么費心盡力?”
  先前她以為,方源是覬覦商心慈的美貌。現在她推翻了這個想法。她了解方源,只有重大的利益,才會令他如此大費周章。
  但是相處這么多天,白凝冰已經了解到商心慈的身世,她在張家受到排擠,本身也只是一個凡人,根本就沒有修行的資質。
  商心慈的確貌美如花,但這樣的容貌,放在她的身上,并非是優點,而是缺點。
  這樣的容貌,會引來貪婪和罪惡的魔爪。而她偏偏卻沒有自保之力,若非身邊有一位忠心耿耿的三轉蠱師,她商心慈早就被人捉去,淪為玩物了。
  這樣的一個人,到底有什么價值?她的商業才華么,和方源相比,根本不算什么。
  白凝冰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方源不語,沒有回答白凝冰。
  “那邊兩個,搬快一點,別磨磨蹭蹭的!”不遠處,一位蠱師手指著方白二人,大喝道。
  方白二人腳步加快,白凝冰壓低聲音:“你這樣搞,不怕暴露嗎?萬一被人發現的話,嘿嘿,這些人必定會和你不死不休!”
  “那他們發現了嗎?”方源反問一句。
  “呃……”
  兩人放下木箱,往回走。
  方源為了消除自己嫌疑,第一次引誘獸群時,就犧牲了自己的貨物。幾次獸群襲擊過后,張家的貨物損失最多。很多人都對商心慈報以同情,甚至商心慈也找過方源,勸慰過他。
  但現在白凝冰仔細想想,忽然發現,方源的貨物看似犧牲很多,但其實真正有價值的貨,一直都保存到現在。這些貨占了眾價值的一大半,他真正損失的并沒有多少!
  他手段隱蔽至極,若非自己巧合之下發現,估計還會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想到這里,白凝冰心中就有不忿——“這個家伙,居然連我都瞞著!”
  兩人再搬起一個箱子。
  方源似乎知道白凝冰的心理想法,輕笑一聲:“欺騙敵人,最好從欺騙自己人開始。況且,我也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,你有你的作用。”
  “哦,什么作用?”白凝冰不由地問道。
  “警示作用。你是我身邊最親近的人,你如果發現了蹊蹺,那么其他人也差不多了。”
  “可是,我也是今天巧合之下……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巧合也代表著某種趨勢。不過,也差不多是時候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眼中一亮:“你想干什么?”
  冷翡梟貓到底沒有沖到第三防線,第二道防線堅挺地聳立著,將來犯的梟貓群擊潰。
  戰后,生還者清點傷亡,打掃戰場。
  “這是第幾次獸群襲擊了?”
  “我想回家!”
  “真是該死,這一趟的運氣也太差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該不該繼續往前走?也許留下來,等待其他商隊的幫助,是個好主意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眾人的情緒極其低迷,很多人怨聲載道,普遍覺得前途未卜,不想再繼續前行。對死亡的恐慌、焦躁、畏懼等等情緒,彌漫在整個營地當中。
  “賈首領,為什么每一次都安排我陳家部守在第一防線上?你究竟有何居心!”
  “陳副首領,我一直都是公平公正。你們陳家實力最強,如今家同舟共濟,互幫互助。能者多勞,自然要擔當起更多的責任。”
  爭吵聲忽然傳來,惹來許多人的關注。
  賈龍和陳家副首領陳雙金,相互瞪眼,氣氛緊張。
  “我陳家實力最強?呵呵,賈首領你睜著眼睛說瞎話,你賈家剩下多少好手,大家伙心理都清楚!”陳雙金冷笑。
  “放屁!我家賈平這樣的好手,都犧牲了!你們陳家呢?”賈龍痛罵。
  “二位,現在可不是爭吵的時候。”林家副首領走過來,勸說道。
  最終,賈、陳二人不歡而散。
  “連賈龍大人和陳雙金大人,都吵起來了。賈家和陳家,不是走的很近嗎?”
  “唉,現在這個關頭,人人自危。都想著怎樣保存自家實力,再好的交情也沒用啊。”
  “據最新消息,賈家那兩位少主鬧得不可開交,陳家好像已經徹底倒向賈貴那邊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賈龍大人是賈富的下屬,難怪對陳家沒有好臉色了。”
  幾位蠱師在一旁低聲交談著,方源心中微動。
  數天之后,已經人心渙散的商隊,前行到象牙山。
  象牙山高聳入云,棲息著大量的象群。這里氣候獨特,山腳到山腰,潮濕悶熱,布滿雨林。山腰到山巔,皚皚白雪,干爽冰冷,雪松林立。
  眾人無不小心翼翼,叫他們高興的是,進入象牙山的幾天,都沒有遭到獸群的沖擊。
  “這是好運氣終于到了嗎?”
  “否極泰來,也該如此了。”
  “可惜,貨物幾乎損失光了,這次要賠進去許多錢啊。”
  “哼,知足吧,能撿回一條命,就不錯了!”
