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1 果然是魔道蠱師

錦上添花,怎比得上雪中送炭?
  疾風知勁草,板蕩顯人心。
  方源見商心慈如此表情,心中卻不得意,接下來才是重點。
  他接著道:“只是有一件事情,須于你明說。”
  “閣下請說。”商心慈伸出玉蔥般的手指,輕拭眼角,撫平心緒。
  “我和白云,皆是魔道中人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商心慈點點頭,沒有意外之色。這點她也早已經有所預料,在此之前,張柱也有此猜測,讓她多提防方白二人。
  所以,商心慈有了心理準備,自熱而然就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  她沒有修行資質,又是私生子出生,不一樣的生活經歷,讓她早熟,對這個世界的本質有深刻的認知。
  況且對現在的她來講,也沒有好選擇的余地。
  方源聲音轉冷:“魔道中人,向來心狠手辣,我和白云皆不例外,并且都有命案在身。”
  商心慈下意識地抿緊嘴唇。
  “你要相信我,我才會幫得到你。不過你放心,直到我覺得還清了對你的恩情,我就會悄然離去。不會讓你和魔道中人有什么瓜葛。但是在此之前,我們二人將以張家蠱師的身份出現,希望張小姐你能替我們圓了這個身份。”方源淡淡地道。
  商心慈眼中流露出一抹堅定之色:“請黑土閣下,直接稱呼我為心慈好了。閣下隨是魔道中人,但卻是坦誠的人,有原則的人。心慈并不迂腐,這正道中多的是虛偽骯臟之徒。能夠得到閣下的保護,是心慈的幸運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長笑一聲,飽含深意地看向商心慈,“但愿你將來不要后悔的好。”
  商心慈正要說話,帳篷外忽然傳來聲音。
  “張心慈是在這帳篷里嗎?”一個傲慢的男聲,并不蒼老。
  “蠱師大人,請留步。我家小姐正在里面商談要事。”小蝶阻攔道。
  “要事?呵呵,你張家的商貨都捐贈了,有什么要事好談的?”來人嗤笑一聲。
  “蠱師大人……啊呀!”小蝶忽然慘叫一聲,繼而傳來她被人踹倒在地聲音。
  “滾開,你個賤婢,也敢擋我歐飛的路!”
  商心慈的美眸頓時閃過慌亂和擔憂,正要起身出去,卻被方源按住。
  門簾陡然被人掀開,一個神情陰鳩的年輕蠱師,出現在兩人面前。
  “張心慈!”青年蠱師的視線第一時間,就集中到商心慈的身上,并且毫不掩飾其中的**和貪婪。
  “呵呵,你在這里,倒是讓我一番好找。”他扯動嘴角,昂起頭顱,帶著掌控局面的氣勢恣意地大量商心慈的全身。
  商心慈一身綠衫,如嬌弱荷蓮,美不勝收。
  這樣的倩影,早已經深入商隊中很多人的內心。他歐飛更是朝思暮想,幾次追求,都被商心慈拒絕。本想用強,但礙于張柱的存在,只得忍耐下來。
  如今張家唯一的蠱師張柱已死,商心慈不過區區一凡人,如此美貌佳人,歐飛早就覬覦在心,終于讓他有了這樣的良機。
  歐飛充滿**和侵略性的目光,讓商心慈心頭一緊,更生出一些悲涼之情。
  自己主動舍棄了商貨,卻仍舊得不到安全。自己的容顏,成了禍端。這些正道蠱師平時道貌岸然,到了這個時候,就撕破了嘴臉。
  商心慈清楚,這個歐飛只是最急不可待的一位。在他的身后,還有許許多多雙一樣的狼眼。
  “不知歐飛大人,所來何事?”商心慈站起來,行了一禮問道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歐飛仰頭大笑,“我是來幫助心慈你的。小心肝兒,你家的蠱師現在都沒有回來,肯定是死了。你區區一個弱女子,只有依附于我,才能安全生還啊。小可憐兒,你不用謝我,本公子就是這么好心,你跟我走吧。”
  說著,就上前來拉人。
  商心慈臉色蒼白,到底是少女,不禁微微倒退一步。
  這種嬌弱可憐的模樣,更令歐飛心中欲火大盛。
  “小姐你不能跟他走!”小蝶跑進來,伸出雙臂,攔在歐飛的面前。
  歐飛大怒,啪的一聲,扇了小蝶一個巴掌。
  小蝶頓時跌倒在地上,臉頰頃刻間紅腫起來,被這一記巴掌,扇得頭暈目眩,雙耳聞名。
  “小蝶!”商心慈連忙蹲下身子,攙扶她起來。
  “小姐,你快走,我就算是死,也絕不會讓你帶走小姐!”小蝶掙扎著站起來,狠狠地盯著歐飛,目光中有畏懼,有憤怒,也有絕然。
  “賤婢,想死我就成全你!”歐飛惱羞成怒,揚起手來,正要落下。
  忽然一只大手似從虛空中伸來,猛地抓住他的手臂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歐飛心中一驚,定睛一看,只見一個家奴打扮的丑漢,正抓著自己的手臂。