  “過了象牙山,再過墓碑山,雙將山,就是趙家寨。到那里我非得好好睡個三天三夜不可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眾人七嘴八舌,展望未來,士氣稍稍有所回升。
  “咦,下雪了?”一人仰頭,發覺點點潔白正從半空中往下飄落。
  “胡扯,這是象牙山山腳,怎么可能下雪?”有人不信,但是抬頭一看,臉色一僵。
  “真下雪了……”
  “該死,這不是雪,是羽毛!”有人忽然大叫道。
  商隊的許多蠱師聽了這話,頓時一個激靈。
  白色的羽毛,難道是——白羽飛象?
  就在這時,狂風驟起,白羽翻飛,如大雪傾覆。
  昂……
  數百頭大象齊鳴,在半空中飛踏而下,向地面上的商隊俯沖而來。
  “該死的,真是白羽飛象!”
  “怎么會招惹到它們,它們應該生活在山腰之上才是啊。”
  “結陣,速速結陣迎敵!”
  已經來不及了,象群俯沖而下,所到之處,無不人仰馬翻。
  這些白羽飛象,渾身都長滿了白色的羽毛。兩根長達一丈的彎曲象牙,粗壯而又尖銳。巨大的沖擊力,讓它們所向披靡。
  行進中的商隊,被打了個措手不及。象群僅僅一次沖擊,就帶走了上百人的性命。許多家奴被踩成肉泥,車廂被象牙洞穿,黑皮肥甲蟲頃刻間死了三頭。翼蛇和鴕鳥到處亂竄,造成踩踏事故。
  一時間,場面混亂至極。
  “蠱師,所有的蠱師,都向我這邊集合!”賈龍在人群中高喊。
  但他剛剛聚集了十多人,象群又再次俯沖下來,將蠱師擊散。
  象群飛上天空,又開始醞釀第三次沖擊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賈龍長嘆一聲,知道反擊的希望已經渺茫。他只好高喊:“大家都快逃,逃到周圍雨林里去!!”
  不消他說,很多人已經沖入了雨林。
  但是白羽飛象沖撞力量極強,沖入雨林當中,樹木在瞬間被撞斷,無數人慘遭大象的蹂躪。
  這些飛象外表圣潔高雅,但生性最是嗜殺。
  昂!
  一只飛象,對準商心慈等人,如一顆流星直沖下來。
  “小姐,快跑!我來引開它!”危機關頭,張柱挺身而出,發出一道紅光,擊中飛象。
  飛象大怒,轉折方向,對準了張柱。
  張柱是治療蠱師,攻擊和防御并不強大,在雨林中狼狽逃竄。
  飛象沖擊而來,帶起呼嘯之聲。
  張柱拔腿狂奔,及時向前一撲。飛象重重地撞在他的身后,折斷數棵大樹,白色的羽毛灑落一地。
  “好險!”張柱擦擦頭上的冷汗,剛爬起來,頓時眼前一黑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棵粗壯的樹干,被白羽飛象用鼻子甩過來,結結實實地撞在張柱的身上。
  生死存亡之際,張柱催動防御蠱,渾身罩住一層金光。
  噗。
  金光潰散,他大吐一口鮮血,被遠遠地撞飛出去。
  他眼冒金星,頭昏腦漲。倒在地上,不能動彈。
  隱約間,他聽到象足踏地的聲音,且越來越大。
  他脊椎骨生出一股寒氣,豐富的戰斗經驗告訴他——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!
  他來不及多想,連忙就地一滾。
  差之毫厘,白羽飛象就從他的身邊撞了個空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白羽飛象狠狠地撞在山壁上,兩根象牙深深地插進山石當中。
  飛象高聲長嘯,努力搖晃腦袋,同時四足往后倒退。
  張柱模糊的視野終于變得清晰,他晃晃悠悠地站起來,看到這幅清晰,不由地冷汗淋漓。若剛剛他慢上一拍,必定就被撞得粉身碎骨了。
  他查看了一下空竅,還剩下五成真元。防御蠱狀態萎靡,已經瀕臨毀滅的邊緣。
  “必須趕快回到小姐身邊去!”他心中焦急萬分,自己身為蠱師,都如此危險。小姐和小蝶都是凡人,簡直是危在旦夕,命懸一線。
  那頭白羽飛雪還在拔牙,張柱轉身就跑,向記憶中分別的地點追去。
  來到分別的地點,商心慈已經不見蹤影。
  張柱正遲疑該往哪個方向追,一位蠱師跑來,身后追著三頭白羽飛象。
  “救救我!”他大喊道。
  “該死。”張柱咒罵一聲,他認出此人乃是陳家的青年蠱師,名叫陳鑫。
  張柱心系小姐安危,哪里顧得上救陳鑫,連忙拔腿飛奔。
  陳鑫看到張柱,像是溺水者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,也跟著追上去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