  “狗膽包天了啊!”歐飛面容扭曲起來,充滿了憤怒之色。
  他想收回手臂,但方源手如鐵鉗,居然紋絲不動。
  “狗奴才,你還不松手?!”歐飛怒極,殺意陡升,正欲調動真元,方源驀地一笑。
  他面部全是燒傷的痕跡,還缺了一只耳朵,此時冷笑,顯露出一股陰森恐怖的意味。
  歐飛心中頓時一悸,方源已然松手。
  然后——
  抬起腳來,狠狠地踹到歐飛的肚子上。
  砰。
  歐飛只感覺一股巨力襲來,自己無法抵御。劇烈的疼痛傳來,他整個人便如破麻袋般飛出去,沖破帳篷,落到地上,足有兩三丈遠。
  這動靜有點大,從帳篷中忽然射出一個人來。
  帳篷周圍的人。無不駐足觀看。
  門簾都被順帶著撕毀了。
  透過這個破開的大口子,商心慈和小蝶看到歐飛躺在地上,一動都不動。
  兩個女子都驚得呆住了。
  商人向來講究和氣生財,有時候受了委屈也要笑臉相迎。商心慈出身不好,早就學會了忍耐,習慣了低著頭過日子。雖然曾經有三轉張柱,但他卻是治療蠱師,獨木難支,許多矛盾都是溫和解決,上善若水,又如暖陽化雪。
  而方源這記突如其來的猛踹,就像是驚天的霹靂,陡峭的懸崖,不帶一絲緩和,強硬霸道,恣意張揚。
  激烈暴力,遠超出二女的意料。
  歐飛躺在地上,楞了足有幾個呼吸的功夫。然后腹部的劇痛,激起了他強烈的羞惱和憤恨!
  自己被人踹了,踹自己的人還是對方的一個家奴!
  “混蛋,你居然敢踹我!你怎么敢踹我?你個卑賤的凡人,你死定了。我要把你碎尸萬段!!”歐飛發出憤怒的咆哮,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  他氣得滿臉通紅,咬牙切齒,雙眼充斥著憤怒,仿佛是擇人欲噬的野獸。
  “你給我死吧!”他腳步連跨,向方源瘋狂地沖來。
  方源向前邁出沉穩一步,昂首挺胸,擋在二女的身前。
  歐飛沖近,忽然高高跳躍,離得地面足有兩丈高,然后向方源俯沖下來。
  “我要把你拍成肉餅!”他大叫著,伸出兩只手掌。
  在蠱蟲的作用下,他的一對手掌忽然膨脹三倍有余,帶出狂猛的風聲,和猛烈的力道,向方源狠狠拍下。
  若方源真的是個凡人,受到這一擊,必定會被歐飛的兩只手掌拍得骨斷肉裂,當場橫死。
  然而,他不是凡人。
  不僅不是,他還是一位二轉高階的蠱師。
  他不僅是一位二轉高階的蠱師,而且他的空竅中還保留著一股三轉巔峰的雪銀真元。
  自從晉升到二轉之后,方源的空竅中就能承載一些雪銀真元。尤其是在獸群頻繁襲擊的這段時間,方源都會存儲一股雪銀真元,以防不測。
  所以,方源雖然是二轉高階,但是戰斗力卻絕非如此。
  而這個歐飛,不過是個二轉初階的貨色罷了。
  呼!
  勁風撲面,吹亂二女的發髻。
  看著歐飛若天神般從天而降,雙掌拍來,威勢極盛,小蝶臉色煞白一片。
  商心慈心驚亂跳,忍不住出聲:“小心!”
  方源嗤笑一聲,屈起食指,輕輕一彈。
  螺旋骨槍蠱。
  一只螺旋骨槍陡然射出,沖天而上。
  “什么?!”歐飛大吃一驚,方寸大亂,連忙躲閃。
  骨槍洞穿他的防御,刺穿肩膀,卡在肩胛骨上,帶出一蓬鮮血。
  劇痛傳來,歐飛沖勢頓止,狼狽地落在地上。
  “你竟是蠱師!”他驚叫一聲,聲音充滿了驚惶訝異。
  方源并不理他,直沖而來,捏起右拳,掄起手臂,轟砸過去。
  歐飛眼前一黑,就看到拳影在眼中迅速擴大。
  “該死!”他咒罵一聲,連忙強催蠱蟲,并且下意識地抬起蒲扇似的雙掌,擋在前面。
  轟!
  雙豬之力,一鱷之力猛然爆發。
  巨大的力量,直接讓方源的鐵拳,洞穿歐飛的手掌,轟碎他的防御,然后狠狠地擊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他的鼻梁在瞬間折斷,整個臉都被打凹進去。倒飛出去,鮮血狂噴一路。當他像破麻袋一樣落在地上時,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“我操,殺人了!”
  “有蠱師被殺死了!”
  圍觀者無不震駭,有的驚叫,有的大吼。
  方源渾身籠罩著一層白光虛甲,這是天蓬蠱在運作著。沒有這層防御,他也不可能盡情施展力量。
  “蠱,他竟然是蠱師!!”小蝶雙眼瞪得溜圓。
  商心慈也吃驚的說不出話來,她看著方源的背影,忽然想到他剛剛說過的話——“魔道中人,向來心狠手辣,我和白云皆不例外,并且都有命案在身。”
  果然是魔道蠱師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